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600君天与暖央——想要放弃自已

600君天与暖央——想要放弃自已

    房间里变安静了。网

    蒋瑾璃裹着被子,躲进了衣室,她站镜子前,悠悠笑开了,她赢了,接下来要做,是要努力留他身边,做他想要那种女人。

    门外,洛宁香去触犯盛怒下哥哥,也不想去看里面光着身子蒋瑾璃,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不太喜欢这样瑾璃,虽然她们关系从小一直就不错,可今天这一幕,完全就是第三者,她讨厌第三者。

    悄步走到一张椅子边坐下,静享着死寂。

    洛君天望着天花板,目光渐渐涣散,他脑中印刻着她离去时那张脸,没有愤怒,没有恨,有只是绝望刖。

    她看到他跟瑾璃一张床上,她很绝望,她不会再原谅他了。

    他曾经也怕她伤心难过,也想要细心呵护,而如今他伤害了她,用直接,残忍方式。

    他想要让她永远他身边,想要让她为他生一堆孩子,每天她像个贤惠小妻子门口送他去上班,等他下班,他们就这样一直一直过下去,,蔺,

    想要,再也无法拥有了。

    心,像是桔子一样被剥开,里面滚动着鲜红血液,慢慢流淌出来。

    外面天际泛出青白色,如同一张苍白绝望脸。

    唐暖央笔直朝着一个方向走,没有表情,没有生机,像一具行尸走肉。

    深秋冷风刮过她脸,钻进她身体,一直一直冷到心底,可那一块地方,现麻木像是空了。

    脚步不知是何时停顿,只知是累了,站一颗大树旁,她抬头去看头顶那片被树叶切割斑驳天空。

    她嘴角缓缓扯出凄凉笑,滚烫眼泪顺势滑落。

    当她自以为是以为控制了命运,傻乎乎以为幸福像天使洒下福祉一样降落她肩头,永不会离去时侯,命运却站高苍穹之上,看着她天真,对她露出讥笑嘲讽面孔。

    原来,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有,因为命运才是掌握一切推手,她不能控制自已爱上他,不能控制他伤害她,她什么都做不了。

    泪水,望着天空终于是长流不息,喉咙中呜咽声,像破碎镜子,划破寂静清晨。

    那一天,是唐暖央人生中那难熬日子是痛苦一天,她哭,她想死,她不想把记忆全部清除,她像一个无助,要面临死亡女人,彷徨挣扎。

    洛云帆站不远地方,从早上站到中午,一直到黄昏。

    他不过去,就远远看着她,陪着她。

    他爱这个女人,所以懂得现她不需要别人安慰,她只想好好哭一场,让他心疼是,她有如此多眼泪为一个让她去死男人哭。

    ******

    别墅里。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洛君天坐楼上沙发上,维持着一个姿势,像座雕塑般坐了一天,偶而睫毛会轻轻扇动。

    蒋瑾璃厨房做晚餐。

    洛宁香神情焦虑,爷爷说了解情况会要马上向他汇报,要是让他知道哥跟瑾璃姐又搞一起,而且还是被嫂子当场抓奸床,爷爷一定会打死哥,那是她亲哥哥,她不能看他死啊。

    她原地来回走,后忍不住坐到洛君天身边“哥,你要跟瑾璃姐一起,不要嫂子了么?你会跟嫂子离婚么?”

    妹妹话,像针尖扎洛君天心头,他不要她了么,他们要离婚么??他也这样问自已——,未来他该拿她怎样才好。

    “老哥,你就说句话嘛,爷爷好几个电~话都打来了,我都不敢接”洛宁香急不行。

    “实话跟他说吧”洛君天淡淡回答。

    “不用,你就照实说吧”。

    “哥——,你真不打算跟嫂子合好么,我告诉你,其实来路上,嫂子特别虚弱,她感冒了,飞机上只吃了一点粥,我觉得你这次真有点过分了”洛宁香不知内幕。

    洛君天冷笑,她虚弱,她是怕自已地位不保,以后捞不到钱吧。

    那个女人,他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洛宁香看这样说他都无动于衷,心里认定哥哥是要跟瑾璃姐复合,不乎唐暖央。

    “好吧,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站你这一边,我把手机关了,爷爷那边,你自已去解释吧”。

    她叹息,不再说话。

    蒋瑾璃把烧好菜端出来“君天,宁香,过来吃饭吧!”

