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结束是为了新的开始!

君天与暖央——结束是为了新的开始!

    “说啊,我洗耳恭听,真很想听听看呢”唐暖央看他吞吞吐吐,似乎是回答不上来样子,加加紧追问。

    洛君天舔了舔唇“一切都是感觉惹祸,对,我不知道是你,亲不亲也是我自由,后我也是真亲了,那是因为我被你诱惑到了”他打了响指,为坚定说“没错,就是诱惑”。

    唐暖央歪头,不明白问“什么都看不到,怎么被诱惑到,靠想像么?”

    “第六感!”洛君天表情煞是认真回答。

    瞎掰榛!

    继续瞎掰!我就问到你回答不出来为止。

    “我脑子笨,能不能详细跟我解释,什么叫第六感?”唐暖央不耻下问。

    “这所谓第六感就是不受理性控制,完全靠灵魂指引,听从内心深处召唤,它说亲下去,亲下去,我就真情不自禁亲下去了”洛君天轻捏着她下巴,深情款款看着她眼睛,用极富感染力话,像念咒语似,蛊惑她心智也。

    或许是他绿眸妖孽太过美丽,又或许是因为她爱上他,所以失去了防御能力,她看着他眼睛,被卷入其中,无法自拔。

    洛君天破坏了她人生,摧毁了她人生,又不经意间为她重建了一个甜美幸福美丽世界,可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又亲手来摧毁。

    让幸福人无家可归,是狠毒伤害。

    不,她不能再放任自己由他摆布了,不管多久,她都想要为自己活几年。

    她收起涣散晕沉思绪“如此说来,你吻了你并不知情人,问题反倒是出我身上?是我诱使你第六感,吻我,所以你是无辜”。

    “宾果!!!”洛君天很开心揉着她脸“我小可爱,总算是明白了,老公很欣慰!”

    唐暖央一反常态没有扯下他手,任凭他揉着。

    洛君天揉过瘾了,放下手“那你不生我气了?”

    “不生气了——”唐暖央笑着摇头,笑容里似乎是防下了一些她难舍东西。

    洛君天脸上也绽开了孩子般天真纯粹笑,伸手抱住她“那以后就好好爱我,用心爱我,就这样和平好好一起生活吧!”

    哎,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可这次这么容易就过去了,总上他觉得有些不安。

    唐暖央没有说话,靠他肩膀上,享受着这片刻幸福感觉,就当是做梦好了。

    *******

    “什么,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我要给爷爷打电话,他疯了,怎么能让暖央去上寄宿学校呢”。

    餐厅上,洛君天听了外公话,暴怒直接跳起来,吓同桌吃饭人,都愣住了。

    唐暖央停下手,垂着眼睛,不吭气。

    被困鸟笼里鸟儿要飞离他视线之外了,他会抓狂,也是想象之中。

    老伯爵也被外孙激烈反应给震到了,喘了一口气才说“君天,学校一早就订好了,那是一间非常好女校,那里暖央可以学习到包括礼仪内,全方面知识,这样以后她出来才能加配上你啊”。

    事实上电话是洛云帆给他打,学校是临时换。

    因为作为外公,他也想这几年他能有多选择,因为他才只有18岁,或许不经常见面,慢慢,他也会看到别好女孩。

    “她现这样就很好,她一直都配不上我,反正我已经接受了,换了那间学校吧,改成普通,她必须要出现我视线里”洛君天表情前所未有坚决。

    “君天,寄宿学校每个月能回家一天,你们还是可以见面,她既是你未婚妻,我跟你爷爷都希望,她得到是好教育,女校话,也免除了跟其他男生接触,你考虑一下”。

    外公后那句话,让洛君天有所松动,可随即他就又反悔了“不行,还是不行”。

    亚兰瑟边上飘过一句话“我倒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洛君天头刷一下转过来。

    “你扮成女生混进去不就行了”亚兰瑟翘着兰花指,娘娘腔点了他一下。

    “噗——”伊明臣喷笑“哈哈,,,那还不成人妖了,有这么人高马大女生么?”

