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我们的美好时光,她的爱情!

君天与暖央——我们的美好时光,她的爱情!

    “逃避是没用,给你1秒考虑时间,1秒后不作答,就表示你选择是安斯耀,到时我会立刻让大年初一早上,给他送去一份特别惊喜,你说是什么好呢,打断他一条腿比较惊喜,还是把他那三条腿都打断比较好?”洛君天含着温柔无比笑容,说完这段话。

    唐暖央脸色刹那间变白“不要啊,洛君天,遇到只是巧合而已,你也知道,如果宁香不拉我去找卫生间话,我根本就没法见到他,所以你想想,我不可是事先跟他约好”。

    洛君天一边嘴角向上勾起,有人终于承认了!

    “那让他抱你,也是巧合么?”他质问,声音暂时还没有火气。

    “那只是道别时一个拥抱而已,没有任何意义”唐暖央解释轹。

    “既然像你说,你们之间是如此坦率关系,为什么昨天车子里你要否认说没有?”他盯着她眼睛,似要看穿她心思,看看她究竟有没有撒谎。

    他容不得她一点点欺骗与背叛。

    唐暖央想说原因是洛宁香,但一想到说出了实情,以他脾气,洛宁香会被修理很惨,还会知道她跟安斯耀关系,如此一来,以后她洛家又多了一个敌人艨。

    洛宁香脾气跟洛君天极像,自私傲慢,你若对她好,她也不会随意欺压你,可若你夺了她心爱之物,她会要了你命。

    考虑到这么多因素,她迫不得已,又得撒谎“因为我不想大过年,当着那么多人面被你骂,不是只有你要面子,我也要啊!”

    “就这么简单?”

    “还有多复杂,就算想要幽会,也不会选那个危险地点,你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唐暖央故作生气转开脑袋。

    洛君天用他那双幽绿眸子探测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丝细微表情。

    唐暖央感觉匍匐她身上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金钱豹,若是看出你装死,他会立刻用他獠牙把你血管咬破。

    这种压迫让她不敢喘息,手心跟后背冒冷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洛君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相信你,因此你答案肯定是选择我,你愿意让我亲你,摸你,进入你”。

    唐暖央内心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崩溃了一下“我没有说选你,这是两码事,请不要忽悠成一团好么,我不会上当”。

    “这就是一码事,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就是这么简单”洛君天扣住她十指,强壮胸膛把她压紧,笑容邪肆可以。

    “可我选择并不代表我要跟你那什么什么,这两者并不冲突”唐暖央推推他“麻烦你下去,洛君天你真很重”。

    他躯体跟成年男人无疑,散发着强烈男性气息,偶尔也会让她心猿意马,可能这就是所谓异性相吸吧。

    “我不想下去,你好软,让我想要陷进去”洛君天无时无刻,不她身上动用这方面念头。

    至今唐暖央还没有被吃掉,真是一个奇迹。

    “可你太硬了,我不舒服”。

    “适应了就舒服了,而且越硬感越强烈哦”这小妮子也终于入门了,还会说出这么大胆话来。

    阳光下,唐暖央脸蹭一下红了“我指是你胸膛太硬了,你想到哪里去了!”

    洛君天怔了怔,大声笑了起来“哈哈,,,,,,”

    “疯子,你给我让开,我要起床,不想跟你这满脑子黄~色思想怪物睡一起了”唐暖央受不了推他。

    “唐暖央,你为什么每次都能把浪漫变成搞笑呢,放着我这么一个美男,你竟然无动于衷,我不得不告诉你,这是浪费宝贵资源”洛君天真要怀疑,自已床上,是否真那么没有吸引力。

