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满足我是你的强项,是不是小嘴又饿了

君天与暖央——满足我是你的强项,是不是小嘴又饿了

    唐暖央脱口而出,说了之后,她才觉得爷爷面前失态了,忙道歉“对不起——”

    洛远山笑着摆摆手“年轻人各有各想法是正常,君天,你得让着暖央,她这么好成绩,呆家,她怎么甘心呢,爷爷准备趁着我骨头还硬朗时候,带带暖央,这女人啊,现也能撑起半片天,不止是暖央,我们洛家每个孩子,都要洛氏有所作为,谁都不能吃白饭不干活,我们洛家要强大,要团结,我们自已人要成为公司主心骨,你以为靠你一个能撑起来么,你妻子,应该是你信任人,还有谁适合陪你共度风雨”。

    “爷爷,你真英明!”唐暖央偷偷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洛君天翻着脸,表情冷酷,一时也没法反驳,而且,老头子决定事,他反驳有用么,到时只怕又用招来他一番长篇大论。

    “下次麻烦您老人家别说什么商谅,你不都已经决定了嘛,直接命令就行了”他声音懒散不羁,口气不满榛。

    “臭小子,爷爷是帮你,这结婚了,很多时候,你得学会迁就”。

    “那她也应该迁就我啊,我不需要一个女强人太太,每天跟别人谈生意,酒桌跟男人交杯换盏,阿谀媚笑,我哪里说错了,男人做男人该做事,女人做女人该做事,那不是挺好嘛”。

    唐暖央忍不住插口“问题是洛君天,我不想要相夫教子生活,我要证明自已有能力”诣。

    “证明了又怎么样,洛家缺你这少奶奶争那份工资么,女人一生中大成就是绑住一个男人心,而不是每天跟他抢工作”洛君天坚持自已理念鸿蒙炼神道。

    “话不是这么说,难道我嫁给你,就连自已人生规划都不能有,我赚了工资我自已会存好”唐暖央面向洛远山“爷爷,我会好好努力!”

    “唐暖央,我跟你好说歹说,你还是不听话我是不是”洛君天恼了,他不喜欢别人忤逆他话。

    “是,我不听,我听我自已”唐暖央拍着胸口说道。

    他们都是个性极强人,不会轻易向对方妥协。

    洛云帆弯腰老爷子耳朵说了几步,老爷子赞同点头。

    “这样吧,暖央是不是适合留洛氏,我们先来一次考核吧,明天早上,你们换好衣服,跟我去公司”。

    “是!”唐暖央马上应。

    洛君天似无语冷笑,转身大步走出书房。

    “爷爷,我会想办法搞定他”唐暖央很有自信对爷爷说道,追了出去。

    她走廊上拉住了洛君天“明天你会去对吧!”

    “老婆你那么爱打理公司,你去当总裁好了,我就家里当废人喽”洛君天懒懒散散,走路,说话,都是很颓废样子。

    “洛君天你怎么这么小心眼”。

    “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到现不懂我脾气?”绿眸一瞬间变精锐。

    唐暖央握紧了他手,他脾气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来硬是肯定不行。

    她粘过去抱住他手臂“老公——,你别这样了好不好,就像爷爷说,让我试试,你总不能机会都不给我吧,这可是我梦想”。

    “撒娇可不是你强项!”洛君天戳穿她,收起锐气,似笑非笑。

    “那你说说,什么是我强项?”唐暖央像是小女生一样把头靠他肩膀上,对他忽闪着大眼睛。

    她嘴唇粉粉嘟起,小女人样子,他喜欢样子。

    他看着看着,眼中笑意也加深了“上楼去,我再告诉你!”

    他们搂抱着回到楼上卧房。

    洛君天直接把她拖上床“你强项就是满足我!”

    唐暖央圈起他脖子,他薄唇上亲了亲“你不是天天晚上很满足嘛”。

    “我说是现!”洛君天一颗一颗解开她衣服扣子“如果跟老公床上热情,也像要去工作那么高,我就同意你去公司”。

    “此话当真!”

    “要立契约么”

    “要立!”唐暖央很是认真点头。

    洛君天克制着想要掐死她冲动,讪笑“现没空!”

