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585君天与暖央——新婚夜!

585君天与暖央——新婚夜!

    “这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进来了”洛君天推开妹妹手,朝着唐暖央看去。

    美丽娘让他看呆了,平时她也很漂亮,不过跟今天完全不同,今天完全让他惊艳了。

    唐暖央被他看不好意思了“洛君天,你出去啦”。

    屋子全是女人,盯着洛君天,都偷偷笑。

    一边是羡慕暖央能嫁给这个完美男人,另一方面是满满祝福犏。

    “各位,我能跟我老婆单独呆一会么”洛君天用幽默语调说道。

    “不行啦,举行典礼之前见面是不吉利,出去啦,别破坏规矩嘛”唐暖央赶他,虽然她很想跟他单独呆一会。

    “哥,你就出去吧,这里是女人天下,你要看嫂子,等下有是机会”洛宁香笑着又去推洛君天啸。

    洛君天向外退“看来我今天是突破不进去了”。

    他一直退到门外。

    “你知道就好!”洛宁香笑着把门给关上,再上要上锁“我要确保那些男人进不来”。

    其他人听了,都发出阵阵笑声。

    今天是个开心日子,一切不好事情都会烟消云散了。

    唐暖央转向镜子前,看着里面美丽又幸福女人,甜甜微笑了开来。

    ****

    他们婚礼,注定是特别。

    别人都是男方到女方家里去接亲,而洛君天却是自已家里把他老婆接上车。

    没有过多复杂,洛君天顺利牵着唐暖央手,从楼上一直牵到外面婚车上。

    洛家众人也跟后面,出发去了礼堂。

    而一些亲朋好友这时已经礼堂等候他们了。

    11点钟,车子到达了礼堂。

    梧桐树两边,放满了花架,上面点缀着纯白花,一直延伸到礼堂正门,地上铺满了红色地毯。

    这是一个老套但却幸福婚礼。

    车队礼堂正门停下,洛家人先下车,走进礼堂入坐,之后洛君天才牵着唐暖央下车。

    他们踏进礼堂之后,婚礼进行曲就响起了,他牵着着向前,这天阳光把牧师所站地方照特别特别亮,仿佛是通向光明神圣索道。

    唐暖央目光迷眩,感觉就像是做梦一般。

    她看到那些她熟悉人都望着他们微笑,爷爷,外公,亚兰瑟,洛宁香,伊明臣,还有许多许多朋友跟亲人。

    他们走到前面,跟牧师一起站光晕下面,听着牧师讲那段,他已经说了无数次,都能背诵下来誓言。

    “洛君天先生,你愿意娶唐暖央小姐为妻,无论生老病死,贫穷还是富贵,都一生一世一起,永远不分离么”。

    洛君天看着唐暖央,很肯定回答“我愿意!”

    “唐暖央小姐,你愿意嫁给洛君天先生,无论生老病死,贫穷还是富贵,都一生一世一起,永远不分离么”。

    唐暖央同样是毫不犹豫回答“我愿意!”

    “你们已经正式结为夫妻了,未来人生中,要珍惜彼此,宽容彼此,建立幸福美满家庭,现,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洛君天从盒子里拿出戒指套唐暖央无名指上。

    唐暖央拿出另一枚戒指给他戴上。

    过程很简单,很普通,跟世上无数对人一样,重要是他们此刻都感觉很幸福,这份幸福,只有他们才能感受到。

    “以后,你可就是我名副其实老婆喽”洛君天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声音说道。

    “那我以后要改口叫你老公么”。

    “毫无疑问!”

    他微笑着侧头吻住她,众人面前,热烈拥吻。

    美好画面,让礼堂里见证人也感到格外幸福,这是一个人一生当中,闪光瞬间,给人希望与鼓舞。

    家人与亲友簇拥下,他们走出教堂,天空中洒着礼花,他们一起走过梧桐林,婚纱下摆卷走了这一个季节美好回忆,深深烙印心里。

    那年秋天,我们结婚了!

