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在车上的刺激

君天与暖央——在车上的刺激

    女人无论表面有多少强悍,内心真正渴望还是男人怀里软弱。爱睍莼璩

    对面孙惠红羡慕到不行“暖央你老公对你可真好!”

    唐暖央甜蜜微笑“目前来看是不错啦,以后就不知道了,毕竟日子还长着嘛”。

    她这话可不是矫情,洛君天有多善变,那是众所周之事。

    “老婆,什么叫以后就不知道了,难道你还希望我出轨?”洛君天不于唐暖央对他那么没有信心榛。

    “老公,如果你打算出轨话,别说我了,天兵天将来了,也阻止不了你啊,我这么说呢,意思是以后看你表现”唐暖央捏捏他下巴,那隐隐冒出胡渣下巴,很有男人味。

    那个傲骄美少年完全变成一个大男人了!

    洛君天勾起一边嘴角“精明丫头,激将法倒是用不错嘛”臆。

    “哎,不算精明,都被你看穿了”她顺水推舟,配合他话。

    “因为我比你聪明,你是翻不出我掌心”洛君天亲昵用下巴磨蹭她发丝。

    他喜欢这一刻,她小鸟依人他怀里,没有有争吵,也没有哭泣。

    “是啦,是啦,你厉害了,行了吧”她让着他,不想跟他多加争论,来破坏这美好气氛。

    洛君天轻抚她发丝“乖——”。

    “讨厌!”唐暖央娇嗔。

    车子轰隆隆上了桥,这桥不仅极为陡峭,而且桥面上也有很多处破损,所以使得三轮摩托简直跟船一样左右摇晃。

    唐暖央坐洛君天大腿上,这车子往边右边侧,她后臀部就后退撞压他裤裆里那个上面,而车子左侧,他那里就会顶上她臀部光冥石。

    这一进一退双重刺激,让洛君天舒服要叫出来。

    他开始觉得,坐这种破车子还是有好处,他开始喜欢坐这种车了。

    唐暖央敏锐感觉到顶住她坚硬如铁,一次次挤压中,它勃起大了,而且很显然洛君天正享受这份刺激。

    对面坐着她同村,她又不能表现出来。

    气氛变尴尬了。

    “暖央,你脸好红,你很热么”孙惠红看出唐暖央不对劲,不过她没有想到那个方面去。

    唐暖央不自然摸了摸脸“是啊,这里小了点,是有点热”。

    “你们坚持一下,要到了”。

    洛君天笑,颇有深意说道“不要紧,慢慢开吧,虽然空间小了点,不过还蛮有趣”。

    唐暖央哪会听不懂他话,暗暗拧他。

    天哪,这是准备囧死她么。

    车子路过一个大水坑,一阵剧烈颠簸,她向后压倒,那个挺立地方,陷进她双腿间。

    “嗯,,,,”酥麻感觉,让她不禁叫出声来。

    对面女孩愣住了,不是十二三岁小女生,这种反应让她清楚想到是何原因。

    孙惠红目光流连到他们腰间,脸顿时刷红刷红。

    唐暖央低头,拨了长发挡住脸,她没脸见人了。

    洛君天偷偷发笑,他祈祷着这一条路好跟月球表面般崎岖,这种隐晦***,他很喜欢。

    “是有点热”孙惠红用手扇着脸,不自笑“怎么那么热呢,还没有到么”。

    “,,,,了吧!”唐暖央结巴了。

    寥寥两句话,本想缓和这尴尬要死诡异气氛,可不知为何,变为尴尬了。

    *******、

    好不容易,终于到达了目地。

    唐暖央率先跳了下去。

    洛君天坐那里,绅士对还坐车上孙惠红摆手“你先下吧!”

    “哦——”孙惠红应道,猫着腰往下走,无意间往边上瞄去,看到洛君天裤子上顶起那一团“哦——”她震惊发出第二个哦字。

    她虽然没结婚,但喜欢她男人很多,男人滋味自然尝了不少。

    她用眼睛目测洛君天那里尺寸,隔着裤子都能感受那强壮硕大,犹如一条盘踞蟒蛇。

    她咽了咽口水,私密地方止不住一阵湿润。

    洛君天发现了她目光,把腿叠起“不下车么”。

    “下,当然下——”

    孙惠红跳下去,唐暖央正好转过来,看她神情恍惚样子,隐隐觉得,刚才她下来一分钟里发生了什么“惠红,你怎么了?”