    洛君天站起来,走进餐厅。

    洛宁香也跟着过去,拿起桌上米饭跟筷子,就吃了起来。

    “味道还行么”蒋瑾璃笑问洛宁香。

    “还行,我一天没吃了,所以现吃什么都特别香”洛宁香把饭咽下去,说道。

    “饿了就多吃点,君天你也吃啊”蒋瑾璃把肉夹进他碗里。

    洛君天突然想起这里厨房跟餐厅是唐暖央天下,无论她跟生气或许冷战,可她还是会给他准备热菜热饭,陪他一起吃完。

    胸口闷闷,他没有半点食欲。

    心想那些回忆全是她装么,唐暖央你演技真是出神入化。

    “怎么不吃啊,我烧味道不好么”蒋瑾璃看洛君天盯着米饭发呆,就明白他想谁。

    “不是,烧很好,比我老婆烧好”洛君天轻轻说着,眉心微微皱起,胸口闷终于敲击成痛。

    老婆!哈——,蒋瑾璃愤恨着,哪怕他再恨,也依然想叫那贱人老婆是么。

    洛宁香旁吃着糖醋排骨,小声说“哥,我想说嫂子跟四叔消失一天了,也不知去了哪里,我们要不要找找他们?”

    蒋瑾璃也赶紧说“是啊,君天,他们没车,应该走不远,一天没吃东西也饿了,找找他们吧”。

    “随便他们吧,饿死是他们事”洛君天收拾心情,大口吃饭。

    窗外天空完全黑了。

    入夜后,就冷了,洛云帆都冻受不了。

    唐暖央已经不再哭了,她靠树上,觉得喉咙像火烧,而大脑也整个混沌了,全身乏力,**跟心灵全重打击,让她丧失了挣扎能力。

    她望着眼睛一片黑暗,干涩双眼像一片再也挤不出水沙漠,如果就这样死去也不错,不用去面对那永无止境伤心欲绝,,,

    “暖央,我带你回去吧——”洛云帆摸黑来到她身边。

    她听见声音,却回不了话。

    洛云帆蹲下身,去碰她,像火球一样触感,让他惊跳起来“暖央,暖央——”

    他紧张抱起他,摸她额头,又去摸她脖子。

    “四叔——”唐暖央勉强发出沙哑声音。

    “暖央,你发烧,你怎么不早说”洛云帆心里好难受。

    “就让我,,,,这样吧”她未来一片黑暗,她爱情破灭了,她没有亲人,她还活着干什么。

    “你这傻丫头,你何苦这么折磨自已,君天他希望你死掉,你知道么,他不爱你,他从来没有爱过你,是你太傻了,一直那么努力去包容他,守他身边,他不值得你为他这样,你好好活下去,我不准你有想死念头”洛云帆心好痛,母亲离开时他也没有这样撕心裂肺痛过。

    他发誓要让她幸福,让她有单纯幸福。

    他要带她离开洛家,温暖阳光,纯净蓝天下,乐乐生活。

    唐暖央抿着干裂唇,气息微弱,他不爱她,不爱她,不爱她,,,,、

    脑中反复就只有这么一个残忍却又真实信息了。

    洛云帆抱起她,疯了往别墅跑。

    别墅里人吃着饭,别墅外唐暖央烧了一天,真要死了。

    洛云帆抱着唐暖央抱着回来了,他按下别墅大门密码,鞋子都没脱就冲进来了。

    看着他们温暖家里开心吃着饭,想着唐暖央刚才放弃自已了,他不禁难过红了眼眶。跪求分享

    少错误 请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