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596君天与暖央——你不会是怀孕了吧,越洋电~话!

596君天与暖央——你不会是怀孕了吧,越洋电~话!

    “这里是办公室,你可不要乱来”唐暖央绷紧了身体。网

    “到底是你乱来还是我乱来啊,是你先来抱哟”洛君天眨动着他迷人绿眸,邪魅靠近她嘴唇,但又不落下,这种距离暧昧,是让人心悸。

    不听话小妮子,我非要让你试试我厉害不可!

    唐暖央松开他,想退开,却已是来不及,被他步步紧逼至边沿。

    “想逃跑就逃远一点,跟老公共处一室,你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事情发生吧,来吧,宝贝,我们就把卧房搬到办公室里来好了”洛君天嘟着嘴朝她压去刖。

    “神经病——”唐暖央推他脸,自已也别开着脑袋,躲开他。

    门突然被推开。

    “少爷,还有这一部分——”财务总监抬着很高一叠帐目进来,因为腾不出手敲门,所以他没有敲就进来了蔺。

    而那边,洛君天跟唐暖央还保持着抱一起,就要亲嘴姿势。

    “哗——”一声,财务总监手里文件架,全部掉到了地上。

    他惊恐看着前面“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匆忙退出去,连那洒了一地文件都不管了,心想,这下子完蛋了,以后等少爷上位,先炒掉人就是他,真是流年不利。

    办公室里头,唐暖央一把推开走神洛君天,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让她给逃走了、

    “你看,都是因为你,这下子整个公司都会知道他未来总裁是一个多么色情男人”唐暖央走到门口,蹲下身来捡纸。

    “哈哈——,还会说少夫人是多么***女人,大白天不甘寂寞,办公室上演制服诱惑”洛君天那边翘着腿,一派悠闲。

    唐暖央拿着厚厚一叠纸,冲到他面前,往他身上打去“我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住手,住手,悍妇——”洛君天用手去挡。

    这小妮子发起飙来,就跟一只母老虎似。

    后没办法,他一把揽过她腰,把她拖到自已大腿上钳制住,不让她乱动。

    “丫头,我是你亲老公啊,你把我把打死了,以后谁跟你生孩子”。

    “你就巴望着我赶紧怀孕,然后好好听你话,呆家里当装饰品是吧”。

    洛君天眼睛一亮“这个主意不错!看来我们要加速运动,说不定你现肚子里,已经有了我小宝宝哟!”

    他眼睛盯着她肚子,好似里面真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绝不可能!”她才不要这个时候怀孕。

    “什么叫绝不会,你会怀疑自已不能生,还是我不能生,我天天往你身体里播种,你土壤就不能接受一次存活机会?我估计,你要当妈了”洛君天摸摸她平坦小肚子,想到这里面孕育着他们孩子,他心里一阵柔软。

    他突然很想要一个属于他们孩子,长像他,也像暖央、

    他话,让唐暖央脸渐渐变白,因为她突然想起,他们一直都没有避过孕,天哪,不会真会有吧!!!

    她怎么就蠢没有考虑到避~孕事呢。

    而且貌似月经这个月还没有来,又是一道晴天霹雳扫荡他大脑。

    “想什么想那么出神?”洛君天看她突然一声不响,猜想,莫非她真有可能怀孕了。

    “我要上个卫生间”唐暖央拉他手。

    洛君天看她脸色不大好,就放她下去了“怎么了你!”

    唐暖央一个箭步离开办公室,来到卫生间,坐马桶上,回想上次月经时候,发现晚了两天了。

    她心神俱毁马桶上,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洛君天办公室等焦心。

    半个小时后她终于回来了。

    “去卫生间钓鱼了?”洛君天开玩笑似调侃。

    唐暖央坐到沙发上“你看到,我不跟你抢了,我要睡一会”。

    洛君天忙站起来,坐到她身边“老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啦,就是,,,就是,,,拉肚子了,可能是晚上着凉了吧,你去看吧,别浪费宝贵时间”唐暖央找了一个借口。

