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女生与女生的暗战!

君天与暖央——女生与女生的暗战!

    她冷静沉默下来,思考他话。

    他趁机搂着她细腰,将她放到自己大腿上,以一种很亲密姿势拥抱着。

    三分钟后。

    洛君天拍拍她脸“想好了没有?”

    “好吧,我就跟你一起照顾到她出院”唐暖央决定道,侧过身体用两只手捧起他脸“不过洛君天,既然是你邀请我跟你同一条阵线,如果你敢通敌卖~国,对叛徒,可是要处以极刑”橼。

    “一定不会,听从组织安排,我会严密配合你工作”洛君天知道让她下这个决定不容易,连忙满口答应。

    五分钟之后,他们一起回到了病房,站了蒋瑾璃病床前,而且还是手牵着手。

    唐暖央发现,蒋瑾璃脸明显变了色调谒。

    坐一旁单人沙发上亚兰瑟,撑起单手按了按太阳穴,看来,这惨无人道三角恋就要开始了,这就好比两人女人玩拔河比赛,绳子君天两条手臂,不把他扯到裂成两半是绝不罢休。

    他对洛君天投入十二万同情。

    “瑾璃学姐,我不知道是你住了院,空着手来怪难为情,特别下去买了点水果”唐暖央一下子变了一张脸,笑眯眯,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可也有什么法子,对付鬼不穿道袍,装模作样念急急如律令样子怎么行。

    虽然她超级不喜欢演戏。

    “不用客气”蒋瑾璃对她笑笑,表情自己极了,这方面道行,她比她高多了。

    用一句话说,心里恨能摸出一把刀来,脸上也能生动笑出一朵花来。

    跟她斗心机,那就来跟她斗斗看好了。

    唐暖央大大方方坐到她床边“你遭遇,君天下面已经跟我说了,太可怕了,好警察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几个坏蛋一定抓住,问他们为何绑架你,还把你打成这样,还没人性对你下毒”。

    她越说越愤慨,简直化身为正义女神。

    连洛君天都给她唬住了,乍一看,以为她们是亲姐妹。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两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全都装模作样,并且演跟以假乱真,那该有多毛骨悚然!!

    亚兰瑟摸鼻子暗暗发笑,两个女孩都不是省油灯,看他怎么办。

    “谢谢你关心,暖央,我没想到你还能对我这么好,我好感动,如果能抓到那些坏蛋,我一定要让他们坐牢”说到后面,蒋瑾璃委屈掉了眼泪。

    她掉泪方式,永远是林黛玉式,楚楚可怜,而且专等着别人给她擦眼泪。

    洛君天一看女人哭,就头皮发麻,他过去递上纸巾“不要去想了,那样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把眼泪擦一擦吧”。

    蒋瑾璃不去接纸巾,而是抬起头来,用无比无比可怜样子瞅着他,肝肠寸断叫着他名字“君天——”。

    一般男人见到这种架势,肯定都会怜惜抽出一张纸来给她擦眼泪,然后她顺势就能投入他怀抱不撒手。

    就好比洛君天,因为男人天生习性,他也没有多想就把纸巾往蒋瑾璃脸上擦去。

    纸巾要碰到她脸,零点零一秒距离时候,他手里纸巾被突然抽走了。

    另一只细白玉水,代替他把纸巾放了蒋瑾璃脸上“学姐,你别哭,别哭,你这么一哭,我们这里两人男生心都要碎了”。

    唐暖央说碎时候,那押韵语感,让亚兰瑟直接就喷笑了。

    精彩,精彩,真是一分钟一个小高~潮,三分钟一个大高~潮!

    蒋瑾璃暗暗咬牙,用自己手按住纸巾“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哭,想到昨天经历,实是忍不住,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可怕事情”。

    该死贱货!

