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痛心的实话,洛宁香的小小心思!

君天与暖央——痛心的实话,洛宁香的小小心思!

    唐暖央听到是洛君天回来了,心里禁不住开心了一下,他能这么赶回来,证明他还是意她。

    见爷爷都站起来了,她也放下筷子跟他一同出去。

    外面天色已经昏暗,一群人站门口翘首着远处舱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人。

    洛君天是先走下来,隔着灰色天空,唐暖央注视着这张她想了好几个晚上脸,心阵阵悸动。

    可是随后他转身面对舱门,把手伸了过去,从里面又接下了一个人来轹。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不想看到蒋瑾璃,她身上穿着她衣服,这么说来,她已去过英国别墅了。

    唐暖央脸上笑容彻底凝结了,她深受打击向后退了一步,那种被击中感觉,就像远来射来了一把箭,命中了她心脏,锐利穿透。

    洛远山表情变凝重箝。

    其他人脸上,也各有各表情,或是惊讶,或是低笑,或是与已无关淡然。

    他牵着她走下来,一起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唐暖央悄悄向后退,回到屋里,一口气跑回了房间。

    坐地上,她无法呼吸似用里捂着胸口,眼泪疯了一般往下掉,怎么忍也忍不了。

    她以为他是为了向她解释,特意从英国追来,谁曾想,他是跟蒋瑾璃一起回来,他是打算跟她重修旧好,来向她摊牌是么,呵,四叔说真是没错,他对蒋瑾璃根本就是旧情难忘,现她成了第三者了。

    楼下。

    洛君天跟蒋瑾璃站大门口进不去,老爷子不动,谁敢动。

    “爷爷”洛君天不紧不慢叫了一声,没有怯意,但也不敢造次。

    “爷爷——”蒋瑾璃乖巧叫道,老爷子眼神,让她不由退缩。

    洛远山上前,抬起手来,往洛君天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混帐——,还不把你手放开,你这般举动,以后让蒋家小姐怎么去嫁人,你自已也是有婚约人,你无所谓,可人家是女孩子,你以后要娶人不是她,就不要牵扯,约束自已,也是尊重自已”。

    这番指桑骂槐,含沙射影,但凡是个聪明人,都听懂。

    “爷爷,你何必说这么难听——”洛君天冲着老爷子喊。

    蒋瑾璃脸已是一阵红一阵白,难堪巴不得挖个地洞钻了。

    “阿忠,你亲自把蒋家小姐给我送回去,顺便转告蒋老爷子,让他好好管教自已孙女,送客——”

    老爷子铿锵有力说完,背身走进屋。

    其他人也都呼啦啦跟着进屋,没有敢吭声。

    蒋瑾璃委屈直掉眼泪,目光恨恨望着老爷子背影。

    洛君天于心不忍“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少爷,你还是进屋吧,趁老爷没发大火之前,蒋小姐我会送”管家旁刻板说道,语气中有传达洛远山命令意思。

    “我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洛君天霸气斜视。

    “少爷,暖央小姐刚刚哭着上楼了,她好像误会你了,哭很伤心,你若再不去看看她话,估计——”

    管家话还没有说完,洛君天就撇下蒋瑾璃跑进了屋。

    “君天——”蒋瑾璃可怜巴巴叫他。

    洛君天回过头,急急忙忙说道“让阿忠叔先送你回去吧,有事改明再说”。

    说完,他急步往楼上跑。

    管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我从来没见过,少爷这么慌张样子呢,这或许就是你们年轻人说爱情,是不是”他向脸色难看蒋瑾璃看去,而后,恭敬摆了一下手“请吧,蒋小姐!”

