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不准勾~搭我老婆,刚才见到谁了?

君天与暖央——不准勾~搭我老婆,刚才见到谁了?

    每年都是这样,过年这一天,洛老爷子会想着法让这群小家伙们动起来,并且这一天,谁都不许到外面去跟朋友聚会,必须到聚一起忙碌着。

    这是老人自已对过年定义,热闹,团圆。

    而带领这群小家伙总管,一直都是洛云帆,他年纪比他们大一点,做事稳重,又很有条理,老爷子对他放心。

    “大家没有意见话,我们就出发吧”洛云帆微笑,率先向外走去。

    后面以洛君天为首一群人,她随后纷纷起身跟上轹。

    “你们为什么都这么不开心啊,去买年货很有趣啊”唐暖央是唯一一个有精神人。

    “半点都不好玩,人又多又挤,而且爷爷还不许我们去自家连锁超市,去是农贸市场,每年去,我都觉得好痛苦”洛宁香抱怨道。

    “买年货当然要去农贸市场啊,还能讨价还价,可好玩啦”唐暖央心里是期待上了簌。

    洛诗菲苦笑笑“只有你才会觉得好玩”。

    洛诗汗,洛宛馨,子龙跟子赫都跟着无力笑了。

    “都别抱怨了,这是爷爷命令,谁也别想逃掉”洛君天走前面,用话打压他们,可他自已又何尝是喜欢呢。

    门外,豪华舒适保姆车已经停外面。

    一行九个人上了车。

    每个人手上都有印好清单,往年是4人一组,今天多了个暖央,洛君天那一组就多了一个人。

    两组人,买东西也不一样,洛君天他们买是坚果,糖一类,洛子龙那一组买是烟花跟果脯一类。

    他们之所以没什么兴趣是,那里吃东西,买回来之后没人要吃,后都分给下人们了。

    洛宁香一上车,就鬼脑子贼多那里发短信。

    今天是过年,要是能这个日子跟她白马王子见上一面话,那该有多好。

    唐暖央跟洛君天坐一起,没有去留意洛宁香。

    八点钟出发,经过半个小时车程,到达位置东城边缘,城乡结合部那里。

    今天是一年当中市场人多日子,摩托车,三轮车,停满了整个农贸市场门口,人是多跟蚂蚁似。

    “哎呀,好烦哪,这么冷天,又要去跟那些脏兮兮穷人挤了”。

    “这是我人生大噩梦”。

    “我恨过年!”

    “为了压岁钱,拼了!”

    少爷小姐像是要拉他们去参加抗日战争似英勇就义。

    唐暖央不禁发笑,爷爷这个过年规矩定还真不错,也让这些平时过惯童话生贵族们也来体会体会普通生活,这也是磨练一种。

    车门哗啦一声打开了。

    他们看来已经穿着很低调了,可别人看来仍旧觉得很精美。

    要从他们橱柜里找一件廉价衣服,比从深海力去找条鲤鱼还难。

    洛云帆看了看手表,说道“11点钟,我们门口集合!”

    “是!”几人无精打采应。

    洛云帆跟洛君天,唐暖央还有洛宁香,洛诗菲一起走进了农贸市场。

    洛君天揉着他太阳穴,戴上了口罩,帽子,跟手套,跟个重病患者似。

    他不喜欢脏,乱,差环境,跟进了猪圈一样,阵阵嚎叫,尖锐要刺穿他耳膜,口水横飞,不知是从哪个方向喷射而来,就跟菜园喷雾剂似,那些大叔大妈们才不管你感受。

    “洛君天——,你不必要弄成这样吧”唐暖央看他把全身上下能包地方都包住了,不禁想起上次韩语音家外,他也这么干了。

    “嫂子你别管他了,每年都这样,比我还夸张”洛宁香拿着香水,一路喷着。

    洛诗菲裹紧身上披肩,用扇子挡着脸。

    唐暖央感觉自已跟一群精神病患者同行。

    正常就是洛云帆,他没带口罩,没喷香水,没有拿扇子挡脸,他很自然走到市场里,这里看看,那里挑挑。

    可唐暖央知道,其实洛云帆是很爱干净,他房间很整洁,他衣服很整洁,可是他为人也低调,很会为别人着想。

    走到一家买花生摊位前,洛云帆问着价钱“老板,这个怎么卖?”