    “那要不我让司机来接你回家吧”。

    “不用,不用,我躺躺就好,你去看,你看完了我再看”唐暖央一方面不想失去这难机会。

    “老婆,你是不有有事隐瞒着我?”洛君天要眼睛很尖。

    “没有!”唐暖央坚决不承认,事实上也是啊,这事还不一定呢。

    她不承认,他也挖不出什么东西来。

    “那好吧,你躺着”洛君天起身,退到桌边去看文件。

    他时不时会把眼睛往她那边瞄。

    唐暖央那边翻来覆去,一会平躺着发呆,一会焦虑翻向另一边。

    洛君天想,她反常是说起孩子这个问题后开始,所以说,他刚才猜想还是很有可能。

    中午。

    总裁秘书室打电~话下来,爷爷约他们一起吃饭。

    粤菜馆里。

    唐暖央一进来闻到菜香味了,猛感到一阵反胃。

    “呕——”她忙用手掩住嘴巴。

    “你吐了?”洛君天惊喜看着她,仿佛看到金子似眼神。

    “没啊,我呵欠呢,呵——”唐暖央很无辜看着他,用手拍拍嘴巴,张大,打了一个大大呵欠。

    “我明明看到你是要吐啊”洛君天狐疑。

    “你绝对是看错了”唐暖央很是淡定回答,不露心虚。

    “好吧!”洛君天牵起她手,往定好包厢走去。

    洛云帆跟洛远山还有洛宏国已经到了。

    他们进去就就开餐了。

    “第一天,感觉么样?”洛远山喝着清淡汤,很随意问。

    “还行!不过那财务总监胆子太小,我怕他再呆下去,会精神分裂”洛君天说完了,夹了一筷菜放进嘴里。

    洛远山,洛云帆,还有洛宏国皆是一愣。

    “你对粱总监做了什么?威胁人家了?恐吓人家了?”洛云帆问。

    “他看到了不该看事,我跟暖央——”

    他正要说,唐暖央捂住了他嘴,对爷爷他们不自然笑“呵呵,,,我们一起看资料!”

    “这就是他看到不该看事?也没有多惊人嘛”洛宏国别有深意笑。

    洛云帆脸加面无表情。

    洛远山则是呵呵发笑“公司里,还是要可能不要那么夸张,公私分明这句话,也是你们初入职场要学习”。

    洛君天拉下唐暖央手“你看,就算你狡辩,他们还量全都明白过来了,还不如让我直说了”。

    “别说了——”唐暖央仍涨通红,低头吃菜。

    结果,这饭还没吃完,洛君天又轻轻松松扔下一枚炸弹“要不要让爷爷爷知道,你有喜事?”

    “噗——”唐暖央把一整口米饭全都喷了出来。

    “有喜了?什么时候知道事啊?”洛远山被这突发其来引爆惊喜,刺激血压升高。

    洛云帆也用诧异目光看着唐暖央“你有了?“

    “没有,我没有啊”唐暖央连连否认“是洛君天胡说八道,他不想让她上班,就想出了这么一件事”。

    “君天,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洛远山直觉这话君天既然说了出来,那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洛君天灿烂一笑“爷爷就是爷爷,一下子就发觉到不寻常了,这暖央吧,这一个月里是非常容易怀孕,刚才她还吐了,我觉得是时候去医院做检测了”。

    “我不去——,我没怀,我要是真怀了,不必让医生证明,肚子自然也会大”有没有孩子,其实她心里也没有底,只想拖一天算一天。

    “是这样子啊——”洛远山大致是了解他想法跟目。

    他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暖央你先工作着,这检查事,不急,不过真要是有了,那你就不能上班了,你得好好养胎。

    唐暖央心里头真是欲哭无泪了。

    听过了饭,他们回到公司继续上班。

    一到办公窒,她就炸开了毛“洛君天,怀孕是小事么,你知道我不想怀,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不想现就开始过主妇生涯,你为什么不能懂我呢,我来公司你处处阻拦,就连怀孕事也是因为可以毁灭我工作梦,你太可恶了!”她说上气不接下气,美眸里也喷着火。