    “花不了多少时间,我去拿纸跟笔”洛君天可阴着呢,耍赖,霸道,五毒,一应俱全。

    “行了,我坚决不会反悔,不然我随你诅咒行了吧”关键时刻,写什么东西呀英雄无敌修神传。

    “这倒还靠谱点,如果我做到了,到时你反悔我就再也再也不理你了”。

    “老婆,你废话真多,看来我得参与措施”洛君天把嘴唇压下住,封住她嘴。、

    唐暖央一阵呜咽,他舌头就进入了她嘴里,缠绕上她舌头,吸允起来。

    她被他吻神魂颠倒,晕晕沉沉。

    男人降服女人不二法则,就是一记缠绵悱恻热吻。

    大床上,他们投入亲吻着,要知道他们前一秒还爷爷办公室吵你死我活呢,这会两人又亲热仿佛不能没有彼此。

    不消半会,衣服就掉了一地。

    午后阳光从落地窗外洒到大床上,洒他们身上,金光灿灿,仿佛两具优美雕像。

    他离开她唇,抱着她床上滚了半圈,让她来到上面“今天由你来,成功了,明天我们就一起欢欢乐乐去上班”。

    说这话理由,是他压根不觉得她会成功,一个只会躺他身下享受女人,反过来让也耕耘,这可不是努力就能完成,还得有技术。

    唐暖央表情为难,身下这一个绝色美男,无从下口。

    “来啊——,亲爱老婆,用你热情来融化我”洛君天拓开双臂,一副等着他去蹂躏表情。

    “来就来,谁怕谁啊——”唐暖央给自已打气,可心里打着鼓。

    这可比做数学题难多了。

    她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回想着平时他用她身上步骤,弯下腰来,把小嘴埋进他脖子,细细密密亲吻,双手抚摸他身体,由上至下,身材还真是好,没有一丝多余脂肪,全是肌肉,而且光滑像摸温润大理石上一样。

    她觉得自已思想像是非礼他,不过他也被非礼很乐样子。

    吻至他胸前,她亲他胸前小红点上,他虽然胸口硬像铁,但胸肌很性感,无论是观赏或是摸着玩,都是絶佳视觉跟触觉享受,有时她会想,她老公还真是要命完美,当然,除了脾气之外。

    洛君天揉着她发丝,表情像是马尔代夫晒日光浴。

    “小猫咪,上面磨蹭够了,应该换到下面去了哦”。|

    “少罗嗦,我自有计划”做这种事,她原本就觉得很害羞,他一说,她脸红,但为为了能去公司学习,她拼了。

    “好吧,好吧,你打算我胸口摸脱一片皮之前,我困想睡一觉”洛君天拐着弯讽刺她技术不到位。

    唐暖央现很想他身上咬一口。

    不能生气,这家伙是故意刺激她,好让她知难而退了,发火她那输了。

    她重整旗鼓,扬起笑容,用鼻音说道“别性急嘛,很你就会精神百倍了,我会对你很温柔”。

    “我就睡着了!”洛君天对于她发嗲不买帐,开脆把眼睛闭上。

    他这是逼她出杀手锏啊。

    唐暖央手向下探,摸住他坚~挺巨大,***着,同样俯身用胸口轻轻磨蹭他胸口,她看他还想不想睡明郑之我是郑克臧。

    洛君天气息变粗重了。

    “老公,张开眼睛啊,告诉我,这样做好不好,你满不满意,有没有感觉”她吹着他脖子,那样感受很酥麻,她知道。

    “一般般!”洛君天嘴硬,其实他想立刻反扑,把她生吞了。

    “真么”唐暖央微笑,加重手劲,昴足了力气对付他。

    她他脸上胡乱亲着,用胸口挤压他,用发丝撩拨他,她就不信她还勾不起一只色狼***。

    洛君天要被她“折磨”死了。

    他意志力很薄弱,特别是对于她这么“用心”诱惑,下面已经擎天一柱,又热又硬又烫。

    “投不投降?”唐暖央咬他嘴唇,胜利望。

    洛君天打了一个呵欠“好无聊啊,你害我跟周公越来越亲近了,大白天见他老人家不太好,可谁让你那么没用呢,完全就挑不起我兴趣,所以喽,好抱歉”。

    “哈——,没兴趣?”唐暖央往他那里拍了一记“你这叫没兴趣?”

