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流泪,吃醋,一起照顾她,直到她离开!

君天与暖央——流泪,吃醋,一起照顾她,直到她离开!

    眼泪从她眼眶里掉下来,落他手背上。

    “你他妈放开我——”唐暖央奋力甩开他手。

    她知道自己哭了,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因为爱他,心痛被热油滚,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因为他一个看似肯定微笑,就真傻去相信跟他会有天长地久。

    她什么也不想让他知道,可是她哭了,那么心酸,那么委屈,像个被玩弄于股掌之中可怜虫。

    洛君天惊吓于她这一次力气竟然这么大,被她甩都退了两步橼。

    正要骂她,看到她已经淌满了泪水脸,忽然整个人就懵了。

    她何时有他面前哭成这样时候,哪怕打断她腿,抽她骨头,也倔强不服软丫头,是给了她多大伤痛才哭成这样。

    他胸口突然间也收缩厉害,犹如几万只蚂蚁,张开那细小却尖利獠牙,一起咬下去感觉忏。

    “你别哭啊,别哭了——”他慌张伸手去擦她眼泪。

    唐暖央不去推开他手,只是用控诉双眼,冰冷凌厉看着他。

    眼泪来是无声且汹涌,他指尖温柔拂着她脸,也刮着她心,泪水来是无休无止。

    她为他担惊受怕时,他来到了蒋瑾璃身边,一个她意想不到,却一直像是藏棉花里头钢针,他们正要幸福甜蜜时候,出来扎她鲜血淋漓。

    “求你了,别哭了,你这是要把长城哭倒么”洛君天面对那来势汹汹眼泪,没有半点抵抗力。

    他不喜欢她这么哭,一点也不喜欢。

    带着重重鼻音,唐暖央张开她因哭泣而变通红唇“洛君天,你心里还是偏向她话,我愿意退出,以后不用那么辛苦躲着,你们才是一对”。

    洛君天俊脸霎时冷了几分“退出,你想退就能退?这种时候,你不是该对我兴师问罪,让我给你一个解释才对嘛”。

    “你有什么可解释,因为她所以你把我扔餐厅整整一个下午,你甚至把手机关了,怕我妨碍,你一早就诚实告诉我说,唐暖央我没法跟你一起过圣诞节,因为我想跟我喜欢人一起过,我不会怪你,但是你把我像傻子一样扔那里,你知道那该死漂亮裙子有多冷么,我知道我膝盖麻木到失去知觉么,你知道天黑了,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就只有我一一个还要傻等么,我还有什么可问,我不想问了,我唐暖央这辈子,再也不要为了你这王八蛋穿裙子”唐暖央用一切力气,撕吼出那沁入心底疼痛。

    她好痛,真真好痛,把身体两百零六块骨头一起肢解,也不过如此。8

    洛君天张了张嘴,声音被堵喉咙里,胸闷,窒息。

    想到她昨天像只笨企鹅,勇敢脱了那一层层厚厚皮变成了漂亮白天鹅,她冷,却仍旧笑很开心,买棉花糖时,会像个小老太太,斤斤计较把找来钱放进口袋里,那样她很可爱,让他总想咬她一口。

    是他毁了这一切,让她哭那么难受。

    他走过去,拉过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把她紧紧搂进怀里。

    “放开你手,我不需要得到你虚情假意怜悯,我要走了,不要呆这里了,圣诞节我再也不想过了,而你,想到怎么就怎么生活吧,反正我也是管不了”唐暖央说这些并不是气话,而是真是这样想。

    “对不起,要是我说,我还是想要跟你这么吵吵闹闹生活下去,你也是管不了,唐暖央,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抱着她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舍不得她。

    “不好”唐暖央掰着他手臂。

    “你说好,那就是原谅了”洛君天耍赖。

    “我说不好!不好!不好!”

    “没错啊,你不用那么激动重申,说上那么多个好,我就知道你大度了,这样老公才喜欢你”。

    洛君天只能用耍赖这个办法了,要不然,根本就没办法对付她。

    唐暖央气他肩膀上,用力咬下去,她斗不过他时候,也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出气。

    “嗷——”洛君天吃痛,却不松开她,任由她咬个过瘾。

    起码,他们现不是冷漠无声对峙,而是紧紧相拥。

    电梯叮一声开了,领着袋子从里面走出来亚兰瑟看到这一幕,惊诧过后,很是镇定说道“两位,这里是医院走廊,你们这么激烈,似乎不太适合吧!”

    唐暖央跟洛君天分开来,看向站一旁无时无刻不将华丽进行到底亚兰瑟。

    今天他一袭暗红色大衣,配上黑亮长靴,金色长发一边向后面梳理定型,另一边飘逸散着,说不出高调华美,另外那拐杖像是他身体一部分似,生死不相离拿手上。

    洛君天用眼睛射他,用表情跟对他说,是你告秘?

    亚兰瑟耸耸肩,用表情加肢体语言回答,我没有!

