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带个女朋友给你看,刺激,报复,羞辱!

君天与暖央——带个女朋友给你看,刺激,报复,羞辱!

    “老师说是我家人,我想英国也就洛君天,所以就以为是他”唐暖央掩饰自己失落感,坐到洛云帆旁边沙发上。

    “这么想也合理”洛云帆淡淡笑了笑,心里止不住下沉。

    她应该忘记了之前那通电话吧,他分明跟她说过,会来英国出差,然后来看她。

    唐暖央坐那里,绞着手,洛君天那么生气,连她来那天都没有送她,又怎么会特意跑来了,那不是他风格啊。

    是她白日做梦榛!

    心里悠悠叹息,她可能不让洛云帆看出来,整理好心情,她笑着说道“四叔,你要英国呆几天啊?”

    “一个星期左右吧!”

    “那呆也挺久,可惜我学校里不能出去,不然可以一起去玩,这样天气,是适合出游”页。

    洛云帆抬手抚了抚她长发“没关系,以后我每个月有时间都会来看你,暖央这里好好学习,之前还一直担心你语言不通,无法适应,你真很让我意外哟”。

    “到了一个环境,就被逼要适应,不然等待我肯定是噩运”唐暖央想到之前被人骗走经历,想想都后怕。

    “你说对!不管顺境或是逆境中,要生存就要适应,一段时间不见,你成熟多了”洛云帆安心同时,又隐隐期待着她不要成长那么,那样,很她就不需要他了。

    “呵呵,,,,下次你来看我话,会发觉我不一样”听到夸奖,唐暖央笑弯了眼睛。

    能跟亲近人,说着熟悉语言,她感觉很乐,连日来都没有这么轻松过。

    洛云帆拿起一边袋子“说好给你买好吃,拿着吧!”

    “哇,这么大一包啊”唐暖央惊喜接过来“我能看看打开看看么”。

    “都是你了,你想看当然可以看啊”看到她小脸上惊喜,他也很开心,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怒哀乐就一直牵动他心。

    唐暖央打开行李袋,除了一些巧克力跟肉脯这些零食之外,十几盒用铁盒子装话梅让她傻眼了“四叔,这话梅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盒啊?”

    “你说你要吃话梅,但是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所以就各种口味都买了,我让工厂那边师傅特别给你制,很干净,你可以放心吃,喜欢哪一种口味,我下次来再帮你带”只为了她不经意一句话,他特意自己跑到公司旗下食品厂去,花了一天时间,从原料开始一颗颗挑选。

    “四叔,你好细心哦,以后哪个女孩子嫁给你,她一定会很幸福”唐暖央笑着说道,像四叔这种男人,应该已经绝种了吧,心细到这种程度,连女人都自愧不如。

    洛云帆温柔笑开了,拉过她手,放手掌心。

    他一直呆到中午,吃了午餐才走。

    唐暖央送他到学校门口,看到他要走,她心里有点惆怅,就好像小孩子一样,舍不得疼爱自己哥哥这么就走了。

    “我走了,自已乖乖,要好好学习”洛云帆拥抱了她一下,拍拍她脑袋,松开她,走出校门。

    “四叔,再见!”唐暖央门内,对他挥了挥手。

    “再见!”洛云帆留给她一个温暖笑容,坐进车里。

    她一直目送到车子离开视线,才慢吞吞往回走。

    女校是个完全阴盛地方,所以唐暖央一回到教室,同学们就围着追问。

    “刚才那位帅哥是你男朋友么?”

    “不是,他是我家人!”唐暖央回答她们。8

    “是你哥哥么,太好了,那以后暖央你能不能把他介绍给我”。

    唐暖央爽点头“可以啊,等我们以后毕业了,我介绍他给你认识,不过那时候,说不定他有女朋友了”。

    她后那句伤透了一大片女孩心,也是,那么优质男生,哪会一直单身啊!

    ******

    失落过后,是不是就死心了。

    之后两个星期,她再也没有任何期待与奢望了,因为知道不会来,他自己也说过,不用几年,几个月就够了,现看来,连几个月都不用。

    如果真是那样,她呆他身边,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就算她不离开,也不会很长久。

    他生气,他恼火,只是某件事不如他意了,并非对她有感情。

    他现应该也上学了吧,那里有许多漂亮女孩,以他吸引力,肯定后面有一大堆女孩追着他跑,那么多姿多彩生活,他过如鱼得水,不会再想起她了。

    一个月时间,每天周而复始里,悄然度过了。

    学校门口停了不少豪车。

    上午出校,到第两天傍晚就要回到学校,说是两天,实际上只能家睡一觉。

    唐暖央穿着深蓝色毛衣,牛仔裤,素色脸,长发披肩,真是一个很清纯学生妹。

    她站门口,安静等着车子来接。

    心里不抱希望,可当黑色轿车停她面前,下来人是管家时候,她心还是止不住跌落谷底。

    “暖央小姐,上车吧!”

