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解除婚约,合作,伊明臣要去找寻的人!

君天与暖央——解除婚约,合作,伊明臣要去找寻的人!

    她今天不怕死了,以洛君天脾气,她说了这样话,他不会轻饶她。

    可是又有什么大不了呢,已经痛成这样她,还有什么可去害怕,他骂或是打,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冰天雪地,对于什么都不怕人来说,都是空设。

    洛君天没有一掌劈下去或是先扭断她手腕,他难得目光沉静,他看着她,看着她因为负气而变搞笑又可怜脸“你这是我斗气么”。

    “我斗过你么”唐暖央吃吃笑,像是听到了冷笑话。

    “唐暖央你真以为我什么看不出么,女人爱耍手段,特别是像你这样飞上枝头,你一直担心我跟瑾璃往来会引发我们旧情复燃,所以你变处处谨慎,一点小小蛛丝马迹都不放过,我对你诚实坦露,我似乎对瑾璃还有感觉之后,你就危机感就强了,你用女人惯用手法,激将法来刺激我,不然怎会这么巧,你也会来看电影,并且我前面做出那么多亲热举动呢,你目就是要让我紧张你,天天只跟你一起,是不是”洛君天自以为是戳穿她,他愿意去这样想,而不是她跟安斯耀真什么轹。

    唐暖央不笑了,除了痛还是痛,无痛,别什么也没有。

    她拿下一直捂着眼睛手,垂放大腿上,窗外人群熙熙攘攘,她心安安静静停摆了。

    “洛君天,我们还是无缘比较好!”她开口,像看破红尘,大彻大悟了箫。

    “你说什么”洛君天心脏猛一击。

    “我说,我们还是没有缘分好,不知道来洛家干什么,也不知道去英国干什么,好好学不上,一直折腾,觉得好累也好烦,是麻雀飞上枝头也还是只小麻雀,摔下来弄不好会摔死,洛君天,我想放弃你了——”唐暖央水淡淡说着,没有掉眼泪,却用力抓住了自已胸口。

    一步步爱上他,就是她犯下大错误。

    “唐暖央,你开玩笑吧——”洛君天慌乱了。

    “我本来就是你洛君天一场玩笑,我以前真挺讨厌你,不过后来你也有带给我乐,洛君天,虽然不该有缘分,我还是感激你,让我人生第一次体会到那么多感受,很抱歉这几天对你总是那样说话,以后真不会了,找个合适日子,我会跟爷爷说,取消我们婚约,让我们都自由生长”唐暖央觉得这是他们唯一出路。

    由仇人变成爱人,又由爱人变成普通家人,后就会变成陌路人,灰姑娘其实也很舍不得王子,可是,勇敢灰姑娘实坚持不下去了。

    “呵——,这是女人心机第几式?唐暖央,不是我说你,除了拿取消婚约来吓唬人,你还会哪一出啊?”洛君天假装对她话毫不意,只有那害怕心,正说明他恐慌。

    “那真取消不就好了!”

    “你肯定以为我不同意才这么有把握说样话,女人不要总轻易跟丈夫说离婚,说多了,弄不好真会离”。

    “那就真离啊,长痛不如短痛”。

    “唐暖央你究竟痛哪门子啊,整天杞人忧天,好了,好了,今天事,大不了我不计较了,放你一马,总可以了吧”洛君天主动让步,这可是他大大让步了。

    不然今天她跟安斯耀那么亲亲热热,完全就是挑战他神经。

    “你不用放过我,同时,我也不会把你跟蒋瑾璃事看成一场好朋友之间联谊会,是你说男人跟女人没有单纯朋友,你对她还有感觉,就任其发展吧”唐暖央回绝他大度,放过,不计较,洛君天还是这个样子,永远觉得他是天,所有人都是他踩脚底下地。

    洛君天~怒意板过她“唐暖央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到底要闹哪样”。

    “分手,解除婚约”她说平静也坚决。

    “不可能——,因为只有我能甩人,别人不能甩我!”

    “这有何难,你甩了我吧,从今以后,你爱谁谁,跟我无点瓜葛”。

    洛君天被逼有点无话可说了,这丫头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不禁要怀疑,这里面是否有她想跟安斯耀重修旧好?

    他指着她“唐暖央,我警告你,再让我看到你嗖安斯耀一起,小心弄死他!”

