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我快死了,立字据!

君天与暖央——我快死了,立字据!

    路边突然横倒着一块大石头,伊明臣看到时候,已经要撞上去了,情急之下才会猛将车子打转,冲出公路。

    车子下滑至离河岸不到半米地方停下。

    伊明臣自已都惊吓出一身冷汗。

    坐后座洛君天护着唐暖央,刚才那一刹那,他以为车子是撞上别车子,千钧一发间,他把她压到自已身上,保护她不至于强大冲击力下面从车里弹出去。

    这个举动完全是下意识,条件反射一个行为,没有空去考虑那么多,自已会不会死?洛家失去了会怎样?他只想到,不能让她出事轹。

    他额角撞到车门,刺辣辣痛。

    唐暖央惊吓心都蹦出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平躺座位上,听到他蓬勃有力心跳声,闻着专属于他气息。

    她害怕抱紧了他篑。

    车内有长达5分钟沉寂。

    唯一能听到,只有三人由强转弱喘息声,没有人不怕死。

    洛君天第一个缓过神来,爬起身来,冲着伊明臣怒骂“会不会开车,自已想死,也别着我跟暖央给你垫背”。

    “这里没路灯,我哪知道一直平坦路上会横着一块石头”伊明臣解释。

    “没路灯,你车灯也照不见那么大块石头么,伊明臣你这窝囊废,为了个女人,你真是连命都不要了,干脆直接回家烧炭自杀好了”洛君天从没这么刻毒骂过伊明臣,这次他是真怒了。

    而刚刚还韩语音那里受到打击没有缓过劲来伊明臣,怒火也一下子脑子里蔓延“是,我是为了女人差点没命了,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你,你那么厉害,刚才怎么不拉暖央给你垫背,干嘛要保护她,你也比我聪明不了多少”。

    “这能一样么,暖央是我老婆,韩语音是你什么,我死了,暖央还能墓前为我披麻戴孝呢,你呢,韩语音会赶来为你哭么,人家跟男朋友温存还来不及”。

    洛君天话说完,唐暖央一拳头就揍过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嗷,唐暖央你这没良心女人,我为了你身中重伤,你怎么还打下去”。

    听他这么一说,唐暖央紧张不已上下查看起来,赫然发现他额头上有血,忙用手给他捂住,担心到不行“你额头流血了,,去医院!”

    “你认为车子还能转弯开上去么”伊明臣无能为力摊摊手。

    “那可怎么办?”唐暖央焦急不行了。

    洛君天心里一动,趁机倒她大腿上,装出一副死样子“我感觉头晕,恶心,想吐,还想闭上眼睛”。

    伊明臣前面做呕吐状,刚才还精神抖擞数落他,现马上就濒临死亡了?

    骗骗三岁小孩子,还有后面这个傻妞。

    “头晕,恶心,想吐,还想睡觉?”唐暖央努力想着这种症状反应代表什么,她忽然想到什么,可又疑惑起来“你——”、

    “是,就是你想那样”洛君天虚弱点头,随时要撒手人寰模样。

    伊明臣斜视他,严重鄙视!

    “你晕车啊!”唐暖央小心翼翼问。

    “噗——”她话,让伊明臣喷笑了,这丫头也太会搞笑了。

    洛君天表情扭曲了一下“不是晕车,脑子受到了撞击,可能颅内出血,我想,我活不过多久了?”

    “可是你是额头出血,是外伤啊”唐暖央想,他是不是心理作用。

    “额头是外伤,内伤也有,我现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暖央,答应我,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要伤心,我会变成天使一直陪着你”。

    哎呀,我妈呀,听不下去了!

    伊明臣受不了插嘴“得了吧,你不变成猛鬼缠着人家就不错了”。

    “没这么严重吧,洛君天你别吓我”唐暖央轻拍他脸,心里乱作了一团。

    “我时间不多了,我死之前,你告诉我,还生我气么?还要解除婚约么?”洛君天抓住她手“说吧,我能经过起打击,多就是带着遗憾走”。

    唐暖央看他不像开玩笑样子,急都哭了“自已命都没了,你还考虑这么多干嘛,伊明臣,我们把他送去医院吧”。

    “送去也来不及了,医生对他也是无能为力,多就是把脑子切开再缝上而已,你节哀顺便吧”伊明臣掏掏耳朵说道。

    洛君天朝他瞪视,他也太不会演戏了吧。

    “你太无情了吧,他可是你朋友,我们为了陪你来才出车祸,你怎么能这么冷漠呢,洛君天你真是交友不慎”唐暖央对伊明臣这么不以为然态度给震撼到了。

    一个死了,一个掏耳朵,还说让她节哀顺便!