    蒋瑾璃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像被人拿被子蒙住了口鼻似,涨美丽脸都微微变了形。

    ******

    洛君天来到她房间外,握住门把,转动,门没有锁。

    他心落地了,将门轻轻推开,进去。

    房间里很黑,什么也看不到。

    “丫头,我回来了——”他四下张望,伸手去按墙上灯。

    刺眼光线一下子闪亮了整个房间,唐暖央坐地上,头靠膝盖上,长长头发遮去了她脸,一直垂到地上。

    她看上去很软弱,很悲伤。

    洛君天莫明感到窒息,他小心翼翼蹲到她面前,伸出手去,靠近她,又犹豫,胆怯不敢落下。

    可能是因为自已也心虚,可能是忍受不了这沉闷了,他想了想把手收回,故作大声讲“喂,唐暖央,把头抬起来”。

    靠那里人儿一动也不动。

    洛君天不太自然咳了咳,又说道“你不会是哭吧?那你真该问问清楚再哭了,把头抬起来吧,你保持一个姿势不累么”。

    他见她还不抬起头来,干脆用手去掰她脑袋。

    唐暖央气愤甩开他手“我不问,也不想听,不想见到你”。

    她脸上泪痕捂干了,眼睛却还是通红通红,像兔子眼睛。

    “真不想见我么?可是我很想见你啊”洛君天靠过去一点,笑眯眯把脸凑近,哄她开心。

    可这一次,唐暖央不向以往那样容易买账,她绷紧着脸看着他,眼睛红像要滴血“想跟我说再见,想跟蒋瑾璃复合你就说吧,但是你如果觉得你可以做陈世美,那你就省省吧”。

    洛君天是个极没有耐心心,他很少会去讨好别人,事实上也不会讨好,一听她这样讲,立刻就失去了耐心“唐暖央,我也很烦好不好,就算我带着左右摇摆心,我不是仍旧你身边嘛,我不是已经回来,已经想法设法哄你了嘛,干嘛还是一副得理不饶样子呢?”

    “左右摇摆心?!”唐暖央冷了下来,太阳穴突突跳很,心却几乎停止了跳动一样缓慢。

    洛君天察觉到自已似乎说了不该说话,而沉默了。

    唐暖央抓了抓头发,舔着唇,一副无措模样“你意思是,重遇到蒋瑾璃,你又发觉供其实你对她还有感觉是么?”

    她静静,屏息看着他,神经已脆弱到了极致,一有风吹草动就能将之压垮。

    “是!”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再否认似乎又没有什么必要了“我不想她跟毕维特一起,我心里不舒服,所以我想有可能我还喜欢她,毕竟她以前就是我女朋友,我对她还有感情,正正常吧”。“所以那天你们度过了很温馨一夜,你又找回了以前感觉?!”唐暖央心滴滴答答往外滴血,她感觉不到痛了,只觉得自已要死了一般,脑中盘旋着绝望。

    她手臂撑着地面,不让自已倒下去。

    “想什么呢,我没有跟她过夜,唐暖央你不要总把瑾璃想那么不堪,事实上,她现觉得毕维特比我好,我想留,她都会把我轰出去”洛君天实话实说。

    他说什么,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绝望无力盖下眸子,任由泪水流淌过面无表情脸颊。

    原来厉害不是蒋瑾璃,是他还喜欢蒋瑾璃那颗心,她以为自已可以得到他全部,贪心做着白日梦。

    “你哭什么,不都说了没有过夜嘛”洛君天不知她此刻禁受是何剧烈痛苦。

    “洛君天,麻烦你出去,我想静一静”唐暖央把头重靠到膝盖上,用破碎声音哀求他。

    “唐暖央,你别这样半死不活样子”洛君天听心里郁燥。

    他感觉到她是真伤心了,其实他也知道是因为他刚才说对瑾璃还有感觉,但说都已经说了。

    “我很好,我只想安静自已呆一会,你出去吧,回英国也好,怎么都好,求求你了——”她声音闷闷发出来,像困深渊里,发出回声。

    洛君天十万火急赶回来,可如今非但没有解释清楚,反而加糟糕了。

    他还想开口,张张嘴,还是放弃了,起身走了出去。

    带门声轻轻响起,她知道他走了,一轮眼泪也流加汹涌。

    那些年她,不想哭,可真又很爱哭!

    ******

    洛君天跟唐暖央回到洛家已经有好几天了,倒也风平浪静,只是少了一些生气。

    一起吃饭,偶而也说话,但就是只有寥寥数语。

    全家上下都能感受到这种气氛。

    晚上,天下雪了,唐暖央去拉窗帘,看到洛君天开车出去。

    手不自觉握紧了窗帘,她不想去猜想他是去哪里,越猜只会越心伤。

    “咚咚,,,,嫂子,你么”房门外有人敲门。

    唐暖央收拾心情,走过去开门。

    洛宁香从门外偷偷摸摸闪进来,把门关上“嫂子,你明天有空么?”

