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崩溃,女人的战争,回家,婚礼进行时!

君天与暖央——崩溃,女人的战争,回家,婚礼进行时!

    “结婚!!!”洛远山被孙子这突如其来请求给震到了。

    尤其是坐他身旁洛云帆是一瞬间僵化住了。

    “是,爷爷,你没有听错,我们要结婚,暖央也同意了,过几天我们就回来办婚礼,你先筹划起来吧”洛君天非常坚定说道。

    “暖央也同意了?她旁边么,让她听电~话”洛远山脸上满怀笑意。

    “你等一下”洛君天把手机从耳朵拿开,放到唐暖央耳边“亲爱,告诉爷爷,我们要结婚!轹”

    睡迷迷糊糊唐暖央,照着洛君天话呢喃着说道“爷爷,我们要结婚!”

    洛远山听到暖央也是这么说,心里无比欣慰“好,好,既然你们已经达成一致了,爷爷就着手为你们办了,好孩子,你们今天可给了我一个大大惊喜啊,哈哈,,,,”

    洛君天把手机又放回自已耳边“你老人家也悠着点,年纪大了不宜过分开心,好了,我挂了!粽”

    会议室里,洛远山将手机放到桌上,极为喜悦对着全公司股东跟高层们宣布“我孙子跟孙媳要结婚啦,到时你们可都要来喝喜酒”。

    “总裁,恭喜你,,,”

    “来年弄不好就能抱到曾孙子了”。

    “哈哈,,,,”

    全公司你一言我一语祝贺,洛远山也爽朗笑着,他们很久都没有见到老爷子笑这么开心了。

    只有洛云帆,无声把头垂下,带着绝望痛楚,合上了双眼。

    这一天他知道自已没有能力阻止,可没想到来这么。

    *******

    清晨。

    唐暖央坐窗前,享受阳光下早餐。

    洛君天穿着睡袍下来,坐到他对面,端起为他泡好香浓咖啡,不经意吐了一句“我们要结婚了!”

    “噗——”唐暖央受了惊吓,把嘴里一口果汁,全都喷到了他脸上“你说什么?”

    某男黑脸,用骨感修长手拽掳去脸上果汁,甩到地上“又不是说我变性了,你至于吓成那样嘛”。

    “这比你说变成女人,变成妖怪让我吃惊,结婚?我还没毕业呢”唐暖央边说边拿起一边毛巾递给他。

    一大早,他是想刺激死她。

    洛君天接过毛巾擦了擦脸,又投下一枚重型导弹“可你已经答应了”。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答应,我自已怎么不知道呢”唐暖央发笑。

    “昨天晚上我们一起给爷爷打电~话,不记得了么,你说,爷爷,我们结婚”洛君天表情认真且诚实。

    “不可能,我才不会这么说呢,除非我疯了”。

    “看来不拿出证据来,有人是不会相信”洛君天拿出手机,按下通话录音,放桌上。

    听完了通话录音,唐暖央彻底傻了,没话可讲了。

    “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们几天就准备回去了,你暂时要休学”。

    “休学?我才不”唐暖央不是不想跟他结婚,而是不想现结,她刚上大学,有好多好多专业课要上,她不想因为一件事而破坏了另一件事。

    洛君天抿了一口咖啡“少了娘,我这个准郎该怎么办呢?”

    “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唐暖央拿起涂好果酱面包咬了一口。

    “那我肯定是很没有面子,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就是找个娘来替补你”。

    他话让她动作瞬间停顿,她没有生气把面包扔向他,而是平静问“找谁?”

    “哎——,你乎么?你都不愿意跟我结婚”洛君天幽怨轻叹。

    唐暖央心事重重咬着面包,心里考量着。

    洛君天优雅享受她做早餐,耐心等待她答复。

    过了2分钟。

    “那,,,,,那得休学多久?我可不想当个整天呆家少奶奶,那太无趣了!”她想了很多,衡量了很多,发觉她没用办法舍弃还是他。

    洛君天那张迷人俊脸上,闪耀出胜利光辉“放心好了,我保证不用一年,到时我仍旧可以陪你来上大学,好不好”。

    他握住她手,眼中有一种柔情。

    “我还能说不嘛”唐暖央微笑。

    洛君天将她从位置上拉起,让她坐到自已大腿上,轻抚她脸颊“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没有一丝犹豫”。

    阳光把唐暖央心晒烫,望着这个她深深爱了很多年男人,她不禁低头吻住他。

    此刻,没有比这个举动能表达她内心感受了。

    她很爱他,至死也不会改变,她感觉自已要被幸福烧成灰烬了。

    他们热烈拥吻着,有一种不把彼此吃进肚子里不罢休冲动。

    洛君天从未有过这种强烈到无所求满足感,他们要结婚了,听起来真不错!