    “问什么问,直接买过点去不就得了”洛君天后面不耐烦踢洛云帆脚。

    他一看卖花生身上穿棉袄脏全是灰尘,一拍,那灰尘就全向他飘来。

    他顿进惊恐像是看到了核武器泄露似。

    洛云帆不理他,自顾自跟老板讨价不价。

    洛宁香一门心思关注她手机。

    洛诗菲咀嚼着口香糖,原地摆着造型。

    唐暖央实际,站摊位前,看老板称重量,拿起一颗小麻子花生,剥开来吃“好香啊!过年吃花生有感觉了”。

    “真么,剥颗来给我吃吃看”洛云帆旁说道。

    “喏——”唐暖央把剥好花生放手里搓了搓,搓去外面皮,塞进他嘴里。

    洛云帆边咀嚼惊喜点头“嗯,还真是满口生香”。

    洛君天后面看生气“唐暖央,我也要吃!”

    “你不嫌脏么?”唐暖央问。

    “少废话,我要吃,立刻给我剥,另外,不许你给洛云帆剥,过来,不许站他身边”洛君天霸道像个无理取闹孩子。

    “有病吧你——”唐暖央,剥了花生,拉开他口罩“戴着这个不能吃吧,摘了吧”。

    “不要!”洛君天拉好口罩。

    “随便你!”

    洛云帆勾唇笑笑,有点讽刺意味,他付了钱拿了花生,走向下一个摊位。

    唐暖央想要跟上去,却被洛君天一把拉住“你上去试试”。

    “我们四个人,就四叔一个忙,你们也好意思啊,我过去帮忙提一下东西也好啊!”

    “不需要!”洛君天灭了她念头。

    “明年应该把任务分摊到每个人头上,而不是一起来才对,可怜四叔,摊上你们这一群疯子”唐暖央无限叹息。

    洛宁香收到安斯耀发来信息,不能置信惊呼“不会吧,他这附近”。

    “谁这附近?”洛诗菲耳尖靠过去。

    洛宁香忙把手机捂住“没有谁——”她一脸高傲走开。

    洛诗菲明艳眸弯起“嘿嘿,我闻到秘密味道”。

    唐暖央跟洛君天站一边,看洛云帆买山核桃。

    洛宁香如幽灵一样飘了过来“嫂子,陪我去上卫生间吧”。

    “这里有卫生间嘛?”唐暖央看这里到处都是摊贩,应该没有卫生间吧,就算有,这公主也未必愿意上。

    “去找找嘛,我尿急”洛宁香拉着唐暖央走。

    “好吧,那我们跟你哥说一声”唐暖央拉了拉洛君天“宁香要小便,我陪她去找找卫生间”。

    洛君天看了她们一眼说“去回!”

    “知道了,哥!”洛宁香拉着唐暖央走了。

    她们走远了一段路,洛诗菲蹦过来说道“表哥,我也想去”。

    洛君天皱眉“你们女生就是麻烦,去吧”。

    洛诗菲也赶紧跟了上去,她才不信洛宁香去找卫生间呢,肯定跟那一条信息有关。

    走了一段路,洛宁香放开唐暖央“嫂子,安斯耀陪他外婆也这里买年货呢,你这里给我把风,我去找找他”。

    “什么?!”唐暖央大惊。

    安斯耀对她来说,无疑是一颗炸弹,他靠近会引发混乱,被洛君天看到可不得了。

    “那么惊讶干嘛,爱情是一场冒险”洛宁香甜蜜说道“好了,你就这里给我把风,或是你见到他,就马上给我打电~话”。

    她说完,就往前,融进了人~流之中。

    “哎,宁香——”唐暖央后面叫他,可她丝毫没有停下来意思。

    跑还真!

    她很是无奈原地晃悠着,上帝保佑,让洛宁香顺利跟安斯耀见到,满足就回来吧,千万不要跟洛君天碰到,真会出事。

    她转身之际,洛诗菲从她身后速溜过。

    那边只剩下两个大男生买东西。

    洛云帆铃两只手都提不起来,他把其中一包交给洛君天“你也铃一点吧!”

    “做梦!”洛君天表情酷酷把手环胸前。

    “我打给爷爷打个电~话,让他取消你你压岁钱吧”洛云帆作势拿出手机。

    “卑鄙——”洛君天没想到气拿过袋子,向前走。

    *******

    唐暖央心不焉看着摊位东西,一边焦急望向洛宁香消失方向,拿出手机来发了条信息:见到没有?!

