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黑色平夜安,病房里的两个人!

君天与暖央——黑色平夜安,病房里的两个人!

    她怕她如果走了,他回来就会找不到她,又怕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故,而担心原地不断走来走去。8

    脚下雪已经被踩像一堆搅稀烂脑浆,她现心就像被吊珠穆朗玛峰上玩蹦极,每1分钟,都会产生一个毛骨悚然猜想,什么血肉横飞画面都有。

    又等了近一个小时,唐暖央不淡定,她真不淡定了。

    因为他没有理由会平白无故消失3个小时。

    今天是他们一起过第一个圣诞节,从早上到现,一切都很美好,很幸福,他分明说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没有道理会消失三个小时啊,除非是出了事,连手机都关了,一定是出了大事橼。

    她越想越后怕,整个身体,连头骨肉都发抖。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亚兰瑟电话,她只能找他帮忙了。

    正坐壁炉着烤火,优雅喝着锡兰红茶亚兰瑟接起电话“亲爱,你好!忏”

    “洛君天他不见了,他出事了,表哥你帮我找找他好不好”电话一通,她连礼貌性开场白也没有,直接劈头盖脸说道。

    亚兰瑟喝了一口茶,仍旧镇定,说洛君天不见了,他听来就跟女王今年不过圣诞节了一样荒谬。

    “你们这两个家伙,今天未婚夫找不见未婚妻,明天未婚妻又找突然消失未婚夫,这是你们情趣么,表哥又不是专业搜救队,听我一句,他这么大人了,会回来了”。

    “不是表哥,你听我说,他早上来接我,然后逛街,吃饭时候,他说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可我等了三个小时,打电话也关机了,如果他没有出事,怎么会这久都没有回来了,我怕,,,,我怕,,,,他,,他是不是出车祸了”

    对于唐暖央来说,车祸是个恐怖怪物,也是她为惧怕跟抵触,因为父亲就是因为车祸过世,所以当她想到洛君天有可能出车祸,永远离开她时候,她整个人都要疯了。

    电话那头亚兰瑟听完了她说,表情有些沉凝,当然了,他不是跟唐暖央一样,也以为洛君天出车祸了,那小子车技很好,而且这么久了,如果出事了,医院那边应该也有电话来了。

    可他究竟干什么去了呢,故意把喜欢女人仍餐厅三个小时这种恶作剧,哪个精神正常人都不会做吧。

    “表哥,你听么”见他没有回话,唐暖央忍不住问。

    “听,我听,你人哪里,我先来接你,然后再去打听君天消息”亚兰瑟比较担心人是她。

    “不用来接我,你先去找他,找到了他你给我打个电话”唐暖央现全心全意担心是洛君天。

    她怎样都没有关系,但是他不能有事,他走时候,给她微笑,还她脑海中深深烙印着。

    亚兰瑟放下茶杯“亲爱,我跟你保证君天不会有事,那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人哪里,然后我让管家去接你,然后我呢帮你找君天”。

    “不,也说一定他还会回来餐厅这边找我,他手机没电了,到时找不到人,他会急,我就这里等,你去找”。

    “哎——,真是痴心傻瓜,那好吧!”

    亚兰瑟拗不过这笨丫头,只能按她说那么做,可能感受出她是真爱着君天,那明明也同样爱着她君天,怎么就忍心扔下她一个人圣诞节担惊受怕呢。

    唐暖央放好了手机,拉拢了身上衣服,原地满腹愁绪站立着。

    天空飘起了雪花,掉她头发上,肩膀上,脸上,融成冰冷雪水。

    洛君天,你人哪里?

    双腿渐渐冻麻木,脚趾头痛连心都疼,她搓着手,抱着身体,想习惯性带起羽绒衣后面帽子,一摸才发现这么精美衣服,哪会有那么笨重难看帽子。

    天色渐渐黑了,街上行人也变少了,今天是平安夜,所以有亲人爱人都要守护一起。

    身体越来越冷,心也越来越冷,眼泪掉到地上也很结成了冰。

    不知是几点了,只知道四周只有她一个人了,挪了几步,人像冰棍一样僵硬。

    “叮铃铃,,,,,”