    *******

    隔天,唐暖央亲自给蒋瑾璃打去了电~话。

    “嗨,瑾璃,有个消息我要通知你”。

    “什么消息?”蒋瑾璃表情严肃,她已隐隐感觉到这通电~话非比寻常气场

    果然!接下来,唐暖央遍她胸口投放了一颗原子弹。

    “我们要结婚了!”

    唐暖央说时候,脸上带着笑,她心里好畅,因为这场耗时了这么多个年头暗战,终于要结束了。

    蒋瑾璃那一头,像个木头一样,直直站立着,脑中嗡嗡作响。

    结婚!他们要结婚!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一个踉跄,她坐倒地上,眼泪混着绝望跟恨意一起流淌下来,她不甘心,哪怕是死也不甘心,,,,

    “前天晚上我们背着你沙发上做~爱了,不管你信不信,你还是不要跟他结婚好,君天对你多是同情跟一份你们订了婚责任,他根本不爱你”她孤注一掷,努力克制住情绪,说出这番话。

    唐暖央沉默了一会,回答“如果你说是真,我就要跟他结婚了,我得不到爱,得到一个洛太太位置也不错啊,我欢迎你来参加婚礼,再见!”

    她挂了电~话,呆坐着不动。

    “啊——”蒋瑾璃发疯把手机咂到地上,蹲下来放声大哭。

    这场女人大战,后关头,还是沉默中爆发了。

    洛君天从楼上步伐轻下来“出发吧,我订了你喜欢餐厅”。

    唐暖央面无表情扭过头来“洛君天,你前天晚上干了什么好事,我给你一个坦白从宽机会”。

    “你是说打电~话给爷爷事么?”洛君天还不知她指是什么。

    “说说那之前事?”唐暖央指着旁边沙发“从这里开始说”。

    “呃——”洛君天心虚搓了搓手,坐了下来,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告了密“这事说起可就复杂了”。

    “慢慢说,我有是时间来听”。

    “只能说是一场事故,都是电影跟酒惹祸,我大脑一时间邪恶了,然后就,,,,”

    “做了?”唐暖央感觉一口血已经迫喉间了。

    洛君天一怔,慌忙摆手“不,不,不,没有,关键时刻,我推开了,真”。

    唐暖央盯着他“你有证据证明你们什么也没有发生?送到你嘴边肉你会不吃?洛君天,我要你诚实说”。

    “我诚实了,真没有发生你想那种事,当时我因为电影中亲热场景,一时间腾起了***,恰巧瑾璃来吻我,我承认那一刻我真要失控了,但结果我真没有做,你要我拿出证据来,你可以想想,你12点1分上钟,我是12点2分上来,难道1分钟就可以完事么?”洛君天又拿出手机,翻出通话记录“看看,我打给爷爷才12点32分”。

    唐暖央拿过他手机,看了看,又回想了一下那天情景,以及墙上挂钟时间。

    她隐约记得是指向12点。

    她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她足够相信洛君天,而是她其实也不太相信蒋瑾璃。

    以时间,还有洛君天进行这种事情时耐力来推测,不要说1分钟,2分钟结束都不可能,所以她相信是没有做什么。

    把手机甩给他,她站起来向外走“我们走吧,你订了会什么餐厅?”

    “泰国料理,你不是说喜欢咖喱味道嘛”洛君天见好就收。

    他迅速站起来,把手机装入口袋中,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过来搭住唐暖央肩向外走。

    唐暖央对他扯出一丝笑容。

    说实,她心里挺不舒服,虽然她确信他们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不能否认洛君天差一点就失控了,好比没有把毒药吞进肚子里,但那毒药滋味仍旧残留口中一样。

    可她知道,蒋瑾璃盼望就是她此时跟洛君天闹情绪,好让她想出办法来破坏他们婚礼。

    她不能让她如意!

