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拄拐杖的美少年!

君天与暖央——拄拐杖的美少年!

    洛君天懵了,呆了,傻了,外公思维不是一般强悍哪!

    要是唐暖央听懂老伯爵讲话,估计会呕出几斤血来,因为实太离谱,太荒谬了,她一弱女子,能把一人高马大男生怎样啊,就算想不轨,那也得有这个力气。

    不过眼下她只看到洛君天两眼发直看着他外公,也不知道这老人家究竟说了什么刺激他话。

    “外公,我会保护好自己,你放心,她绝对没有能力”洛君天回神,对老伯爵很是淡定说道,他没说错啊,她确实没这个能力,因为向来都是他扑倒她。

    “她要是趁你睡着爬到你身上,那你怎么办?棼”

    那我肯定开心死了,任她蹂躏呗!洛君天心里色迷迷回答,表面上却是故作犹豫想了想,才回答“我会喊救命,然后推开她,逃出魔掌”。

    老伯爵很是意外说道“看不出来我君天还这么纯情,我以为你会接受”。

    “呵呵,,,,怎么会呢”洛君天笑心虚“总之,我们睡一个房间是很安全,平时晚上我们就躺床上数数星星,打打纸牌什么”担。

    “那也不行,我不能让她有机会夺走你第一次,分房,必须分房,没得商量”老伯爵意志力很坚定说道,对管家下达命名“马上去准备房间,而且不能离太近”。

    “是,伯爵大人,我马上去”管家听从命令走开。

    “唉,不是——”洛君天还想扭转局势,叫住管家,可惜人家已经步伐坚定走老远了。

    他心里哀嚎,能不能别这么折磨他。

    老伯爵笑着拍拍他“去休息吧,晚上你表哥回来,让他带你出去玩一圈”。

    洛君天没这个心情了,想不到这坏他好事然会是外公,一想到以后晚上要一个人睡,他就觉得好郁闷,他一定得想办法,把暖央骗进他房间里。

    唐暖央脑中一团雾水,本想跟老伯爵打招呼,可是他连正眼都没有瞧她,让她连要招呼机会也没有北宋小厨师章节。

    稍后,管家又过来,带他们去房间。

    唐暖央跟着洛君天走着铺满朱红色地毯楼梯上,侧头问他“外公不喜欢我么?”

    “没有!他就是这样,不喜欢跟女性说话”洛君天笑着解释。

    “那你们刚才说了什么?外公又为什么要那么看我?我觉得他不喜欢我”。

    “就聊些家常啊,他没有不喜欢你啊,他跟我说你挺可爱”。

    “洛君天,我英语不好,可眼睛没瞎,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能理解,就好像你一直看不起我一样”唐暖央心里几乎是可以猜想外公对她看法。

    洛君天心里很不舒服,他揽了她一下“对自己有点自信,你可是爷爷看好人哟,我们总有一天是会回去”。

    他难得这么体贴安慰自己,唐暖央已经觉得很是惊喜了“嗯!我会努力英国学习了,不会造成外公困扰”。

    “唐暖央小姐——”前面管家停下了步子。

    “是,你好!”唐暖央忙打招呼。

    “你房间这里”管家推开~房间门,让佣人把行李拿进去。

    “哦,谢谢!”唐暖央大概明白他意思,道谢后,尴尬拉下洛君天手,走了进去。

    洛君天顺势也要进去,却被管家拦阻了“洛君天少爷,你房间不这里,请跟我来”。

    “你告诉我,我房间哪里,等会我自己去好了”。

    管家还是不让洛君天进去“伯爵说过了,让我立刻带洛君天少爷去你回房间,请不要为难我”。

    唐暖央看他又退了出去,很是意外“你不进来么”她哪知道,来到了这里,能一个人一个房间。

    洛君天知道这管家只听爷爷话,硬来话,他占不到便宜,他向后退出房间“我房间不这里!”

    “你房间?!”唐暖央立刻就明白,开心说道“那你去自己房间吧,拜拜!”

    她开心把门一关!

    洛君天看着关上门,以及她后那惊喜乐呵劲,俊脸黑沉沉。

    这丫头,敢情她是巴不得跟他分房睡,看她刚才那像中了彩~票似表情,气死他了!!!

