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从美国邮寄英国的快递,骗子!

君天与暖央——从美国邮寄英国的快递,骗子!

    不动声色中,一个名字像是入侵大脑病毒,一下就击中了她。

    车子缓慢滑进了大门,经过草地跟花园,停门口。

    洛君天手机又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再次挂断,打开车门走下去。

    他没有顾唐暖央,一直往前走,仿佛因为那通电~话,把她给彻底遗忘了一样辂。

    唐暖央心往下沉,不知沉向何方,她坐车里,感觉四周静能连同空气一起凝成一团压抑,正将她团团包围,不断吸食她幸福。

    望着前面急步离开,一次也没有回头男人,心痛悄悄蔓延。

    幸福结伴而来,伤心是否也结伴而来姊。

    是否因为幸福太多太多了,所以乐极生悲了。

    她苦笑笑,抚摸着肚子,如果说里面真有了一个小生命,原本生下来是理所当然了,可是眼下她没有方向。

    洛君天下车后,这电~话又响了,他还是不接,她还是会打来,所以他加步伐进屋,找个地方先拉电~话。

    反正已经到家了,唐暖央暂时也不想理他。

    他觉得这样没问题,殊不知会对她照成那么大伤害。

    走进屋里,手机扔是响,他去了厨房对面一个非常不起眼角落,他迅速接起了电~话“喂——”。

    “听说你结婚了,怎么不请我喝杯喜酒呢?”蒋瑾璃声音从对面柔柔传来。

    “我以为你知道啊,你爷爷他们都有来,所以我想你知道,但你可能不想来”洛君天巧妙应答。

    电~话那头有一大段沉默。

    好一会,她才开口“君天,你真不应该这样说,我不想来,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哭,要知道我曾经大梦想,就是一辈子跟随你”。

    洛君天忍不住问了一句“那如果我让你放弃梦想,你还会跟随么”。

    “如今说这些还有意义么,但如果你想知道答应话,我会告诉你,只要是我爱人,不管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放弃,因为我是真真很爱很爱,,,,,”蒋瑾璃握着电~话,哭泪流满面。

    这一点,她没有任何伪装。

    如果说洛君天没有半点动容是不可能,特别是刚刚经历了唐暖央倔强,还有理想比他重要言辞之后,蒋瑾璃一往情深,让他犹如被抛弃小孩得到了一丝关怀。

    管这是从一个他抛弃很久前女友身上得到。

    “谢谢你到今天还会这么说,瑾璃,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伤了你太多心”他对她愧疚是始终带有。

    “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永远不会怨你,因为你一怨你,我就会好讨厌我自已,我想我爱人我心里是美好,无论如何,晚过一句祝福,希望你不要嫌太晚”蒋瑾璃哽咽了,断断续续才把话完。

    “你祝福,我收下了,我也祝你早已能找到自已喜欢人”

    “我量努力吧,哦,对了,光顾着聊天,把正事给忘记了,我今天到你家门口去,发现地上放着一个递,所以我想说,要不要帮你拿进去“蒋瑾璃收起伤感,说起了正事。

    “什么递啊?”洛君天困惑问。

    “我也没细细看过,对了,还有一封信是放外面,也有什么单子,你要我帮你细看看是什么东西么?”蒋瑾璃问他。

    “信?什么信?这年头谁还会邮寄信件?”洛君天觉得纳闷,加上他是一个生性多疑人,所以马上就是留意到。

    “是啊,确实是一封信,不过我没来及细看呢,你要让我看看是谁邮寄来么?”蒋瑾璃问

    “嗯,帮我看看”洛君天心里一阵困惑。

    电~话那头有纸张翻动声音。

    洛君天则是耐心等待着她回应。

    “他?”一阵惊讶之声,电~话那头响起。

    “谁?!”洛君天蹙眉,她这话意思就表示这个写信人,她认识,并且是个让她感到颇为意外人。

    蒋瑾璃很是无辜跟恐慌说“君天,我说了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这信封上面写着,,,安斯耀,邮戳上面盖着从美国来印章”。

    洛君天绿眸一阵僵直,简直不相信自已耳朵听到“你说谁?”

    “安斯耀!”蒋瑾璃又小心翼翼说了一遍。

    安斯耀这三个字听起来,跟过去一样可恶。

    洛君天拳头一阵阵收紧“今天写着什么?”

    “那我不知道,他上面写着唐暖央收,这安斯耀怎么会跟暖央还有联系呢,太奇怪了”蒋瑾璃自言自语了一句

    “就那盒子里是什么东西?”洛君天绷起下颚,有残酷色调。

    “挺重,你让我打开话,我就打开”。

    “打开吧!”

    “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打开”。

    接着又是一阵声音,好半会蒋瑾璃才回一句话来“君天,好像全是暖央写给安斯耀,你要我拆开来给你读么”、

    “不用了——”洛君天深受打击“你给我好好保管这些信,我要亲自来一趟”。

    男人面子,生怕信里内容太过于让他绿帽子带正。

    “君天,你先冷静一下再说,万一只普通来往呢,所以你不要马上去找暖央吵,等看过了以后,再发火也不迟,对不对”。

    “你给我好好保管着这些信,这几天我就会到,先挂了”洛君天挂了电~话,心头跟火一汹汹燃烧。

    之前英国时,凡是递什么,是唐暖央拿。

    他很意外,为什么到现他们连有联系,他被她骗了好多年么。

    他烦躁想要杀人。

    厨房那边,正紧锣密鼓准备晚餐,一个端菜佣人,看到靠角落人,想相去看看谁,让其不要躲这里。

    佣人走过去,正要开口,看到是洛君天,吓一动也不敢动。

    “大少爷——”

    洛君天挥开面前佣人,不仅把餐子给打碎了,这表情也是无比骇人。

    他大步走出厨房,直接往上冲。

    此时,唐暖央外面花园走动着。

    她不道他上了楼,加不知道,他打算去翻她以前住老房间了。洛君天上了三楼,进入以前唐暖央刚来时那个房间。

    他床头床尾,抽屉里,都是一阵倒腾。

    后,他她睡床铺底下,发现了一只用黑色小箱子。

    他拿出来,上面都蒙了一批厚厚灰尘。

    他放地上掀开来,首先看到就是安斯耀一张学生证。

    洛君天火已经失去了知觉,只觉得全身都炸,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血脉,,,、、

    学生证下面是一封封情书,全是跟安斯耀有关。

    洛君天气把手里信撕成碎片。

    信是他们交往一阵古老枢纽,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切断过联系。

    一切全都,他都了如指掌了,这对狗男女,一对是骗子。

    他把整个盒子扔地上,用脚踩碎成碎片。

    唐暖央逛完了花园,她以为洛君天会回家,结果没有,她失望了,失落想躲某个角落拼命哭一次……

    半个小时后,天色都昏暗了,她不得不进屋去。

    楼下没有人。

    她径直向着楼上进发,不管他现是有事没事,她都不管了。

    她上楼,正要进入自已房间,赫然看到对面房门开着。

    这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门怎么会开着呢。

    抱着这份好奇心,她走了过去,推门进入。

    坐床上,无声无息洛君天吓了唐暖央一大跳。

    她很想问他干嘛坐这里,可是转念一想,她又选择沉默退出去。

    “对这个房间,你就一点怀念之情也没有么?”洛君天那里突然开口,用冷冷语调,说了一够没头没尾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