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怀暖央——蜜月主要该做什么

君天怀暖央——蜜月主要该做什么

    “大姐,你对我太好了,不过——”洛君天僵笑铃开李大姐手,目光变骇人“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身体,不然我会性情大变”。

    相信他,他现很想把她手给剁了。

    活到现,还是头一次碰到敢占他便宜,吃他豆腐女人,真可谓是前无古人。

    李大姐盯看着他眼睛,隐隐有些发慌,她怔了怔,爽朗大笑“哈哈,,,大姐不是心疼你嘛,我给你把卫生搞了”。

    “谢谢,辛苦你了”洛君天退开葡萄架下,放下行李箱,坐上面轹。

    唐暖央屋里对他翻着白眼,正好李大姐进来了,她微笑招呼了她,两人一起把这十几年都没有回来过地方打扫干净。

    二个半小时后。

    “呼——,终于弄干净了”唐暖央用手背抹去额头汗,站窗口,惬意晒着夕阳酤。

    “暖央,都4点多了,我该回去烧饭了”李小姐从里屋出来,已经把手洗干净了。

    “今天太谢谢你了李大姐,要不是没有你,我一个人还不知要干到什么时候去呢,改天我去你家找你”。

    “好啊,我热烈欢迎,那我走了”。

    “嗯,慢走!”

    手插后面牛仔裤戴里,唐暖央轻笑着目送她离开,而后到院子里去找洛君天。

    只见他坐行李箱上,翘着二郎腿用笔记本电脑玩游戏,一派悠闲样子。

    别可说他这样很自私,不体贴,他会愿意打扫卫生,那她才觉得奇怪呢,环境照就个性,是没有办法改变。

    “大少爷,你可以进来了”她靠门框上对他喊。

    洛君天收好笔记本电脑,拉着行李走进来,四下打量了一下“嗯,虽然还是个破地方,不过起码没有刚才那么惨不忍睹了”。

    唐暖央过去往他肚子轻揍了一拳“谢谢你诚恳评价”。

    “呃嗷,,,,,”他抱着肚子,夸张惨叫“果然是毒妇人心,我稍微评价差了点,一不小心说了实话,就招来你拳头了”。

    “这可是我家,你不喜欢也得喜欢,当然我知道你不喜欢,那就请你假装很喜欢,别忘了,我们是来度蜜月”唐暖央双臂挂他脖子上,调皮他唇上轻啄。

    洛君天表情一下子从痛苦变成了愉,他顺手揽住她腰,贴进自已凸出硕大“说对,这可是我们蜜月,那你可知道,蜜月主要是做什么事么?”

    她身体发热,故作不知说“我又没度过,我哪知道”。

    “按字面意思理解看看啊,蜜月蜜月意思就是这一个月,我都呆比蜜糖还要甜地方,你知道哪个地方是比蜜糖还要甜么?”他声音低魅,唇压她颈间,手游走进她裙子里,摸到她大腿根部,长长手指往里深入。