    洛君天捡起盘子里土豆粒朝他脸上扔去。

    “都别闹了——”老伯爵阻止他们“君天,就这么决定吧,换学校挺麻烦”。

    “大不了不读了!这丫头不能离开我”洛君天态度也很坚持。

    “君天——”

    “没什么可商量,要么给她换成普通学校,不行话,就干脆家呆着”。

    老伯爵从未见过外孙对一件事这么较真,这么执着过,一时间也苦无对策。

    唐暖央放下刀子,抬起头来“外公,我会去,你不用操心!”

    “谁说你会去,轮得到你做主么,你不会去!”洛君天吼过去,一副要吃人样子。

    “这是我事情,我当然做了主”唐暖央明眸凛冽,带着决心。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单独生活?”洛君天蹙眉,胸口已隐隐发痛。

    唐暖央嘴唇抖动“是,我想要单独生活,你身边,我窒息要死掉了,你不要再为难爷爷跟外公了,寄宿学校是我自己要求去”。

    洛君天脑中轰一声,心痛不能呼吸。

    他不能置信看着她,握紧了拳头,松开,又握紧,咬着嘴唇,低了低头,又抬起来,嘲笑道“哈,说你老虎,你还真把自己当猛兽了是吧,唐暖央我告诉你,没有我允许,你哪都不准去,因为你是我玩具,除非是我玩腻了把你扔掉,不然就算砍断你腿,我也所不惜”。

    “爬我也要爬去,洛君天,我们就给彼此一段自由喘息空间吧,几年后,有可能我对你说,这个玩具已经不那么吸引你了,你连扔都不用扔”唐暖央微笑望着他,心里试想着被他遗忘,难过想掉眼泪。

    但是她告诉自己要坚持,为了自己,也为了未来,她想结束他心里畸形存,想要经过这几年,把自己变好,再站到他眼前,那时候,他应该也成熟了。

    结束是为了开始!她是这么想。洛君天不理解,他怎么都理解不了,半垂着绿眸中是不想别人看到脆弱,所以抬眼面对她时候,他用冷酷来伪装“你说对,去吧,去读吧,不用几年,几个月就够了,走吧,走——,滚开——,滚出我世界,滚,滚,滚——”

    他锤着桌子,嘶叫像只身负重伤暴王龙,再凶残生物,也会有心伤。

    餐厅内鸦雀无声。

    一滴眼泪寂静无声扑簌出她眼眶。

    老伯爵,爱开玩笑亚兰瑟跟伊明臣,此时此刻都不敢出声,他们都深深被洛君天这份从心肺后中迸发出来气焰给震撼到了,用柔软心去伤害别人人,自己也不会好过。

    唐暖央站起来,努力对外公微笑弯了一个腰,步履平静走出餐厅。

    老伯爵望着唐暖央背影,开始喜欢这个丫头了,那份坚强与宁静,让她很耀眼。

    洛君天拿起刀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用餐。

    没有人敢开口安慰,也无从去安慰,那道伤埋太深,不是安慰不疼,就能真不疼。

    唐暖央笔直走到门外,一抬眼,泪水横流,她哭泣着微笑“今天阳光真好刺眼”。

    从那天晚上起,洛君天就不再跟唐暖央说话了。

    伊明臣也回去了,他很多次都想跟洛君天说,暖央这么其实是因为爱,可又想如果他这么说了,弄不好会把事情演变为糟糕,哎,挺遗憾!

    女子贵族学校那边打来了电话,让唐暖央后天早上去报道。

    只剩下一天半时间,洛君天也不过问,只知道一味向外跑,唐暖央几乎看不到他人影。

    即使是她执意选择伤了他心,她还是希望去学校时候,他能送送她,给她加油鼓劲。

    早上醒来,是阴天。

    唐暖央整理了行李,管家上来接她下去。

    她没有问起洛君天,只怕说到他时候,会心里难受,这种心情真很压抑。

    老伯爵陪她吃早餐。

    “不用担心,我跟学校校长已经通过电话了,那里老师会照顾你,学校是全封闭式,一切吃穿住都是统一,另外学校一个月开放一次,我会派人接你回来,当然,如果你想到别地方走走,也是可以”老伯爵说道,怕说太她会听不懂,刻意说很慢。

    “我知道了,外公”唐暖央牵了牵嘴角。

    吃完了早餐,唐暖央走到门外。

    车子停了门口中,车门已经旁她打开了。

    她向屋里张望,希望洛君天能够奇迹一般出现,心平气和让她好好学习,给她一个鼓励笑,给她一个暂时分别美好结束。

    傻呆呆站了十几分钟,老伯爵看不下去走过来,说道“君天他昨晚没有回来!”

