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无法穿越的地带,贪婪,我就是不喜欢你,危机!

君天与暖央——无法穿越的地带,贪婪,我就是不喜欢你,危机!

    “逃走了啊,不是,不是,正确来说,是匆匆忙忙跑开了”唐暖央见他那么紧张,她也跟着紧张了。

    “告诉我你哪见到她?另外,你确定是她么,你什么时候认识她?”伊明臣想想,觉得她说有点不靠谱样子。

    自已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人,让暖央这么轻易就碰到了?

    “我电影院看到她,当时她排队买票,我就站她后面,我能肯定,那就是韩语音学姐,虽说我跟她不熟,可那么美校花,看一眼就忘不掉了,不可能认错,我跟她招呼话还没说完,她就匆忙走掉了”。

    唐暖央把见到韩语音经过告诉伊明臣,也逐渐明白过来,为什么韩语音学姐看到她就跑了,原来是为了躲这只大禽兽轹!

    说起来跟韩学姐见面几次,她都是跟洛君天还有伊明臣一起,这一联想,就怪不得了。

    “你几点见到她?瞧见她往哪个方向走了?穿什么衣服?”伊明臣继续追问。

    “我不太记得了”唐暖央小心说道,伊明臣样子现太可怕了,活像要吃他似簌。

    洛君天过去“她就算记得,告诉你了也没有用,人早就走掉了,还等着你去抓嘛”。

    “话说,伊明臣你对韩学姐做过什么坏事?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她?”唐暖央现脑子里想到全都是限~制级,就好比看到枪,就会下意识联想到杀人道理是一样。

    “也不能说是坏事啦,只能说一切都是缘分,意外,造化弄人哪——”伊明臣夸张感慨,就是没好意思直接说出实情。

    唐暖央听玄乎“所以,你究竟对她做过什么?”

    洛君天替伊明臣回答“你想到坏事,他全都做了,为此还逼人家休了学,见到她都像躲瘟疫一样躲远远”。

    “我天,真是比禽兽不如”唐暖央用震惊跟鄙夷眼神看着他“韩语音学姐一看就是个冰清玉洁好女孩,伊明臣你怎么能那么干”。

    “喂喂,,,,小央央你这是什么眼神,别想歪,我没强~奸她,是她自愿”。

    “鬼才相信呢,她又不是那种不三不四女孩,你骗谁呢,再者她要是自愿干嘛一直躲你,还休了学,分明就是你欺负了人家,还一直缠着人家,太坏了你,我不会助纣为虐”。

    唐暖央正义凛然模样,看看洛君天,又看看伊明臣,真是臭味相投好朋友。

    洛君天从她表情中,瞧出她心声“唐暖央,他是他,我是我,不要一起来衡量,好么”。

    “我这次是去道歉,我是真心喜欢她”伊明臣辩解。

    “也是,你比他恶劣,伊明臣起码还知道良心过不去到人家家里去道歉,你呢,伤害别人还认为是理所当然,是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唐暖央表情认真,面容平静。

    “你不要把我们事情跟现明臣事情混一起说,你要是想跟我谈我们事,那就让明臣出去,你要是想帮他解决他跟韩语音事,我跟你事就先存档”洛君天不想有自已哥们面前跟她吵。

    伊明臣终于发觉自已来似乎不是时候“那要是我自已去吧,你们先处理你们事吧”他向外走。

    唐暖央拉过伊明臣“我没话跟他谈,你不是要去韩语音家嘛,我陪你去,我就冒充你妹妹好了”。

    “这——”伊明臣朝着洛君天看去,他可不敢贸然把人带走。

    “我也一起去吧,反正我也没事”洛君天脸上似阴似阳绽开一丝笑意。

    怎么看,这表情,这笑容,含义都好复杂。

    唐暖央别开头不说话,他去或不去她不想管,也不是他要回答问题。

    “行,行,你们都跟我一起去吧”伊明臣无可奈何似说道,他敢说不行么,哎,早知道他们这边战局如此激烈,他就不来了。

    三个人下楼。

    楼梯上,遇到洛云帆。

    “暖央你眼睛怎么了?”

    “不小心摔”唐暖央用手遮住眼睛,不好意思说。

    洛君天表情一阵不自然“要聊天回来再聊”。

    “四叔,我们有急事要出去,等下我跟你说”唐暖央笑笑说道。

    伊明臣对洛云帆招呼了一声,三人又匆忙往下赶。

    洛云帆看着唐暖央背影,心想,这伤不会是君天打吧?!!!