    “我挺好,就是这家,我先去点菜,你跟你老公随后进来”孙惠红三步并做两步往里走纳无兰蒂全文阅读。

    心里那股瘙痒,像魔鬼一样环绕着,满脑子都是洛君天英俊面容,还有强壮身体。

    洛君天下来,走到唐暖央身边“别发呆了,小傻冒”。

    “惠红怎么魂不守舍?”

    “想知道原因么?”

    “你知道?”唐暖央将信将疑轻皱眉头。

    洛君天勾过她脖子,把嘴巴贴到她耳朵上说悄悄话。

    听完了,唐暖央脸蹭一下红了“你乱讲,她怎么可能会,,,,”

    “显然,你朋友是一只饥渴小狼,别怪老公没有提醒你,弄不好她会来勾~引我,到时你要怎么办?”

    “应该不会吧”唐暖央说是这么说,可其实心里也没有底。

    毕竟以洛君天魅力而言,几乎没有女人能逃过,他既便是什么也没做,也同样能迷倒一大片。

    “但愿不会吧,不过你还是把我看紧为好”洛君天慵懒轻笑,环着她往餐厅走。

    里面环境没有洛君天想到那么糟,还可以接受。

    包厢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都是年轻人。

    “唐暖央,还记得我么,我是以前坐你后面”一个染着红发,擦着一头发蜡年轻男人对唐暖央呵呵直笑。

    “哦,是你啊,我都认不出来了”事实上,唐暖央真记不起来了。

    另一个男生紧接着说“还记得我么,当初你跟吴奶奶家那个有钱人家孙子交往时候,还是我告诉他,你去了别地呢”。

    洛君天冷笑“或许那个家伙姓安?”

    “咦,你怎么知道——”

    “好久不见,你们过好么”唐暖央看苗头不对,忙打断这八卦嘴,去聊别。

    洛君天面前聊安斯耀,就等于老虎屁股后面点鞭炮。

    一顿饭,倒也吃齐乐融融。

    几个以前认识男生,吹嘘着如今做着什么大生意。

    “暖央,让你老公跟着我干,不出一年,我保证他能赚上百万”。

    洛君天故作惊喜睁大了绿眸,无比夸张惊呼“哇噻,能赚上百万那么多,兄弟你好厉害,我长这么大没有见过那么钱呢”。

    唐暖央桌上递他腿“闭嘴吧你——”。

    如果知道洛君天身家人,都会觉得这话完全是嘲讽。

    “暖央,这就是你不对了,男人志向高是好事,你看上班嘛,也赚不了什么钱,就留下来跟我干吧,你老公一表人才,出去装个什么有有钱贵公子那绰绰有余”。

    唐暖央笑着婉拒“不用了,他爷爷已经帮他找好工作了,我们回来住几天,他就得回去上班了,他呀,不是做生意料”。

    洛君天搭住她“那老婆你说我是做什么料星际第一技师章节!”

    “你啊——”唐暖央把菜塞进他嘴里“你就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耍帅料”。

    “呵呵,,,,那以后你养我好了”洛君天欢乐笑,偶尔有人不知他身份,也是一件好玩事。

    那边三个男生,一起嘲笑洛君天。

    不过也无碍大家喝酒聊天欢兴致。

    电~话铃声自洛君天口袋中响起,他拿出了看了一眼,见到名字,他勾起邪笑,一个计谋产生,他接了起来“喂——”。

    “话说你们究竟上哪上度蜜月去了?巴黎?瑞士?米兰?柏林?月球?”伊明臣那头喊过来。

    “都不是”。

    “那是哪里,洛宁香那小妮子说我死都不会猜到,我真是要好奇死了”。

    “她说没错,这个地方啊,你绝对没有来过”

    “好玩么?”

    “那哪能不好玩啊,这里不仅有你没有坐过车,还有你见过风景,我要爱死这里了,去他巴黎瑞士,跟这里比,那全弱不值一提”。

    “真假?”

