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还是去了,心计!

君天与暖央——还是去了,心计!

    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还是去了,心计!来自    手机还响个不停!

    洛君天缓下步子,烦躁转过头过“我去外面接个电~话,你发什么疯!”

    “谁电~话,你不能当着我跟四叔面接,非要到外面去接,洛君天你知不知道,你额头上正贴着心虚两个字”唐暖央情绪很激动,说话时候,胸前不断起伏。麺魗芈浪

    她知道是她,一定是她。

    “我有什么可心虚,唐暖央你不要没事找事,你现样子真是让人讨厌,一惊一乍像个疯婆子”洛君天握紧了手上手机,心里紧张同时,再加上手心那一阵阵震动,又似催促他赶紧接轺。

    这种双重挤压下,他火气是旺盛。

    唐暖央冲上前,向他摊开手,目光坚定说道“如果你心里没有鬼,就把手机给我,让我来接这个电~话!”

    “你别发神经了好么哎”

    “给我——”

    洛君天僵持着不想给,唐暖央就一直目光尖锐盯着他,手摊他面前不收下去。

    他们这样互不相当对视。

    坐沙发上洛云帆,此刻也不出声去劝,他有兴趣知道洛君天这通来电,是谁打来。

    手机坚持响了几分钟之后,也归于平静了。

    “大家都不用接了!”洛君天把手机揣进口袋中,语气淡漠。

    唐暖央沉冷着气息瞅着他“这通电~话是谁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她说完,也不愿再跟他多争这个口舌,往楼上走。

    洛君天站原地,语塞没有吭气。

    “是谁打来?”洛云帆随口一问,他心知洛君天绝不会告诉他,他就想看看他反应。

    洛君天瞥了他一眼,脸黑沉沉说“管你屁事!”

    “哦,明白了,是女人!”洛云帆转回头,自言自语点点头。

    洛君天正想骂过去,口袋里手机又传来了一阵音乐声,他忙捂着口袋,朝着楼梯方向下意识看了一眼,脚步往门外走去。

    洛云帆追随着他出去背影,目光深邃了。

    那女人是谁?!

    为什么会让君天跟暖央同时都这么紧张,如临大敌?!

    大门外。

    洛君天走到院子一角,翻出手机,接了起来“你怎么样?刚才一声不响走了,你没什事吧,是不是毕维特又来为难你了?”

    没错,刚才电~话里面响,他看到屏幕上显示是瑾璃名字,他就担心她是不是又遇到麻烦了,看毕维特跟他们分开时候,一个劲打电~话,他怕他又去找她,这大晚上,这男人要兽性大发起来,可都挡不住。

    他想接起来,可又怕当唐暖央面接了,她会吃醋,所以他就想到外面来接,谁知道唐暖央这么精明呢。

    “我,,,,”那一头蒋瑾璃吞吞吐吐。

    “你什么话你管说,朋友一场,有困难我会帮你”。

    “君天,对不起,我实不想麻烦你,可是,,,我这里就只认识你而已,我人这会正躲浴室里,毕维特他外面,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

    “他说今晚要留下来过夜,我怎么撵都撵不走,我好害怕,我不想进展那么”。

    “你傻啊,你怎么能让他进来呢”。

    “他知道我住哪里,而且他说只是想进来跟我道个谦,所以我说,,,,”

    洛君天揉了揉太旭穴,蹙着眉头,抬起头往楼上看去,内心陷入了矛盾之中,他到底该不该去?

    去,楼上那丫头跟他没玩!

    不去,他就放任着瑾璃羊入虎口?!

    “咚咚——,我马上出来了,再等一会”。

    “那你点哦宝贝,我外面等你”。

    电~话那一头对方清晰传入洛君天耳朵里。

    “君天,呜,,,我该怎么办,要不我跳窗逃走吧,可我这里是16楼,你说我能爬下去嘛”蒋瑾璃慌张语无伦次。

    洛君天听一阵心惊肉跳“别,别,你千万别做这么危险事,呆浴室里别动,我过来,你把你地址告诉我”。

    “你要过来?!这不好吧,太晚了,暖央一定会生气,说我是故意,我知道今天自已出现,已经让你们很不开心,以为是我设计阴谋诡计,你不是不要来了,免得给你们造成不必要麻烦”蒋瑾璃语调弱弱拒绝。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为别人操心,这事你不用管了,后果我一个人来承担,地址发给我”洛君天很干脆说道。