    洛君天,我永远记得这一天阳光,这一天你吻我温度,我记得你微笑,记得你誓言,记得那片洒满落叶梧桐林,记得风吹过发间,你手心为我拂去温柔,,,

    我爱你,永远永远。

    *******

    五星级大酒店,洛家婚宴,全城瞩目。

    有政商名流,有英国皇家亲属,来自全球各地,酒席开到2多桌。

    门口守满了媒体记者。

    洛家长孙,有可能成为下任洛氏总裁人物,婚礼排场,是可想而之、。

    唐暖央换了四套礼服,从中午到晚上,她简直要虚脱了。

    婚宴进行到中途,洛远山上台致词“今天是个开心日子,我平生大心愿已经完成了,突然发现我也老了,忙绿了一生,我也该停下来好好休息了,这里,我宣布,我要把洛氏这个重担交给我长孙,以后由他来打理”。

    洛君天很是惊喜,上前去拥抱了一下洛远山“爷爷,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小子,好好对待暖央,好好打理公司,那爷爷就能安安心心享受晚年了”洛远山笑呵呵拍拍他。

    “全都交给我吧!”洛君天一直都坚信,这老头疼爱是他。

    台下响起祝贺掌声。

    洛君天这一天不仅娶到了唐暖央,还接管了洛氏王朝,没有人比他人生还要圆满。

    唐暖央站他身旁陪他开心。

    一直到开始散宴,她才突然发现整天都没有看到洛云帆,事实上她从英国回来到现,这一个多月,都没怎么见过他,他们那么亲近,可突然疏远好似没有这个人一般。

    今天人太多,她也很忙碌,都没有好好去注意。

    她将头靠向洛君天“怎么没见四叔啊,他没来么”。

    “你到现才发现么”洛君天一边送客人,一边笑着回答她。

    “他去哪了?不家么?为什么不来参加我们婚礼?”唐暖央想不通,有点不开心,四叔是她乎一个亲人,可他没有来参加她婚礼,这有点让人无法接受。

    “他去法国出差了,早上他打电~话来说,飞机晚点,赶不上我们婚礼,已经道过谦了”洛君天轻描淡写解释。

    真正原因,他是心知肚明,今天可谓是全方面打击了洛云帆。

    无论是事业还是女人,都没有了份,这会估计哪个地方借酒消愁吧。

    ******

    结束了之后,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

    洛君天拒绝了一切闹房活动,把伊明臣跟亚兰瑟这两个爱出鬼主意家伙给赶走。

    房里。

    唐暖央疲惫坐梳妆台前卸妆。

    “老婆,我们去洗澡吧”洛君天迫不及待自后面环抱住她,慢慢拉下她礼服。

    “啊——”唐暖央夹住腋下,护着胸口“你先去洗吧,我脸上还有妆没有卸完”。

    想到今晚她就不能抗拒了,她心里很是紧张。

    洛君天咬着她耳垂,眯着眼睛,暧昧说道“你该不会是害怕吧”。

    “谁,,,,谁怕了,我说话算数”。

    “今天晚上,你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不用紧张,我会很温柔进行”,

    “讨厌,你别说了,去洗澡吧,你洗玩了我洗”。

    唐暖央脸已经红到不行了。

    洛君天恋恋不舍站起来,去浴室洗澡。

    她妆刚好卸完,他就出来了,上半身光着,只围着一条浴巾,湿漉漉黑发性感无限。

    她盯着他那里,不由咽了一口唾沫。

    “换你洗了,我床上等你,动作——”洛君天躺到床上,慵懒卧着。

    唐暖央逃进浴室,镜子里自已脸好红,跟他一起这么多年,可想到那种事,还是会脸红心跳。

    她心里现既是期待又有点害怕。

    摸摸脸,她走进淋浴房去洗澡,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到走出浴室。

    她穿着白色真丝吊带睡衣,比平时要性感一些,结婚了,她也想要抓住丈夫心啊。

    “过来——”洛君天对她招手,目光扫到她坚~挺胸部,渐渐幽暗起来。

    唐暖央走到床边,坐到床沿上,躺到他身边,心脏砰砰乱跳,呼吸也紊乱了。

    洛君天伸手抚摸她小脸“丫头,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睡,你干嘛那么紧张”。

    “可我就是紧张啊”她承认,拉住他手臂“等会不要一下子进去,慢点好不好”。

    “这种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洛君天轻轻拉下她细肩带,褪下她睡衣。

    呈现他眼前是诱人**,饱满弹性酥胸,平坦细小腰,粉色秘密花园,那阵阵处子香,勾动起他亢奋神经,下体立刻变坚硬。

    他抽走腰间浴巾,拉过她手,放到自已那里“感受到它热度了么”。

    唐暖央脸红,要不是因为之前也见识过,她一定会吓哭过去,就算是今天,她还是不能确定,自已能不能容纳下这么巨大。

    反正做女人总要有第一次,不管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她大着胆子把唇贴到他胸口,***起手中巨物来。

