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跳阳台,老婆,对不起!

君天与暖央——跳阳台,老婆,对不起!

    “表哥兄,你这话不对吧,什么叫不让你占便宜,就是我想占便宜,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朋友妻不可戏,我说我去抱开暖央,完全出自她对我**比较熟悉缘故”伊明臣辩解。

    “这句是中国古话?”亚兰瑟挑眉,眼底是嘲讽。

    “当然,流行超过2年,全都算中国古话”伊明臣非常明确回答。

    “啊——”亚兰瑟露出恍然大悟表情“真是有够古老”。

    这话白痴听了都会明白是讽刺榛。

    再十米就到了洛君天跟唐暖央面前了。

    “这么定了,我数到三,你从左边包抄君天,从后面抱住他,我从右边包抄,抱开唐暖央”伊明臣自作主张说道。

    “我喜欢右边,我跟你换,其他照计行事”亚兰瑟不仅嘴里说了,行动上面也配合了上去移。

    伊明臣看到自己一步亚兰瑟,低呼“不,亚兰瑟,我不换,你不能那么做”。

    可显然他已经这么做了。

    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去抱洛局天了,天知道,他真不喜欢跟男人拥抱,那是极度恶心事。

    他们一起冲上去,不动口,光动手。

    伊明臣用他孔武有力双臂,想水蛭一样缠上去洛君天肩膀,贴紧紧,向后拖开。

    那边,亚兰瑟很轻松拦腰就抱开了唐暖央,手指不着痕迹抚摸过她腰,好细,他喜欢,凑到她发丝间闻了一下,嗯,是自然清香气,光是闻着就很有食欲,真很吸引男人呢,难怪君天会这么宝贝这个丫头。

    “表哥,你是不是可以把你手,从我腰上拿开了”唐暖央冷冷开口,他气场,跟洛君天是一路,邪恶而又危险,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弟妹,你能保证不再冲动话,我就放开你”亚兰瑟手臂一收,她肌肤嫩白干净,让他想要咬上一口。

    洛君天挣扎了一下“伊明臣你干什么,放开我”。

    “好男不跟女斗,再说了,这次是你先骗了她,你是没有看到,她刚才哭了呢,可见真很伤心,蒙上眼睛,你还是选中了她,哥们,可见你有多么喜欢她”伊明臣洛君天耳边说道。

    “哭了?那丫头么?”洛君天放松下来,心脏萎缩抽紧。

    “是啊!你刚才吻完了她之后,我看到她眼睛红红,脸上还湿湿”。

    这一说洛君天才想起刚才尝到咸涩味道,一下子火气全没了,她提前回家,看到这满屋子女孩,还有蒙着眼睛他,没有看到是谁情况下,就拉了一个女孩吻了下去,她会生气,可而想之,伤心,也能够要想象,唯一让他想像不到是,她会当着这么多人流泪。

    洛君天看向唐暖央。

    接触到他看过来眼神,她也仍旧没有避开,她没有什么可避,伤心丢脸时刻都度过了,还有什么可怕。

    “表哥你放我下来,我要回房”她很是烦躁拉扯亚兰瑟手。

    “我送她回房——”亚兰瑟自告奋勇我,微笑抱着她小蛮腰,不舍得放开。

    “亚兰瑟,你信不信我把你手剁了——”洛君天低吼过去,他真当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看不到他占老婆便宜是吧!

    亚兰瑟赶紧松开唐暖央,举起手来“冷静,冷静,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怪可怕呢”。

    一获得自由,唐暖央立刻转身向楼上走。

    洛君天挣着被伊明臣手“松开,她走了——”

    “她上楼了,跑不了,让她自己呆一会吧,你这会追上去,两人又得打起来”伊明臣劝说。

    “明臣兄说对,你还是继续玩游戏吧,这么多美丽女孩还等着你呢”亚兰瑟走到洛君天面前,似笑非笑。

    洛君天脸色阴沉像酝酿一场雷电积云,那盘旋他头顶上方,越来越可怖乌云像龙卷风一样旋转。

    “表哥,你还是别刺激他了,弄不好他真会杀了你”伊明臣好心提醒。

    “我只是建议,他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亚兰瑟盯着洛君天头发跟脸,嬉笑道“你这造型,很像一画后现代主义风格作品,名字叫王子变成青蛙”。

    洛君天骨头嘎一声,听伊明臣是心惊肉跳。

    这亚兰瑟怎么那么喜欢挑衅呢。

    “表哥,这里交给你了,君天现这状态估计再呆下去会出血案,我带他去房间冷静一会”伊明臣架着洛君天上楼。

    派对现场只有亚兰瑟一个人了。

    没办法,只能由他收拾残局了,他走下楼梯,站到女孩们面前,微笑“各位美女们,今天发生了一点小小意外,抱歉,派对只能提前结束了,我为大家准备了一份礼物,不管有没有跟我表弟相亲成功,我都希望今天你们过开心!”