    “洛君天少爷,请往这边走”管家装作没有看到洛君天极臭极臭脸,他耳边继续职责说道。

    洛君天压抑着一肚子气,大步离开~房间门口,向前某个方向步走去。

    唐暖央欣赏打量了一圈房间,哇,好复古感觉,不管是壁画还是床看上去都是古老又华丽,窗帘从里到外竟然有三层,全部拉起来之后,万丈金光都射不进来,拉开之后,则是能看到窗外仙境般山坡,绿地,湖泊,还有森林。

    这里奢华有欧州贵族特有风范,她靠窗口,就看到一辆超炫马车向这么而来,这可是中国很难一见画面。

    打开窗子,惬意吸了一口这里好空气,她倒到床上滚了几圈,想来,她真是错怪外公他老人家了,还知道要准备两个房间,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每晚被他***扰无法入睡啦恐慌沸腾全文阅读!她应该要好好谢谢他老人家才是。

    柔软床上,吹着凉爽秋风,睡了一觉醒来,这人顿时就精神气爽。

    “咕噜噜,,,,,”唐暖央吐子叫了,她还真是有点饿了。

    下床把行李放好,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镜子里她不施脂粉,自然清。

    她打开~房门出去,看着这左右长长走廊,不知这洛君天房间哪里,这古堡比洛家还要大,墙上壁灯很暗,走廊又长又窄,隐约,有点让人心里发毛。

    算了,这里这么多房间,她又知他哪个房间,先不去找他了,还是先下楼等他吧!

    好她记性很好,走过一次路就不会忘记,她按着中午管家带他上来路线,走到了楼下,跟楼上走廊上截然不同是,大厅里灯光格外亮,让她一下子都睁不开眼睛了。

    她站大厅里,看不到半个人影,心里有点紧张绞着手,想着等会有人来了,她该怎么用英语跟人家交谈,洛君天那么要面子,她要是给有他丢脸,回头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心里头正惶惶不安,一连串皮靴还有别物体敲击地面声响传来,那步子听上去缓慢而又沉稳,自信而又悠闲,是外公?

    她拉了拉身上淡紫色连衣裙,挺直了背脊转过身去。

    看到站大厅中央人,她吃惊张大了原本就明亮黝黑眸子。

    男孩一头耀眼金发,绿眸,肤如白玉,俊美邪气,白色外衣,繁复华丽荷叶领粉色衬衣,脚上一双长靴,手里柱着拐杖,浑身散发着贵族气息,看人习惯性由上往下45度副俯视。

    说真,刚才转过时,乍一看,她以为洛君天染了金发,细细一看,才知道不是,但是两人容貌至少有7%相似,不用猜,她都知道,这人不是他表哥就是表弟,看上去比洛君天要稍稍成熟那么一点,应该是表哥。

    只是他干嘛用拐杖啊?难道他是瘸子?

    亚兰瑟盯着站楼梯旁小女孩,提步走近。

    唐暖央一直想他是不是瘸子,他这一走,发现他腿好好,怪了,那干嘛用拐杖啊?英国人也太奇怪了吧。

    “你是谁?”他停一米开外,举起手里拐杖,用底部轻轻挑起她下巴,声音磁性,带着一丝危险任其蔓延。

    “我是,,,,我是,,,,”唐暖央想着告诉他名字好呢,还是说是洛君天未婚妻好。

    “你跟君天一起来?是他女朋友?”

    “啊?”这句英语太长了,加上他说话跟装了重低音似,她听不清也听不懂。

    “我问你是不是君天女朋友?他不是要来留学嘛,人呢,怎么扔你一个人这里?”

    唐暖央恨死自己那蹩脚英语了,她一句也没有听懂,尴尬之余,只能傻笑打招呼“你好!”

    “哦,我天,原来你是个傻子,呵呵,,,,”亚兰瑟低声发笑。

    她窘困涨红了脸,人家笑话她,她都不知道说是什么。

    楼梯上,传来一阵冷冷暴喝声“亚兰瑟,把你拐杖从我老婆下巴上拿开,不然我把你劈了当柴烧!”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