    唐暖央可以预见,她坏了她好事,这会心里肯定诅骂她,蒋瑾璃是个什么样人,她已经看透了,她再也不会傻乎乎,像之前那样以为她也可怜,心存愧疚,或是安静把洛君天让给她。

    因为即便是她让了,她仍旧不会让她好过,她不还击,就等着被她给害死。

    “可以理解!要是我碰到那样事,我也会哭,所以刚才跟君天下面,我们就商量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抓住那几个人,为此,我们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势必还你一个公道”哼,她才不信真有那些人,哪有这么巧,每次来英国也不见她出事,就单单昨天?!

    洛君天朝唐暖央看去,他们什么时候说过那样话?!

    蒋瑾璃因为唐暖央一番话,眼眼珠不由颤抖了几下,虽然是极了,可那稍纵即逝心虚,还是被紧迫盯着她唐暖央给发现了。

    果然,这所谓被黑出租绑架,殴打,下毒这些,全是她用来博同情戏码。

    “谢谢你们了,能找到凶手是再好不过”蒋瑾璃脸上露出感激笑容。

    “一定可以找到,到时一定要问问看,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拷问清楚后,我会告诉你”唐暖央对她笑温柔而和善。

    她敢打赌,现自己脸上表情,跟一尊弥勒佛似。

    蒋瑾璃光冲她柔柔笑,也不说话。

    两个女孩就这么相视,默默而笑着,此处无声胜有声,她们就像是一对用内力绝世武林高手,用笑容就能产生刀光剑影,打个你死我活。

    洛君天跟亚兰瑟分别都感受到了那浓烈杀气。

    女人要狠起来,比男人要厉害多了,特别是情敌。

    “学姐,君天说了,让我陪他一起照顾你,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你到康复出院为止”唐暖央微笑说道。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也是有恶毒潜能,用四叔话说,生活再恶劣,也要去适应。

    用善良去感染什么,她才不会蠢这么做。

    她有这一剂极品鹤顶红果然有效,蒋瑾璃脸色顿时无法掩盖透出死灰色。

    “学姐,你不用太感动,要吃个苹果么”唐暖央站起来,从桌上把洛君天喂过苹果轻轻扔进垃圾桶,然后又拿起一颗苹果,一把水果刀,削起了皮。

    蒋瑾璃用饱含怨念眼神看着洛君天。

    “君天,你还是帮帮暖央吧,我看她削并不是很熟练,小心割到手”亚兰瑟那里轻飘飘说了一句。

    他看这个上气场,让刀子任何一个女人手上,那都是极不安全,躺床上那位可能会跳起来抢下站那里那位手里刀,然后站着那位顺手就刺了过去,还有一种可能,躺床上会跳起来去刺他可爱表弟。

    于是一场病发情杀案就此诞生,关键是喷出来血会弄脏他衣服,而且他也不喜欢报纸上写着,案件发生时,亚兰瑟伯爵旁观看!

    洛君天立刻领会他意思,走到唐暖央身边“我来吧!”

    “不用,我怕血,学姐也怕,所以我不会割到手,你放心好了”唐暖央一语双关,这里每个人都懂。

    “那好吧,你小心点”洛君天走开,又被躺床上,对他释放怨念光波蒋瑾璃“你好好躺着,别那么费眼神”。

    蒋瑾璃为怨恨抿了抿唇,脑筋一转,说道“君天,我要上厕所,抱我去!”

    亚兰瑟翘着腿都惊了下来。

    唐暖央刀子一歪,尖利刀锋割入果肉里面。

    洛君天尴尬站那里,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如果可以,他想逃走,无论哪里,逃窗都行,管这是4层。

    气氛无比诡异,滴水露下来就能发出一声清脆叮咚声。

    现哪怕门口突然冲进一只草泥马来,都会被这诡异气氛给吓抱着屁股往回跑。

    “啊哈——”亚兰瑟拍了一下手,站起来“我想起来我要去陪女王喝茶,我先走了!”

    “亲爱表哥——”洛君天叫住这个打算落跑跛脚。

    华丽丽亚兰瑟转过头来“亲爱表弟,你知道放女王鸽子,我可是要被处以绞刑,给条生路吧——”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