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思念是时间藏好的毒

君天与暖央——思念是时间藏好的毒

    手腕极痛,注视着他穷凶极恶脸,唐暖央像疯子一样笑了,诡异是她笑成这样居然没有一点声音。

    她紧紧盯着他眼睛,看清他冷酷无情,也看清了自已悲惨。

    她张口,一字一句说“上天会怜悯我,不会把他带来这个世界,不幸只有我一人就够了”。

    洛君天握她手腕握紧,似要拧断她纤细手腕。

    唐暖央麻木站着,这点痛算什么,比起心头那赤生生痛,这点真已不算什么了辂。

    他们彼此愤恨看着对方,经营起一段感情需要很久很久,毁灭却只需要一秒钟。

    外面争吵,里面也听到了。

    洛云帆起身出去,过去拉开洛君天,低声道“你这是干什么,嫌英国折磨她不够,回家继续是不是,爷爷还里面,暖央没有把实情说出来,已是对你仁慈,请你停止伤害她,不然她不说我也会去说”娣。

    洛君天用力推开洛云帆“别这里假惺惺了,你巴不得去说吧,去啊,来个一箭双雕,爷爷讨厌我之后,有可能继承公司就是你,弄不好唐暖央也会因为感激你这么照顾她,跟你一起呢,去啊,去说啊,这么好机会,谁错过谁是傻瓜”。

    唐暖央听着他混账话,早已是心灰意冷。

    转身,她步履艰难往外走,这个家,这个男人,让她觉得活着是那么累。

    她不能去想像未来如何还能跟他度过每一天,他无时无刻不摧毁她心,她反击只有默默承受。

    木愣愣走到房间门口,她心生凉意,门口转辗半天之后,进入对面房间,锁上房门,走到床上,静静躺下来。

    时间流逝,她身心却已静止不动了,她脑子里现只剩一片空白。

    洛君天彻夜未归。

    唐暖央躺床上,体会到冷清比疼痛来可怕,她甚至是希望它可以踢门进来,跟她吵上一整夜,让她痛了又痛,都好过这样静静像是等待死亡一样来好,这样每分每秒过是难熬。

    那天晚上,她感觉到下体有温热液体流淌出来,那种腥臭味,仿佛她慢慢腐烂爱情。

    或许真是连上天都看不过了,所以放她解脱了,生平第一次,例假来如此轰轰烈烈。

    一连就是好几天,洛君天都没有回家,他住伊家,每天就拽着伊明臣陪他去玩。

    唐暖央一个人家养病,或是睡觉又或者是院子里发呆,平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某种东西改变了就是改变了,就没有办法去扭转。

    没几天,洛家其他人也全都渐渐察觉出了他们之间问题,知道他们是吵架了。

    洛远山气不行,以往他说几句,两人都听话,可这一次,他是两头都劝不动。

    老人家终于是被气病倒了,带着管家暂时去了疗养院,家里就让洛云帆帮忙照看,有什么动静就随时向他报告。

    ******

    这天吃晚饭时,有一个星期没有露面洛君天出现了。

    唐暖央从楼上下来正好跟他打了一个照面。

    她不想跟他说话,整了一秒之后走下去,越过他,径直进了餐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生活还得继续,多痛苦都得继续。

    其他让人也一一进来了,坐到属于自已位置上,洛家,每个人都有自已位置。

    洛君天到楼上换了衣服,是后一个下来。

    他坐到她身旁。

    “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怀还是没怀,总要有个定论不是么”洛君天理性而冷漠,不像是商讨孩子事,反而像是再说某件商品。

    唐暖央停下咀嚼动作“已经有了结论了,我来例假了,谢天谢地!”

    谢天谢地这位几个字刺激到了洛君天,他把手里刀叉往盘子里一扔,侧头看她脸,讽刺道“没怀上有这么开心么,想着哪天离婚跟别人生去是么?”