    “啊嗯,,,,”哪里经受了太多刺激,变有很敏感,轻轻一碰,就跟过电似。

    他手指按着外面花心,轻轻抽送。

    她绷紧了身体,呼吸急促,她能感觉有很多液体从体内分泌出来,燥热,深处叫嚣着渴望被深深填满。

    他咬着她耳朵“全都湿了,丫头,你好饥渴”。

    “关,,,关门,我们到楼上去”因***,她脸被渲染成一片桃红色,那迷离目光,醉酒般绵软身体,都预示了她已经完全动情了。

    “不要,我们就楼上做,宝贝,让老公来喂饱你吧”他狂吻住她,将她带到门口,带上~门。

    “唔,,,唔,,,,”他疯狂,他嘴里味道,都让她为兴奋,忘记了时间跟地点,跟他纠缠一起。

    ***这种东西,能吞没所有理智,这是一种无法抗拒乐。

    洛君天变成了一头凶恶狼,扯下她衣服,又迫不及待把自已也脱个精光。

    他喜欢刺激,乐于尝试各种场地,尤其喜欢变幻姿势,他玩性很大。

    旁边有一把高高竹椅子,他把她放上面,握住她脚踝,架放到自已肩膀上,俯靠下去,抵她***上面。

    “啊——”她呻吟颤抖了,仿佛有一团火从那个地方烧透了她整个中枢神经,她身体收缩着,难以启齿痒让她要变成一头母狼了。

    他没有立刻挺进,弯腰含住她花蕾,***只有到达高点,才能释放出无能量。

    他多么喜欢看她满足而又乐表情,他简直爱死了。

    “嗯,,,君天,洛君天——”她不好意思说要,只是一味抬高自已身子,去碰触他。

    “真性急——”他坏笑轻咬花蕾,猛向前挺身,贯穿到底。

    结合让他们彼此身体与心灵都得到了巨大满足与乐。

    他握住她双腿,发狠推送着,每一下都顶到深处。

    竹椅被摇晃嘎嘎作响,她真担心这种摇动法会把它给摇架了,可体是乐,她根本就不想停下来。

    他也感觉好极了,一次比一次都要来棒,他们配合默契,仿佛就是为彼此而生。

    强烈高~潮让唐暖央进入一阵近乎于眩晕之中,全身痉~挛,脑中一片白茫茫,飘飘然登上极乐仙境。

    这种滋味,体会过后,就跟毒品一样上瘾。

    “丫头,你这样就满足了么”洛君天暂时停下来,让她缓口气,他可不想做晕她,他还指望着她给他做饭。

    唐暖央疲累点头“嗯!如果你现放过我话,我会很感激你”。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几夜她领教到了他厉害,洛君天绝对是从内到外到强者。

    “我也想放过你啊,可是老婆你感觉到了么,它还跳动”。

    洛君天坏笑,而唐暖央果然感觉到了那一涨一涨跳动感,似乎变大硬了。

    她腿有点抖“那你继续吧,反正我说不要了,你也不会停”。

    “别这么说,等会你又会乐哇哇大叫了,你要做,就是紧紧缠着我腰”洛君天缓缓挺动着腰,开始一轮进攻。

    就好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从缓慢上升开始,迎接极速惊险狂奔。

    唐暖央闭上眼睛,感觉又来了。

    可怕是,经过一次至高点,她容易到达高~潮了,而不受控制他,完全不顾她承受是不是到达了极点,接二连三似要把她推下悬崖又抛到空中。

    她对此总是既害怕又欲罢不能。

    正他们投入运动之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笃笃——阿央,你么,我是孙惠红,听我妈说,你回来了”。

    沦陷***中唐暖央猛发了一个机灵,慌忙推推还她身上耕耘洛君天,极小声紧张催促“让我起来,有人来了”。

    洛君天磨蹭她发丝,捏她臀部,仍旧沉沦沙哑低语“紧张什么,我把门锁了”。

    正兴头上,他不想半途而废,不释放,对男人来说,是件很痛苦事。

    “问题有人外面啦,我们等下继续,先暂停啦”唐暖央焦急捶打。

    她精力已经不集中,光他一个人热火朝天也没劲,洛君天只好抽身出来,穿上裤子套上外衣。

    唐暖央捡起衣服“老公你去开门,我去收拾一下”。

    “K!没问题,我一定会好好招呼你老乡”洛君天对她明媚一笑,还不望靠过去她脸上亲了一下。

    他往大门走,她就踮着脚往卫生间跑。

    洛君天来到门口,打开门。

    门外染着黄发,穿着黑色皮裙,踩着高跟女孩,被突然开门出来帅哥给震惊到了。

    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心脏扑通扑通跟装了马达似狂跳不止,这男人,,,,未免也太迷人了,帅无法用词来形容,她要窒息了。

    “嗨,你好——”洛君天对她灿烂一笑,明知这小土妹被他给迷倒了,依然没有同情心搞人家心花怒放到流鼻血。

    “嗨~~~~”孙惠红激动极了,心想,要不要假装晕倒他身上呢。

    洛君天指指她鼻子“身体不要紧么”