    “它受到刺激就会这样,这就一种条件反射,不是你成果”他死不承认,她能奈他何。

    “洛君天,你这完全是抵赖”唐暖央气结。

    “你有证据么,拿出来啊”洛君天老神样子,小丫头片子,我还弄不过你了。

    唐暖央讲不过他,一发狠,坐起身来,扶着他擎天大柱慢慢坐下去。

    洛君天倒抽了一口气,发出***呻吟“嗷——”。

    “果然是没感觉啊,那算了,我放弃了”进入一半,她骤然抽身,嘴角挂着坏笑。

    刚要被畅淹没,可一下子又消散了,洛君天要抓狂“臭丫头,你耍我?”

    “我哪有耍你了,我只是想印证一下,你是不是真没兴趣嘛”唐暖央露出无辜表情,还准备从他身上下去。

    她心里默数着1,2,3,,,

    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拉住她。

    果然,数到3时候,他拽着她腿,翻身将强壮身体压她身上,分开她腿,凶狠贯穿到底。

    “啊——”被撑满身体,满足颤抖了。

    不过她可没有被***给冲昏头脑,用手推他腰“不是没兴趣嘛,还进来干嘛,出去,出去——”

    洛君天抓住她手“有兴趣,有兴趣可以了吧”。

    “那我明天可以跟你一起去公司么”不把事情敲定下来,她是不是让他得逞。

    “男人薄弱时候谈判,是一种不道德敲诈行为”。

    “下去,下去——”她不跟他客气,废话不多说,动手推他。

    “行,行,行,一起去,跟着老公一起去打天下可以了吧,姑奶奶”床上制约他,是女人恶毒一套。

    唐暖央欢一笑,松开手,勾下他脖子,他脸上,用力亲了一下“老公我爱你!”

    “我一定也不爱你,你这精明坏丫头”洛君天意识到自已妥协了,这心里是几万个闹心蛮神图录。

    他发狠撞击她身体,是畅放纵,也是惩罚她不乖。

    “嗯,,,啊,,,啊,,,”唐暖央呻吟着,他今天特别猛。

    下午时光,他们就床上激烈运动中度过,结合时光,除了那贪婪***之外,还有那深深幸福感。

    有谁敢说他们以后不会幸福呢,她看来,如果她能活到下一个侏罗纪,他们幸福也会勇往直前开到下一个侏罗纪。

    去公司事,就这“床战”中敲定了。

    ********

    清晨。

    唐暖央早早下床,洛君天还趴床上睡格外沉。

    她来到衣室,衣柜里挑选着今天要穿衣服。

    去公司应该穿套装才对。

    她对那些穿着精致套装,盘着头发,雷厉风行走街头“白骨精”有着一种近乎于病态向往。

    翻来翻去,都是些名媛装,繁复华丽那种。

    后,勉强角落里发现一套藕色衣服,看起来还蛮像职业套装。

    她美滋滋穿起来,把头发给一丝不苟盘了起来,上了清淡妆,挑了一只黑色小皮包。

    一看时间,也才8点。

    洛君天合着双眼,仍旧睡平稳,白色被单滑到他腰际,他趴着睡,露出健美后背,很是有男人味。

    唐暖央梳妆台前又磨蹭了一会,过去叫他起床。

    “老公——,起床啦——”她推他,又去拍他脸。

    洛君天困顿张开眼睛,绿眸眯成一条缝,抬起头上下看了眼前女人一圈,过了一会才认出是唐暖央。

    “我还纳闷,我房间里怎么会有个迎宾小姐”他嘲笑出声。

    唐暖央往他屁股上大力拍了一记“有叫你老公迎宾小姐么”。

    气死她了,不夸她漂亮不说,还说她像迎宾小姐!

    这家伙嘴巴,到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恶毒。

    洛君天靠起身来,歪头看了看墙上钟“才8点半,你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

    他又倒回床上,拉高被子,继续睡。

    “你要起床,洗个澡,换身衣服,差不多也9点了,员工不都9点上嘛,别睡了,起来”唐暖央抬脚,去踢他屁股。

    洛君天从被窝中伸出手来,把她扯到床上,侧身压住她。

    “一大早不停***扰你老公,是不是下面小嘴又饿了,想吃棒棒糖了?”他捏她脸脸,又拨乱她头发,色眯眯调戏她。

    谁让她没事干,一大早不让他睡觉呢,他可不介意做晨间运动。

    “流氓——”唐暖央被他下流话,激脸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