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再让我憋着,我连你的菊花也会爆

君天与暖央——再让我憋着,我连你的菊花也会爆

    洛君天跟伊明臣被她激动情绪给震住了。

    “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我这就把它扔远远”洛君天鲜少看到她有害怕过什么东西。

    他这么说了,唐暖央才平复下来“它太脏了,不要用手抓,赶它走吧”。

    “赶了,口头威胁跟武力制压都没有作用”伊明臣边上幽默出声。

    “呵——”伊明臣话,让唐暖央忍不住笑了出来“用火钳夹出去吧,给我扔远远,我可不想经常院子里跟它碰面”榛。

    “没问题,包哥身上”伊明臣打着保票。

    稍后,洛君天跟伊明臣拿了火钳又来到了院子里,那只癞蛤蟆还蹲原地。

    他们对看一眼,两个未来大总裁磨刀霍霍向着那只不知道惹了什么大人物蛤蟆走去益。

    说来也怪,原本蹲那里,鼓着嘴巴一动不动癞蛤蟆,突然掉头向外跳去,好似是意识到再不走,就有杀身之祸了。

    “算它机灵”。

    “估计是被我们气场给吓到了”。

    他们沾沾自喜,下不战而胜喜悦让他们得意及了,或许人总有童真一面,释放出来时候,心里会很光明,很开心。

    唐暖央坐了四菜一场,院子里陈旧小木桌上吃饭。

    聊起小伊容,伊明臣就满脸笑意,滔滔不绝讲她如此可爱,如何聪明,俨然一副好爸爸样子,不过他确实很疼女儿,胜过那些给他暖床女人。

    “能绑住花花公子,原来不是一个女人而是女儿”洛君天评价。

    “伊明臣,你可要给小容容树立好榜样,慈父”唐暖央鼓励他,当父亲这方面来说,他还是很合格。

    “我想过了,等容容那狠心妈哪天找来了,我一定让我宝贝鄙视她”伊明臣报复心很重说,他已经脑子虚构了一个女人。

    “你耐心等吧,那一天会来了,那你她身上插满金笔,站她头顶往下鄙视”唐暖央借用伊式冷笑话安慰他。

    三人喝着米酒,晒着暖暖太阳,聊着对未来理想。

    洛君天说“我对未来想法很简,跟暖央生上1个孩子,好5是个女孩,5个是男孩,好她什么也不干,天天家呆着,让我可以每天睡着跟醒来,都能看到她,这样未来就很好”。

    “我才不要呆家呢,我想要生活是那样,我们可以一起上班,一起去攻克一些难题,我希望对我来说,不是一个摆设,而是并肩作战伙伴,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跟着你,我是你信任左膀右臂,这才叫真正夫唱妇随,洛君天,千万不要小看女人哟,我一样可以很强”唐暖央畅所欲言,勾勒属于他们未来蓝图。

    “你们想法完全不一样,确定能同步么”伊明臣指指他们,那时,他就有预感,他们未来不会太顺利,但是没有想到会碎那么彻底,因为当时他们,他看来,真很相爱。

    “女人是男人而创造,所以终还是该听男人”洛君天笑很自信,说真,唐暖央从小到大被他驾驭惯了,他就不信结了婚,还管不了她。

    “大男子主义,什么女人是男人造,你们男人还是女人生呢”唐暖央不服气反驳。

    “那是谁让女人生孩子呢?”洛君天不疾不徐反问。

    “哈——,男人有精子了不起啊”唐暖央不服气了。

    两人一路争执不下,听伊明臣都烦了“你们争论这种缺乏营养事情,真很有趣么,不如来听听我对未来勾画吧,保证你们羞愧想哭”。

    洛君天跟唐暖央不约而同露出不屑表情。

    试想花花公子未来会有多感人,每天酒池肉林幸福生活么?!

