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 深夜悄悄来到你的床边,邮寄给未来的卡片,跟踪

君天与暖央—— 深夜悄悄来到你的床边,邮寄给未来的卡片,跟踪

    深夜城堡,正陷万籁俱寂之中,唯有月光如朦胧薄纱,轻轻覆盖。

    前半夜,唐暖央辗转难眠,黑暗里睁着眼睛流泪,怕看到自己哭,怕听到自己哭声,所以她就把窗帘拉了起来,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中,默默流泪。

    那段时间,她把心放逐了,像是独自漂流大海上,没有人会看到她,没有人能救得了她,包括她自己。

    怎么上床,怎么合上眼睛,她完全不知道。

    连梦里都是一片无黑暗榛。

    脸上泪水干化了,干巴巴脸上结着泪痂,她蜷曲着身体,抱着膝盖,像只虾。

    凌晨两点。

    房间门轻缓无声被推开,光亮从门缝里挤进了房间内,拖出很长一条光线页。

    一道高大黑影走了进来。

    关上门后,黑暗吞没了一切,包括进入房间人。

    小心摸索着到了床边,扭开床头灯,昏黄色柔光像投影仪一样投射到床上那人儿身上,她肤色透明,发丝黑亮,美丽像个天使。

    光线刺激唐暖央动了一下。

    洛君天绷紧了神经,生怕她会这时醒来,一个动作僵硬半天,看她又不动了,呼吸均匀,没有醒迹象,才放下心来。

    坐床上,他凝神望着她脸。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她了,他感觉已经过了十几年一样,就是这个坏丫头,折磨他度日如年,折磨他无论做什么都感受不到乐,心里总觉得缺了一块,任何办法都填不满。

    今天原本他是想要坚持住不回来,可是他终还是给自己找借口来了。

    看到她一刹那,突然就觉得安定了,她还是那个他看来不是很漂亮,不是很精致坏丫头,可偏偏是他想要那个人,她比任何绝色美女都要让他惊艳。

    手伸到她脸颊边,想到抚摸她脸,感受她温度。

    指尖要碰到,想到她那么坚决从他身边逃开,手又负气收回,撑着额头,声音抓狂“唐暖央,我真是要疯了,你究竟要怎样才能留下来,你告诉我,告诉我——”

    唐暖央隐约中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很小声,也很痛苦。

    她努力想要张开眼睛,却怎么也张不开,难道是梦?

    坐她床边人仍旧自言自语,虽然反复都是那么几句,可是那股子痛苦,让她也跟着心痛掉下泪来。

    洛君天,是你出现我梦里么,是我自作多情以为,你也同样爱着我,想像你也跟我一样心痛么,我知道你是不可能心痛,永远不会。

    眼眶泛起了薄雾,洛君天放下手来,又盯着她脸,恨意与思念体内冲突。

    忽然,他不顾一切低头吻住她唇。

    即使是醒来过也是,他就是想要以吻代替惩罚。

    “唔,,,,”嘴唇上面被用力吸吮,熟悉贪恋气息,真实让她喘息不过。

    难道这也是做梦?!

    可若不是梦话,他怎会出现这里?

    一天一夜刺激,早已让她大脑变混沌不堪,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区别,这就是一个梦,是她色情梦到了跟洛君天接吻,是她太过于心痛,所以精神分裂了。

    她伸出双手来搂住他脖子,回应这个吻,不管了,做梦是她自己事,她也只管去干她喜欢事。

    洛君天没料到,自己冲动一个吻,反惹来她回应。

    不行,不能让她醒过来,发现他她房间里。

    很温柔很温柔吻她,让她放松再放松,然后试着轻轻扯下她手,把嘴唇抽离。

    “洛君天——”梦里人拉开她走了,她挥着手想去抓住。

    听到她梦里叫他名字,他心里顿时软化了,她没有叫安斯耀或是洛云帆,叫是他名字,她梦里,她心里,跟她接吻人她选择了他。

    坏丫头,总算还有点良心。

    关了灯,他走出房间,将门轻轻关上。

    她梦里,洛君天也渐渐走远了,对着那道背景,她闭着眼睛喃喃道“洛君天,我爱你!”