    “话不能这么说,我是完成君天愿望,我要真把他送去医院,他还跳起来跟我急呢,我跟他才是真正,心有灵犀朋友”伊明臣握了一下洛君天手“是吧,朋友,你安心去吧,墓前菊花,你要白色还是黄色?对了,应该给你送玫瑰才是”。

    “你——,你——”唐暖央要断气似指着伊明臣,拿出手机,拨打了12。

    虽然等救护车来很花时间,但是总比这里干耗着好。

    洛君天跟伊明臣朝唐暖央看去,她这是打给哪呢。

    “喂,是医院么,我们这里出车祸了,有人伤势严重,赶紧过来,地址,地址,,,你稍等一下,我问问”唐暖央放下手机“伊明臣这是哪里?”

    “把手机给我,我来跟他们说”伊明臣把手摊向她。

    唐暖央没多想就把手机给他了,没想伊明臣拿着手机说道“这里是地狱与人间交汇处,有条河,还有三颗树,你们来吧”。

    唐暖央从头到脚都石化了,,,,

    “你疯了吧你——”她真心怀疑,伊明臣脑子是不是被韩语音刺激出问题来了。

    “他可能受了点脑震荡”洛君天虚弱说,侧过头,笑极坏。

    “暖央,回答君天问题吧,不然我把车子开到河里去”伊明臣作势要发动车子。

    “别,别,别——,伊大哥你不要乱来”平时看着还挺正常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呢,唐暖央心里哀叹,小心抱起洛君天脑袋,眼泪咂他脸上“你怎么样了?”

    “不好——”洛君天眼睛半闭。

    唐暖央哭凶了“早知道我们就不来了,不存档,家吵架好了,也至于会变成这样,洛君天我不要你死啊”。

    “为了你死,我心甘情愿,不要哭,我会心疼,现,我死了,你还计较之前事么?”

    “不计较了,婚约不解除了,我们要结婚,要结婚”唐暖央哭上气不接下气。

    “我不信,我要你立字据”。

    “可是,我立了你也看不到了啊”。

    洛君天虚弱一笑“你可以烧给我啊”。

    一句话,让唐暖央哭惨了。

    “立吧,立吧,再不立他挂了”伊明臣拿出纸笔来递给唐暖央,顺便往嘴里剥了一颗薄荷糖,还客气拿了两颗往后塞“你们要么?”

    一个死男人跟一个伤心欲绝女人,他竟然还拿糖给他们吃。

    本年度没心没肺人诞生了。

    “不吃么,那算了”伊明臣悻悻然收回糖。

    唐暖央对这“疯子”已经没有什么好想了,她拿起纸笔,速写着。

    洛君天旁偷瞄。

    “好了,你看看吧”她把写好纸条递给他。

    洛君天看了之后,满意笑了,并把纸条叠好,放进口袋里“这样,我就能安心去了”。

    他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

    唐暖央眼睛张大,窒息靠近,又不敢去碰他“洛君天——,你醒一醒,不要吓我”。

    可不是就是吓你嘛,伊明臣拿出面包来吃。

    这出戏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呢??他失恋了,好饿,好伤心。

    “君天——,君天——,你醒啊”唐暖央绝望,呼天抢地又哭了起来。

    “兄弟,你就醒吧,我也求你了”伊明臣吃不消她高分贝魔音穿耳。

    洛君天张开眼睛,坐起身来“我刚才好像走到一个黑漆漆地方,正当我要走进那扇门时候,我听到暖央一直呼唤我,于是我就又回来了,现头不疼了”。

    “暖央你是哈利波特徒弟吧”伊明臣憋着笑说道。

    唐暖央脸上还挂着泪珠子,她慢慢鼓起腮帮子,两个粉拳轮起捶打过去“洛君天,你这大骗子!”

