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冲动是魔鬼!

君天与暖央——冲动是魔鬼!

    还没待亚兰瑟明白过来保重是什么意思之时,彻底惊悚到他一幕出现了。

    只见洛君天也直接用手去抓东西吃,虽然没有唐暖央吃那么疯狂,可也足够把亚兰瑟吓灵魂出窍了。

    “哦,我天——”亚兰瑟丢下叉子,双手扶着脑门,不忍再去看这副惨绝人寰画面。

    他受到了惊吓,非常严重受到了惊吓。

    “表哥,你不饿么,吃吧,不用客气,这菜都好好吃”唐暖央含糊不清说道,她从昨晚开始就一直饿着肚子,又经过刚才那一场搏斗,她饿真能吞下一头烤全牛榛。

    亚兰瑟不答,保持原状。

    “洛君天,他干嘛呢?”唐暖央完全意识不到是自己引起。

    那里听吃痛洛君天随口答“餐前祈祷仪式!液”

    “哦,还要这样啊,那表哥你慢慢祈祷,我们不会全部吃光”唐暖央言下之意是,她并不打算停下来等他。

    “表哥,我发觉这么大口吃东西,真挺香,要不你也试试,偶而抛弃一下礼仪嘛,就当是到了非洲亚马逊大森林”洛君天不禁有点同情起亚兰瑟,劝说他加入他们。

    亚兰瑟放下手,神情像是心灵经过一百下鞭打那么痛苦,他用异常雪亮绿眸,神情肃穆庄严说道“就算到亚马逊大森林,我也要用刀叉吃饭!你们这两个野生动物!”

    后一句话,他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唐暖央朝着洛君天看了一眼,她这才发觉到亚兰瑟生气了,可不是他说不必拘束嘛,这贵族怎么都二面三刀,不肯诚实说话呢。

    洛君天不以为然笑笑“表哥,不要动肝火嘛,你想用刀叉,我也没拦着你啊,吃吧,吃吧,不然我们这对野生动物真要把一桌食物消灭了”。

    亚兰瑟看着这一桌每盘都被“爪子”侵害过菜,肚子饿咕咕叫,却又被他们恶心没有了吃食欲。

    这其实也是一种习惯束缚。

    洛君天抓起一块肉塞到亚兰瑟嘴边“香不香,吃一口嘛”。

    诱人香气,又勾动起食欲,亚兰瑟不由张开嘴,咬了一口,眼睛一亮,边嚼边赞赏“这里食物什么变有如此惊人美味”。

    “那是你饿了!”唐暖央甩了他一句。

    “好了,别扭捏了,这里就我们三个,不会说出去,吃,吃,用自己狼爪”洛君天指着他手说道。

    亚兰瑟心里有些松动,主要是吃了一块肉之后,食欲完全被开发,眼看着他们这对夫妻要把一整桌菜都吃光,那速度,让人叹为观止。

    他也不管了,豁出去了,手伸到一盘食物前,心里挣扎了半天,后一咬牙就抓了。

    当食物跟手指第一次亲密接触时,那感觉就好像,你徒手抓起了一只外星生物,全身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可是当食物放进嘴里之后,那种惊悚感立马变为幸福感。

    三个“饿死鬼”开始不作声大朵颐,到了后,为了那道美味却只剩下一块羊排,开始争抢。

    “这是我先看到,你们两个男生有点风度好不好”唐暖央说道,伸手去拿。

    手被洛君天拉回来“你已经吃了很多了,女人吃那么多羊肉不好,还是我来解决吧”。

    “不就是一块羊排嘛,多大点事,你们都别争了,我来吃”亚兰瑟拿起来,两话不说就啃。8

    唐暖央跟洛君天同时露出鄙夷表情。

    如果那个时候有微博存话,他们一定拍下来放到网上报复他。

    正此时,包厢门开了。

    进来一个端着甜点服务生,看到啃羊排亚兰瑟,他神情也不亚于见到一个披头散发,七窍流血女鬼,端着盘子两只手剧烈抖动不说,还用力闭了闭眼,又睁开。

    亚兰瑟此刻心情,很想切腹自杀!

    洛君天很优雅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又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今天食物,味道很不错”。

    唐暖央也学他样子擦了擦嘴角,装出一副刚刚用完餐样子“是啊,真好吃,隔——”

    说话间,她不受控制了打了一个长长饱嗝。

    姑娘啊,你这是吃了多少,才能打出这么路途遥远一个饱嗝来。

    “呵呵,,,,”她尴尬干笑。

    服务生已经彻底凌乱了,,,,,

    “还有餐后甜点呢,放下吧!”洛君天笑眯眯说,两只手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抓过食物痕迹。

    这让唐暖央十分这纳闷,他怎么办到?