    “哦!”唐暖央失落到不能再失落,心像被压到了寒冷水底,果然是不会来送她!

    她扭过头来,钻进车里。

    胸前一阵接着一阵酸痛,难以呼吸时候,就是想要哭时候,其实难就是忍住不哭,当所有难过一股脑儿冲上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挡它不要来。

    窗外,银黑法拉利几乎是贴着黑色轿车开过来。

    唐暖央心猛升起,趴到窗户口去看,他回来送她了?!

    敞开车里,旁边坐着一个女孩,洛君天眼睛斜斜射过来,唐暖央抿着嘴掉下了眼泪,把窗户关上了,双手握着膝盖,低着头,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洛君天踩下刹车,哭什么哭,是他让她走么,他说好好一起生活,是她说要独自生活,那像乞丐一样坏丫头,她有什么脸哭。

    “该死,该死,该死——”他疯了一样捶打方向盘,锤漂亮双手血肉模糊。

    她真走掉了。

    他不理她,不送她,她也还是走掉了。

    坏丫头,她怎么能这样呢,说好来好好爱他,,,

    绿眸里突然间有了雾气。

    靠方向盘上,刚才还像个疯子一样自残,一下子就变软弱无力了。

    旁边女孩吓逃下车去叫人。

    老伯爵拄着拐杖过来,摸了摸他脑袋“君天,如果你真舍不得话,以后每个月由你去接她回来,她一定会很开心”。

    今天他见到两个孩子都这么伤心,心里好后悔之前自已老糊涂非要策划什么相亲,害那丫头误会他,非要改读寄宿学校。

    洛君天没有反应,只是后来,他一次也没有去接过她。

    *******

    唐暖央被送到了学校,无声掉了一路眼泪,下车时候,头还是晕沉沉。

    管家带着她穿梭学校里,这里有湖,有山坡,说是学校,却大仿佛是一个小镇。

    她被带到一栋房子前,穿套装,戴眼镜女人走出来迎接,是学校老师,交谈过后,管家走了,老师帮她铃行李,领着她到了宿舍里。

    一个房间住5个女孩,空间倒是很大,也很干净,推开窗子,能看到美丽湖泊。

    同房室友,也跟她同班,两个英国女孩,一个加坡,另一个是法国。

    她们中有热情,也有孤僻,还有表面上很友好,暗地里却说你坏话,这些唐暖央都能一一消化跟应对,她已经被洛君天训练无坚不摧了。

    来了没几天,可每当夜深人静时候想起他,就好像失去很重要,很重要东西一样,思念整颗心都绞起来了,她不知道会这么难熬。

    白天,忙着学习,热热闹闹,也就那么过去了。

    这里校服极为漂亮,每一针每一线都是精致极了。

    这里全都是女生,连老师跟校长也都是女人。

    这里伙食很丰盛,而且荤素配很好,而胖女孩,学校会让她改吃素食,直到体重标准为止。

    早上,正上钢琴课。

    有位老师进来,走到唐暖央面前“有位年轻小伙子来找你,说是你家人,请跟我出来吧”

    年轻小伙子。难道是他?!

    唐暖央心一下子飞扬了起来“他姓洛对么”。

    “是!”

    老师答案让唐暖央兴奋无所适从,看来真是他,她为自己感到丢人,说要坚持分开,自由独立生活人,干嘛要开心成这样,她这样算什么啊。

    到了学校贵宾休息区,她心砰砰乱跳,等会见了跟他说什么好呢。

    老天,她有种监狱里会见家属感觉。

    她按着胸口,一步一步慢慢走进去。

    “洛君——”还未看到人,就开口叫唤,当看到来了,她心顿时从云端打回地面“四叔,是你啊”。

    “你以为是君天来了”洛云帆没肯忽略到她眼中失落。

    那张小脸因为看到他,迅速从兴奋变回失落过程,让他心里也沉沉,她期待人是君天,不是他。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