    ******

    办好休学手续,暂时整理了英国事情,他们启程回去。

    深夜11点半,他们回到了洛家。

    铃着行李进了门。

    “少爷,暖央小姐,你们回来了,大家都楼上等着你们哪”管家接过行李,微笑说道。、

    洛君天牵着唐暖央手上楼。

    二楼客厅里,坐满了人。

    “哥,嫂子”美丽洛宁香,出落无比明艳,高挑身材,该丰满地方很丰满,该骨感地方又很骨感,五官精致,皮肤水嫩,只要是个男人,且取向正常,看到她,都无法移开视线。

    她现见到大半年都没有碰过面哥哥,开心直扑他怀里。

    洛君天也给了她一个大大拥抱。

    唐暖央走上前“爷爷——”她礼貌叫着,不过分亲昵,但却很乖巧。

    “嗯,先坐下”

    唐暖央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斜对面坐着洛云帆。

    他气色看上去不太大,白没有一丝丝生气。

    她对他笑,他却低着头,把脸转开了。

    “暖央,日子我给你们定好了,婚礼请柬我也送出去了,你还有什么亲戚朋友要叫么”洛远山和蔼问。

    “没有!”就算有,这么多年不联系了,跟陌生人一样了,她不想去请他们了。

    “那好吧,若需加人,你跟爷爷说一声”。

    唐暖央点点头。

    身旁,洛君天亲昵无比揽抱住她“爷爷,你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到了日子,我们是不是走进礼堂就可以了呀?”

    “小子,结婚可不是这么简单事,日子我定1月2号,距离那天你们还有一个月零八天,这段时间,你们要去拍婚纱照,选礼堂,买婚戒,房间也要装修,事情有一大堆呢”洛远山笑呵呵说。

    这小子,横竖都不像是要结婚人。

    “听起来好像还蛮复杂样子”洛君天笑着皱眉“不过,也蛮有意思”

    “结婚可不是有意思,而是要长长久久一起”洛海珍笑着教导。

    “三姑说是”洛君天说着把视线投到洛云帆身上“亲爱四叔,你有什祝福或许教导话要说么”。

    洛云帆心里深深呼吸,心头纵有惊涛骇浪,抬头瞬间,也归于一片平静“好好对暖央,不要让她伤心”。

    “好,没问题”洛君天笑无比璀璨。

    某人心里现应该难受极了吧,哈哈,,,,

    “谢谢四叔”唐暖央看不出洛云帆难受,微笑接受他祝福。

    *****

    家里休息了几天,洛君天跟唐暖央为婚礼忙绿了起来。

    首先要做就是拍婚纱照。

    摄影师跟造型师都是顶尖,背景都是真实取景,而不是后面随便放一块假布景。

    看到换上婚纱,化了妆唐暖央,洛君天看呆了。

    穿着白色礼服,俊美挺拔洛君天,也再一次秒杀到了她眼睛。

    “丫头,你真长大了,我想好吃了你”他走向她,想要吻她。

    唐暖央把头躲开“不能亲,你会把我口红全部吃掉”。

    “那就再涂喽,你说我想亲你了”洛君天搂着她细腰,不亲到不罢休。

    “啊,不要,不要——”唐暖央扭来扭去躲避。

    “咔嚓,咔嚓——”

    正他们亲热之际,闪起一阵闪光灯,把他们结结实实给吓到了,同时惊慌扭头去看。

    拿着照像机,留着山羊胡子摄影师,满意看了照片说道“表现非常好,很自然,棒极了!”

    能不自嘛,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衣室会变成拍摄长场地。

    这个顶级摄影套路,果然很“顶级”。

    连续三天拍摄,唐暖央累趴下来。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拍个照都能这么累,一套衣服一造型,连妆容也要换。

    简直是上“酷刑”,不过唐暖央还是感到好幸福。

    好不容易是完成了一项,接下来选场地就加纠结了,有庄园也有礼堂。

    而外公打电~话又说,说不圣洁礼堂结婚,没有牧师面启誓便不算是婚礼,他就不来参加。

    爷爷这次倒是大度,说哪里举行都没有意见。

    一个晴朗午后,洛君天开车带着唐暖央去实地考察,也顺便可以进行一次秋游。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