    这句话他关上门一瞬间,他没有听到。

    如果他能听到,或许会放下一切所谓自尊心,牢牢抓住她,守护她。

    可年少时他太过心高气傲,太过自私,也太不了解她了。

    洛君天像幽灵一样,又悄悄离开了城堡,沐浴着月光,走到车子停靠山坡上。

    他没有马上开车走,而是靠车门上,望着远处城堡,一坐就坐到了天亮。

    爱情他不懂,所以也不知道,这样凝望,就叫爱情。

    ********

    张开眼睛,世界还是暗。

    唐暖央扭开灯,下床“刷拉——”一声,将三层厚重窗帘拉开。

    耀眼光洒了她一身,也让她混沌大脑总算是清醒过来了。

    天亮了!

    关于昨天洛君天带着女朋友回来一幕幕又闪现他眼前,心依旧还是痛了。

    她该走了,以后不再来了,也不再去奢望他会来看她,结束了也不会有开始。

    缓缓做了一次深呼吸,她走去洗脸刷牙。

    刷牙刷到一半,大脑中又掠夺几个片段,洛君天坐床边,他痛苦自言自语,他吻了她,然后走了。

    是她梦里画面?还是说真实发生过,可她以为是梦?

    洗过脸之后,来到楼下,碰到正巧下楼亚兰瑟。

    “早上好!你睡貌似不太好,眼睛很肿”亚兰瑟指了指她眼睛!

    “哦,我换床就会睡不着”唐暖央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其实像他这么聪明人,又哪会猜想不到呢。

    亚兰瑟轻笑,若有所思。

    “对了表哥,或许昨天晚上谁来过么”唐暖央没有直接问出洛君天名字。

    “你是想问我君天是不是回来过?”亚兰瑟一听就明白其中意思。

    唐暖央不好意思点点头“是!”

    “应该是没有,我昨晚到凌晨三点多才睡觉,如果他回来过,我就能听到车子停门口声音”亚兰瑟如实相告。

    “噢,那就是做梦了”唐暖央垂下脑袋,失望说道。

    “你想他回来,为什么不留他身边呢,爱他,就要牢牢抓住他才对”亚兰瑟摸了摸鼻子,悠闲笑道。

    唐暖央看看他,轻声说“你们男生不会懂”。

    “女孩子心思确实是难懂,君天也跟我一样,弟妹,你爱人不会一直原地等你,难道你不怕失去他,你要知道,他人气很高”。

    “他又岂是我想抓就能抓住”唐暖央叹气,往下走。

    亚兰瑟从她话中,似乎是有点明白了,因为爱着,可又总是受到伤害,没有信心,所以选择逃开。

    还是好复杂!

    吃早餐也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唐暖央就跟外公去告别,顺便跟他说,下个月,她不准备回来了。

    事情到这一地步,老伯爵也是没有办法。

    她执意要早上回去,亚兰瑟驱车送她。

    学校门口,他把一张纸条塞给她“这是君天住地址还有他学校地址,你想怎么做,你自已考虑吧”。

    唐暖央也没说什么,把纸条收进了口袋里。

    “表哥,再见!”

    “嗯!想回城堡话就回来,也可以打我电话,对了,你有我号码么”亚兰瑟记得自己没有给过她。

    “我有!之前我问管家要,英国,只要亮出你名字,都会给几分面子”。

    “哈哈,,,,小丫头,还挺精!”

    亚兰瑟大笑了几声,唐暖央也跟着笑了。

    下了车,她对他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亚兰瑟发动车子,离开学校。

    唐暖央脸上笑意消失了,显得低落,她站学校门口,莫明发呆。

    离她不远地方,停着一辆出租车,从路上一直跟她到了这里。

    坐后车座上人,注视着学校门口女孩,她是笨蛋,是傻瓜么,干嘛站那里不动,难道,,,等他么?

    大约是半个小时。

    唐暖央拍了拍自己脸“打起精神来,让洛君天见鬼去吧,管他是交了女朋友还是要结婚,坚强点!”

    整理好了自己心情,她以勇敢自己,走进学校。

    以后,她只管好好学习,这么好学校,她一定会为自己争口气。

    出租肯车里某人见她一会发呆,一会又振奋样子,看一头雾水,这是干嘛?

    神游之后,突然打通任督两脉了?!

