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去错了地址,冲进浴室打错了人!

君天与暖央——去错了地址,冲进浴室打错了人!

    几个店员相互用眼神交流后,决定过去抢救下被这个帅哥当成皮球一样捏黑色蕾丝内衣。

    “先,,,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店员面带微笑,尴尬指着洛君天手。

    洛君天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听到女人声音,以为又是一个来跟他要电话号码“抱歉,不会给你,走开!”

    店员们集体昏厥过去。

    他怎么还不给了呢,要不是看他真帅不忍心骂他,她们早就轰他出去了榛。

    “可是先生,这——,你就给我们吧”换了一个女店员又上去要,她们也只是打工,货品损毁了,可是要她们负责。

    “都说不会给你们,烦不烦”洛君天忙发信息,听到这群女人还围着他,继续向他要电话,他直接且凌厉回绝了。

    女人成天就知道犯花痴,可想让她犯花痴女人偏偏又不犯,这个世界,怎么老跟他作对呢业。

    他回答让店员真是哭笑不得,就算他很帅,也实是让人恼火了。

    “先生,你不能这样,你真得给我们才行,拜托”店员口气变严肃刻板。

    洛君天抬起眼帘“这位阿姨,我也拜托你们不要再缠着我,我耳边喋喋不休了,说了不会给,听不懂我说么”。

    “那不然先生你不肯给我们,不如就买回去吧,回家慢慢捏,都没有关系”另一个店员从旁边钻出来说道。

    “什么买回——”洛君天疑惑皱起了眉头,仔细用心看了眼前三个女人。

    同时,他视线也扫描到四周“景致”。

    红,黑,粉,黄,,,,等等颜色——内衣!!!!!

    那他手上抓是?

    他把目光慢慢变移到了手上,赫然看到自己正抓着一只黑色,还是蕾丝女性内衣,一转身,一条大红色内裤她瞳孔中放大到大化,吓猛退了几步。

    悲催是,他手里还握着那只黑色蕾丝胸衣。

    内店店员们为坚定,要把内衣卖给他。

    “先生,请问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门外经过,或许走进来女性,纷纷露出惊讶之色,之后会偷笑着走开。

    洛君天俊脸驼红,看起来为迷人了。

    女店员们看晕了,就算他精神不正常,她们还是想请他吃夜宵,这孩子太漂亮了。

    “呃——”洛君天像扔开地雷一般将手上烫手山芋扔还给她们,展露出招牌灿烂微笑“各位美女,这中间有小小误会”。

    他不笑还好,这一笑,顿时就激发出女人雌性激素,三个女店员把他团团围住,轮番调戏。

    “小帅哥,都被你捏坏了,不买不行”。

    “小帅哥,姐姐内衣软哦,要不要试一下”。

    “我们下班,要不要跟姐姐们去喝一杯,让你接着捏啊!”

    洛君天僵笑,这群“阿姨”们究竟有多欲求不满,脑筋转了转,他笑说道“事实上,我加喜欢哥哥,姐姐们可以把你们男朋友介绍给我么,我真很需要——直”。

    三个女店员一听,脸纷纷跨了下来,走开了。

    洛君天赶忙离开这家“恐怖”店。

    一看前方长椅上,唐暖央已经不知所踪了。

    这丫头去哪里了?

    该死,都怪刚才那三个阿姨,害他没有盯紧,信息也没有回,让她走掉了。

    会不会是回学校去了?!

    他步坐电梯下楼,开车去她学校,她一离开他视线,他就不安,万一路上出事,万一被骗走,万一,万一,他心里压着几万个万一,每一个万一都好可怕。

    唐暖央站扶手电梯上,眼睛盯着手机,信息好一会没有传来了,就此结束了?。

    她说回学校,所以他又生气了,觉得没面子了,肯定是这样。

    哎,叹了叹气,跨下电梯,她把手机放进口袋里。

    这么冷夜晚,真连车都难打,她站路口已经半个小时,不是没有车,就是有人。

    风刮脸上很疼,她拉高围巾,把脸也包住。

    而另一边,洛君天以为她已经回去了,把车开飞,不到15分钟,就停了她学校门口。

    可是等啊等,2几分钟过去了也不见有出租车停校门口。

    不可能比他早到,难道说,她没有马上回家,还别处逛?!

    又过了2分钟,他淡定不了了,真要命,她到底跑去哪里了。

    他担心走下车,到路口去张望,又跑到学校里,向门卫确认是没有人进过校门。

    又过了3分钟,学校门卫把校门锁了,去宿舍睡觉去了。

    洛君天焦急来回踱步,拿出手机,决定打电话给她。

    手指已经接触到按键,就差按下去了,突然车后有车子声音传来。

    松开手指,他悄然移到一颗树后面。

    唐暖央从车上下来,来到校门口,推门,锁上了!