    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真怕女人不成,笑话,他就是去,就是跟唐暖央直说了,她又能怎么样,他又不是去偷情,他是去帮朋友。

    “这,,,好吧,君天,我谢谢你!你对我还是这么好,呜,,,”

    “傻丫头,我们还是好朋友嘛,不要哭了”。

    他轻声安慰她,心里充满了一种怜惜。

    挂了电~话,洛君天径直走到车边,跟唐暖央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离开了。

    站窗前,从刚才就一直看着他从出来,到接电~话唐暖央,此刻仿佛置身于地窖中那么寒冷。

    他走了,,,

    三个字,像三颗投掷出去水雷,一颗接着一颗,悄然无息沉入水底,沉到冰冷,麻木一个地方。

    她感觉自已已经完全动弹不了了,万千心痛麻木苏醒那一刹,汹涌袭来,如破军一般,势不可挡毁灭她**跟灵魂。

    车子渐行渐远,后小红点也消失无终了,她心也终于掉落悬崖,与那支离破碎灵魂一起摔血肉模糊。

    时间静化成冰滴,,,

    楼下,洛云帆轻步走上来。

    他站唐暖央背后,双手搭她肩上。

    唐暖央把头用力抬起来,望着天空,扯着难看到极点笑容“外国月亮好像真比较圆呢”。

    “哪有!我觉得还是我们中国比较漂亮”洛云帆轻轻说着,声音柔像敷伤口上止疼药。

    “呵呵,,,是啊,你看,我才几天就崇洋媚外了,四叔,我们回去吧,他要不想回去,就让他留这吧,我们明天早上就动身吧,不,现也还早,应该能买到机票吧,我们现就回去吧”唐暖央负气说道。

    一而再,再而三因为蒋瑾璃出现,他们吵架,闹你死我活。她真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呆这里,她想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

    “现就走”洛云帆看看手表“已经九点多了”。

    “九点多有什么,想要走人什么也拦不住”唐暖央像是说自已事,又好像说别人。

    洛云帆凝望着她侧脸“不管你要去哪里,不管你想什么时候走,我都会带你去”。

    天空唐暖央眼中变像一团漩涡,她闭上双睛,想要就此倒下去。

    *******

    洛君天拿着蒋瑾璃告诉他地址,驱车赶到她所距离艺术学校不远公寓。

    他直接上了16楼,单手叉腰喘着气,按响了门铃。

    过了一会,有人来开门了。

    “君天,你怎会来?”毕维特看到外面洛君天站门外,惊讶极了。

    “那你呢,这么晚了不回家,赖这里干嘛,我不是跟你说过,瑾璃是我从小一起长大好朋友,她没有答应跟你做那种事情之前,你不能勉强她么,刚才她已经吓哭一次了”洛君天劈头盖脸教训道。

    门内毕维特一脸莫明其妙“嗨,伙计,你误会我了,是她打电~话让我来过,不信你——”

    “住口,除非她脑子进水了,会让你这个刚刚轻薄她色狼过来,这种谎言你也敢乱说”洛君天打断他话,他压根就不信。

    “什么乱说,不信你呆会问她啊,我说你干嘛这么严肃啊”毕维特嬉皮笑脸说道。

    洛君天还是一脸严肃,把他从门中拽出来,推进电梯里“时间不早了,回家去吧你,真心喜欢她,就要好好追求,若是抱着玩玩就算,我可不会饶你”。

    “喂,喂,她都没赶我走,你干嘛敢我走啊”毕维特自然不甘心走。

    “因为我是她朋友”洛君天把他推进电梯里。

    “我看你像她妈——”门关上一刹那,毕维特里面喊出来。

    他靠电梯门上,不明白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刻,这君天就会来?而且,真明明就是瑾璃让他过来,不然他怎会知道她家哪里,而君天则是一副完全不信他样子。

    他有这么不可信么,真是奇怪。

    洛君天折回公寓,走进里面,也没空看周围环境,找到卧房所。

    “瑾璃你里面么”他喊。

    没有人应。

    他边往里面走边喊“毕维特已经被我赶走了,你出来吧”。

    浴室门开了,穿着白色睡衣蒋瑾璃怯弱从里面出来,恐惧张望了一下客厅,见已空无一人,她拍了拍胸口“真走了!”