    服务生颤颤巍巍把盘子放下,僵着身体往向走。

    “回来——”亚兰瑟轻飘飘喊道。

    那服务生又走出去“亚兰瑟伯爵,您还有什么需要?”或许,他还要一份羊排拿回家去啃!

    “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听到没有”亚兰瑟幽寒瞥了他一眼,说道。

    洛君天丝毫不怀疑他此刻有杀人愿望。

    “是,伯爵,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伯爵你像往常一样用餐”服务生赶紧说道,直冒冷汗,退出了包厢。

    “你们这两个叛徒!”亚兰瑟狠狠瞪向洛君天跟唐暖央。

    “有么”洛君天笑,且笑越来越欢乐。

    “抱歉啦——”唐暖央歉意笑笑,是她把他拉下水,害他自己乡亲父老面前出丑了。

    回去路上,亚兰瑟旁一直闷闷不乐。

    到了城堡,三人一起下车,走进里面。

    一进去,就看到老伯爵板着一张脸站大厅中央,似乎就是等他们回来。

    “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午餐,晚餐都不回来吃?”

    “噢,我带君天跟暖央去玩了,没能及时告诉你一声,对不起爷爷”亚兰瑟站出来解释。

    老伯爵表情这才有所缓和“亚兰瑟你跟我来,商量君天相亲会事!”

    洛君天身体僵化,他转头紧张看了一眼唐暖央,见她没什么反应,第一次觉得,语言不通,也是一件好事。

    “我们上楼吧!”他接起他手,往楼上走。

    唐暖央也没有拒绝,任由他拉着到房间里。

    “累了一天了,你也回房睡吧,我洗洗澡也要睡了”她打着呵欠,往浴室走。

    洛君天从后面抱住她“丫头,你这是对我下逐客令?你还为昨天事生气?”

    “我才没那种闲工夫生气呢,你喜欢呆着那就呆着吧,反正我要洗澡睡觉了”唐暖央拉下他手。

    走了两步,又被洛君天给拽了回去,腰际碰到了硬物,她脸红了起来。

    “你干嘛啦,我要去洗澡”脸上妆让她感觉不舒服,想点洗掉。

    “一起洗!”他手不安分隔着衣料抚摸她胸口,头埋她秀发里,呼吸她纯天然少女香气。

    下身勃起肿胀,他情不自禁抱着她臀部摩擦,那股子舒服劲,别提多***了。

    唐暖央屁股好烫,脸烫“洛君天,你能不能别做这样事”。

    “我做什么了?”洛君天声音低沉暗嗓,充满了***,他撩开她头发,啃咬她脖子,气息撩人炙热。

    “就,,,就你正做事喽”唐暖央不好意思回答,身体随着他抚摸,也产生了异样感觉。

    “那你喜欢我正做事么,诚实点说”他手摸进她大腿,隔着底~裤,逗弄着上面花心。

    羞耻酥麻感,让她即使是咬住了唇,仍旧止不住流淌出来“嗯,,,嗯,,,不要,不要,手拿下来”。

    “你这么乐,我怎么好拿下来”洛君天加速度。

    底~裤湿透了,水瞬着大腿往下流,唐暖央瘫软靠他身上,挣不开,也站不稳,思绪迷乱,身体热像火球,有一种渴望叫嚣着,如心底邪恶魔鬼,就要冲破道德观念,破体而出了。

    “洛君天——”她仰起头来叫他。

    绯红脸,迷离眼神,让她添加了几许妩媚,擦了口红唇,微微张开,鲜艳极了,充斥着无限诱~惑。

    他低头贪婪吻住她,舌头迫不及待进入,疯狂饥渴吸吮,搅拌,有种把她生吃进去冲动。

    “唔,,,,”她断气了。

    板过她身体,他将她压床上,双手伸进她衣服里,掠夺她每一寸嫩滑肌肤。

    呼吸变越来越粗重,他扯下她底~裤,冲动想马上要了她,一分一秒都等不及了,手指刺入那被他撩拨湿漉漉**中,那种温热紧致让他狂性大发。

    每次到这个地步,她就会害怕“痛——,不要继续了,洛君天你起来”。

    “我不起来,总要痛一次,你每次到关键时候就这么鬼哭狼嚎,弄我好像强~奸你似,丫头,我也很痛苦好不好”。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他解开裤子,释放出那条早已坚硬如鉄巨龙,抵向她。