    “请问有人么,把门开开好么,我是这个学校学生”她拍打着门,朝着里面喊了几声。

    白痴!门卫这会都跟周公下棋了,你是进不去。

    咦,洛君天思路一转,如果她今天不能回学校睡话,嘿嘿,,,就只能来找他了,大半夜,总不可能露宿街头吧。

    如此想来,他高兴起来,靠树上,饶有兴致观望着远处无家可归小可怜。

    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应,唐暖央沮丧而又无助扶着铁门两条铁杆,那感觉,就好像监狱里犯人似,只不过犯人是想放他出去,而她要高喊是放我进去!!!

    磨蹭了好一会,今晚想进是绝对进不去了,怎么办呢。

    洛君天从口袋里拿出一片口香糖,悠闲咀嚼。

    他有信心,她一定会去找他,因为她只能来找他。

    唐暖央坐下来,心里想着要不要去洛君天那里,反正刚才信息里,是他先请她过去,早知道就不拒绝了,现去,丢脸是肯定丢脸,可总比睡大街上好吧。

    就这么办,去了也就去了,告诉他实情,其实也不是什么丢脸事。

    她给自己打气,找了说服理由,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刚才他有发给她地址,按了一下,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好,她还有亚兰瑟写给她地址。

    见她走了,洛君天笑着跟上。

    夜色迷蒙路上,他像个特务一样跟随。

    可是越开越觉得不对,又不能上前拦住,直到前方车子停一个他不算陌生地方,看着她下车,走进公寓,他才知道事情大条了。

    她怎么会知道这个地址?他信息里给分明不是这里啊?

    唐暖央按着纸上写着,上了顶楼。

    她来到门口,按了一下门铃,也不晓得那回来了没有。

    正这么想时候,门开了,裹着浴巾丹妮丝性感站门口,见到唐暖央也很是意外“嗨!你是那天一起吃饭女孩吧!”

    唐暖央愣愣看着门内对她大方微笑女孩,她想起洛君天说跟这个叫丹妮丝女孩同居。

    哈——,她自嘲苦笑,心被狠狠辗过。

    她真是个宇宙无敌超级大白痴!

    “你没事吧!”丹妮丝旁问。

    “他——”唐暖央不自咽了咽口水“回来了么”。

    “这个,你也认识他么,他正里面洗澡呢,进来坐一会吧!”丹妮丝让开路,歪头想了想,有点不明白。

    唐暖央咬了咬牙,心里霍霍跟火烧一样疼,他跟别女孩同居,还让她过来住一晚,他存心想来刺激她是不是。

    就这么走了,实是太窝囊了。

    她脱下鞋子拿手里,走进去公寓,朝着周围看了看,偌大华丽客厅,一看就是他洛君天风格。

    “坐吧,可乐还是咖啡”丹妮丝去拿饮料。

    唐暖央走进卧室,床上男性衣物,特别是那条她看来品味越来越差花色内~裤,大脑那一片,被火海吞噬,一下就失去了理智。

    他叫她来,不就是想让她不好受嘛,今天,她也绝壁不会让他好受。

    她举起鞋子就冲进浴室。

    门外,洛君天跑着追进来,倒霉催,关键时刻,电梯还被个小屁孩当玩具,每一层都按了数字键,害每一层都停。

    现小孩子,全是他妈是魔鬼。

    “君天,你,,,你怎么也来了”拿着咖啡出来丹妮丝吓了一跳。

    洛君天抬手正要问,浴室传来两声惊天动地叫声“啊——”

    出事了!!

    “那里面谁?”

    丹妮丝捏着浴巾,很是窘困说“是,,,,是我一个朋友!”

    洛君天蹙眉,步冲进卧室,看着满地衣服,一看就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那丫头肯定误以为浴室里人是他。

    他不做停留,大步走进浴室。

    只见唐暖央手里拿着鞋子,一条手臂挡着眼睛。

    那国光着屁股黑人,正手忙脚乱穿衣服,看到随后又进来一个男,他惊不小心踩到浴巾,砰一声又摔地方。

    “嗷,该死,太糟糕了,你们是谁”。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马上出去,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太黑了,我就跟看到一块煤炭似,相信我”唐暖央捂着眼睛,敲死自己心都有了。

    她一冲进来,看到淋浴里这跟烤过似“洛君天”,就马上觉得不对了。

    同时淋浴门也拉了开来,一个香肠嘴,黑像煤炭人光着身子站她面前。

    两人同时受到了惊吓,尖叫出声。

    洛君天听了她话,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开了,把唐暖央拉到门外。

    “谁,,,谁,谁啊!”唐暖央结巴厉害。

    “我,,,我,,我”洛君天学她结巴。

    唐暖央稍微眯开一点眼睛,看到熟悉俊脸,松了口气,张开眼睛。

    理了理事情来龙去脉,她憋着想笑冲动,用悲哀眼神看他,握起他手“洛君天,你女朋友劈腿了,节哀!”

    没错!她心里乐呵极了,他现心里应该万分,超级没面子吧,想想看,他公寓,他女朋友跟别人上床了,让她拍手顿足笑破肚子是,她女朋友偷还是一个那么丑黑炭,哇哈哈,,,以他洛君天骄傲跟自大,这么纯正,黑中带绿绿帽子,戴应该很崩溃吧。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