    “以后不要随便给人开门,一个女孩子国外留学,要保护自已”洛君天见她脸色这么差,心里很是怜惜她。

    “是我自已还过不了那一关,接受不了别人,不怪毕维特,他其实是个很不错人,健谈,风趣,也很绅士”蒋瑾璃温柔笑笑,染回黑色长发跟白色睡裙,让她看起来无比乖巧清纯。

    她看着他,眼神如白莲般无暇。

    男人看了无人动心。

    洛君天想到他们曾经也有乐日子,想到她坐大树下画画样子,那是他第一次为她绑头发,她那时也跟现一样美,他们还是有很多回忆,莫明,心里还是会感慨,他们就这样子分手了。

    他收回思绪,移开视线往外走,坐到一张椅子上“你决定要跟毕维特好好交往嘛”。

    蒋瑾璃他身边不远不近坐下来“是啊!既然已经答应了他,就该认真好好交往看看,你知道,我对爱情很认真”。

    “你爱他?”洛君天听她说这么真诚,似是真打算忘记他,跟他朋友一起样子,心里又不禁觉得不适。

    “才认识没几天,说爱会不会太早了,不过未来就不一定了”蒋瑾璃扭过夈,对他笑一脸纯真幸福“是你说啊,让我找一个好男人,我可是实行你让我做事哟”。

    后一句话,她半真半假说道。

    洛君天回视她,不知该笑还是该怎样,这个曾经把他当成天,赶不走,死死粘着他,要死要活说爱她前女友,用这样笑容对他说,她找到了比他好男人,而且那人还是毕维特。

    他可不觉得毕维特比他好,事实上他觉得自已比任何男人都要优秀!

    这事还真是堵心,他舔舔唇,不是很自然说“好吧,既然是你喜欢,那我也不便评价多,祝你幸福!”

    “谢谢你祝福我,想想之前我真是太傻了,这世界真还是有很多选择,一开始还挺烦毕维特,不过他一直送花,又送礼物,我也慢慢觉得他人还不错,就是没有想到会是你朋友”蒋瑾璃像是没有听到洛君天语气中不悦,继续秀幸福。

    洛君天已经极度郁闷,可他又不能表达自已不。

    是他不要她,也是他让她去找幸福?可为什么这会心里又有这种闹心感觉呢,难不成他其实是还喜欢她,又或许唐暖央是一时鲜,瑾璃才是他心里真正喜欢?

    他真混乱了!但非常不想她跟毕维特一起心情,也是千真万确。

    “对了,我给你看点东西,上个月收拾行李时看到”蒋瑾璃站起来,走进屋里拿出一本相册,又坐到洛君天身边,翻开来“你看,这是我们年初时候瑞士拍,你记不记得,那天雪真好大,我们跟明臣被困山顶下不来了,晚上我们雪上生起了火,好有趣哦”。

    洛君天浏览着照片,回想起当时情景,脸上自然有了笑意,指着其中一张笑“这张,你把鼻子摔红了,当时你死都不肯让我拍,一个劲说好丑好丑,不过其实真挺可爱”。

    “哪里可爱了,我到现还是觉得丑起了,你坏了,总是抓拍人家狼狈时候”蒋瑾璃娇嗔锤了他一下。

    “不觉得这样很有喜感嘛”洛君天心情越发轻松,跟她重温着那个时光。

    两人聊很开心,蒋瑾璃跟他越靠越近,她身上可爱与温柔也让洛君天似乎又找回喜欢她感觉。

    她目光不由变深情,情难自禁慢慢靠近他唇,他没有动,似乎并不反对。

    她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啊——”吻了之后,她才如梦初醒般让开,跟他保持距离“对不对,君天,我,,,,我,,,一时间晕了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不要紧!”洛君天丝毫不生气,反而觉得有点小小得意。

    看,什么比她好男人,她还是喜欢他啊。

    他不知道这是普遍男人一种攀比,特别面对旧情人跟男友时候,男人究竟是因为还喜欢而心里不舒服,还是因为过于骄傲而不舒服,这其间界定是很难。

    “呃,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暖央该担心了,我们现好还是保持距离好,我不想毕维特误会”蒋瑾璃红着脸说完,跑进卧房。

    洛君天好心情顿时消失,听她口气,她还后悔刚才吻了他?

    带着这种坏心情离开公寓回到别墅,他下车,看到屋里静静,似是一个人也没有。

    〖

    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还是去了,心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