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君天遭调戏!

君天与暖央——君天遭调戏!

    “唐暖央——,唐暖央——”洛君天扯着嗓子,就像是进村收废品似。

    这一吆喝,老婆没找到,倒是把劳作村民给招来了。

    农村原本就是一点点稀奇事,都能被无限放大,何况是进来这么一个“另类”生物,看着像中国人,看着又像外国人。

    总之,他们眼中,就是一个绿眼珠男人。

    他们像是西洋镜似从大老远扔下手里锄头或是竹篮子从四面八方赶来,把洛君天包围了起来,用他们不加修饰探索目光,把洛君天从头到脚用目光解剖了“一遍”轹。

    天不怕地不怕洛君天,下意识向后挪了半步。

    这些“朴实”农民伯伯们眼神,让他想到实验室里那群围观小白鼠科学家,而自已不幸沦为了小白鼠。

    “阿喽,你是从细嘛地方来”一位可爱大伯,用他那自创第二声发音加上蹩脚“英语”跟洛君天讲话酏……

    洛君天感觉压力山大,他会英语,法语,俄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但就是听不懂他讲什么。

    “他眼睛长这么奇怪,应该是外国人,要跟他讲外国话才能知道”。

    “那我们又不会讲外国话”。

    “本来问问他怎么会来这里,这样子也问不清楚啊”。

    长奇怪!!!

    洛君天无比受打击,他从出生到现,别人对他容貌评价都英俊,漂亮,精致,有型,有气质,从来不曾有人用长奇怪来形容他。

    审美观是不是出了问题?

    “小伙子,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位慈祥大妈,终于于心不忍上前,对他打着手势。

    洛君天郁闷深吸一口气“你该忙什么就忙去吧,我找我老婆”。

    一口纯真普通话,让众人意外极了“你会说我们中国话啊,说真,这老外就是聪明”。

    “抱歉,事实上,我就是中国人”洛君天汗颜,扯出友好笑意。

    “中国人哪有你这样,你眼睛是绿”村民指着他眼睛,说道。

    “哦,这个啊,我戴了一种隐形眼镜,是绿色,不好看了”为免不让别人感觉自已是怪物,洛君天只好谎称。

    “现还有这科技啊,细看看,这色还挺好看,正好你长也像外国人,蛮佩,话说,你老婆她是我们这个地方人么,我们帮你找”村民很热心。

    洛君天心想那也好“我老婆好多年没回来了,今天是第一次,或许你们还记得以前住里唐暖央,她离家时候年纪大不”。

    “你说是老唐家那个暖央吧,她父亲出车祸去世了,她也离开家了,是不是她”。

    “对!她刚才一个人先跑进去了,我不知她往哪个方向跑了,她家哪里,你们可以带我去么”与其到处瞎找,不如直接去目地好了。

    “当然知道啦,走,走,我带你去——”

    村民们很热情要带路,还帮忙拿行李。

    洛君天也乐接受了。

    一路弯弯曲曲向里走,他举目去看四周,真可谓一分钟一个小刺激,五分钟一个大高~潮这么“别具一格”地方,人类能居住么?

    当然,这话他是心里嘀咕,说出来话,估计会被杀掉。

    村民终于把洛君天领到了唐家门前。

    他赫然发现,他老婆已经站门口了。

    洛君天走过去,从背后环住她腰,磨蹭着她发丝“太久没回来,是不是有一种熟悉而又陌生感觉?”

    “嗯!”唐暖央点头,喉咙莫名发梗。

    走到门口,才很清晰回想起来,当年离开时心情,一下子,有恍然隔世感觉,这是洛君天不会明白,她也无法跟他说清楚感慨。

    “我们进去吧,让我看看这几天我要住地方有多吓人”洛君天光看着生绣铁门,就已经感觉很惊悚了。

    唐暖央侧头白了他一眼“洛少爷要是不想住,可以回去!”