    “谢谢!”她钻进车里,想着等会万一见到他,该说什么才好呢。

    “暖央小姐,少爷他搬到别处去住了”管家旁轻声说道。

    唐暖央脑中一片空白,好半会,才找到自己声音“哦——”

    “不过他还是会回来,伯爵已经给他打去过电话了,告诉他,你今天会回去,我想,他应该会回来看你”管家看出她难过,话锋一转,变成了几句安慰话。

    “他不会回来”唐暖央轻轻说道,声音像飘荡空中游丝。

    他搬出去住是想告诉她,他不想见到她,对于他而言,不听话玩具,他要扔掉就彻底扔掉,不会再去捡回来。

    回到城堡,刚好1点,她房间还是之前住过。

    老伯爵巧合去参加老友葬礼了,还没有回来。

    亚兰瑟也陪着一起去了。

    唐暖央也没地方可去,只好到楼上去呆着,坐阳台上,看着上面那阶阳台发呆。

    中午,她一个人吃了饭,回到房间睡午觉。

    思想萎靡人,一睡就不想醒了,期待了这么多天,回到这里,反而加空虚了。

    到两点睡醒了,又继续闭着眼睛睡,昏昏沉沉睡到天黑,这一天过,简直是一滩死水。

    房间外管家敲门“暖央小姐,该死晚饭了,伯爵他们回来了!”

    “好,这就下来了!”

    白天睡了太久,头很昏,下楼时候,踩楼梯跟踩棉花似,脑子一半是分外清醒,一半还糊着浆糊,也没什么食欲。

    不过回来一次,总要跟外公表哥他们打声招呼才是。

    走进餐厅,他们已经那里等她了。

    “外公,表哥——”她礼貌叫他们。

    “一个月不见,你漂亮了!”亚兰瑟夸赞。

    “谢谢!”唐暖央回以大方笑容。

    “学校生活还习惯么”老伯爵旁开口询问。

    “习惯!老师跟同学都好!”面对外公问话,她也乖巧回答。

    老伯爵朝着亚兰瑟看了一眼“打个电话给君天,问问他人哪里了?”

    “想回来人自己会回来,我们还是先吃吧”亚兰瑟话里有话,拿起刀叉,先开动了。

    “外公,我们先吃吧!”唐暖央懂得亚兰瑟意思。

    晚餐吃到一半,门外脚步声传来。

    唐暖央握了握刀叉,心提到嗓子眼上了,洛君天回来了!

    可那高跟鞋声音是,,,,,

    她心里刚刚产生猜想,还没等她去体会那份心痛,事实就眼前呈现了。

    洛君天牵着一个女孩回来。

    “呃哦——”亚兰瑟低呼,朝爷爷看了一眼,看样子,又是一场报复好戏,即将上演。

    老伯爵微微皱起眉头,若是外孙真是已经移情别恋也就算了,问题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故意带个女孩回家,刺激暖央。

    洛君天冷冷看了唐暖央一眼,眼中露着鄙夷“越来越难看了!”

    “抱歉!”唐暖央淡淡回答,移开视线,心一刺一刺痛。

    “亲爱,坐吧,我们吃完了就走,不会花很长时间”洛君天脸面向旁边这个女孩时,立刻就浮起温柔笑容,语气也柔多了。

    女孩甜蜜回答“没关系,多留一会也没关系”她松开他手,坐唐暖央旁边。

    为不知道洛君天跟唐暖央关系,所以女孩很友好跟她打招呼“你好!我叫丹妮丝”。

    “你好!”唐暖央勉强对她笑笑,提不起太大劲。

    洛君天坐到亚兰瑟边上,绿眸像一台制冷机一样,笼罩着唐暖央。

    老伯爵咳嗽了一下“既然来了,就都吃饭吧!”

    “外公,你怎么不问问我带来人是谁啊,你不是一直鼓励我找好女孩嘛”洛君天笑容灿烂,目光表面纯真,内恶毒。

    “用餐时候不要说话”老伯爵严肃说道。

    “介绍完了就不说喽,她是我女朋友,跟我一个学校,漂亮吧!”