    他们三人前脚刚走,洛宁香就回来了。

    她一回来就往楼上跑,看到手里端着白开水洛云帆,她气喘扑过去“四叔,四叔,我问你,我哥跟嫂子回来了没有,他们是不是有楼上?有没有打起来?”

    还是先探探虚实比较好。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从外面回来,又是如何知道他们一起回家?”洛云帆目光深沉盯看洛宁香小脸。

    “呵呵,,,,这个,我——”洛宁香心虚笑,眼神飘忽。

    “嗯?”洛云帆眼神又逼紧了一分。

    “不知道啊,我,,,我上楼”洛宁香看情况不妙,赶紧溜。

    洛云帆拉回她“小丫头,你还是老实交代吧,跟四叔说,我保证严守秘密”。

    “哪有什么秘密啊,其实就是我跟嫂子去看电影,碰到我哥跟瑾璃姐事”为防安斯耀被四叔这精明家伙挖出来,洛宁香主动出卖了自已哥哥跟嫂子。

    “哦,是这样!”洛云帆松开她,目光投向门外,喝了一口水,眼中为深沉了。

    *******

    兰博基尼开到贫困小街区,立刻引来无数回头率。

    一个城市,总有活云端,也有贴着地面匍匐前进人,这里就是富丽反面潦倒。

    伊明臣按从韩语音朋友那里打听来地址,把车子停一栋看上去老旧公寓楼前。

    他们三人从车子里下来,站公寓入口。

    下午三点钟阳光从西南方向斜过来,照兰博基尼上,照破旧公寓上,也照他们脸上。

    灰灰水泥墙面,随处晾晒衣服被子,连内衣内~裤都那么堂而皇之暴露来来往往人群,不管男人,女人,孩子,都从下面钻过,仿佛是习以为常事。

    “什么鬼地方!”洛君天跟伊明臣同时惊悚呼叫起来。

    对这两位一出生就继承亿万家产,过着奢侈生活贵公子来说来,眼前景象,那叫一个大开眼界。

    “我敢保证这里不住鬼,住全是人类”唐暖央微笑讽刺他们。

    她讨厌他们拿有色眼睛,端着一副高高再上样子,鄙视那些比他们穷人,要是全世界家庭都跟他们一样富有,那这个世界该白天黑夜,无时无刻不金光灿灿了。

    “人类住这里,那还能叫人么”洛君天从口袋里抖出手帕,非常欠扁毒舌过后,用手帕盖住口鼻,表情艰难说“抱歉,我不能呼吸这里空气”……

    一群乌鸦飞过,歇斯底里喊,无语,无语,无语,,,,,

    唐暖央看到一些从他身边经过人,好奇为什么就没有杀掉他呢。

    伊明臣虽没有洛君天表现那么恶毒,不过表情同时像是刚吞了整瓶了敌敌畏样子。

    “美丽动人韩学姐不也住这里嘛,人家不活挺好嘛,你们男生追着她屁股后面欣赏时候,怎么就不觉得呼吸困难呢”唐暖央一副百思不得其解表情。

    以此来嘲讽这两个人看到美女就动心,看到美女生活低层就鄙视,让人无比寒心臭男生。

    谁不想一出生就是锦衣玉食,可这又不是自已能选择。

    洛君天拿下手帕,冲着唐暖央面无表情撇撇嘴。

    他转头去看伊明臣“你确定韩语音住这里?看她气质挺好,不像从这种地方出来”。

    “是这里没有错啊!”伊明臣从口袋里拿出纸条来,对着街道名称比对了一下“确实是这里!”

    “真是人不可貌相!”洛君天幽幽说道。

    他这句话,唐暖央愣是没有听出是褒义还是贬义。

    “那就去找找看吧,光杵这里,一直看人家内衣内~裤,不合适吧!”她对他们说道。

    进去?!