    她用早已失去知觉手指按下接听键“喂——,表哥,你找到君天了么,他有没有事?”。

    电话那头人怔了怔,吞咽了几下口水,隔了有1秒才出声“暖央,是我”。

    说实话,听到洛君天声音那一刻,唐暖央直接就想骂脏话了,接连而来强烈愤怒,让她想骂都骂不出来了。

    她非常用力深吸了一大口犹如刀子一样绞她四分五裂空气,压抑着火气问道“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不过我现不能回去,估计晚上也不能回去了,我让表哥来接你了,平安夜你跟外公他们一起过吧”洛君天语气平静说道。

    他口气,就好像是处理不要衣服那要随意。

    那是他把她扔这里一整个下午,让她吹了三,四个小时冷风之后说话。

    唐暖央感觉自已蠢就像是一只猪,人家把你又是烤,又是唰,放到油锅里炸,放冰箱里冷冻,饱受煎熬之后,他才告诉你,你不过是一只猪。

    她咬破了嘴唇,让这种疼痛掩盖另一种疼痛“谢谢给我惊喜,真好让人难忘!”

    低下头,眼眶一阵滚烫。

    电话另一头人,回应只是长久沉默。

    唐暖央抿着被咬血肉模糊唇,心头无数怨恨要对他发泄,可是当他沉默了之后,她就一个字都不想说了“那行!你也过开心一点吧”。

    后那个字,她带着颤音说完,不等他有没有回应,就切断了电话。

    洛君天靠公用电话机上,心痛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骂他,反而让他过开心点,这让他心里加难受,她可以想像她现心里一定恨死了她,恨极了他。

    可他真不能回去。

    ******也不知是僵了多久,几乎灵魂都要这冰天雪地中化成一缕轻烟飘走了。

    一道刺眼光射来,让她下意识别开脸,抬手去挡。

    雪地里响起皮靴,还有拐杖声音,披着白色狐狸毛皮亚兰瑟华丽来到她面前。

    “你还真站到了现,这份毅力让我佩服”。

    随后,他接下身是披风盖她肩头,扶着她往车边走。

    唐暖央脚冻麻木没有知觉了,全靠他拖着她往前走,身上皮毛很暖,上面还有香味,可是她心依旧是冷,忽忽吹着西北风,一刻也没有停歇。

    上了车之后就温暖好多了,亚兰瑟没有说话,唐暖央亦是没有说话。

    沉寂中到了城堡。

    唐暖央下车,亚兰瑟带她到了客厅,那这壁炉火烧正旺。

    “你这里暖一会,喝杯热茶吧!”他把她按壁炉前,吩咐下人去泡了茶过来。

    老伯爵从楼上下来“暖央已经来啦,君天呢,他怎么没有来”。

    “哦,他说他有事,要晚一点,让我们先过”亚兰瑟已经了解到了全部情况。

    过君天交代过,这事情绝对不可以走漏一点风声,特别是暖央。

    “这小子,今天晚上他还能有什么事啊,打电话给他,让他回来”老伯爵看了看蜷曲沙发上一言不发唐暖央,对孙子绷着脸说道。

    “爷爷,君天事情很急,你就饶了他吧,说不定我们进行到一半时候,他就回来了也说不定啊!”

    “不,他不回来了!”唐暖央边上突然插话,眼睛还是盯着火苗子,可却怎么融也融不开她眼中厚厚冰凌。

    亚兰瑟无言了,忙转移了话题“反正就我们三个人,今天就这里过平安夜吧,爷爷你坐,我让佣人把晚餐送上来”

    他说着走开了,他实是怕她地追着他问君天现跟谁一起。

    老伯爵坐了下来,哎,君天那小子八成又去陪那个叫丹妮丝。

    “小丫头啊,你也别伤心,等他回来了,我说说他”。

    “外公,我很好!”唐暖央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一开始来时候,我一听是洛远山那头老驴选给君天未婚妻,我是极不喜欢你,但是经过这些日子,我发现你真是一个不错孩子,外公向你道歉,也希望你能原谅我之前给君天相亲事,如果没有那件事,你们感情应该很好”老伯爵为此心里一直内疚。

    唐暖央握了握老伯爵手“外公,跟你没有关系,我跟洛君天,是我们自己问题,如果觉得彼此重要话,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散呢,我没事,真没事!”