    “有空,我现天天都家啊”唐暖央回答,不晓得这小妮子有什么事。

    她们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洛宁香就是什么都向着她哥哥。

    “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吧,诗菲嘴巴太大,诗涵心机太重,宛馨嘛嘴巴又太坏,我想来想去,嫂子你合适”洛宁香拉着唐暖央,笑眯眯说。

    “去什么地方要这么神秘?”唐暖央有种预感,这小妞去干,不会是好事。

    洛宁香把唐暖央拉到床边“嫂子,我看你嘴巴紧才跟你说,你可不能跟我哥说,还有任何人说哟,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她害羞说道。

    唐暖央笑笑,并不是特别吃惊“所以你明天要去见那个男生,让我陪你一起去么”。

    “要是我能见话,还要你陪干嘛,我是想让你帮我去他家,约他出来”洛宁香目光精亮。

    “什么”唐暖央吓了一跳“我又不认识他,我怎么约啊?”

    亏这小妮子想出来,她就知道这么热情找她,又一口一个嫂子,准没好事。

    “你就到他家,你就说是她同学,找他问问题,我打听过了,他住姐姐家,到时你照我指示做,好不好嘛,嫂子,你就帮帮我嘛”洛宁香挽着她,又是撒娇,又是恳求。

    唐暖央面露为难。

    洛宁香就一直磨,后来唐暖央也只好答应她了“好吧,好吧,只此一次哦!”

    “嫂子你真好!”洛宁香用力抱了她一下,开心露出了甜甜笑脸。

    唐暖詎看着犹如芭比娃娃般精美洛宁香,她可真是美,见过美丽女孩,但像宁香这样美,还是没有见过,她就像橱窗里比例精工细做娃娃,应该没有男生会不喜欢她吧。

    她们说好明天早上9点出发,避开所有人耳目,悄悄前去。

    ********

    隔天。

    唐暖央从房间出来,走到洛宁香房间前。

    正要敲门,洛君天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一边还有通电~话“好,那就那里见吧!”

    见到唐暖央,他挂掉了电~话。

    已经开始重见面约会了是么,唐暖央心里苦笑,真苦能渗出黄连汁来。

    “你——”洛君天试探性开口。

    唐暖央背过些身体,抬手敲了敲洛宁香门,阻断他搭话。

    洛宁香很就来开门了,打扮极美,她原本兴奋笑着,看到洛君天她有所收敛“哥,你也找嫂子去逛街啊——”。

    “他已经有约会了,我们走吧”唐暖央替他回答,表情平静,拉着洛宁香走了。

    有一种痛,由心而发,有一种伤,深入骨髓。

    她渐渐不想去面对,不想去体会。

    洛君天动了动嘴唇,什么约会,这丫头要一直这么自我虐待,自我幻想么。

    一想到她或许现心很痛,他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种痛楚,并且无比清晰。

    他不懂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痛症,为什么只有跟唐暖央才有,他真好困惑,或许她有什么巫术,他身上下蛊。

    唐暖央跟洛宁香离开别墅。

    她们来到路上,一辆红色计程车停路上。

    “嫂子,我们上车,别让人发现”洛宁香牵着唐暖央,小跑上前,打开车门,两人分别上了车。

    “师傅,麻烦到这个地址”洛宁香从包包里拿出地址,给了司机。

    一路上,洛宁香跟唐暖央说让她把那男生具体什么地方。

    “那男生叫什么名字”唐暖央问,这是关键。、

    “这个嘛,,,,,”洛宁香抓抓头发“我不知道,我就见过他两次啊,第二次我街上看到他,偷偷跟他到这里,可其他情况,我想打听,可每天被管死死,一直没发去打听”。

    “你连他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他跟姐姐住啊?”唐暖央要晕倒了。

    “因为我那天看到他跟一个小屁孩玩,那孩子叫他舅舅啊,后天走出一个很漂亮女人,那小屁孩叫妈妈了,那不就是那男生姐姐嘛”洛宁香很是得意说道。

    唐暖央听到哭了“所以说是偷窥,一不知道他名字,二,他不知道你存”。

    “他知道我,你说洛家洛宁香小姐,他一定有印象”。

    唐暖央这会真是懊悔死了,早知道就来了。

    计程车停一栋带着花园别墅前,院子里覆盖着雪,洛宁香把唐暖央推到门前,自已则是躲远了。

    硬着头皮,唐暖央按下了门铃。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