    “我是实话实说而已,我们是夫妻,总有一天会有一个自已宝宝,你想怀也得怀,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骨感,你接去接受”洛云帆苦口婆心劝慰。、

    “滚一边去吧,你个自私鬼——”唐暖央大步回到自已座位上。

    她深吸一口气,让情绪稳定下来,拿起桌上电~话,打了个内线“粱总监你好,我是唐暖央,有什么需要我做地方,你管吩咐,我主修工商管理,并且有会计师执照,你也可以交由我做一些记帐工作,钱都可以,只要不让我当闲人”。

    “哦,正好现有需要把帐目输入电脑工作,不知少夫人您愿意做么”财务总监措词很小心。

    “没问题啊,拿过来吧!”

    挂了电~话,唐暖央脸上笑意立刻就收了起来。

    她打开电脑,屏幕上面有专门做帐系统。

    洛君天指着电脑“关掉!”

    “你不会是想说,电脑有辐射,对孩子不利吧”唐暖央知道,孩子他借口。

    “你知道就好!关了,我不想我孩子是个畸形儿”洛君天是真担心她万一真有了孩子,这电脑会对她肚子里孩子造成伤害。

    “哈——,这种利用孩子可恶爸爸,我想孩子是不会让你如愿”唐暖央一心认为他所说,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打击她。

    洛君天内心止不住烦闷。

    “唐暖央,你心里,我有那么坏么,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我不希望你来上班,也是因为我不想你那么辛苦,因为你完全没必要”、

    “你如果懂我,就不会这么说,洛君天你永远那么自以为是”她冷冷淡淡回应。

    “讨厌你干嘛要跟我结婚?”她心里丝丝抽痛。

    “早知道你那么不听话,我就不跟你结婚了”洛君天脱口而出,可是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

    可是以他个性,这种气头上,他是绝对不会去道歉。

    唐暖央心猛一阵收紧,痛意从心里向全身泛开。

    原来不听他话,不乖,他就会后悔跟她结婚了,他们婚姻,竟然是脆弱成这样么。

    以前,她总以为只有蒋瑾璃才是分开他们唯一危险,但现她知道她错了。

    洛君天看着不哭不闹唐暖央,心想丫头你好歹装个可怜,我也好有理由软化。

    可是他又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再他面前表现出来。

    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唐暖央应了一声,她不知道自已声音有多干涩。

    粱总监捧着一堆记帐文凭进来,还没有整理装订,放唐暖央桌上。

    “少夫人,这系统你会用么?”

    “那太好了,这些就麻烦你输进去吧”。

    “可以,辛苦你给我拿来,理应我自已去取”、

    “少夫人您身份尊贵,哪能让你去取,那没什么我出去了”粱带子总监说话量客气再客气。

    他走去后,唐暖央就埋头认真工作,再也没有把头抬起来过。

    她把自已封那么死,他就算想要找突破点,也无从下手。

    下班时间一到,唐暖央整理好东西,就独自向外走。

    洛君天自然是追出去,虽然是什么话也没说。

    两人从电梯一直到大厅,洛君天要去车库拿车,唐暖央要笔直走出去,两人方向不同,而此时,公司员工都已陆续下班。

    僵持了一会,唐暖央还是跟洛君天去了车库,她不想让大家看笑话。

    到了车库,洛君天去取了车过来,开到唐暖央面前。

    她经过前面车门,坐进后排。

    让洛君天头皮发麻冷战,似乎又浩浩荡荡掀开了序幕。

    唐暖央会玩就是冷战,她可以跟你同睡一张床,同吃一盘菜,但就是不跟你说话,当你是透明空气。

    什么女人长成这样脾气。

    一路沉闷。

    冷战这种东西,越晚开口越开不了口。

    回到洛家。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越洋电~话!

    洛君天没有进门,就接到了一通越洋电~话,看到显示名字,他惊了一下,这种节骨眼下,这电~话接起来,那就是雪上加霜。

    于是乎,他直接挂断了。

    岂不知这一举动,也是隐患开始。

    唐暖央虽然表面装作看窗外,可是从电~话响起到挂断,她都听不一清二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