    唐暖央看着他们哑语般交流方式,冷笑了“不用跟特务似发情报了,表哥没告诉我,是我偷听到他电话了”。

    “光凭一个医院名字你就找到了?有两下子嘛”亚兰瑟很是欣赏笑了。

    “我还宁愿自己不要这么聪明,早知道真相如此令人作呕,我是不会找来,我走了”唐暖央冷着脸进了电梯、

    “亚兰瑟你先去病房帮我看着瑾璃,我等会来”洛君天追进了电梯“老婆,我们去谈一谈吧!”

    “你不是还要去换亚兰瑟吧,不用送我了,上去吧!”唐暖央双手环胸前,这个动作是表示拒绝让他靠近意思。

    洛君天呼了呼气,说道“总得听我把事情经过跟你说一次嘛,你们女人能不能不要总是断章取义呢,是,我昨天是跟瑾璃一起,可我们又不是一起风花雪月,而是看病,昨天我接到警察电话,说是解救了一位被黑租车挟持走女孩,她不仅被打了,还被灌了一种毒药,已经送来医院了,警察她手机发现了我号码,是第一位,就打给我了,你说,我能不过去嘛,我们可是一起长大,就算分手,我们也还是朋友,她英国无亲无故,大老远帮来找我,还经历了这么可怕事,我能扔下她不管嘛,我知道因为我你们关系不好,所以我不告诉你”。

    这些话说完,电梯门也正好开了。唐暖央走出去,坐到一旁白色木椅上。

    都说对情敌直觉是很敏锐,看待事情也会从侧面去看,听洛君天说了之后,她直觉有说不清不对劲。

    “为什么黑出租要对她下毒药?为什么正好就打给了你?为什么她要圣诞节来找你?洛君天,她根本就是故意,她不甘心看我们好,所以来破坏,当然,也可以说,其实真正第三者是我”她就事论事,看事情凡事都有两面性,她恨着蒋瑾璃来搞破坏同时,蒋瑾璃也同样恨着她抢了她男朋友。

    洛君天究竟是谁?究竟谁才是第三者,这都取决于洛君天选择。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故意,难道她故意让人把她打成这样,往她嘴里灌毒药么,就算她爱我,也不会用这种极端方法吧,不过,圣诞节来,她确实有可能来找我,可不管怎么样,我绝非是因为想跟她一起过圣诞节,我只是出于朋友帮忙”洛君天解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她误会。

    “朋友?这年头,男性朋友都习惯把胸膛但给女性朋友靠么,洛君天,我不是瞎子,我会看”。

    洛君天干笑“你是说刚才啊,好吧,我不否认,那个姿势有些暧昧,瑾璃受到了惊吓,然后刚才她想靠我怀里吃苹果,我就把胸口借给她了”。

    “哪如果她想跟你接吻,你会不会把嘴巴也借给她?”

    “呵呵,,,,”洛君天继续干笑,然后说道“这个当然不会啦!”

    “如果她很可怜,很可怜,求着你呢,你不给她,就死给你看呢?”

    “……”

    “那我以后,要是朋友伤心了,需要我用胸膛,嘴巴,甚至别过分方式安慰他,那我是不是也要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善念上面,慷慨献出去呢”。

    “……”

    洛君天没话说,她小嘴吧嗒吧嗒,想机关枪一样扫射而来时候,才发觉说,嫉妒中女人有多恐怖,简直是天才演说家。

    过了半会,等硝烟散了一些之后,他说道“那已经靠了,可怎么办呢?”

    “割下胸口皮凉拌!”唐暖央面无表情说道,如同入了定老僧,说第二天早餐吃什么一样,那股子淡定,任谁都望尘莫及。

    而洛君天却是一头冷汗。

    “暖央,那现瑾璃受伤医院,除了我她就没有认识人了,只能由我来照顾她,那可怎么办呢,我天天往这里跑,你又不开心,我不来吧,也太没有人情味了,这样我很为难,要不,你跟我一起照顾吧,那样你就能监督我了”洛君天把手臂搭她肩膀上。

    唐暖央推开他手,站起来“我才没那么无聊,我为什么,凭什么要照顾她,她除了打过我,陷害我,骂我,阴我之外,她对我做过什么好事,洛君天,我告诉你,我讨厌她,非常非常讨厌——”

    她不是一个能把不喜欢人装成很喜欢样子。

    她没有蒋瑾璃那么莫测高深。

    “噗——”洛君天看她这副凶悍样子,竟然笑了。

    这回可是真吃醋了。

    从她抓狂且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表情中,就能看出来。

    “笑,你就笑吧,我走了!”唐暖央留给他一记白眼,向外走去。

    “暖央——,老婆——,老婆——”洛君天后面叫,一声比一声叫大声,叫肉麻。

    害大厅人全都向唐暖央看,同时窃窃私语笑。

    唐暖央脸蹭一下红了,回头瞪了洛君天一眼。

    “老婆——”洛君天无视她瞪眼,叫能让一头牛把它全身毛抖下来。

    “你闭嘴——”

    “老——”

    唐暖央终于忍无可忍冲过去,捂着他嘴巴,把那个婆字扼杀掉,冷酷无情起来洛君天很恐怖,狡猾腹黑起来洛君天很恐怖,可无赖起来洛君天,她是完全无力。

    洛君天拉下她手,略为认真说道“不要生气走掉了,既然你想跟我好好,那就大方一点,照顾瑾璃到出院,送她上飞机,就K啦!”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