    “嗷——”洛君天享受轻哼,强盛欲火被她点燃,他压住她,封住她唇,疯狂吸允,双手揉捏着她丰满,抚摸进她双腿,用手指先行探索那片秘密花园。

    她回应他吻,双手搂抱着他强壮无比身体,身体变越来越热。

    这种没有阻隔耳鬓厮磨,让她觉得好乐,她已经准备好为他奉献一切宝贵东西了,他想要,可以全部拿去。

    腿环上他腰,表示她准备好接受他了。

    滚烫灼热一碰到柔软湿润之处,浑身兴奋到起鸡皮疙瘩“老婆,我要进去了”。

    “嗯——”她抱紧他,害怕颤抖。

    他向前慢慢挺入,她紧让他想要尖叫,他实忍不住了,奋力一挺,贯穿她身体。

    “啊——”唐暖央惨叫,感觉身体都要裂成两半了。

    她痛大口大口喘息,痛苦推他胸膛“好痛,点拿出去,求你了”。

    “放松,放松,一会就好了”洛君天亲吻她发丝,安抚她情绪。

    “我不行,放松不了,洛君天求你退出去,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再来”唐暖央越痛就越是紧张,越是紧张就越痛。

    洛君天捧起她脸,吻住她,舌头顶开她牙齿,温柔吻她,分散她注意力,让她慢慢放松下来。

    唐暖央沉沦他热吻里。

    慢慢,那种撕裂痛楚消失了,一种异样感身体深处叫嚣起来。

    她难耐扭了扭腰。

    察觉到她举动,洛君天松开她唇,缓慢开始律动。

    “嗯,,,嗯,,,”强烈意身上一波一波帆泛起,这种感觉好奇秒。

    层层叠叠温暖紧窒将他包裹,洛君天通体舒畅,简直到了天堂,他兽性大发,发狠她身体冲刺着,蹂躏着,释放长久以来压抑。

    她身体越来越热,那种意被推到了顶峰,而后大脑一片空白,一种无法去形容极致乐,让她像是漂荡到了云层中。

    夜,还继续。

    某个释放饿狼,也仍不知疲倦狂推猛进、

    她到后累随他摆弄,连腿都弯不起来。

    今夜他可真是舒服透了。

    清晨。

    唐暖央从疲劳中醒来,胸口横着他粗壮手臂。

    被子下来,他们光着身体,就那么纠缠抱一起。

    她动了动,看了他一眼,昨夜真是太疯狂了,想到自已成为了他女人,她甜蜜把脸贴他怀里。

    忽然,睡梦中男人一把将她压到身下。

    “这么诱惑我,是想要再来一次么”洛君天睁开惺忪绿眸,色眯眯问。

    “才不是呢”她不要再来一次,腿很酸。

    “我已经看出你心思了,不用否认”洛君天架起她腿,就是凶猛一挺,他享受轻哼“老婆,你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唐暖央咬住唇,任由他占有。

    中午。

    他们是打算死床上么,他是怪物,可她是人类啊。

    “可是我要吃你!”。

    “啊,我真要疯了,救命——”

    “宝贝,再做一次我们就起床去吃饭”洛君天摸上她翘臀,***又来了。

    唐暖央无奈钻进他怀里“你说,一次,就后一次哦,要是你耍赖,我今晚就不跟你睡了”。

    “k,就一次!”洛君天像得逞坏蛋,一次把她扑倒。

    是一次没错,但是他没说这个一次是多长时间。

    当两点钟,唐暖央终于能下床时,发觉两条腿软像面条,完全没法走路。

    而且连硬地方都不能坐。

    她一脸憔悴,像生病似坐沙发上。

    佣人把饭拿来,她狼吞虎咽像是饿了八辈子似。

    洛君天穿着家居服,容光焕发像吸饱了血吸血鬼。

    “累话,吃完了我们上床休息吧!”他体贴说道。

    上床这两个字,唐暖央听来头皮发麻。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