    “说吧,说吧,老婆,我们要洗耳恭听”洛君天嘲笑他。

    伊明臣不理洛君天嘲笑,自顾自说“我想吧,就跟我家容容宝贝父女俩相依为命,我不找老婆,因为结婚就得生孩子,我要不想我宝贝觉得自已失宠了,我会把全部爱都留给她,那样她长大了知恩图报就会孝顺我了,那样,我就不至于变成一个孤寡老头了,你们说,我多无私啊,只能说,不当父母,是体会不了父母心酸”。

    洛君天跟唐暖央同时做出呕吐状。

    “喂,,,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伊明臣不悦了。

    “不是,我们这么听你一说吧,感动要死了,一紧张,哽咽了”洛君天解释道。

    “是哽咽,我们绝对是哽咽”唐暖央旁附和。

    “去你们——”伊明臣用筷子沾了酒去弹他们。

    “啊——,伊明臣你这么大年纪了,幼不幼稚”洛君天立刻发起了反~攻。

    唐暖央乐呵呵一旁笑,喝着甜甜米酒,靠桌上,闻着院子里太阳晒过泥土后后香气,朦朦胧胧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浅短梦,她梦到爸爸妈妈回来了,他们还是年轻模样,他们坐院子长桌上,她跟洛君天烧了一桌好菜,他们身边有多好多好孩子,围着院子不停不停跑,,,,

    梦醒后,她开始明白爷爷让他们来这里理由了。

    人生就是一个圈,而伤痛就是这一个圈里,刻画深刻一道疤痕,从伤痛开始画,经过漫长转弯与曲折,仍旧会回到初起点,所以无论起点多么悲伤,但是没关系,总有幸福会来冲淡它,一遍一遍,直到它变淡,消退为止。

    结婚,是她人生翻开了崭一页,不管未来是好是坏,都必须去经历,去面对,不能逃避,因为这个圈还是要画下去。

    *******

    这里呆了五天,倒是也参加了不少小节目,晚上有露天电影,去田野里看稻谷丰收,买了包馄顿皮还有地里挖野菜混合肉包一起,没吃到过野菜是什么滋味两个少爷,吃赞不绝口。

    孙惠红还是经常过来,每次来总试着勾~引伊明臣,不知他对她鲜度保质期太底还是被她热情吓怕,他接二连三婉拒她,到后来,她也就罢手了。

    而她跟跟洛君天还是很甜蜜,虽然隔壁多了一个人,仍旧没有消减他们热情。到了第五天晚上,伊明臣终于爱不了了。

    大半夜,敲他们房门。

    “你们天天晚上这么刺激我神经,哥真心吃不消了,我要回去了”。

    “大半,你抽什么疯”洛君天困不行,连打着哈欠,靠门上,闭着眼睛跟他谈话。

    唐暖央躺床上,压根没有醒迹象。

    伊明臣深呼吸“哥们,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再这么憋下去,连你菊花也会爆”。

    洛君天被他话惊一个趔趄,肩膀一歪,摔了出去,瞌睡虫也赶走了。

    “伊明臣,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杂食动物,现看来,你已经完全进化成一只双面兽了”。

    “是你逼我,你们每天晚上那里奋战,我床上心如止水数羊入眠,兄弟,做人不能这么没人性,今天无论如何我是要走,我管你怎么回去”伊明臣抱怨,已经到了火急火燎地步了。

    “那明天早上走行不行,你不会几个小时都忍不了吧,实不行,自已动手寻想乐”洛君天将他往前推,自已退回房间,关房门。

    “说你没人性,你真是半点人性都没有”伊明臣门外骂到门被关上为止。

    洛君天又倒回床上,抱着唐暖央接着睡觉。

    第二天一早,伊明臣脸非同一般憔悴。

    “没有女人滋养男人,很就会凋零”他颇具诗意无病呻吟。

    他话激出了唐暖央一身鸡皮疙瘩。

    “吃吧,吃饱了我们就回去了”她把早餐送到这枯萎伊少爷面前。

    “那让男人滋养你吧,保证滋养一次,一百年不枯萎”洛君天吃着爽口粥,幽幽讽刺。

    伊明臣爬起来阴笑“好啊,就先从你开始”。

    “不想成中国后一个太监话,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吧”洛君天知道他是随口说说,真扔个男人给他,还不把他给恶心吐了。

