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找到人,兄弟两的美男计,暖央发飙!

君天与暖央——找到人,兄弟两的美男计,暖央发飙!

    “你,,,你们要干嘛”唐暖央感觉危险靠近,下意识向后退,因为害怕,忘记了双腿被绑着,屁股重重着了地。

    白裙向上缩,一双修长匀称**,有着少女专有清纯嫩白,看那中年男人眼珠子都要贴到上面去了。

    唐暖央极度恶心,心里害怕了。

    两个肌肉男蹲下身来,双手往她身上伸来。

    “啊——,走开,不要碰我”她拼命向后退榛。

    眼看着他们手要落她身上,外面有人跑进来,女人耳边说了几句。

    “慢着,不用脱了——”

    千钧一发间,伸到唐暖央面前手收了回去耶。

    唐暖央吓出了一身冷汗,咽了咽口水,让狂跳心慢下来。

    矮胖中年男人不解问“为什么不脱了,我要看过之后,才能决定买不买啊”他正垂涎着想看看这美丽东方少女**。、

    女人转头一笑“这个我不卖了,其他你随便挑”接着,她对手下使了个眼色“你们把她带我房间去,好好看着,别让她跑了”。

    两个肌肉猛男像铃小鸡似把唐暖央从地上铃起来,带出了房间。

    唐暖央依稀听到后面中年男子不满咆哮声。

    古堡里。

    洛君天一动不动坐正门大厅里,竖起听亚兰瑟旁打电话,精神高度集中。

    亚兰瑟终于通完了电话,他一挂,洛君天就焦急问“有没有暖央消息?”

    “哪有这么,我已经让人匿名把话全部都散播到黑市了,再等等吧,你好像连午饭都没有吃,先吃饭吧!”

    “你觉得我还吃下饭么”洛君天一听还没有消息,整个人又颓了。

    “兄弟,即使你饿肚子,同样不能马上找到她,你吃饭也并不代表你不乎她,换个角度想,你这是为了等会去救她,保存体力”。

    洛君天蹙起了眉心抬头“我想,拐骗暖央要不是为了卖钱,那我们这样死等,不是看着她死嘛”。

    亚兰瑟拍拍他背脊“哎,君天,我们还是要想乐观点,当然,你我都不能确定拐走她人要干什么,万一是奸杀话,到现也晚了”。

    “万一被倒卖器官给骗走了呢?”洛君天脑子里现有无数猜想,其中这一条惊悚。

    亚兰瑟屏息“呃——,那我只能说她中了头等特奖”。

    洛君天眸子半垂,崩溃似捂着脸。

    气氛变沉闷。

    “叮铃铃——”

    亚兰瑟手机响了。

    洛君天神经猛绷紧,盯着他接起了电话。

    “有人打电话来了?好,非常好,你把我号码给她,告诉她,这是买家电话,让她自己跟我联系,顺便去打听一下,她住处哪里?”。

    亚兰瑟挂了电话,洛君天立马就问“有人来联系了?”

    “是,是一个黑市交易市场女老板,说是有我们形容那种女孩,我让她自己跟我联系,十有八~九就是她了,英国东方人原本就少”。

    “那找到她窝,直接杀过去就不得了”洛君天一听极有可能就是暖央,他就有点不顾一切了。

    “别急,即使她有心要卖给我,那暖央就已经安全了,卖家是不会损伤货物,我们这么杀去,只会打草惊蛇,把暖央置于危险当中,君天,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你要冷静,我保证救她出来”亚兰瑟安抚他。

    正此时,手机震响了。

    亚兰瑟拿起电话,嘴角勾出笑意“鱼儿主动游过来了”。

    洛君天盯着手机,锋芒毕露,似要把话那头人给碎尸万段。

    停顿了1秒之后,亚兰瑟才慢吞吞接起了电话“喂——”。

    “是C先生么,我听说你想买一个漂亮中国娃娃,我这里正好有一个,不知感不感兴趣”。

    “刚才听说了,你那里有,只是不知道符不符合我要求”亚兰瑟口吻悠闲,一派生意人模样。

    “你要什么条件?不防直说看看”。

    “我呢,喜欢长头发女孩子,要漂亮,但不要太妖艳,因为我喜欢清纯可人小美眉,不知是不是符合我条件呢?”

