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意想不到的事情!

君天与暖央——意想不到的事情!

    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意想不到事情!来自    吃过了晚饭,时间还早,洛君天跟洛云帆客厅里看电视,唐暖央把碗筷收进厨房。

    她洗碗时候,她想到了一个棘手问题。

    那就是今天晚上该怎么睡,洛云帆一再坚持说要到这里来住,她也稀里糊涂答应了他,可她忘记了这里就一张床,如果说她跟洛君天睡床,让洛云帆睡楼下沙发,经过刚才那一闹,这事多尴尬啊。

    左思右想了半天,勉强让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她洗好了之后出去,坐到中间小沙发上,位置也正好处于他们中间轹。

    “那个,,,,别墅力就一张床”她踌躇开口“今天晚上,你们两人睡楼上,我睡沙发好了”。

    洛云帆没说话,既不说好,也没说不好。

    洛君天睁大着双眼跳了起来,直接反对“你开玩笑吧,我坚决不同意,那是我们床,现让第三个人睡进来算怎么回事,四叔要住这里,他应该也不会嫌弃睡沙发”醣。

    “什么叫第三个睡进来,我又不会跟你们一起睡,我是考虑到你们两人又高又大,睡沙发不舒服,洛君天你就别意见那么多了好不好”。

    “反正我不睡沙发,加没兴趣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唐暖央一下子语塞了。

    她好不容易想出好办法,又给他搅了,真烦,她宁可自已消失掉好了。

    “君天我跟你睡沙发,让暖央一个人睡床吧”洛云帆那边开口。

    “哈,我为什么放着好好床不睡,来睡沙发”洛君天像是听了天大笑话一般,讥笑开来。

    “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我们一起睡床,要么我们一起睡沙发”洛云帆无视他讥笑。

    “四叔,你不要弄错了,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好像没有权利来安排吧,我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睡沙发,要么去住酒店”。

    唐暖央眼见着这么下去非打起来不可,她想了想,急中生智说道“我已经决定今天要睡沙发了,你们要怎么睡,自已安排吧!”

    洛君天眼睛刷一下看向她“你铁了心是吧!”

    “不然呢,你要继续这个问题上面弄个至死方休么”唐暖央板起脸来,对于他每件事情上都这么不依不饶性格,她是深有体会。

    与其跟他来软,不如跟他硬磕。

    洛云帆不动声色。

    洛君天像只眯着眼睛,冲着小白兔不断打转猎豹,想要用气势吓退她,只要她目光露出一丝怯意,他就制服她。

    唐暖央倔强绷着,不敢松一下。

    终于,洛君天气息先松动了“你去楼上睡,我跟四叔睡沙发好了,我们床,我实不想被第三者碰到,这不吉利”。

    唐暖央心里慢慢放松了“那也好,就这么决定吧,我上去给你们拿被子”。

    她站起来,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那关于洗澡?你们要一起洗么”

    “我浴缸认人,对于陌生人,它是绝对不能接受”洛君天飞说道。

    “我对泡澡兴趣不大,淋浴就好!”洛云帆笑容可掬。

    “那正好,你们一个泡,一个洗,你们先上去吧,我这里等你们洗好再上去拿被子”唐暖央又坐回位置上。

    洛君天懒洋洋站起来,洛云帆也站起来,两人一同往上走。

    这个别墅只有一个卫生间跟浴室,弄不好话,大家会很尴尬。

    楼上。

    洛君天拿出了一条黑色睡袍扔给洛云帆“穿完了,给我直接扔到垃圾桶”。

    洛云帆接过衣服,打量着这没有丝毫隔断大空间,看过那张大床,那大大浴缸,还有马桶,洗脸台等一切毫无**空间,黑眸变越来越沉了。

    像是看出他心中现所想,洛君天过去搭住他肩膀,靠向他耳旁,轻声说“每天晚上,暖央先躺床上看我雄壮裸~体,等我洗完了,就算我躺床上欣赏她身体,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一起洗,你有没有觉得她看起来漂亮了,那是因为我晚都帮她进行洗礼自古这阴阳调合是女人好保养品”。