    洛君天跟伊明臣盯着那些进去就必须穿越悬挂物,以他们身高,说不定会碰到某个中年妇女内衣,甚至会是内~裤适合,他们犹豫了。

    “你们该不会没有胆子进去吧?”唐暖央瞧出他们心思来。

    “那你觉得以本少爷尊贵身份,从那些内~裤底下钻过去象话么”洛君天一脸冷酷扔了一句。

    “没有让你往人家内~裤里钻啊,当然,你非要话,谁也拦不住”唐暖央微笑着回答他。

    “我看找人先把这里清理了我们再过去吧”伊明臣提议。

    “大哥,我拜托你,这不是一家两家衣服被子,你找人清理,那也得物主同意啊”唐暖央驳回他提议。

    洛君天靠到一旁兰博基尼上,长腿弯曲,揉了揉太阳穴“真不知道我来干嘛,一个破地方,乞丐窝,这堆垃圾不处理,本少爷坚决不会进去!”

    有人耍起少爷脾气了!

    他身边来来往往人,无不对他投去惊艳目光。

    这个金水里泡大少爷,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而他自已对此也习惯了。

    伊明臣很着急切“小央央,你看上比去君天靠谱多了,你想想办法”。

    “没这么恐怖啊,避开那些衣物不就好了,是你们自已搞跟穿越火线那么恐怖,你看别人不都好好走嘛,什么办法也不用想,直接走过去”唐暖央坦率说。

    “问题是,那些东西看上去都好脏”伊明臣指着其中一条裤子“就拿那条裤子来说好了,质地一看就极差,款式也极为老土,推测应该是一个过了5岁阿姨裤子,亲爱,我们钻过去,不等于是外裤裆嘛,你让我跟君天穿女人裤裆,别开玩笑了,那是不可能事,绝绝对对不可能”。

    那边,洛君天不知道又受了什么刺激,从车里翻出墨镜,用手帕又掩起了口鼻。

    就差戴上防毒面具了。

    唐暖央特么特么无语,比乌鸦还无语。

    “K!我明白了,我们打道回府吧!我已经彻底被洛少爷,伊少爷你们打败了”她端出无比夸张微笑,欢说道。

    她真很想一人一脚踹死他们。

    “我同意!”洛君天那边举手。

    “不行,我好不容易打听到,我要去找韩语音,今天见不到她,我就,,,,”。

    “你就削发为尼,每天站这里为她念经超度吧,一个女人,你至于这么要死要活嘛”洛君天不冷不热,薄唇犀利,用毒舌封住他嘴。

    伊明臣被好友喷了一口毒液,瞬间有七窍流血感觉“洛君天,你好永远别要死死活,不然我就再你头上插满24K黄金钢笔,站那上俯瞰你”。

    “打断一下,为什么要头上插笔?”唐暖央问。

    “鄙视他啊,好笑吧,哈哈——”伊明臣哈哈大笑。

    一阵寒风卷过,唐暖央抖了一下身体,好冷,,,,,

    围观他们人越来越多,也难怪,车子停门口,却一脸中毒站门口不进去,换成哪个正常人都要以为他们是神经病。

    偏偏伊明臣死都不肯走。

    “伊少爷,伊大爷,你到底进是不进啊”唐暖央搓手。

    “伊明臣,你就等着把肋骨拆下来,给自已挖坑吧”洛君天像黑客帝国里基努里维斯一般,酷酷威胁。

    管他威胁越来越颖有创意,让唐暖央很想笑。

    “你们再等等——”伊明臣张望着,心想,等傍晚她们就会把衣服给收进去了。

    路旁,骑自行车大男孩,离老公寓还有一百米地方停了下来,坐后座上面,拿出信封里钱,一张张数过去。

    迎着吹来风,欧阳墨城脸上有满足笑容,今天还不错,他把钱收好,放进羽绒衣里,慢慢推着回家。

    远处停车着香槟色兰博基尼,晚霞下,散发着与这个穷困街区截然不同名贵气息。

    靠车门上男生,衣着精致,气质冷傲,一副墨镜挡去了他目光,一条掩口鼻上手帕,是对这个地方深深厌恶,从他弯曲手臂上,不经意露出钻石袖扣,以及那优雅指尖,都散发着掩盖不住贵气,他还注意到,那条手帕名品店里,要卖到上万一条。

    富与贫差距是如此巨大。

    可他不仇富,相反,那就是他人生目标。

    自行车如水纹般如跑车边趟过,他并不觉得卑微,亦没有很生气,相反,他还转头对他们微笑了一下。

    唐暖央看到了他,不禁觉得眼中一亮,好俊好美男生啊,她也回以他微笑。

    “唐暖央,把你眼珠子收好,不想被我挖出来话”洛君天阴森森说道。

    别以为他一动不动,就不知道她看路边帅哥。

    “神经病——”唐暖央白了他一眼,指着走过去男孩说道“你看人家不也要过去嘛,他长比你还帅!”