    白痴都听出,他是故意讲给唐暖央听。

    亚兰瑟好想用手扶头,他就不能报复别那么明显么,幼稚!

    “不漂亮么”洛君天见没人答,困惑极了,指着唐暖央问“你说她漂不漂亮,是不是比你漂亮?”

    “君天,你行了——”连亚兰瑟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说啊,长了眼睛总会看吧,抬起头来,回答我,她漂不漂亮?”洛君天不理睬亚兰瑟,盯着唐暖央,笑容里寒气逼人。

    唐暖央咬着嘴里肉,抬起头来“漂亮,很漂亮,比我漂亮,跟你很配,你眼光很好,恭喜你,祝贺你”。

    她这么说,他满意了吧,他舒心了吧。

    洛君天笑容变越发明媚,寒气也重“算你还有点眼力,她确实是比你漂亮多了,顺便说一句,我现跟她同居”。

    唐暖央心碎裂了开来“那很好啊,一起上学,一起住,不错!”

    他都能说如此坦然直白,让她还能怎么回答,哭着拽着他衣领控诉他,还是摔盘子走人,说要去学校寄宿,分开人是她,现他耐不住寂寞,找女朋友,过他喜欢活色生香日子,她能说什么呢。

    他们从来没有山盟海誓,一切都是他自由。

    “不是不错,是非常非常好,要是我知道能遇到丹妮丝,我就早一点来英国了,就不用把时浪费没用地方上,你说是吧”洛君天双臂依靠桌子上,向她靠去。

    “是!是该早点来,遇到是缘分,能够相守一起也是缘分,你好好珍惜”唐暖央麻木胡乱说着,顺应他话。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因为这一次我是很认真,不像以前纯粹就是玩玩,丹妮丝可不是玩具”洛君天特别加重玩具几个字。

    唐暖央终于被他攻击无路可退,无话可说,定那里不说话。

    亚兰瑟伸手扯洛君天“你差不多行了,暖央难得回来,学校闷了一个月了,你让她回来喘口气,让她把饭吃完都等不及了”。

    “表哥,你错了,学校是自由,回来这里她才窒息呢,就不应该一个月出来一次,应该一年出来一次才对”洛君天很是冷静跟亚兰瑟说道,又把脸转向唐暖央“我话没有错吧,学校那么好,干嘛回来呢,全年无休锁里面不是好,让你自由个够!”

    心里哽咽厉害,唐暖央低头叉起食物放到嘴里,慢慢嚼着。

    “跟你说话呢,你说你回来就回来好了,还非得把我叫回来,知道为了看你这副蠢样,我浪漫约会泡汤了么”洛君天像头恶狼,死咬着不放。

    唐暖央切着食物,努力克制,再克制。

    “你装什么装,很无辜,很委屈么,有本事走就别不要脸来想我,这样我会很恶心”。

    “当——”唐暖央忍无可忍放下刀叉,猛抬起头来“不会想了,下个月也不会回来了,按你说,全年无休呆学校里,让你回来看我真难为你了,是我不应该,时间还早,去约会吧,我就住一晚,明天一早就回学校去”。

    什么结束是为了好开始,他不会给她这个未来,爱上他完全就是自讨苦吃。

    眼泪掉下来,她仓促擦去,站起来“外公,表哥,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她逃难似走出餐厅。

    洛君天怔那里,面无表情,他报复完了,极所能刺激她受不了掉泪了,可是他心,却加荒芜了,越恨就推越远,可真正目,只是想要把她留身边。

    “君天,你表达乎方式,还真是特别”亚兰瑟心里叹息,两败俱伤,他也不想看到。

    “君天啊,去看看暖央吧,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老伯爵心里头不好过。

    洛君天冷笑“还真是倒胃口晚餐,外公,过几天再来看你吧,丹妮丝,我们走!”

    他一口都没有吃,站起来走了。

    唐暖央听到车子开走声音,知道他离开了,匆匆来只为羞辱她一顿。

    洛君天踩着油门,无人路上呼啸着,去了高档餐厅吃晚餐,又去参加了疯狂派对,***绚丽极了。

    凌晨一点,房间里女孩缠上他身,一件一件脱着衣服。

    “你走吧,我累了,明天学校见”前一秒还打算投入,下一秒了无兴趣推开,表情冷漠吓人。

    女孩不明所以,但是看他真对她没兴趣样子,也只好穿好衣服离开了。

    洛君天望着夜空站立了一会,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公寓。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