    洛云帆握紧了拳头,沉黑如谭眸中充满了黑气,那黑色气体,一丝一丝从眼眸中弥漫出来,将他笼罩,比死神可怖。

    洛君天对他笑迷人,得意洋洋,像是一个站城楼嘲笑着城下手下败将。

    “恨么——”他贴他耳朵贴进,悠悠吐息“想想办法看怎么来打败我啊,洛云帆,有我一天,我就会把你踩死死,你妈那不要脸狐狸精欠下孽债,就由你来慢慢偿还吧,我会让你辈子想要却得不到,让你永远活痛苦当中,选择留洛家真是一个不明智人生”。

    洛云帆心里恨可以杀人,但他后也只是隐忍着松开掌心。

    如果他这样就能刺激到他话,那他早已死过不下一万次了。

    想要得到又他眼前生生剥离摧毁感受,他不是第一次体会,可他没有办法去改变,用他全力后还是一场空。

    他拿下他手,动作是温柔,没有半点火气“我去淋浴房洗澡,今天要用你毛巾了!”

    他笑,云淡风轻过去。

    洛君天鄙夷注视着他背影,老狐狸,还真能忍!

    深夜。

    唐暖央睡楼上,洛君天跟洛云帆洛楼下沙发上。

    三人都失眠了,静静夜,他们各有各心烦。

    第二天

    洛君天跟唐暖央去上学,洛云帆留别墅,关于过年回去事,还是晚上再说吧。

    学校里。

    上午第二节课,唐暖央接到洛君天电~话,说是晚上到外面吃饭。

    “那也好啊,省我煮了,我打电~话给四叔,通知他一声吧”。

    “不要,哦,我意思是说,还是我打给他吧,这个事交由我来做”洛君天赶忙阻止。

    开什么玩笑,他之所以到外面吃饭也是因为不想看到那烦人家伙。

    “你打是吧,好,那就你打吧”唐暖央欣然同意。

    挂了电~话,她勾唇笑笑,他会打电~话才怪,算了,还是跟四叔说一声,他们晚上有事,让他自已家煮着吃吧。哎,他们两个碰到一起,就等于是火碰到了水,她也不勉强他们呆一起吃饭。

    第二堂课结束后,正好是午餐时间,她几个同学簇拥下,一起来去学校中式餐厅吃饭,走洁净校园里,到处可以看到三五成群同学说说笑笑她们身边经过。

    唐暖央拨了电~话给洛云帆,边走边说“四叔,晚上学校有活动,我跟洛君天会晚一点回来,你自已——”

    正轻说着,突然从前方走来人把她魂魄一下子给吸了过去,脸色大变,,,,

    “暖央——,你还么?”

    “,,我——”唐暖央眼睛盯着那个人,嘴上仓皇回答。

    “你声音怪怪”洛云帆细心察觉到她前后改变。

    “有,有么——”唐暖央嘴上敷衍着,睛前死死盯着向她越走越近女生,她宁可见到七窍流血恶鬼,也不要见到她。

    那人不是别人,正唐暖央视为死敌蒋瑾璃。

    她为什么会出现这所学校?

    她又准备卷土重来了么?

    都说女人直觉是很可怕预感,好比每次唐暖央见到她,都觉得是一场灾难降临,这种预感也日后得到了一一验证。

    蒋瑾璃跟一个男生走一起,有说有笑,不知是真没有看到唐暖央还是假装没有看到。

    她们擦肩而过,她头也没有扭一下,继续跟那男生有说有笑。

    唐暖央放慢步子走着,回过头去看她,表情严峻,如临大敌!

    “暖央——”

    “暖央——”

    电~话那一头洛云帆跟身边同学同时叫了唐暖央。

    她恍惚集中了涣散到别处思维,她向同学们道歉,又向洛云帆道歉“对不起,突然就头晕了,对了,晚上我们不来吃了,你自已家煮吧”。

    “哦,没关系,我自已会解决”洛云帆语气中隐约间失落了。

    “那我挂了”。

    “嗯!头晕话,就教室里多休息吧”。

    “现好一点了,再见!”

    放下手机,唐暖央放到口袋里,边走还是忍不住向后看。

    当她再次转过头时,她背后那颗脑袋转了过来,美丽无暇脸颊上,一抹冷笑如昙花般嘴边速绽开,消失无踪。

    一下午,唐暖央都是心神不宁。

    她冒着被没收手机危险,忍不住给洛君天发了一条讯息:今天晚餐照常吧!

