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不可能不喜欢她,这不科学!

君天与暖央——不可能不喜欢她,这不科学!

    洛宁香被震傻原地,本以为他只是冷酷,没想到脾气比她老哥还要暴躁,换成平时,被人这么吼,她一定让家里保安给他好好“整整容”,可是今天,面对安斯耀连番冷眼,她却全都忍不来。

    自从上次教室里,看到从窗外走过他,那俊朗身影就一直她脑海中,她不是没见过帅哥,可只有他,让他第一眼,第一个瞬间,就怦然心动了,连月来,她一直想他,连做梦都梦到他,她把他想象成超级完美王子,几乎已经她心里神化了。

    安斯耀扶了扶额头,对一个素不相识小女孩发火,他心知是不该莫明迁怒于她,可他控制不了。

    今天——,是他失恋日子!

    颓然放下手,他也不去道歉,继续往前走,唯一能支撑他走完这段路,是暖央后那句话,他告诉自己,今天她没有选择跟他走,不代表未来她不会选择跟他走,未来是无法去定义,他坚信会有转折棼。

    洛宁香看他又自顾自走了,纠结了一会,还是不顾脸面追了上去“你—站—住!”

    安斯耀头痛欲裂,背后这女孩是不打算放过他了是吧,他走,为免待会又要发火,伤及到无辜。

    “哼,长帅了不起啊,哪有你这么目中无人,你这么讨厌洛家,那你干嘛还来我们洛家,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嘛”洛宁香叫不住他,跟他屁股后头,又是一阵嚷嚷待佞章节。

    还有1米就到铁门了,安斯耀跟比赛竞走似走飞,他人高,步了迈大,洛宁香只能一路小跑。

    她是骄傲公主,但是为了自己喜欢,她也可能放下这份骄傲。

    安斯耀来到铁门处,铁门就自动开启了,原来由里面往外,这铁门是自动,而从外面进来,则是要查看过来人之后才能放行。

    阴沉沉天空,飘起了细雨。

    这种雨是让人感觉苍凉阴冷,远处海天一线,此时压抑如同整面天空都要倒塌下面感觉,此刻风景跟他心里写照一模一样。

    头顶突然多了一把透明伞。

    “淋雨会生病,你家住哪里?我让我家司机送你回去吧”别墅里保安监控里看到洛宁香要出别墅,天空就要下雨了,赶紧跑着给她送来了伞,也让她正好可以给安斯耀挡雨。

    不晓得为什么,他雨里样子让她很心疼。

    他太高了,她只有拼命踮起脚尖行走。

    安斯耀从伞下出来,头也没回说道“回家去吧,不要跟着我了!”

    他声音没有刚才火气,有只是无落寞。

    洛宁香不死心冲上去把伞又打他头顶“我们可以做朋友么”。

    “不可以!”安斯耀想也不想便拒绝,这些女孩子目,他清楚很。

    “为什么呀,我就这么让你讨厌?”洛宁香严重受打击。

    安斯耀重重叹息“小妹妹,我对你没有兴趣!”

    “你——”他说这么直接,洛宁香是无地自容了,她这么一路赶也赶不走跟着他,就是想要跟他认识,成为朋友,后让他成为她男朋友嘛。

    “回去吧——”安斯耀无力跟她纠缠不清。

    洛宁香小脸涨红,脸皮再怎么厚,也挂不住了“你,,,你,我是看你我家,所以才问你叫什么,看你不错,所以才想跟你当朋友,我又没招你没惹你,你干嘛说那么刻薄”。

    安斯耀受不了停下步子“所以说洛小姐,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我想,我想,,,,”洛宁香吞吞吐吐,说直接诚实点,就是想跟他认识,可那么说,他一定会看不起她。

    “你想不出来,就不要再缠着我了,请回去吧——”安斯耀眼前昏暗厉害,他想找个没有人地方,就一个人,独自好好静一静。

    机会是要靠自已把握,眼看着他要走,洛宁香鼓起勇气,豁出去说道“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久了!”