    “你放心,我往后就算看到你跟蒋瑾璃一起没穿衣服躺床上,我也会祝福你们”他要这么说,她偏要跟他反着来。

    “真是他妈烦死了,你们女人能不能别这么烦”洛君天几天下来也受够了,对他冷嘲热讽,爱理不理了这么多天不说,自已跟安斯耀偷偷出来约会,给他带了绿帽,还一副她受了天大委屈模样。

    “烦我消失好了,那你就不用烦了”唐暖央伸手去拉车门。

    洛君天火大猛拽回她,力度过大,她摔他怀里。

    他钳制住企图逃跑她,气焰熏天盯着她眼睛“你这水性扬花,坏脾气丫头,看我怎么惩罚你”。

    低头,他强吻住她,热浪一般席卷。

    “唔,,,,,”她捶打他,用力咬下他舌头。

    “啊——”洛君天吃痛松开“唐暖央你真是想找死是不是”。

    “我不想跟你接吻,你让我觉得恶心想吐,去亲你还有感觉蒋瑾璃,何必我这里假惺惺浪费时间,从你那天晚上离开起,我就知道,你心里始终还是有她,我不想让自已过那么窝囊揪心了,我放了你,也请你放了我,咱们把事情简单整理好,反正你洛君天从未爱过我,你没什么损失”。

    洛君天眸光变深,变暗“唐暖央,我看你真正目是为了安斯耀吧”。

    “随便你说啊,刚才说是故意耍心机刺激你,现说是为了他,反正都是你说,你可以按照你看到去杜撰,去猜想,我无话可说”唐暖央向靠倒,双手环胸前,闭上眼睛,侧过一边。

    “你当然无话可说,你今天就等于是被人从被窝中抓奸出来一样,安静给我呆着,回家我们慢慢算帐”洛君天说完下车,绕到前面,坐进驾驶座,驱车离开。

    电影院里。

    洛宁香看安斯耀一直没回来,坐不住出去找他。

    而这个时候,安斯耀还跟蒋瑾璃第三放映室。

    他们坐空荡荡放映室,安斯耀情绪已经平复了。

    “你似乎是很爱她,但是靠硬抢你是抢不过君天,这方面策略,显然你还不懂”蒋瑾璃语气温柔婉约说道,很是镇定。

    安斯耀冷笑“所以你用谋略把洛君天抢走了么,看来你干不错,可你为什么不干脆点呢,利落让洛君天为了你甩了暖央?”

    “如果君天是这么简单人,我何苦费这么多周折,安斯耀,我们合作吧,有你加入,他们坚持不了多久,我了解君天,他个性冲动,傲气,哪能容得了自已未婚妻给他带绿帽啊,等他彻底厌恶了唐暖央,你跟我就可以轻而易举把他们拉回自已身边”蒋瑾璃转过头,微笑笑着他,向他伸出手“合作吧!”

    安斯耀冷扫了她一眼“没兴趣——”。

    他冷酷站起身,双手插裤袋里,向外走。

    蒋瑾璃霍然起身追上去,拦下他“安斯耀,唐暖央是属于你,难道你就甘心么”她拿出一张纸,把好号码写上面,塞到他手里“想好了,打电~话给我,不用急着扔掉,我虽不是你朋友,但也绝不会是你敌人,不要以为你比我清高,你跟我一样,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刚才是故意,没猜错话,你早就知道我跟君天坐后面,才故意演那一出吧,你不也一样把唐暖央当傻瓜耍嘛,心机男!”

    她说完,向他走去。

    安斯耀撕碎手里纸条,鄙夷扔地上,她说都没错,但要赢回暖央,他有自已方法!

    洛宁香满影院找他,她所那个放映厅也散场了,一大批往外涌。

    她到处搜寻着安斯耀身影,急匆匆之间,肩膀与穿黑色运动服大男生交错而过,衣角轻轻擦过,留下一道无形透明印记,灯光下,绽出火花,这仿佛是命运之神,为他们未来相遇作下记号。

    不过现,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一个忙着找白马王子,一个忙着去打工。

    “他去哪了?不可能无缘无故回去啊,天哪,该不会卫生间遇到色魔了吧”洛宁香突发其想,很是颖。

    她突然想起来,她有他电~话号码,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给他。

    声音从背后响起,她转身,看到站后面安斯耀。

    “你卫生间怎么去哪么久啊,电影都放完了,我担心死你了,以为遇到色魔了呢”洛宁香看到他,欢天喜地跑过去。

    安斯耀听一阵汗颜,他点了点她太阳穴“你思维还挺独特”。

    洛宁香小脸微沉“你该不会讽刺我笨吧!”