    洛君天身体挂靠她身上“我还真想回去呢,可那老头够狠,直接把人扔下,车子都开走了,现我是想走也走不了,只能这陪你喽”。

    “那你赶紧叫一架直升飞机来好了呀,洛少爷,什么事办不到啊”她笑着调侃他,事实上,以她对这家伙了解,他真会干出这样事来。

    “小妮子,敢这么糗你老公”洛君天哪会听不出她调侃,一把拧下她腰,哈她痒痒。

    “哈哈,,,,好痒,住手啦”唐暖央怕人家摸她腰了,笑瘫他怀里。

    他宽厚胸膛以及那熟悉味道,消去了她心中淡淡感伤,人活着应该一直向前看才对,不能沉沦过去回忆中。

    她有他,便是世界上幸福女人。

    他们旁若无人亲热,完全忘记后面还站着这个村村民。

    乡下人思想保守,又是年经大一些,看到这抱来抱去,一张张老脸都要红了。

    “哎呀,现年轻人可真是不管哟”。

    听到身后声音,唐暖央转过身去看后面,见到以前那些邻居大爷大妈们,不好意思跟洛君天分开,热切过去跟他们要招呼。

    “张伯伯,吴大妈,李大姐,好久不见了!你们过好么”见到熟悉家乡人,她既开心又有点紧张,因为变很多。

    村里人上下打量她。

    “暖央你变漂亮了,听人你到城里去过好日子,现一看还真是呢,你看这衣服,多漂亮啊!”以前经常到她家来玩吴妈妈,拉着唐暖央手,笑呵呵说。

    “生活是比以前要富足一点”暖央很谦虚说。

    “小暖央长大了,变也开放了,嫁了这么高大帅气老公,还避嫌当众亲热,不亏是外面见过世面了”旁陈爷爷开起了玩笑。

    唐暖央摸摸发烫脸“我不知道来了这么多了,哎哟,真是难为情死了”。

    洛君天揽住她肩膀。融入进这个氛围里“各位大爷大妈们,我老婆可容易脸红,你们就情取笑她吧”。

    这话惹大家都哈哈大笑。

    “小伙子这个子长高,模样俊,这话也很会说嘛,一看就很有出息”。

    洛君天不谦虚明媚一笑“大爷你很有眼光!”

    “看看,这年轻人要都这么有自信多好啊,暖央,你这老公可不简单,不过他长这么好看,你可得小心,别被其他女人给抢去了”。

    “大爷,你可不能这么说,我永远只爱我老婆一个人,宝贝来,给老公亲一个”洛君天玩世不恭像个胡闹小孩,抱着唐暖央,她脸上香了一口。

    唐暖央拍打他“干嘛啦,你正经点行不行”

    管她嘴上骂他,心里却是很甜蜜。

    “哎哟哟,这小两口我们这群老骨头真是受不了了,进屋去吧”吴妈妈抖着一身鸡皮,挪动着一身胖胖肉。

    “都是你啦——”唐暖央娇嗔拧洛君天,拉着他往屋里走。

    门前,洛君天拿出爷爷给钥匙打开门。

    一阵霉味扑面而来,里面家具什么,都盖着布,蜘蛛网结密密麻麻都是,灰尘有一本杂志那么厚。

    “我天哪,这里不能住人吧”洛君天表情恐慌,连迈都不想迈进去。

    唐暖央走进去“我家又不大,我们打扫打扫就能住啦”。

    “本少爷沾到灰尘会死掉,所以只有你,没有我,或许我们可以找人来帮忙”洛君天转过身,对正欲离去妇女喊“李大姐,可以帮我们打扫一下屋子么”。

    李大姐过来“年轻人有手有脚,不可以这以懒惰”。

    洛君天拿出钱包,掏了一叠百元大抄递给她,顺带卖个萌“大姐,拜托啦,我有严重哮喘,不能沾到灰尘,这些就算是清洁费吧”。

    他以为她一定会收下,哪知李大姐用力拍下他拿钱手“什么钱不钱,你有病大姐还能不帮你,要是拿了你钱,大姐成什么人了”。

    洛君天愣了一下,收回了钱“哦,那谢谢大姐了”。

    “谢什么,大姐我啊,可不喜欢那么见外”李大姐往洛君天屁股上拍了一记,又摸摸他胸口,摸摸他脸,心疼说“哎哟喂,这么漂亮小子,怎么得了哮喘病,可怜喏,害大姐好想抱抱你”。

    洛君天盯着他身上肆意游走手,俊脸渐黑。

    唐暖央屋里扑哧一声笑开了,她忘记告诉他了,李大姐是村里出了名喜欢调戏年轻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