    见她进了校门,他下车走到校门口朝里张望,也学她样子,发呆了半个小时才走。

    这种“发呆”病,看来感染性真很强。

    *******

    一个月开始了。

    唐暖央非常用功学习,把所有精力都放学习上面,门门功课都是第一名,连体育也非常了得,无论是短跑,长跑,跳高,跳远,都是第一名。

    她为自己树立一个原则,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好。

    晚上,她会看书看到是实困支撑不住了,倒头就睡。

    这样生活,让她没有时间去想洛君天,又或许说是不敢想,特别是晚上,她不敢想他干什么,一想到或许这个时候,他正跟别女孩子睡觉,她心就很痛很痛。

    夜晚,是人心没有防备时候,一不小心,所有疼痛都会跑来找你。

    天气渐渐冷了,学校发保暖大衣,纯白色,穿上之后很有气质。

    四周,一个月很又过去了。

    早上,同一个寝室室友们陆续离开了,只剩下唐暖央一个人。

    她不回城堡话就没有地方可去了。

    洛君天也不会来找她。

    学校门口,豪车陆续开过,洛君天特意换了一辆车,看唐暖央会不会走出来。

    他想他是疯了,才会来这里,并且等下看到她出来,他也不会把车开过去。

    不想来接她,又为什么来呢?

    转悠到了中午,仍不见唐暖央出来。

    他心情一阵颓然,坏丫头,什么时候,变这么听话,他说让她不要回城堡,还真不回去了。

    大家都走了,她独自呆着干嘛呢,想着想着,胸口又堵上了。

    唐暖央空荡荡图书馆呆到天黑,又回到寝室。

    太过安静时间里,心里不知不觉就又浮现洛君天身影。

    算了,还是出去走走吧,穿好大衣,戴上帽子围巾后,她走出校门,准备去逛逛街,口袋里放着之前亚兰瑟给她地址。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带着这个地址,反正她不会去。

    洛君天发神经般校门口呆了一天,此时看到唐暖央出来,就跟了上去。

    这白痴,晚上出来很危险,万一碰到坏人该怎么办。

    走了一段路,唐暖央打了车,去往离这里近广场。

    洛君天自然也是跟上去,万一计程车司机是个色鬼,把唐暖央载到小树林先奸后杀怎么办。

    到了广场,唐暖央付钱下车,寒冷风吹来,她把围巾拉起了一些。

    洛君天把车子停靠边上,下车跟着她。

    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都敢出来一个人玩了,这就是她要自由生活,是啊,还真是自由!

    广场很大,中间有一座喷泉,旁边有商场,也有餐厅,很是热闹。

    她其实没有什么目地,就是想要出来透口气,不冷冷清清独自呆着,想些让她不想去想人而已。

    经过一家礼品店,她闲逛进去,眼表浏览过那一件件精美装饰物,看到卖卡片地方,有不少人那里,她也凑过去。

    店员微笑说道“小姐,你也要寄卡片么,你是要写给未来自己,还是给朋友?”

    “未来自己?”唐暖央奇张大眼睛,她第一次听到有这种卡片。

    “是,我们这是一种类似于时光机卡片,你把你想写话写上面,装进信封里,写上地址,1年,2年,5年后,我们会帮你邮寄到你地址上所写地方,非常有意义呢,你要不要写一张”店员为唐暖央详细解释。

    “听不上很有趣样子,那我也写一张吧”。

    “到这边来选自己喜欢卡片,到那边去填写”店员微笑着为她指引。

    唐暖央走到卡片区,认真挑选卡片。

    洛君天站店外,一方面不让她发现自己,另一方面又担心人跟丢了她,因此他偷偷摸摸,像做贼似跟着她。

    这小妮子逛个店,怎么那么久啊,她究竟里面干嘛,准备里面生根发芽了?

    唐暖央终选了一张印有英伦风景卡片,以记念这几年英国留学日子,等以后收到卡片,脑海中也会立刻浮现这段记忆。

    她走到一张桌子旁,看到一对情侣刚刚写完,甜蜜十指相扣,把时间卡投入到信箱里。

    他们真能相爱到收到卡片那一天吗?

    如果他们分手了,把彼此遗忘了,有一天突然收到来自从前回忆,会是什么心情呢?

    她无法去想象,收回思绪,她坐下来,拿起笔,靠那里,一字一字慢慢写着,这张卡片,她要邮寄给2年后唐暖央跟洛君天,地址写是家里。

    写完了之后,她把卡片放进信封里,店员用红蜡给她封好,带领她投到写有时间年限邮箱当中,1年太短,5年太长,2年刚刚好!

    2年后,说不定她已经看不到这张卡片了,因为她已经离开了洛家,但是洛君天一定能看到,不管那时他是孤家寡人一个还是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她都想把当初想认认真真跟他表白心意,告诉他!