    “你近视力下降了很多,就成瞎子了”洛君天淡淡说道。

    只见欧阳墨城走到公寓前,把自行车锁门口,拿起包斜跨胸前,很是灵活弯腰,穿梭衣服间,因为他人也很高,不猫着身子,一下会碰到头,他双手插袋,从容不迫走着,没有半点狼狈感觉。

    这里租金便宜,这里住着来自各地租客,也有租房子主人。

    “看到了,看到了吧,两位少爷,什么叫有型,什么叫帅气,人家骑自行车,都比你们帅,他轻轻松松,不染一点尘埃过去了,我们呢,这里像傻瓜一样喝西北风”唐暖央振奋指着顺利通过男孩。

    她那叫一个兴奋,仿佛是终于可以好好糗他一番了而兴奋不已。

    “闭嘴,烦死了——”洛君天冲唐暖央吼过去,拿下手帕,俊美脸微红。

    刚才还晚霞醉人,转眼间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

    还有什么比下雨了能让人迅速收衣服方法,眨眼之间,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那么悬挂衣服被子全都没了。

    “我们真笨啊,君天,早知道就该这公寓上头弄场人工降雨”伊明臣拍着大腿,追悔莫及样子。

    唐暖央目瞪口呆。

    物以类聚这话充分体现为什么洛君天能跟伊明臣会成为朋友。

    他们思维同样另类让人咋舌。

    洛君天脱下外套,遮唐暖央头发“进去吧!”

    唐暖央抗拒站着不动,

    “这是公主雨伞,暖央你有福喽,这雨越下越密了,还不跑”伊明臣看出好友想办法讨暖央开心。

    唐暖央没说话,拉着衣服,跟他一起雨里跑。

    爱情是酸,甜,苦,辣大餐,每一种味道都是那么纯正,毫无含糊。

    雨水飘她脸上,她闻到雨水清冷气味下,他那温热呼吸,胸膛隔着贴身衬衣是暖,他们这个小小世界中,抵挡外面寒风,希望路可以再长一点,以供他们跑远,,,,,

    就这么一直一直,跑到彼此都能将心看清楚为止。

    可惜路只有这么一点点。

    跑到了公寓楼梯间,唐暖央就从他怀里走出来,跟他保持距离,客气又疏离说“谢谢”。

    “嘴巴上说谢谢有什么用,我讨厌心口不一”她对他这么冷淡,让洛君天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好吧,我不谢谢你,这么说,你觉得我够诚实了吧”。

    “,,,,,,”

    伊明臣上来“两位,你们不是存档了嘛,帮我找韩语音家”。

    “她住几楼?”唐暖央问。

    “六楼62室”。

    “坐电梯吧”洛君天朝着四周看,企图找到电梯。

    唐暖央跟伊明臣同时向他看去。

    “我就算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也知道这里绝不会有电梯”伊明臣用一种,洛君天你笨到惊天地泣鬼神表情注视他。

    “该死地方,难道我们要走上去么?”洛君天已经是第一万零八次后悔陪伊明臣来这里了。

    唐暖央从他面前走过,语重心长说“或许你可以试试飞上去”。

    洛君天表情瞬间像吞了一颗朝天椒!

    三人一步步爬着楼梯,六楼不算高,可一口气爬上去,还是很累。

    到了六楼,他们全都停下来喘息。

    不用多废周折,这里就只有61跟62,左右两边两扇门,而且这里已经是顶楼了。

    “暖央,你去按!我怕她见到我会立刻把门关上”伊明臣把唐暖央推向前。

    “胆小鬼——”唐暖央嘀咕着,上前按了一下门铃。

    很,就有人来开门了。

    是一个看起来有4多岁女人,打扮很艳丽,穿着也是极为时髦,只是那眼角鱼尾纹遮不住她真实年龄。

    “找谁?”女人点了一根烟。

    “请问是韩语音家么?我们是她朋友”唐暖央说明来意,朝着里面看去,见还有一个男人,正喝酒。

    “你们进来等吧,她今晚会回来一趟”女人让开身体,转身进屋。

    唐暖央,洛君天跟伊明臣一起进去。

    里面灯光很暗,墙上贴着不知是哪个年分海报,坐折叠桌前喝酒男人,满脸胡渣子,穿着卡其色夹克,烧酒辛辣混着一种屋里霉味,闻着让人作呕。

    女人把沙发上衣服收走“你们坐吧!”