    “符合,太符合了,我这边有一个少女,有你条件里求一切,简直就是为你而生”。

    “那太好了——”一直语气平淡亚兰瑟忽而兴奋出声“约个地方让我看看货吧,你说再好,也不及我亲眼所见,只要我看中了,价钱随你开”。

    “呵呵,,,,,好极了,半小时后见过吧,我会把地址发给你,我保证你一定会满意”。

    “你让我充满了期待,再见!”

    亚兰瑟挂断了电话,脸上笑容收敛了起来,面向洛君天“我约了她半个小时后见面,我们出发吧!”

    洛君天振奋起了精神,站起身来“但愿那边女孩真就是暖央”。

    两人离开古堡,上了车。

    手机震动了一下,亚兰瑟按开看了一眼“地址发过来了,果然黑市交易市场”。

    “那我们去吧”洛君天急着想要救出唐暖央。

    车子发动,很消失夜幕之下。

    *******

    唐暖央被进一间装饰豪华套房里头,跟刚才那个环境,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她拼命绞着手上绳子,努力了好一会,手腕皮都磨破了,都没能挣脱。

    这里是贩卖人口地方,可为什么卖都是女呢,想到刚才那些大姐姐统一光着身子,手上脚下带着手铐样子任人挑选,她不禁卷缩起身体颤抖。

    不知道洛君天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弄不好那个家伙为了跟那女人鬼混,压根没空来管她。

    心里面越想越是悲戚无助,心里一酸,眼泪就扑簌而下了,,,,,,

    哭眼泪鼻涕一把一把时候,门外进来了两个女人,一老一少,手里拿着衣服跟鞋子。

    进来之后,不由分说把唐暖央给拉起来,推到镜子头洗脸,化上了清淡妆容,拿直板夹,把她原本就黑亮笔直长发弄为笔直柔顺。

    “放我走吧!”唐暖央恳求。

    “你马上就能走了!”

    “真?”唐暖央不敢相信问。

    “是,所以你要好好配合我们”。

    “好,好,我配合,我配合”只要能离开这里,让她坐什么都愿意。

    老妇人给她解开了绳子,把衣服跟鞋子放到唐暖央面前“换上!”

    让她走干嘛还要换衣服?!唐暖央心里暗暗想,心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总好过刚才被绑着绳子,不管她们让她换衣服目是什么,手脚自由了就能机会逃走。

    她听话把衣服跟鞋子换上,衣服是一条长及脚裸米白色裙子,鞋子是一双平跟皮鞋,说不出清纯可人。

    旁一老一少满意笑了。

    这女孩肯定能得到那位大买家青睐。

    “好了,你这里等吧,等会会有人来接你”老妇人说道,跟另一个年轻女人一同走出房间。

    唐暖央也闲着,她们一走,就赶紧房间里找能逃出地方,首先想到就是窗户,可窗户上装了防护罩,一条手臂都过去,她又走门口,转了几下,门是被锁着。

    失望跌坐到椅子上,从这里逃出去是不可能了,眼睛随便一瞄,看到茶几下有一把刀子,她拿起,心想说不定等会能派上用场,她悄然藏袖子里,不被人发现。

    另一边,洛君天跟亚兰瑟已经到了。

    他们通过短信内说好接头暗号,成功进入了楼里,这是一个伪装成服装市场人口买卖交易市场,前面是店铺是衣服,后面别有天地。

    头戴黑纱帽,烈焰红唇女人出来迎接他们“哈喽,你们好!”

    见了两个年轻貌美美少年,女人着实是大敢意外,心里头也不觉得感到了不对劲。

    “老板不必客气,还是带我们去看看货吧,不瞒你说,我们家里管严,所以想秘密买个女孩回去当作消遣,你明白我意思吧”亚兰瑟看出她有所怀疑,所以特意编了一下理由。

    “哦,原来如此,请跟我来吧”女人笑,似乎是打消了心里怀疑,带着他们往前走。

    东拐西弯,来到一间会客厅。

    女人对属下使了使眼色“把那女孩带来!”