    “啊?”她摸了一下鼻子才发现自已流鼻血了“哦,没事,没事,近火气旺”。

    “擦擦吧——”洛君天极为体贴拿出口袋中手帕递给她。

    孙惠红闻着手帕上面醉人清,天底下用手帕男人有气质了,有型了,她捂着手帕,抱着胸口,表情整个一花痴。

    “里面坐吧,暖央马上出来了”洛君天莞尔一笑,转身进屋。

    她跟着进去,瞍睛从他头发到鞋子仔细扫描,这男人长相养眼,衣服看上去很大气,质量很好样子,唐暖央这小妮子本事怎么这么大呀,如此极品男人都能膀上。

    “请坐——”洛君天摆摆手。

    唐暖央整理好以后,走出来“孙惠红——”。

    她们是同村,岁数也一样,以前村里人都说她们两是村上漂亮女孩。

    “哦,暖央——”孙惠红站起来,开心跑过去“哇,暖央你大不一样了”。

    “你也变了很多啊,变漂亮了”。

    “有么,我哪有你命好啊,还能去大城市生活,我只能镇上厂里上上班”。

    “那也不错啊!”唐暖央想起洛君天,拉过他来介绍“光顾着聊还没有跟你介绍呢,他是我老公,叫洛君天”。

    “老,,,老公啊!”还以为只是男朋友,孙惠红心里一阵失落跟羡慕。

    洛君天笑,手搭懒懒大唐暖央身上“老婆,我还饿着呢,不如我们先去填饱肚子吧”。

    唐暖央误以为他说是那个事,红着脸,用手肘顶他,皮笑肉不笑瞪他“给你正经一点啦!”

    “我很正经啊,从早上到现,我们就车上吃过一盒寿司而已,我现真非常饿”洛君天一副很无辜样子“你以为是什么?”

    “你——”唐暖央尴尬想死“马上给你做,行了吧!”

    “行,做,咱们去做”洛君天迷人笑容,怎么看怎么邪恶。

    唐暖央无视他,转过头,对孙惠红说“菜市场还原来地方么,我得去买菜,喂饱我家这大宝宝才行”。

    “不如到街上去吃吧,我请客!”

    “不用,不用,那我们来请好了”唐暖央忙说。

    “也行啦,走吧,我去叫车”孙惠红跑远。

    洛君天夸奖道“你这同村朋友倒还挺好,起码有车可坐”。

    不过当他们走到村口那条水泥路上,看到停那里三轮摩托车,他彻底笑不出来了。

    “这也叫车?”

    “大少爷,不然你以为还开劳斯莱斯来接我们么”。

    “事实上,比起劳斯莱斯,我喜欢坐宾利”。

    唐暖央语塞,挽着他撒娇“老公,你就给我一个面子,将就一次嘛”。

    洛君天显然不买帐“N——,为什么我要坐这种车,起码它造型不能像运猪”。

    “我们这里叫都是这样车啦,反正我要去坐,你来不来随你”唐暖央松开他,往前跑。

    “喂——,唐暖央,臭丫头,你给我回来——”洛君天后面抓狂喊。

    而唐暖央已经钻进三轮摩托后面“车厢”,其实也就是用铁皮搭一个棚子。

    “你老公怎么了?”孙惠红困惑问。

    “没事啊,只是他没有坐过这种车,有点小排斥而已,很就会好”唐暖央避重就轻回答。

    洛君天不情不愿走过来,看到里面“简陋”环境,他绝望了。

    “进来啊——”唐暖央鼓励对他微笑。

    “里面太小了,我好像进不去”他脸臭臭。

    “哎呀,你爬进来不就行了嘛”。

    “什么?爬?”洛君天头痛欲裂“你开什么玩笑”。

    “不上来是吧,不勉强你”唐暖央朝着前面喊了一声“师傅,开车吧”。

    轰隆隆巨声响起。

    洛君天闻着那尾气,听到那噪音,眼看着要开走“车子”,他投降了,长腿一跨,弯腰进去。

    他人高马大,一进去简直像鹌鹑一样缩着,真是要疯了。

    “洛君天——”唐暖央知道大少爷心里不爽,小心握他手。

    “我忍耐时候,别跟我说话,一句也别说”洛君天绷着脸,压着怒气,随时爆发样子。

    车子一路颠簸向前,刺耳嗓音简直像是耳朵装了两只鼓风机,而且因为没有避震装置,路面有一丁点小凹凸也会很颠。

    别说洛君天了,唐暖央都受不了了,加上这几天,他们一直不停“甜蜜”,她屁股本来就痛,这一震,简直是痛到不能说。

    “丫头,你怎么了”洛君天气归气,可看她表情不对,又不禁担心想来。

    唐暖央红着脸贴到他耳朵上,悄悄说了一句。

    听完了,洛君天脸上隐隐泛出笑意,把她从座位上抱到自已大腿,宠溺拧拧她鼻子“你这是自讨苦吃,这样不痛了吧”。

    唐暖央点点头,羞涩靠他怀里,感觉他是这个世界上她亲人,她想依赖他,像个傻瓜一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