    “怎么会呢,你不知道有多聪明呢,对了,你嫂子呢?不是说买完东西就过来嘛,怎么也不见人啊?”安斯耀故意这么问。

    “这个嘛,,,,”洛宁香抓了抓头发“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可能她临时害怕了,又不敢看了吧”。

    “那也有可能,还有一件事,我刚才看到你哥拉着一个黑头发女孩走了,好像不是刚才跟他进去女孩子”。

    洛宁香面露惊慌“黑头发?不会是我嫂子吧,身上是不是穿着白色衣服?”

    “好像是!他们走很,我也没来得及细细看清楚”。

    “那就是了,哎,回家又得吵了,今天早上两人还阴阳怪气冷战,这会三人碰个正着,回家后又是一场风暴,瑾璃姐也是,这婚都订了,她还瞎搅和什么呀,算我哥倒霉”洛宁香唉声叹气。

    真是个好妹妹,安斯耀心里冷笑“你哥那么厉害,你就不要担心了!”

    “我当然不担心嫂子会把我哥怎么样,但是嫂子靠山是我爷爷呀,我哥虽厉害,但爷爷厉害,要是到爷爷面前去告状话,那我哥真是吃不完兜着走了”。

    “听起来好棘手样子,那你回去解救你哥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安斯耀似笑非笑转身离开。

    “喂——”洛宁香追上去“你这样就走了么,再去逛逛街吧”。

    “我劝你啊,赶紧回去好,弄不好现你嫂子已经说漏了嘴,把我们约会事告诉你哥了!”安斯耀脸上持着懒散笑意。

    他心情其实很低迷,亦是知道,唐暖央死也不会把洛宁香供出来,那个丫头把这一团乱麻,理很清楚。

    洛宁香心里忐忑了“嫂子应该不会出卖我吧”。

    “不是出卖,有时候吵架,会让人失去理智,你现赶去,一来可以劝架,二来也能防止你嫂子乱说话,你想想,要是你哥知道你跟我出来约会,把你嫂子也带了去,造成他跟旧情人约会被破坏,我想到时你身上可就背了两重罪名了,你再想出来,可也就难了”安斯耀帮她整理好思路,这绝不是恐吓。

    “那我还是先回去吧,安斯耀,我们还可以见面对吧,你什么时候再约我”洛宁香一百万个不甘心今天就这么结束。

    “等你下次打给我时候”安斯耀晃了晃手机,笑灿烂。

    洛宁香开心止不甜蜜微笑了“你意思是,同意跟我交往了!”

    “你说呢!”安斯耀留下一个让人所有少女都为之尖叫玄妙笑容,翩然离去。

    “yes——,太棒了!”洛宁香激动原地跳了起来。

    回到洛家洛君天跟唐暖央,像两个刚刚屠杀完杀手一般,浑身裹着阴气,杀气、

    他们一起向楼上走,到二楼时候,唐暖央脚步转向爷爷书房,今天他老人家没去公司。

    她刚迈出没两步,衣领就给拽了回去。

    “想去干嘛?”

    “跟你解除婚约!”

    他们一个问干脆,另一个回答是干脆。

    “就算爷爷同意,我不同意,那也白搭,你想解除婚约跟安斯耀双宿双栖,想美,上楼——”洛君天手法粗暴拖着她衣领上楼。

    踢开自已房间门,看到伊明臣正坐里面。

    看到他们这对夫妻这种架势,打趣道“哇,你们这是干什么,暖央眼睛怎么了?被熊猫传染了?”

    “你有什么事?”洛君天很是不耐烦问。

    “我想让你陪我去找个人?”伊明臣心事重重说道。

    “女人?”

    “废话,难不成会是男人”。

    “我现没空,要处理家事,改天再陪你去吧”洛君天看他满腹心事,花花公子会露出这种表情,证明事情对他很重要。

    唐暖央趁机挣开洛君天手,走到伊明臣身边“我陪你去吧,他没空,我有空,你要去找谁?”

    “我说出来,你可能也不认识,不过你陪我去话,冒充我妹妹,或许从君天好”伊明臣摸着下巴,说道。

    “你该不会把哪个女生肚子给睡大了,他家人找你过去谈判吧?”唐暖央狐疑猜想道。

    洛君天那边皱眉问“伊明臣,你要找那女生不会是韩语音吧!”

    “你要找韩语音?”唐暖央大为吃惊“我刚才就见过她啊”。

    伊明臣脸色一阵紧张“你哪里见,她人呢?”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