    安斯耀面无表情,神情依旧淡漠,她话激不起他那一片死寂湖,他淡淡回答“谢谢你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你,再见!”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不漂亮,不可爱,不是你喜欢类型么,我不管,反正我对你一见针情了,你必须得喜欢我”洛宁香管不了那么多了,对于喜欢东西,她跟洛君天一样,就算强取豪夺,也要得到。

    这一点,两兄妹惊人相似!

    “你们洛家人,每个都这么嚣张狂妄么”安斯耀冷冷讥笑。

    “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这哪里狂妄了”洛宁香反驳道,心里面却是一百个后悔自己说话那么强硬了帝尊。

    “喜欢一个没有错,可不喜欢也不是我错,为什么我必须要承受你喜欢,为什么不能放我去寻找我真正喜欢人,为什么你们姓洛都是这么霸道,因为你们有钱,有地位么,就可以随心所欲么”安斯耀眼神活像要撕了洛宁香一般看着她,怒吼。

    濒临爆发恨意,怨气,怒意与不甘,全部爆发了,这些原本要对着洛君天出火,洛宁香当了替死鬼。

    “干,,,干嘛对我这样,不喜欢就不喜欢好了,呜,,,,”洛宁香扔下伞,哭着往回跑。

    什么白马王子,什么一见针情,王子不温柔,也不喜欢她,她再也不要相信童话了。

    安斯耀退后靠路边大树上,心沉到了冰冷海底。

    透明雨伞掉落地上,被风吹原地旋转,如同那一环连着一环命运,那些相遇离别,那么开始与结束,,,

    洛宁香哭着跑出别墅,被那绵绵秋雨淋满身潮湿,这种雨不像夏天雷阵雨一样惊心动魄,把人淋个痛,而是像一条条失落浮游生物,附你衣服上,穿过衣服纤维,从皮肤毛孔直达心脏,加重低落心情。

    她跑进来时,正好跟从书房那边出来洛君天还有唐暖央撞个正着。

    “这——”洛君天指着妹妹,看她头发湿了,还哭泣样子,懵住了“你这怎么了?”

    “哥——”洛宁香扑到洛君天怀里哭大声“我好喜欢他,可他不喜欢我,还对我凶,拒绝我”。

    洛君天一听,不悦拉开她“他?谁啊?”

    “我不知道!”

    “你外面去过了?洛宁香才几岁,我不是说过不可以交男朋友嘛,算那个男生识趣,还知道拒绝你”。

    “臭哥哥,坏哥哥,你这是安慰我还是打击我,呜,,,,,,他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呢,他怎么可能不喜欢,我真是不敢相信,这不科学”洛宁香哭着鼻子,自言自语跑上楼。

    洛君天旁疑惑说道“奇怪,还有不喜欢我妹男生?那男生性取向肯定与普通人不同,这真不科学”。

    唐暖央一阵无语加狂汗,她还有什么可说呢,敢情他们兄妹心里,别人不可以不喜欢他们,要不然就划分到非正常一类里头。

    她为那个不幸被洛宁香喜欢男生默哀!

    “我再去爷爷那里一趟,你给我上楼到房间呆,不许出来,知道么”洛君天眼下是要防着外部入侵猎狗,又要防着内部狐狸。

    “知道了,不出来,寸步不离行了吧”离出国没几天了,唐暖央也不想跟他吵架,免得到了国外,人生地不熟,他把她给丢某个地方,她绝对相信洛君天会做出这种事来。

    上了二楼,洛君天又去了爷爷书房,唐暖央则是上楼,走到半道上,她想起洛云帆还等着他拿花瓶过去。

    她楼梯上进退两难,唉,要是不去,她怕四叔一直花房等,可是要是去了,洛君天回来看不到她人,恐怕又是变成喷火龙,将她烧个外焦里嫩。

    楼梯上踌躇了一分钟,她还是决定上楼去好了,四叔那边等会解释一下就行了,可洛君天就不好说话了,特别是他那一套“逼供”,她打了一个哆嗦,赶紧上楼。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