    “没有!”背后突然响起一个男声。

    这声音,。,,

    她猛回过头,看到安斯耀拿着一个苹果做成糖葫芦站她后面。

    他身上穿着红色外套,脸显得加俊美立体了,嘴唇上染了糖浆,看上去别提有多诱人。

    自已她曾这样美少年心动。

    心有一刻恍惚,她回过神来,赶紧把他拉到一边“你不是该跟宁香去见面嘛”。

    “我想跟你见面,想到亲口跟你说一句,年乐!”安斯耀对她笑很明媚,没有忧伤。

    唐暖央平静下来,回以他微笑“你也是,年乐,我们又大了一岁!”

    “我真希望可以跟你互相祝福到说,年乐,我们又老了一岁时候,那时你一定加美丽”他把糖葫芦往她鼻子上点了一下。

    她鼻子上多了一个红点,很是好笑。

    惹他笑加欢乐。

    安斯耀是个不太爱笑人,可今天他笑好开心,似乎要一下子把笑容用完似。

    唐暖央迎风笑有点伤感“安斯耀,我们已经说过再见了,你不会有跟我说我们又老了一岁机会,明天是一年开始,我希望你能忘掉唐暖央那个人,好好开始你全人生”。

    “再见后也是可以重逢,未来还很长很长”。

    “我跟你没有未来,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从今以后,我要开始讨厌听对不起这句话了,暖央,你变好坚决,跟以前你大不相同了”安斯耀笑容里,有碎裂伤痛。

    “因为我人生不允许我拖泥带水,我必须选择一个方向,及时错了,也要走到头去看一看”唐暖央理智跟他说。

    她知道自已很残忍,可她也是没有法子,难不成离开洛家跟他一起么。

    心都已经是洛君天人,她还要因为心疼而跟他偷偷一起么。

    “那看过了头,觉得错了,会再选择一次么?”安斯耀看着她,他不再像刚才开始知道时那么不甘心,那么激动。

    他已经接受了她跟洛君天订婚事情事实,但他并不就此认输,他一定夺回她。

    “我不知道,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再问我同样问题话,我会告诉你”。

    “我等你,我会永远等你”安斯耀微笑,伸手拥抱住她。

    前方,洛云帆跟洛君天从另一边转过来,入眼就看到了这一幕。

    “该死——”洛君天咒骂,就要冲上去。

    “等等——”洛云帆拦住他“先看看”。

    那边,唐暖央推开安斯耀“不想跟她见面,那就走吧,我也要去找他们了,年乐!”

    她说完,向着一边走,去找洛宁香。

    安斯耀深深看了她一眼,向着反方向走,没走几步就见到站那里洛君天跟洛云帆。

    他无视他们,从他们身边经过。

    “站住——”洛君天截住他,按住他肩膀。

    “有事么?”安斯耀目光坦率到近乎于挑衅。

    “你说我有没有事,当街调戏我未婚妻,你好大胆子啊”洛君天加重了手劲,他骨头已经要嘎嘎作响了。

    这小子骨头他非要拆下来不可。

    洛云帆按住洛君天手臂“你别冲动,大街打架话,会别抓进警察局,今天过年,不要惹事了”。

    洛君天僵持了三分钟,松开安斯耀“再让看到你来勾~搭我老婆话,我要你死很难看”。

    “再见——”安斯耀对他冷笑,步伐悠闲走开。

    洛君天杀气腾腾瞥着他离开他视线。

    下一次,绝不会让他这么幸运了。

    洛云帆看安斯耀目光,也充满了寒气。

    “应该只是偶然遇到到,等会你不要迁怒暖央”洛云帆担心洛君天会把怒气出到唐暖央身上。

    “不用你来教我!”洛君天收回视线,冷瞥了洛云帆一眼。

    唐暖央找到了洛宁香,跟洛君天他们去会合。

    大家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买东西。

    11点钟,他们准时出了市场。、

    洛子龙他们也回来,回头土脸,表情像是抗日战争胜利后战士。

    一行人上车。

    全都累瘫痪座位上,不是喝水,就是擦脸。

    洛君天拧开了矿泉水,自已喝了一口,递给唐暖央,很随意问道“刚才上卫生间,见到谁了?”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