    相亲会这样就结束了,女孩们虽然心里失落,但主人家这么真诚说了抱歉,也不好再怎样。

    女孩们一一跟亚兰瑟告别,离开。

    “苏维儿小姐——”亚兰瑟叫住一个棕发蓝眼女孩,五官精致,胸部丰满,腰嘞很小。

    “亚兰瑟伯爵,你叫我?”女孩顿步。

    “过来——”亚兰瑟勾动手指。

    女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提着裙子娇媚柔笑着走过去“伯爵大人!”

    “你礼物我想单独给你,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多留一些时间呢”亚兰瑟眼神盯着她饱满,呼之欲出丰满,绿眸翻滚着***色彩。

    “伯爵大人让我留下,我也只好留下了”女孩羞涩笑,倚靠到他身上。

    亚兰瑟顺势搂住,激情四射一夜,就这样轻松得手,现女孩都很开窍,不懂君天那小子,会何要那不开窍,脾气还不小丫头身上花时间,不过嘛,太容易得到,似乎是少了那份想狼吞虎咽胃口。

    楼上。

    唐暖央反锁上了门,坐床上,给洛云帆打去电话。

    中国那天正值中午。

    接到暖央电话,洛云帆很开心,他一直等,一直等,他相信她会给他打电话。

    “喂,四叔——”

    “丫头,你英国那边过好么”。

    温柔声音让她让心里发酸,心里委屈憋太多,很想要找个人倾诉,她瘪了瘪嘴巴,说道“不好,一点也不好,洛君天是个大混蛋,外公也不喜欢我,表哥看上去是个危险份子,四叔,我想回家了”。

    洛云帆轻笑“听上去你真被欺负听惨,回来可不行,我过去陪你吧!”

    “这不太好吧,万一洛君天知道了,又要找你麻烦了”虽说她还真希望洛云帆也能英国,起码还能有倾诉躲避地方。

    “那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其实过过几天正好有一个到英国来出差机会,我先来看看你吧”。

    “真啊,太好了!”唐暖央开心极了。

    “小傻瓜,你有这么想念我么”洛云帆心里柔软成云,望着天空,笑容里有着真实幸福。

    “想念,只有你才是真对我好,四叔是全世界温柔,好好人”唐暖央一直把他当成哥哥,这个哥哥可以供她倾诉,可以他身上取暖,就像冬日里那抹阳光,被暖洋洋晒着真很舒服。

    “小马屁精,好啦,看你嘴这么甜份上,我会带好吃零食给你”。

    “嗯——,那我要吃话梅!”

    “行,给你买!”

    “四叔,我还有件事想要拜托你,我学校能不能改成寄宿”这才是唐暖央打电话给他真正目。

    洛云帆沉思了一会,不问原因,爽答应“可以,我会跟爷爷会说”。

    “谢谢!真谢谢你!”千言万语,都道不清她对他感谢,从开始到未来,洛家幸好有他。

    挂了电话,她靠床头就一直发呆。

    洛君天!这个名字,这个人,关于他一切一切,都化成心脏疼痛症,她人生不能总这么痛下去,不能改变,唯有逃开,或许分开几年,他们才能明白,是不是真想要跟彼此一起。

    另一个房间。

    “明天一早,去跟暖央解释清楚,我会帮你,别担心,她是你老婆,跑不了!”伊明臣安慰侧躺床上,不发一语洛君天。

    过了许久,洛君天才出声“其实之前也因为一些事情,跟她正冷战中”。

    “虾米?!”伊明臣惊呼,随后又恢复如常“怪不得那丫头下手这么狠,招招致命,你们这是雪上加霜,不过你们之前是因为什么而吵架,没有瑾璃夹中间,照理没可吵话题啊,你不会出去偷吃了吧”。

    “拒绝一头饥肠辘辘狼,羊才是真残忍”。

    “哈哈,,,,”伊明臣大笑“兄弟,这羊不如养几年再吃吧,你实饿厉害,又不想去偷吃,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滚出去——”洛君天暴怒吼。