    后来,他回想起来,是这么形容自已,就像一个整治壮年吸血鬼,因为善良,而一直忍着没有吃掉她,那种压抑真是病苦不堪,所以放开肚子让他吃时候,他几乎到了疯狂地步。

    床上腻了两个多小时才起床。

    第一件事就是去向爷爷拜年。

    11点还不到,蒋老爷子带着家人来洛家拜年,不可避免蒋瑾璃又跟洛君天还有唐暖央碰头了。

    这些日子,唐暖央也想了很多,既然洛君天至今仍旧无法完全忘记蒋瑾璃,但他也同样真是乎她,说白了就是两个都喜欢,她们一方自怨自艾,另一方就会乘机把他拉走。

    既然这是解不开死结,谁都无法从中逃出升天,那么她也只有接受跟斗争。

    就像她对安斯耀说,只有走到路头,才能去重选择方向,那样她人生也会输心服口服,不会有遗憾。

    “瑾璃,你来了,我们到楼上去聊天吧”唐暖央主动过去牵过她,拉着她,拉着洛君天一起上去。

    蒋瑾璃呆了一下,心中有不妙感觉。

    洛君天也是万分讶异,他刚还担心,跟瑾璃碰面,这丫头又会跟他闹别扭,没想到她这么大方。

    楼下长辈看到这情景,心里各怀想法。

    三楼客厅,洛宁香他们正玩纸牌。

    “君天,你陪瑾璃坐吧,我下楼去泡茶”唐暖央轻笑着说道,很放心似离开。

    她这样大方明朗态度,洛君天反倒不敢跟蒋瑾璃靠太近。

    “诗菲,你来陪陪瑾璃,我去帮暖央端茶”他说完,也匆匆下去。

    明眼人一看就知了他避险,他是洛家大少爷,什么时候他需要亲自倒茶。

    洛宁香她们挺尴尬,让了位子给蒋瑾璃。

    “瑾璃姐,你到这边来坐”。

    “好——”蒋瑾璃表现很镇定,笑吟吟坐下来,表面虽如此,心里却恨牙痒痒。

    她以为唐暖央这乡下来小丫头没什么本事,可今天才知道,她比她想像要心机重多。

    下午,伊明臣一家也全来给洛老爷子拜年。

    能大年初一到洛家拜年,都是城里极有地位跟权势,而后初二,初三直到正月十五,按照资产排名,也陆续会有人来拜年,看似平常串门,其中全是跟利益挂钩。

    晚上,年轻人跟年轻人一桌,长辈跟长辈一桌,分两个厅用餐。

    洛子龙筹划了一个小家庭派对,吃也是自助餐,娱乐项目也很多,可能加自一些,不用那么拘束。

    唐暖央一会跟这个去玩飞行棋,一会去那里玩纸牌,完全不去管洛君天。

    可这样做结果,反倒让洛君天处处小心避让着蒋瑾璃,量不单独相处。

    伊明臣跟洛家这群小美女玩很开心,但他不敢染指她们,要不然君天真会拧下他脑袋当球踢,其次她们似乎太小了点。

    蒋瑾璃整整一天都保持着强颜欢笑,直到随父母一起离开。

    不过她不会就此输掉,她手上还有一张王牌,张让君天置唐暖央于死王牌。

    屋里。

    派对还没有结束,洛君天把唐暖央圈窗前“丫头,你今天玩是哪一出啊?怎么突然对瑾璃这么友善,还让我陪她?”

    “你上次不是说对她还有感觉嘛,本来我想跟你解除婚约,让我好如愿跟她一起,可是你又让我签了那保证书,害我没法跟你解除婚约,所以喽,为了免于总是吵架,我同意你跟她来往了,与其压着你,不如释放你,那样,等我们结婚时候,你也能清楚认识到,你想要究竟是我还是她,我没有什么阴谋,没有什么诡计,我只是想把过程变光明正大点”唐暖央坦白回答。

    洛君天隐隐失笑“你大方让我有点不可思议”。

    “那是因为,就算我小气,仍旧不能改变什么,我没空整天悲天悯月”。

    “k,就照你说样子吧,希望我不会让你失望”洛君天弯腰,她唇上亲了一下。

    他喜欢这么大方唐暖央,又或者说全世界男人都喜欢大方女人。

    男人用爱抓住女人心,女人用聪明捆住男人心。

    洛云帆坐沙发上,晃动着红酒杯,内心跟杯中酒一样涩。

    *******

    过了正月二十,洛君天跟唐暖央启程英国。

    “反正瑾璃也要回去了,让她跟我们一起走吧,你给她打个电~话,要不然我打也行”唐暖央边整理行李边说。

    洛君天放下手里笔记本电脑“还是我打吧!”