    那两名被指派属下立即离开。

    “请坐!”女人对洛君天跟亚兰瑟摆了一下手,眼角往旁挑了挑,暗中打了手势“送两杯咖啡过来”。

    洛君天没有忽略这女人暗地里小动作,看来她要使阴招了。

    绿眸内幽光一闪而过,他朝着亚兰瑟看去“表哥,你有没有发觉老板嘴唇特别漂亮”。

    “哈哈,,,,早就发觉了,可惜老板不会把自已卖了,绝色芳华女人,总是可望而不可及”亚兰瑟配合道。

    他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女人被他们说心花怒发,不管多精明女性,被夸赞总是会很开心,随之戒备心也会有所下降。

    此时,洛君天站起来,坐女人左边“介意我跟你一起坐么”。

    “不介意!”女人眼神贪婪盯着洛君天脸,她喜欢跟比自已小帅哥***了。

    亚兰瑟也坐过去,轻佻用手指划过女人一半裸露外酥胸“那介意我也跟你一起坐么”。

    女人咬着唇抖了抖身体,目光一瞬间就迷乱了“不介意,完全不介意”。

    “表弟,老板胸好有弹性,不知道小嘴是不是跟玫瑰一样芳香”亚兰瑟暧昧摩擦她下巴,捏向洛君天那边。

    “毫无疑问,肯定芳香甘甜,让人流连忘返”洛君天笑着低下头。

    女人迷醉抬头,闭上眼睛,等着他来亲。

    要亲到时候,洛君天一把将她推给亚兰瑟“表哥,你怎么能跟我抢呢,算了,你想先亲,那就先你来吧”。

    亚兰瑟嘴角抽搐,又不能不应“你这坏小子,老板如此高贵美丽,我们不能随便轻薄她,我们还是坐过去吧!”

    这臭小子自己不想亲老女人,就推给他亲,这美男计也总不能让他牺牲色相吧,他都忍着恶心摸了她胸,他放弃了。

    洛君天见他要撤,瞪了他一眼,见其仍旧起身,也只好跟着站起来。

    就算他们要走之际,屁股上面多了一只手。

    “两位帅哥,坐下嘛——”女人摸完了他们屁股,拽着他们坐出沙发上,一手搂抱一个,贪心都不肯放过。

    洛君天跟亚兰瑟对看一眼,笑容满面你一言我一语挑~逗着她,把她弄心痒难耐,迷七荤八素。

    咖啡上来了。

    洛君天捞起一杯咖啡送到女人嘴边“我美丽女王,请允许我喂你好么”。

    女人忘记了是自己让人下迷~药,被洛君天一哄就喝了。

    “夫人——”一旁送咖啡上来人,惊叫了一声。

    女人似乎有点反应过来。

    “宝贝,喝啊——”亚兰瑟抚摸她大腿,适时又下了一计**药。

    腿间酥麻让女人脑子一门心思都想呆会怎么跟他们床战上面,糊里糊涂喝着洛君天喂咖啡。

    “进去——”

    唐暖央被推进了会客厅,一眼就看到坐沙发上,手里拿着咖啡杯,笑像电视里像只“鸭子”一般喂那绑架她坏女人,亚兰瑟是恶心巴拉摸那女人大腿。

    她大脑瞬间就当机了!

    真是活色生香,糜烂堕落一幕啊!!!!!

    从早被惊成废铜烂铁脑子里,她努力拼装这前因后果,为什么他们会这里?难道这一切只是他们表兄弟一场恶作剧?!就像是她第一天上学被他洛君天恶整一样?

    一个恶魔加上另一个恶魔,成就了这场让她害怕,痛苦,绝望,哭有眼泪鼻涕都挤成一团绑架案!

    洛君天见到唐暖央,眼睛一连亮了好几分,看到她好端端,悬了一下午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哇——,好漂亮女孩啊,不错,不错”亚兰瑟惊呼,他确实是有被唐暖央给惊艳到,化了淡妆她,晶莹水透,黑亮长头发特别特别与众不同。

    女人看两个帅哥全都被站那里少女给吸引了,竟然吃起了醋来。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