    “好啦,好啦,我出去”伊明臣走到门边,打开门,又转过头去讲“饥肠辘辘狼,其实现世界上有卖各种造型充气羊,可以让你暂时缓解你饥饿”。

    回应他是一个横空飞来枕头。

    ********

    第二天一早,洛君天早早就站了唐暖央门外。

    抬手敲了两下门“笃笃——”。

    没人应,没有答。

    又敲了两下“笃笃——”。

    还是没人应。

    洛君天耐心被磨损,他走到隔壁客房,打开门走到阳台上,爬上去,纵身跃到对面阳台上。

    唐暖央注意力全部放门外,可突然间听到阳台方向传来动静,吓了一大跳。

    看到拉开阳台玻璃门进来人,她是惊张大眼睛。

    他是怎么到阳台上?!!!

    “惊奇吧!我从隔壁阳台上跳过来”洛君天一屁股坐到床上。

    “真是个疯子,应该摔死你才对”唐暖央没好气说道。

    “有够无情,我还以为你起码会说真是个疯子,好没有摔下去,万幸之类话”洛君天郁闷极了。

    “让你遗憾了,很不好意思”唐暖央冷笑“一大早冒着生命危险跳上我阳台,有重要话要说吧”。

    “重要,相当重要”洛君天冲着她咄咄逼人说道,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扔给她,姿态颇高双手环胸,对下面点了点手机“看看上面信息”。

    唐暖央往手机上瞟了一眼“你是想说那些我昨天花费信息么,我可以解释,第一笔娟给孤儿院,第二笔捐给难民,然后我想想,我那么多难民,我只娟1万太小气了,于是又娟了15万”。

    洛君天听气岔了“所以说,你花了这么多钱,什么东西都没得到,把钱白送出去了!”

    “谁说我什么都没有买到,我买到了一样世界上绝无仅有东西,既有品味,也不廉价,那样东西叫乐”唐暖央理直气壮看着他。

    “这乐可真贵,你这是帮我散财,当散财童子吧!”

    “随便你怎么说好了,没事,滚——”

    “唐暖央,对我温柔点”。

    “g——n——滚——”

    洛君天捂着胸口,努力克制自己火气,他告诉自己,今天是来和解,不是来跟她吵架,深呼吸,再呼吸,他指着手机“看信息!”

    “不用看,是你自已说随我花,现心疼钱了,你想要也要不回来了”。

    “我让你看就看,拿起来”。

    “都说不用看了,门那里,窗户那里,你要走出去,还有跳下去,自己选!”

    “唐暖央——”洛君天忍耐力就跟即将烧沸温度计似,即将破表,他咬着牙,指着手机“我让你看,不看我掐死你——”

    他表情太过狰狞,唐暖央心里也敲打着鼓点子,看来花了这么多钱他真心疼了。

    “看就看,反正钱我已经花了,你把我卖了也换不回这么多钱来”她拿起手机,按开功能区找到信息那一块,打开来。

    她吃惊看着从上到下,那满满一排全都是同一句话:老婆,对不起!

    唐暖央心跟雪崩似,轰隆隆震动着。

    洛君天小心翼翼观察她反应。

    几分钟后,唐暖央把手机甩给洛君天“破手机,中病毒了吧”

    一句对不起就想抹干净,他想倒是美。

    洛君天很尴尬,她总是能弄他下不了台“什么什么病毒啊,不可能,我手机很贵,不可能中病毒,你再好好看看!”

    “我看过了,不看了——”唐暖央推开“这病毒显然是胆小鬼发,没有一点诚意!”

    洛君天收回手机,犹豫似盯看了她半天,反正已经这样了,今天就抛弃自尊心一次吧“对不起,相亲事是外公非要给我安排,我怕你伤心就没有告诉你,另外,之前晚上说全都是气话”。

    “那昨天随便抓个女孩过来就亲人总是你吧”。

    “关于这个吧,我想原理就跟蜜蜂与花一样,虽然我蒙着眼睛,可是一盯到你这朵花上吧,就有一种熟悉美味,纯粹是本能,完全是本能”。

    唐暖央将信将疑,洛君天大本事是忽悠人,她可不能再入他**阵“可你不知道当时那个人是我吧?你为什么还是吻了?”

    “呃——,这个嘛,,,,”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