    接到洛君天电~话蒋瑾璃并不开心,她清楚知道,唐暖央已经抓住洛君天心理,不管自已装可怜还是装跟别男生一起,不乎他这些招数都没用了。

    因为君天脾气就是这样,吃软不吃硬,另外他也极不自负,这一点,让他坚信她跟唐暖央他面前耍不了花招。

    挂了电~话,她思索了很久很久,后那张王牌,她不能轻易启动,她要埋下长长线,来自以为赢了人,一下子输个精光。

    第二天,蒋瑾璃面带笑容来到洛家。

    三个人一同上了飞机。

    洛君天自然是跟未婚妻一起坐,蒋瑾璃单独坐对面。

    “暖央,之前就想跟你解释说,我跟君天现只是普通朋友,但是又怕你不相信,一直还挺困扰我”。

    “瑾璃,我已经相信你,是我太小心眼了,以后英国我们多多照应吧”。

    “你能这样想,我好开心,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朋友”。

    “不是想,是一定能,作为好朋友,我第一个要给你忠告是,跟毕维特分手吧,我亲眼见过他跟好几个女孩子一起玩呢,瑾璃你是这么高贵优雅女孩,不能让他毁了你”想一再利用毕维特来刺激洛君天么,识趣该知道,这招失效了。

    蒋瑾璃自然懂得她这是威吓她,她故作惊讶掩嘴“天哪,我不知道他是这样人,我会考虑跟他分手”。

    “是一定要分,这样我跟君天就不会担心你了”唐暖央闪动着真诚目光。

    她从不知道,自已有朝一日也会变成这么腹黑女人。

    洛君天边上,假装看报纸,耳朵却竖起了听着。

    还真是奇了怪了,他本是不相信她们会握手言和,可暖央竟然劝瑾璃跟毕维特分手,从这点上,她似乎是真心为瑾璃想了,要不然,瑾璃有男朋友对暖央来说,不是有利不过事嘛。

    女人心思还真难猜。

    飞机载着这份你死我活,斗破心机三角恋,从中国飞跃到英国。

    也把她们爱恨情仇转移到了英国。

    ******

    春暖花开,度过炎热酷夏,度过萧条深秋,度过寒冷冬天后,唐暖央跟洛君天迎来了第一个一起春天。

    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蔬菜,绿绿,一派生机勃勃。

    他们一起睡着,一起醒来,一起上学,一起放学,除了一起洗澡这项危险事情之外,她还挺喜欢那么多一起。

    他们依然延续着进攻跟抵抗漫漫床上之旅。

    至于他为什么能忍那么久,一直是他心底解不开谜,他只是不想太过于强迫她了,他真想要她全心全意接受他,某人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因为爱。

    对唐暖央来说,一起躺别墅前草地上,枕着他胳膊晒太阳,风中有他气味,还有青草香,那就似悠然自于云端感觉,就是她爱情。

    他们一起种花,她挖土,他放种子,一起轻轻把土盖上过程,就是她爱情。

    她把他喜欢白色衬衣染成了粉红色,他气把她堵洗衣间,亲了她半个小时时光,也是她爱情。

    她有那么多瞬间爱情,可她还是不知道,这是否也是他爱情。

    蒋瑾璃经常来,来吃饭,或是借了电影光碟跟他们一起过周未,跟洛君天坐一起也不避嫌,这种情况下,唐暖央会另一边把头靠洛君天肩膀上。

    女人拉力赛还进行。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洛君天会找个借口站起来,两个女孩会“友好”相视而笑。

    洛云帆偶而也会来,为唐暖央带来喜欢零食,洛君天也仍旧打压他,讽刺他。

    冬去春来,四季交替变化。

    这种看似和谐牢固,实则如悬挂于高中水晶瓶一般关系中,他们所有人一起度过了4个年头。

    ******

    仍旧轮转到了春天。

    洛君天大学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还差一篇论文。

    唐暖央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大学,选修是她喜欢工商管理,她跟一般女生不一样,她天生喜欢那一堆密密麻麻数字。

    蒋瑾璃第三次拿到美术大奖,所作油画多次登上报纸,上大学同时,也拥有了自已工作室。

    他们都已不是小孩子了,可唯一不变是,她们仍旧爱着同一个男人,谁也不肯退让半分。

    下午,唐暖央正向一位大学学长请教一个问题。

    她们走大学里,激烈议论着。

    18岁唐暖央依然是黑色长发,脸加白皙,眼睛也为明亮,主要是身材出落每天晚上她必须跟洛君天这头色情大战五百回合,几乎到动用镇定剂,才能压制住他***。

    那名学长也被她吸引住了,边走,边扫着她丰满胸跟细细腰。

    远处,一辆黑色跑车极速向他们驶来,不到十秒便到了他们眼前,直直往那位学长撞去。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