    “就算是吧,总之没怀,真是万幸!”唐暖央不是故意刺激他才这么说,他说每一句话,都是她心中所想。

    她不能拿他怎么样,起码要让他能畅所欲言吧。

    “暖央,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呢,我们洛家养你这么多年,如今你当说出这样话来,太没有良心了你”洛宏国出声了,难得老爷子不,君天也不向着她,还不趁此机会好好羞辱一番这穷酸丫头。

    “表哥好心问你,表嫂你如此伤他人心,我们可是不干”洛宛馨放刀叉,明确表态会站洛君天那一边。

    洛宏国跟洛宛馨表态之后,其余人也加入进来。

    “虽然爷爷宠溺你,可表嫂你别忘记了,你毕竟不姓洛,说话不能这么嚣张”洛诗菲眉毛挑起,说话非常跋扈。

    “表嫂,男人有一点点小过错,你不要一直抓着不放,不然闹到后你也没什么好处,我们不是帮亲不帮理,实是不够聪明,我们看着都着急”洛诗涵入绵里针一样话,刺向唐暖央。

    洛云帆听不下去了,开口“你们不了解,就不要妄下定论”。

    “四叔,你可不要站错阵营,会受伤”洛君天警告他,这种群起而攻之局势,他然还有勇气帮她,真是尤其可嘉,但也让他为生气。

    洛宁香桌下扯着洛云帆衣服,让他不要多事。

    洛云帆不去理会洛宁香劝,盯着洛君天“你是能保护她也是能伤害她人,决定权一直你手里,而我,永远不会改变,因为她是我家人”。

    “何必把自已弄那么高尚,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她其实也不值得你这样为她,终于一天,你会发现,她是一个骗子,是个烂货,那样你也要说永远不会改变么?”洛君天表情是如此狰狞,就不相信,他会有如此乎她。

    他故意说极为难听,让唐暖央听到,好自已觉悟刚过错,是因为他心里恨极了她,但说她烂货时候,他心像是硫酸泼过一样,他恨自已还会傻去为她心痛。

    所有人都沉默着。

    桌上菜变凉,人心也变凉。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我心里,她永远都是那个女孩,我要说,我永远不会改变”洛云帆眸光坚定,他很清楚自已心。

    “君天,你该看明白,什么叫物以类聚,外人就是外人,你对她再好也没有用,就好像白眼狼,养熟了,也只会反扑而已”洛宏国一旁老谋深算似讥讽。

    “二哥,孩子已经够乱了,你就不要再添油加醋了”洛海珍是极少参与这种家斗,她讨厌一家人这么吵吵闹闹,互相攻击。

    “海珍,我现是就事论事,结婚才多久就闹别扭,咱们君天会莫名说那样话么,一定是某些人不守妇道”洛宏国干脆理直气壮黑白颠倒,倒打一把。

    洛海珍也不知他们究竟是为何事才吵架,看向唐暖央“是不是你真外面有人了?”

    “改不会是公司下属吧”洛子赫当笑话似猜想。

    “也有可能结婚前就已经有了,表嫂也算是个清秀美人嘛”连洛子龙这极少会嘲笑人,这一次也加入了进来。

    一群人全都用厌弃目光看向唐暖央,事情已经完全从洛君天偷情演变成她不懂事,不守妇道了。

    唐暖央看过他们,父亲死后第一次感觉那么苍凉无依。

    这就是人心么?

    这就是曾经她感受过温暖家么?

    她扯出苦笑,没有说任何话来替自已去辩解,放下手中冰冷刀叉,默默站起来,走掉了。

    餐厅里每个人都沉默着。

    “如果这是你要结果,我会成全你”洛云帆说完站起来往外走。

    洛君天面无表情脸,慢慢浮起阴笑。

    他抬头“事实上,我跟瑾璃又好上了,被暖央发现,才跟去闹翻,让你们失望了,我没有带绿帽子”。

    餐厅里人全部石化!!!!

    洛宁香紧张东看西看,生怕爷爷突然回来了什么。

    “各位!这事爷爷还不知道,如果你们是站我哥这边,希望你们要把今天事守口如瓶”洛宁香说完,看了看一桌人反应,又说道“谁多嘴,可要想清楚后过,弄不好爷爷一气之下,把公司给嫂子了,你们刚才那么欺负她,到时指不定怎么报复你们哦”。

    “我无条件支持表哥,誓死追随表哥”洛宛馨第一个举手,做出选择。

    事实上也没得她们选择。

    其余人也一一表示他们不会说出去,且站人洛君天这边。

    谁对谁错,已经不是很重要事情了。

    这是与利益,与以后能不能洛家长久立足有关,谁也不会选择孤军奋战。

    除了洛云帆之外。

    他选择与全家为敌,去帮唐暖央,结果也只是陪葬而已。

    *******

    洛云帆海边椰林找到了唐暖央。

    “刚才为什么不解释?”