    唐暖央拽拽洛君天衣角坐下,生怕他又嫌脏什么不肯坐。

    伊明臣笑着坐下来,真没想到韩语音家境是这样,她那么有气质,那么美,他一直觉得,她一定成长一个很好家庭,不说一定很富有,但一定是有着良好教育温馨家庭。

    洛君天满身不自,可他就算怎么嫌弃也是,长辈面前总不能太不礼貌,只有忍了。

    女人给他们倒了水,跟男人继续抽烟吃饭。

    “阿姨,你是韩语音妈妈么”伊明臣礼貌问。

    “是啊,不像么”。

    “像,挺像,她说今天回来,那她平时不家里?”

    “她学校读书啊,有时一二个月才回来一次,她有本事,读是女校,连学费都不用我~操心”。

    洛君天跟唐暖央全朝着伊明臣看去,不是说已经从女校休学了嘛,看来连她妈都不知道。

    伊明臣也觉得好奇怪,照理家人不可能不知道她这个决定。韩语音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躲他才放弃学业?

    “你是怎么跟我女儿认识?跟她只是普通朋友么”女人看他们是富家子弟,两个男生长又好,不禁萌生了攀富念头。

    “哦,事实上也不能算是普通,我挺喜欢她,不过她总是躲着不肯见我,所以才,,,”

    “那丫头也真是,怎么一点眼力也没有,等会回来,我要说说她,你看上去一有人才,家里是干什么?有几个兄弟姐妹?”

    伊明臣一愣。

    洛君天掩嘴笑了,这分明就是丈母娘看女婿。

    “呃,我父亲经营了一点小生意,我家里只有一个人”伊明臣很谦虚说。

    小生意!!!!洛君天挑眉,全城大房地产开发商,过半楼盘都是他家,这生意做可真小。

    “做生意好,不管是小生意大生意,以后总归会越来越好,那具体是做哪行买卖?”韩妈妈盘根问底。

    她也算是见多了,这两小子都不是普遍人家,不过那绿眼睛小子看上去不是很好打交道,浑身上下都透着高傲,中间这小子就温和多了。

    “呃,就是造房子”。

    “包工头?”

    伊明臣险些晕过去“不是,是造了房子卖那一种,简单来说,是房地产生意”。

    韩妈妈跟看到金子似,眼睛一下子亮了数倍“是地产商啊,你这孩子真是,一表人才,为人还这么谦虚,到底是有钱人家出来,沙发脏,你去语音房间等吧”。

    唐暖央跟洛君天傻眼了,这待遇完全是***跳啊。

    “不用了,我就外面等吧,只要阿姨语音面前多夸夸我就行了”为了赢美人归,伊明臣不介意贿赂。

    “她敢不跟你交往,阿姨跟她没完,哎,其实我们语音啊,就是待这种地方,觉得没自信,要是能换套响亮点房子就好了”。

    这条件还开真明显!

    伊明臣心领神会“这个简单啊,阿姨要是能让语音跟交往话,我就送您套房子!”

    他家别没有,钱多去了。

    唐暖央鄙视看了伊明臣一眼,这弄跟人家卖女求荣似。

    “你说是真,可不许骗阿姨”韩妈妈兴奋极了。

    “这女儿长漂亮,当妈也跟着享福,到时也让我沾沾光”连一直喝酒男人,也像是中了六~合彩那么开心。

    “我怎么会骗您,你要不相信,我给您开张支票,到时您去买也行啊”伊明臣心里奸笑,套牢了妈,看女儿还往哪里跑。

    他一摸口袋,没戴支票本,转身从洛君天口袋里挖过支票本跟钢笔“借来用用,改天还你!”