    “今天能回去我就打消,不然半夜我也来非礼你”。

    “回去,谁说不回去,反正我也呆腻了”这地方出去除了田就是地,完全过着原始人生活,重点是床不舒服。

    唐暖央不开心对他嘟嘴“跟我结婚才几天,你就呆腻了,那要一辈子,你还不抓狂”。

    “我没说跟你呆腻了,而是这个环境嘛,一二天还有点意,呆久了总不行”。

    “行了,明白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唐暖央绕过他了,其实她了解他想法。

    吃过了早饭,她向村里熟悉人告别之后,坐上了回程车。

    坐着车里,看着窗外连日来熟悉风景,心里不禁感慨万千,她知道这里要过很久很久才能来了,或许是几年,或许是几十年,她总有这么一种感觉。

    车上,她靠洛君天身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车子正好开进洛家宏伟大铁门。

    唐暖央加觉得,眼前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才是真实,而之前农村朴实乐,则全是镜花水月。

    进了家门,首先看到是正插花洛云帆。

    似乎是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

    “你们回来了”他像以前一样跟他们打招呼,笑容依然和煦淡定,可隐约中,多了一份死气沉沉,这是很细微,不易觉察。

    “嗯,是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唐暖央过去,跟他愉聊开了。

    “你们走那天中午”洛云帆回答,笑容浅似有若无。

    唐暖央心里莫明了漏了一拍,可虽觉得他有些怪异,却也没放心上,四叔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似很通透,有时又觉得他很深沉。

    但他是个好人,这一点,她从未产生过改变。

    “哦,真么,那差一点点我们就能碰到了”。

    “是啊,差一点点”他重复她话,而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好似又多了一层悠远含义。

    洛君天踏着得意优雅步伐过来“往往是这一点点让很多世界改变,所以我们都不要去埋怨这一点点。因为命运就是如此安排”。

    洛云帆低下轻笑开来,再次抬起头来,他朝着楼上指了指“上楼去吧”。

    “谢谢你为我们回来而特意插鲜花,马蹄莲,嗯,我喜欢”洛君天搂着唐暖央从他面前经过。

    他知道,这次是真挫败到了洛云帆,他该很开心,他确实很开心,可其实内心深处也没有那么开心。

    伊明臣对洛云帆挥手“再见啦四叔,我回去了!”

    “慢走!”洛云帆客气扯出嘴角,看起就像笑了。

    他们结婚那天,他躲法国薰衣草田里,他努力不去想,不去恨,但他失败了,事实上他想杀了洛君天。

    没有一次那么渴望把刀子捅进他心脏,狠狠绞碎。

    他爱她,默默爱了好多年,他对她一见针情,仿佛是穿过无数人海,看过无数张脸,突然见到她,那一刻就是永恒。

    命运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这样,只要有一点点不同,就会改变,如果他不是私生子,如要他是洛家大少爷,如果爷爷当初把暖央许是他,那就全都不同了,他人生从一开始,就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于是他弟弟得到一切,而他失去了原本都是他一切。

    晚上,一堆人弟弟妹妹缠着他们问东问西。

    唐暖央那时真觉得他们可爱,有爷爷跟洛君天双重疼爱,一直不喜欢她二叔洛宏国,人前也是对她客气有加。

    婚后半月生活,简直一场幸福大剧场舞台。

    她跟洛君天每天上演着肉麻戏,而他们自已觉得很自然。

    一天,洛远山把洛君天跟唐暖央叫进了书房,洛云帆也那里。

    “君天,暖央,叫你们来呢,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接下来打算,你们看,君天你要接手公司了,那势必不能陪暖央回英国了,而夫妻分开可是一个非常危险信号,所以我想让暖央你留国内,陪君天去熟悉公司,爷爷知道你成绩很好,以后肯定要委以重任,这大学课程,哪有从实践来真实,你可以选一间国内好工商学院,或是你可以跟英国导师进行远程教学,学习跟实践相结合,你觉得如何”。

    “太好了——”“不好——”

    唐暖央欢天喜地觉得好,而洛君天却立刻浇了一盘子冷水过去。

    她有点气咻咻质问“为什么不好?”

    “读书我不反对,无论是再国内念还是选择远程,但是我不希望你参与到我接手公司事情来,这是男人事,而你是女人”洛君天喜欢老婆就是老婆,同事就是同事,不喜欢混淆。

    “我学那么多,如果只是为了以后天天呆家当少***话,我还不如干脆不念了”唐暖央对于他严格把男人该做事跟女人该做事区分开来,相当反感。

    “你原本就不用念这么多,因为你责任是给我生孩子,延续香火”洛君天对于她反应,理解为任性。

    “那你怎么不干脆找头母猪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