    唐暖央表情惊恐“不,太大了,太大了,洛君天,我,,,我不行,能不能等下次”。

    “下次还有下下次呢,宝贝,你放轻松,别这么紧张”洛君天其实可以完全不顾及捂住她嘴,横冲直撞进去,可她这么害怕,他又怕真弄疼了她。

    “我能不紧张嘛,好可怕,我不干,我不干,下次,,,下次再说好么,我保证,保证下次不挣扎了,任你为所欲为”唐暖央被逼没法了,只好拿出缓兵之计。

    “这次跟下次没有区别,你深呼吸放轻松,我慢慢进去,我保证你能容纳下我,不会像上次那样大出血”洛君天坚决不放弃。

    唐暖央双条手臂拉脸上,哭喊着她不干“深呼吸也没用,肯定会裂,容不了,真容不了,要出人命,这次我不干,下次,坚决下次,你现这样,就像要拖我去要医院打针对一样,针头还是超级大”。

    洛君天一脸黑线,形容还真是贴切。

    “唐暖央,你这是逃避,我不管,我今天非要给你打这一针”他向前慢慢挺进,天哪,要不要这么紧。

    “啊——,痛,出去,救命啊——”唐暖央扭厉害。

    “别动——”洛君天扣紧他腰。

    “色狼——,强~奸犯——,混蛋——”

    “野蛮女,闭嘴,别动——”

    他今天一定要吃掉她不可。

    “笃笃——”

    洛君天听到敲门声,额边一条青筋爆起,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无论洛家还是这里,他蓄势待发时候总会有人敲门呢,这是诅咒么。

    “笃笃——”

    又响了两声。

    唐暖央喜出望外“有人敲门呢,还不下去,门没锁,要是进来话,洛君天,我们就糗大发了”。

    洛君天寒着一张欲求不满脸爬起来,穿好了裤子去开门。

    站门外是亚兰瑟。

    “你不是跟外公走了嘛,他妈你怎么会来敲门呢”洛君天抓狂质问。

    亚兰瑟瞅了瞅他脸,眼珠子又往房间里瞄了一眼,很就明白过来了“抱歉,无意打断你性福”。

    “去你~妈有意还有无意,你好有事,没事我把你拧成麻花,下油锅去炸”洛君天表情凶狠,青筋未退,气息紊乱。

    “哎,可见这世界上没有女人话,男人都该变成吃人野狼了,长夜漫漫,有是时间”亚兰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这是你掉我车上,是你,我想起来了,就拿来给你,见你不房间,心想就这里,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么性急就开始了”。

    洛君天拿过手机,脸色阴郁吐出一个字“滚——”。

    他顺手就将门用力甩上,并且上锁。

    转身走出到床边,只见唐暖央包着被子锁沙发上。

    “你该不会以为包着被子就安全了吧,抽掉它是轻而易举事”洛君天嘴上这么说,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其实内心挺挫败。

    “我知道,你存心想今晚硬要我话,我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反正你洛君天向来都喜欢对女人用强”唐暖央拉紧了被子,语气恶劣不服。

    洛君天火了“对,我就喜欢用强,谁让你这么不识趣,早晚都是我人嘛,早一天做晚一天做有区别么,处~女了不起啊,总有一天还不是要被我玩”。

    一个玩字让唐暖央心深深被刺痛了,原来他只是想到玩弄她。

    小脸瞬间变白,她指着门外“给我出去——”

    “怎么,说太直白了,不高兴啦,这男女之间本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要你是你福气,本少爷随便咳一声就有成千上万美女任我挑选,乖乖脱光衣服,分开大腿,任我享用,谁像你这样矫情,表面上百般抗拒,其实你这就是欲擒故纵***货”。

    唐暖央从沙发上跳起来,恼怒冲到他面前想到揍他,眼眶一红,放下拳头“我是矫情,我就是欲擒故纵,但我绝不***到你头上去,你就去找你那成千上万,让你满意女孩吧,我高攀不上!”

    她从地上捡起被子,放床上,躺下来盖身上,感觉头痛,心也好痛。

    不想说爱上了还说不值得,因为发现真不值得时候,就只剩下撕心裂肺痛。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