    外面洛君天等抓狂了,她是不准备住里面了,他这里吹着冷风,要冻死了,或许这丫头是故意?知道他外面,所以故意不出来?!

    正他抓狂差点要冲进去时候,一抹白色身影从里面出来了。

    他赶紧躲到一边。

    唐暖央走出礼品店,街头开始闲逛,放大衣口袋里手,摸到了那张地址,手悄悄将地址捏成了团。

    自亚兰瑟给她后,她一次也没有打开来看过。

    心里面莫明烦躁,她从这头逛到那头,又进入百货商场,从一楼逛到三楼。

    要走断了腿洛君天真想扑上去活活掐死了,事实证明,女人脚力就是比男人好,特别是逛街时候。

    不过这个女人有点特别,她什么都不买,光用眼睛看。

    他受不了垃圾桶边椅子上坐下,就算坐1秒也好。

    眼见了她越走越远了,他赶紧站起来,跟了上去。

    不能让她这么下去了,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她:学校老师打电话来说你人不见了,立刻回去!

    “嘟嘟——”

    信息马上传达,唐暖央停下来,摸出手机来差看,见是洛君天发来短信,心一下抽紧,她按开,看了上面信息之后,皱起了眉头,老师今天不啊?!!!而且他怎么知道她人不学校?!

    她拿起手机回了一条:不用你操心!

    洛君天看了之后,份外呕血,拿起手机,回了一条:少做梦了,本少爷现正喝着美酒,左拥右抱呢,才没这个闲工夫来管你这颗干煸四季豆。

    唐暖央正要把手机放回口袋,想不到信息这么又来了,拿出来,看完之后,郁闷锤胸,干煸四季豆?!

    “呼——,真是不可理喻淫棍”她骂完,回了一条信息过去:那劳请你大少爷吃好,喝好,玩好,小女子福薄,受不起你关心!

    她用力按下发送键,什么嘛,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是来气她。

    洛君天后面看完信息,干笑了两声,还学会跟他咬文嚼字了。

    他拿起手机,回复:自我感觉不要这么良好,我真没空关心你,现你长是圆是扁我都忘记了,我身边女人及丰满又漂亮。

    唐暖央看了之后,回复:那很好,我也要把你这个家伙给忘记了,继续你美好生活吧,跟丰满女人好好玩吧。

    洛君天这次看完信息笑了,停顿了一分钟,又发过去:听上去像是吃醋了!

    唐暖央只回了两个字:无聊!

    洛君天摸着嘴巴窃笑,手指灵活按出一句话:说句老公,我爱你,我就考虑原谅你。

    哼,亏他说出口,唐暖央压着火,速回话:这个公用老公,就留给广大女性同胞吧,奉劝你把手机藏藏好,万一让你女朋友看到,你就完蛋了。

    洛君天看完她发过短信,这丫头,敢形容他是公共,不过确实是吃醋了,这点没错,上次做梦她叫他名字,她还是乎他,对吧!

    步伐变轻松了,他看了一眼前方背影,又发了一条过去:你老师又打电话来了,她说校门3分钟后关闭,你不回去,她就一直烦我,那样我就没法好好泡妞啊,你回学校吧,再晚一点杀人魔,色情狂统统都跑出来了。

    老师打电话给他?唐暖央觉得无语极了,坐到一边椅子上,回复:你泡妞泡脑子出问题了吧,老师根本就不学校,是鬼给你打电话吧!

    看了她发来,洛君天有点发囧,想了想回过去:你管是谁给我打电话,大晚上你外面瞎逛什么呢,很危险你知不知道,立刻给我回去!

    唐暖央疑惑了,他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他,,,,他找人跟踪她?

    朝着商场左右跟上下两边看了看,没发现可疑人,怪了!

    “嘟嘟——”信息又来了:如果你不想回学校,就到这个地址来,我勉为其难收留你一夜好了。

    洛君天躲一家店里,信息发出去后,就后悔了,他是不是真傻了,这样子她该得意死了吧。

    唐暖央脸上录出了一丝笑容,这应该算是关心吧!

    考虑了一下,她回复他:还是算了吧,你那么忙,我还是回学校了!

    死丫头,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洛君天靠店里衣架上,捏着一旁衣服,对着手机瞪眼,而店里店员则用一种心惊眼神瞅着他。

    这么帅,这么有型帅哥,精神好像不太正常。

    因为他站店是一家内衣店,他捏是一件内衣。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