    “别说哥们不跟你一起分享,你自已来看看就知道了,记得带上你喜欢甜心,我建议你现就可以出发了”。

    伊明臣隐隐觉得他热情爽过了头,可谁让他要好奇死了呢“把路径图发过来,洛君天你要是敢骗我,你就完蛋了”。

    “好说,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洛君天能预想到他气跳脚样子。

    他们友谊可是建立互相戏弄基础上。

    这么“美好”地方,不跟好朋友分享,也太不厚道了。

    洛君天挂了电~话,唐暖央冷着脸,把脑袋凑过来“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把伊明臣给招来了”。

    “不是我招来,是他非要来,我只是给我们回程找了个车夫而已”。

    “你把他骗来,他会杀了你”。

    “哈哈,,,我什么时候怕过他,放心吧,那家伙我了解”。

    “好吧,我不管了,要死也是你死——”。

    唐暖央有些生气,他们蜜月,干嘛要有这么多人参与“你们吃吧,我去上个卫生间”。

    “老婆——”洛君天看出她生气了。

    孙惠红趁机坐到他身边“我还没有跟你喝过呢,来,干一杯”。

    洛君天拿起杯子跟她碰了碰,还是让她先消消气吧,早知道她那么意,就不出这个主意了。

    桌下,高跟鞋鞋尖正若有似无踢着他腿。

    他很察觉,把脚往边上挪了挪“你酒喝有点多了,回家去吧”。

    “那你送我啊,我们不是顺路嘛”借着酒精作用,她大胆起来。

    她还借故把筷子掉地上,弯腰去捡时候,去摸洛君天裤裆电锯之父全文阅读。

    洛君天似乎早就猜到她有此一举,她摸过来时候就起身“我还是去看看我老婆吧,你们慢慢吃,今天我请客”。

    “哪能让你请啊,你又没什么钱,我们来请”坐那里,喝满脸通红男人,豪爽说。

    “那你付吧,貌似也不便宜”洛君天爽同意了。

    他可没兴趣对这群乡下土包子幼稚解释自已多么多么有钱。

    他说完走出去,饭馆外面找到了唐暖央。

    悄悄从后面环住她腰“生气了?”

    “谁有空跟你生气,你不喜欢这种鬼地方我理解,让高贵洛大少爷来我这个乞丐家乡,真是让你掉价了,没面子极了,可是洛君天,这是我家乡,我出生长大地方,你就不能假装你也喜欢,起码不要把这里当作一个笑话,让有钱朋友来围观,我看我们明天就回去好了,这蜜月之行变完全没有意义了”唐暖央扯下他手,往来时路走。

    洛君天追上去拉住她手“一起走吧”。

    她没有挣开,也没有理他。

    两人借着月光,漫步走乡村公路上,偶有摩托车或是自行车过,大多时候,都只有风吹树叶沙沙声,还有浓郁泥土香。

    他们两边,都是稻田。

    “第一眼见到还真挺反感,不过村里人很热情,有我们那个世界所没有朴实与真诚,你小时候朋友也很有趣,这会跟你这么走着,感觉也很特别,非常舒服,真,现我还挺喜欢,我想我们可以多住一段时间”洛君天自然而然说道,声音温柔。

    唐暖央总是很容易向他妥协,或许她心里,爱很浓,所以无论他怎么伤害她,她早已心里找好原谅他理由。

    她软化依靠到他身上“谢谢你跟我这么多,我心里好受多了”。

    “我都娶了你这个小土包了,难道还会嫌弃?知道么,把伊明臣大好处,我们有个可以使唤司机了”。

    “哦,原来这才是你目,你好坏”。

    “我还可以坏”洛君天摸上她胸,揉捏起来。

    “你疯了,这是路上,回家去再说啦”唐暖央紧张看看四周,生怕有人偷窥。

    “有人才刺激嘛”洛君天啃咬她耳朵“想不想要老公进入你”。

    “住口,色狼——”。

    两人粘一起,走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回家。

    摸黑到了楼上,他迫不及待跟她一起倒床上,拉扯着她牛仔裤。

    “先洗澡好不好”唐暖央拧他。

    “嘘——,别吵,做完了我们一起洗,不要打断这一刻感觉”他手指压她唇上。

    衣服一件一件落了地,他们光洁溜溜身体完美契合一起。

    他品尝着她小嘴,一路向下吸允,瘦瘦锁骨,还有丰满酥胸,她芳香让他为之着迷。

    他不再像开始那样像饿死鬼一样猛扑狂夺,他现注重花样繁华前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