    她是想,如果他见到蒋瑾璃了,弄不好又要被她设计给骗走了,那么晚餐也会取消。

    信息发过去了,过了1分钟信息回过来了,迫不及待打开来看。

    突然间,手上一空,信息上那些字眼眼前晃过,还没有看清上面字,就被老师抢了去。

    “唐暖央同学,从上课到现,你就一直做别事,你之前可不是这样,手机我没收了,放学后来老师办公室拿”。

    戴着眼镜女老师,说完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唐暖央眼睁睁看着手机被拿走,但又没有胆子去大声要回来,只能干着急切。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她背了书急忙去老师那里拿出了手机,还听了半个小时思想教育。

    走出老师办公室,她翻开手机,洛君天三条简讯都传来了。

    第一条是:当然啊!你不会说你不要去吧!

    第二条是:人呢,我等你好久了!

    第三条是:你绑架了还是晕过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唐暖央嘴角勾起笑意,拿起手机回了一条“来了,来了!”

    看样子,他并没有遇上蒋瑾璃。

    她一路狂奔来到停车场,看到洛君天正不耐烦看着手表。

    “你手机刚才被打劫了?”他一见她就吼。

    “是啊,打劫了,老师劫走”她没好气说,坐上车子。

    洛君天转身坐进来,发动车子,往外开去。

    开出了学校,唐暖央侧过头去,细细看他脸,见能不能发现一点他见过蒋瑾璃蛛丝马迹。

    “干嘛这么看我?”洛君天眼睛虽然没看到,可能感觉到她灼热眼神一直盯着他。

    “今天下午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唐暖央试探着问。

    “怎么个特别法?我们班上有个女同学然是拉拉,这算不算是很特别事?”

    “除了这个没有别了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洛君天是个精明人,从她说第一句开始,他就知道内容不会单纯。

    唐暖央深呼吸,又吐出,双手放腿上,搓了搓,转移话题“我们去吃什么”。

    “我一早就订好法国料理了?”洛君天回答。

    “法国料理啊,肯定很好吃”她笑笑说道。

    “你有心事吧,说来听听”洛君天看了她一眼,问。

    “哪有什么心事,今天我们体育课上,丝佩摔倒了,露出了丁~字裤,大家都笑了,所以想问问你看有什么趣闻”唐暖央找了理由瞒过去,她才不会傻把看到蒋瑾璃事告诉他。

    那是他们一起埋藏掉名字,就比直他们之前也一起埋藏了安斯耀,这些他们过去爱过人,都已经成了过去式了,可能不去提起。

    洛君天满是狐疑又瞟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

    到了法国餐厅,他们挽着手一起走进去。

    唐暖央环顾了一圈,这力装潢可真是漂亮。

    服务生带领下,他们坐二楼一间幽静又豪华房间里,一边还可以欣赏美丽夜景,正好可以看到伦敦眼。

    菜一道道上来了。

    唐暖央也不客气放开肚子吃了,浪费粮食是件可耻事。

    “叮铃铃——”

    “你吃吧,我接下电~话”洛君天对唐暖央说着,拿起了手机。

    放嘴里咀嚼泥螺速度放慢了,她紧紧盯着洛君天电~话,就跟盯着定时炸弹那么紧张。

    “喂,我跟我老婆吃饭啊,是啊,已经合好了,你要过来话就过来吧”洛君天那里说说笑笑。

    等他挂了电~话,唐暖央立刻问“谁啊!”

    “毕维特,上次企图调戏你,之后被我修理了,那小子其实人还不错”。

    “不错?我看是臭味相投吧,他说要过来吃饭么”

    “是啊,他说交了女朋友,正约着要跟他去唱K,老婆我们也去吧,你去话,我总不能乱来吧”。

    唐暖央一阵反感,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她同意了“唱歌好啊,去唱吧!”

    她继续吃东西,心思也放宽了。

    1分钟,毕维特带着他女朋友来到。

    当一身粉蔷色洋装蒋瑾璃笑着跟毕维特一起走进房间时,洛君天跟唐暖央头顶同时响起一道惊雷!

    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意想不到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