    “会有人相信么,即使相信,也不会有人站我这边,答案很明显,他们才是一家人”唐暖央望着漆黑一片大海,成熟历经了世间沧桑。

    洛云帆过去拥住她“没关系,你还有我!”

    “你也不要站我这边了,他们不会介意多攻击一个人”唐暖央轻轻推开他。

    “那就让他们来攻击好了,你忘记了么,我说过会一直守护你,不要拒绝我,好么”洛云帆再次把她拉过来。

    唐暖央眼眶发红,抱住他“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累话,就多靠一会吧,熬过去,总会有见到阳光那一天”他轻抚她发丝,安慰她,鼓励她,也满足了自已心。

    他爱是很纯粹付出,他不计回报。

    ******

    日子一天比一天冷,他们关系也是一天比一天僵。

    唐暖央睡客房,衣服都让佣人给她搬了过来。

    她依旧去公司学习,办公室已经跟洛君天分开了,再也没有甜蜜瞬间,感情随着天气,也进入了冬至。

    偶有一天,下班时候,她看到蒋瑾璃等再门口,之后坐上洛君天车子走了,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

    再后来,不回家成了常有事。

    他们相对无言,就算是坐到一起,也没话可说了。

    洛君天不再就她幸福源泉,而是毒瘤。

    洛远山从疗养院回来后不久就发现了洛君天跟蒋瑾璃事,他不止一次找洛君天谈话,虽然他面前应允很好,可是一转身,他还是不去努力。

    他搞不懂,这段婚姻从那么好开端走向衰亡症结究竟再哪里。

    婚礼是要靠两人共同去努力,劝好了一方另一方不努力话,也是枉然。

    唐暖央过一天比一天压抑,天气好冷,她心好冷,坚强去过每一天,还是觉得是疯了。

    就算是晴天,也不觉今天是令人愉一天。

    有时坚强想,没有洛君天爱,她也能忽视他存,过好好。

    有时软弱了,会想到他衣服上香气,想到他怀里人温度,想到他怀里苏醒感觉,那一刻,她会痛不能自已,她会躺被窝里悄悄把枕头都哭湿。

    她感觉自已不能这么下去了!

    感情腐烂了,只好借由工作来麻醉自已。

    她拼命工作,公司上下都叫她工作狂,不让自已停下来,是比酒好麻醉方式。

    她三半夜不回家,因为不想去知道,他是不是也没有回家。

    深夜。

    整栋大楼都静悄悄。

    唐暖央从密密麻麻数字中抬起头来,拿着茶杯,到茶水间去倒水。

    她倒了水,热了食物,坐椅子上吃。

    吃着吃着就发了,她像是一直把自已给困处鸟,到处都是绝境,到底氧气这么少。

    手里食物已经捏到冷却乐。

    门外走进一个人来。

    脚步声打断她思绪,抬眼,看到了洛君天。

    “稀客!”她谈谈看着他说道,把食物放进嘴里,咬了几口,咽下去。

    洛君天走过来,坐到她对面,她脸跟他想象中大不一样,他好久没能好好看看她了。

    她脸很瘦,纸一样白,黑色套装穿她身上死起沉沉。

    “爷爷让我来接你回家,显然他为了让我们和好,做了不少努力”他开口,却没什么好话。

    “为难他老人家了!唐暖央回了一句。

    她不去看他,像对待陌生人一样,不,应该说比陌生人还要来疏离。

    “那今天就让他老人家开心一下,深夜加班老婆就跟老公回家吧,说不定还能有片刻温存”洛君天靠近她,撩起她长发,碰到她脸,那一刻才知道,对她想念是任何女人无法代替。

    他手心温度让她贪婪想要握住。

    她没动,他靠近一分,凝望她眼睛,两个意乱情迷人,想要感受彼此温度,分开了,才知思念是时间藏好毒。

    阴影投下来,他就要亲到她唇。

    “走开——”她一把推开他“洛君天,我们还是分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