    那种痛只有她自己能深深去体会。

    这个平安夜,她看似平静实则混沌中度过,吃什么,喝什么,亚兰瑟讲了什么笑话,她一概不知。

    心里深感受就黑漆漆空洞,每一个千疮百孔,深不见底黑洞中,都刮着冷风。

    第二天早上醒来。

    头痛像被大锤子打过似,她昨天晚上喝了酒,之后醉了。

    洗了脸,走出房门。

    来到楼下,听到站楼梯下亚兰瑟打电话,她不由就顿下了步子。

    “嗯,好,我等会给你送来,什么医院?圣安娜医院?好,知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她,就这样吧”。

    他通话内容让唐暖央惊跳。

    医院?!!!

    难道洛君天真出了车祸,医院治疗?

    见亚兰瑟挂了电话走出来,唐暖央忙逃上了楼,靠转角墙壁上,大口喘息。

    早餐过后,亚兰瑟就匆匆出门了。

    唐暖央他出去之后,找到了管家,谎称自己不舒服,要到圣安娜医院去。

    管家立刻派车送她去。

    来到了医院,唐暖央趁着管家去给给挂号,跑到前台问“请问一下,昨天下午,你们这里有没有收治到一位叫洛君天患者”。

    “您稍等,我给查一查”护士礼貌说道,电脑上给她查了“抱谦,没有这位患者”。

    “不可能啊,我明明听到是这家医院”唐暖央小声嘀咕,然后又护士“那昨天下午11点2点之间,有出车祸人进来么,他是混血儿,头上是黑,是中国人”。

    “昨天下午啊,我查查看”护士有很耐心又忙她查了“你说那个时间段,是有中国人送进来,不过不是男性,也不是你所要找人,她是一位女性”。

    唐暖央沮丧跨下肩来,是女性那就不是洛君天了,难道刚才亚兰瑟打电话人另有其人,不是洛君天么。

    她心里还是不死心,又问“那个,你们以告诉我,昨天下午,不管哪个时间进来患者,只要是中国人,住了院,能告诉我楼层么,因为我朋友跟我失去联络,很有可能是出了车祸,所以我很心急!”

    护士脸上有点为难,随后,前台几位护士商量了一下,反正进来中国人也不多,她这么急切,不如就告诉她,让她自己去看个真切。

    拿着从护士那里要来病房号,她步向住院部走去,主要她是想,有可能洛君天用了假名字,等找过之后,确实没有,那她就死心了。

    总共不过5间病房,有男有女。

    按着楼层数,她一层一层往上找。

    找了四间都不是,第五间楼层比较高,上去后,,环境都跟下面不一样,房门上写着VIP病房,一看就是有钱人住。

    如果是洛君天话,他一定会住这里。

    捏着手里这张写着13病房号。

    后她停一间病房前,轻轻推了进去,放慢着脚步走了进去。

    一到里面,看到坐床上喂苹果人,以及靠那喂苹果人身上吃苹果人,唐暖央大脑轰一声,被投入了一颗原子弹。

    脑子完全轰炸成灰烬了,只剩下那一堆一堆没用废墟,还有腾空蘑菇云。

    洛君天惊慌看着站那里呆若木鸡唐暖央。

    “你,,,,你怎么来了?”他声音中满是心虚。“暖央,好久不见!”靠躺洛君天怀里女孩,扬起了胜利笑意,那张有淤青小脸上,有着闪闪发亮得意之光。

    从那时候起,唐暖央就真正意识到,蒋瑾璃这个女人有多么可恶。

    可对她来说,今天她已经输了,不用多问,不用花力气,就因为现他们一起,怕她上去撕碎她笑脸又能怎么样,后他责骂声中,难堪是自已。

    她像是落败公鸡,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个表情也没有展露给他们看,转身就走了。

    “暖央——”洛君天叫她,放开蒋瑾璃,起身去追。

    蒋瑾璃拉住洛君天手“不要走君天,我好怕,我好怕那些人会再过来,不要扔下我——”。

    “我等会就回来——”洛君天坚决拉下她手,还是步追了出去。

    “君天——”蒋瑾璃恨牙痒痒,不过没关系,她有信心,君天终会选择她。

    唐暖央步向着电梯走去,晚一秒,她就会崩溃。

    “唐暖央——”洛君天追上来,用力拽过她胳膊。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