    “我没有骗你啊,真,差一点死掉了,是阎王看我太帅了,舍不得收我”洛君天挡着她手,嬉笑着说道。

    伊明臣笑着往嘴里扔着话梅“我想这阎王八成是个少女,说不定还是韩系美眉,一口一口欧巴,迷恋上君天了”。

    “伊明臣,你也是好东西,你明知道他是忽悠我,你,,,你竟然还帮他”唐暖央怒视过去。

    “好妹妹啊,天地良心,我有很多地方都向你透露讯息了,可是你完全中招了,拉都拉不出来,我能有什么办法”伊明臣委屈说道。

    “两个大骗子,狼狈为奸!”

    洛君天靠那里,摸了摸额头上伤口“我也真是受了伤啊,反正你已经立了字据,非我不嫁!”

    “臭不要脸,那是你死了我才写,你好好那就不算数,把纸条还给我”唐暖央直接往他胸口摸去。

    “啊——,非礼啊,未婚妻非礼受伤未婚夫了”洛君天把手交叉放胸口,呼叫。

    “那可真是太劲爆了,要不要给你们挪地啊,这里这么窄,不太好施展身手吧,套~套要么,我这里有”伊明臣还嫌不够混乱似人,从车厢里翻出来给他们。

    “来吧,亲爱,撕开我衣服,让蹂躏来猛烈一些吧”洛君天靠躺下来,一副任你折磨受虐狂表情。

    唐暖央捏着手里套~套,脸涨红了“你们这两只色狼!”

    “我们是——”洛君天跟伊明臣大方承认。

    “把车子开下河,让我们大家一起同归于吧”唐暖央崩溃大喊。

    她把头用力扭向一边,不理他们!

    “好了,暖央,君天这么做也是为了跟你合好,你们这么亲亲我我,我不知道有多羡慕你们呢,你看你刚才哭这么惨,证明你爱他,虽然他忽悠了你,可是刚才车事故当下,他对你还是真情表露,那一声老婆叫多贴心啊,字据你立都立了,你也就别跟他闹别扭了,合好吧,见好就收女人才是真聪明!”伊明臣劝说道。

    他以前从来不羡慕洛君天,可是今天被韩语音这么一刺激,他莫明羡慕了。

    唐暖央内心有些松动了,不是因为伊明臣把话说多好听,而是刚才那个谁也不知道车子会撞到什么,生死攸关时候,他保护了她,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洛君天心里还是重要,并不是什么也不是人。

    洛君天把手悄悄伸过去握住“过年了,我们又该大一岁了,唐暖央,合好,怎么样”。

    她转过头来看他,没有把手抽回。

    “看样子你们皆大欢喜了,脸上也都挂了彩,爷爷问起来,可以说你们互殴了,看你们好,我越发沮丧了,陪我去喝酒吧”伊明臣说完了下车。

    洛君天跟唐暖央也跟着他下车。

    黑夜里,这四周一片荒凉,很奇怪,同一座城市,前面是繁华,比邻可能就是荒凉,而转瞬,再过一段路,可能又会到达像洛家那样童话般世界。

    “车子不能开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去哪里喝酒?”洛君天看了看这四周。

    “前面有家小卖部,去哪里吧”伊明臣找着黑暗中唯一亮起地方。

    三个人扔下车子往前走,顶着寒风,夜晚公路上逆风行走,有那一瞬间,他们有到达另一个未知世界感觉,与现实隔绝,与华丽隔绝,用心灵行走到想到暂时停靠驿站。

    那晚,他们小卖部买了烧酒,三人坐外面枯草地上,边上边聊天。

    喝醉了,伊明臣一个劲讲韩语音怎么好,听洛君天跟唐暖央想把韩语音名字刻到他脸上。

    不过他们能感觉到,伊明臣心里真是觉得韩语音好,要是同意跟他交往话,花花公子说不定也会为其收心。

    可爱情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不是总那么完美,如人心意。

    后,伊明臣喝醉了,唐暖央也醉了。

    唯有还算清醒洛君天打电~话让人来接他们回洛家。

    从那以后,伊明臣不再提韩语音,不再去找她,他也仍旧过着他纸醉金迷日子。

    ******

    大年三十。

    今年大一场雪飘然降临。

    一大早,洛云帆穿着大衣,戴着围巾跟帽子站大厅里。

    “爷爷让我们去买年货,清单都上面了,按往年老规矩,中午12点以前,都要买集,要是偷懒,压岁钱可就没有了,你们准备好了么”。

    沙发上横七竖八,或站或坐,个个精致美丽少爷小姐们,不是很情愿应答。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