    “随便啦!”洛君天无聊想打呵欠。

    某人为了把校花搞到手,卑鄙有够用心。

    “这,,,这怎么好意思哟——”韩妈妈嘴巴上说着客气话,眼睛拼命盯着伊明臣书写支票上,眼珠子都爆出来贴上面了。

    就是这时,门口传来开门声。

    伊明臣脑袋刷一下转过去。

    唐暖央分明看到,他眼里闪过狼一般精光,等待韩语音这只小绵羊自投罗网。

    “妈,我回来了——”清清淡淡女孩嗓音门口响起。

    穿着宽大毛,还带着大围巾韩语音走进来。

    沙发上不速之客吓小脸立刻变了色调。

    她握紧了背身上大包包,看着伊明臣,紧张而又无比恐慌“你出去,你们都出去”。

    “韩语音,你这是什么态度”韩妈妈站起来,笑对伊明臣说“你接着写,语音我会搞定”。

    “妈,我让他给你写什么?”韩语音太了解自已贪财母亲了。

    “从明天起,你必须要跟他交往,他已经答应给我一套房子了,这么好金龟你不要,你傻不傻啊”韩妈妈低声说道,用手推女儿脑袋。

    韩语音失望看了一眼母亲,冲过去夺过伊明臣写好支票,撕个稀烂“我不想跟你交往,也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你走,走——”

    她情绪有些激动,美丽脸上写满了对现实无奈与难堪。

    可即使是她生气时候,也一样是如此美。

    韩妈妈把韩语音拖到一边,低声训斥“像我们这种家庭,说句难听,你长这么漂亮,出出去卖都是理所当然,现有个公子哥把你当宝,肯为你花钱,你还有什么可清高,这个男生你无论如何得给他我拿下”。

    唐暖央站近,把她们话全数听下。

    韩语音颤抖着嘴唇,看着母亲,看了一会,她转身出去,走到伊明臣面前“我跟你走!我妈要多少钱,你给她,她说要把我卖了,你这么想要,就买了吧,我不是什么高雅圣洁校花,我只是一个我妈要买,我就得去买妓~女而已”。

    “韩语音,你别这么说自已,我不是有意伤害你,我们到外面去谈”伊明臣起身拉起她,往外走。

    洛君天跟唐暖央也忙站起来,跟了出去。

    ******

    街边肮脏夜摊上,韩语音抱着手臂低头坐着。

    “我就弄不懂了,我就这么恐怖,你要一再躲藏?”伊明臣挫败到不行。

    女人面前战无不胜他,吃到蹩了。

    “那一夜是意外,你不是我喜欢类型,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伊少爷厚爱,我承受不起”韩语音冰冷说道。

    “你真那么讨厌我?”

    “不是讨厌,是不喜欢,伊明臣,我不喜欢你,真不喜欢”韩语音口气越发冷,静像一座千年不化冰川。

    “你这丫头真是——”伊明臣被他一声声不喜欢,弄都想去喝敌敌畏了。

    韩语音吃了一口面有牛杂汤“退学不是因为你,躲你是真是被你无赖精神给弄烦了,另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希望你能理解,不要一直打听我消息了,我跟你是不可能”。

    伊明臣被刺激到无话可说“行,既然你觉得跟我睡过一次不算什么话,我也没必须上赶对你负责,不过你第一次给了我,你男朋友就不再意么”。

    “这个不用你来~操心”。

    “真是有够酷,好,我不操心,反正是你自已甘愿吃亏”伊明臣郁闷起身离开。

    洛君天跟唐暖央也从另一桌上离开。

    走了几步,唐暖央回头去看,是错觉么,她似乎看到韩学姐脸上有泪轻轻滑落。

    他们走出没多久,韩语音猛站起来跑到路边剧烈呕吐起来,宽大毛衣下,是隆起小腹。

    冬天衣服原本就多,加上她刻意掩饰,所以一直没有被人看出来。

    吐够了,她靠路边栏杆上默默流泪,发呆。

    她不能毁了自已,她要坚强勇敢一点,了,只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就可以再去上学了。

    气匆匆坐上车伊明臣把跑车当飞机开,不到1分钟就离开了这条街区。

    “这下子总该死心了?”洛君天说。

    “现别跟我说话”伊明臣闷闷不乐道,声线说不出低落。

    “哥们,有什么呢,不就是个长有几分姿色妞嘛,改明,我给你挑一打那种水准女人供你享用,再不开心,可不像你伊明臣风格了”洛君天感觉到这一次,他似乎是真动了心。

    “洛君天,女人不是鸡蛋,请不要用一打来形容好么,另外,我想伊明臣现不需要一打女人,他需要一打酒,女人你留着自已享用吧”唐暖央听不过去说道。

    “听口气,你想提前解档?”洛君天话刚说完,车子就一阵向左斜去。

    危机来临时,他想也没想就用身体为她挡去冲击力。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