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洛君天,你真的病的不轻

君天与暖央——洛君天,你真的病的不轻

    她做不到,一想到他跟蒋瑾璃一起画面,她就不想跟他再靠近,不想跟他接吻,不要被他碰。

    可她仍旧是爱他,仍旧是渴望见到他,可见到了,又想把头转开。

    正因为这种矛盾心理,她才备受折磨,才会迷茫不知该如何去做,这些日子她封闭自已心,其实只是想要逃避而且,英国,她以为自已想清楚了,以为自已可以按照决定坚强走下去,可她错了,心是永远没办法被控制东西。

    分开两个字像是砸他心头千金坠,他内心开始恐慌,变走投无路。

    唐暖央推开好几步,靠流理台上辂。

    时间静止了,深夜茶水间死寂一片。

    洛君天良久才牵扯出一丝冷笑来“这么就放弃了,都坚持了这么多年,伪装了这么多年,现你已经成功了,舍得拱手让人?”

    “不放弃我还能怎么样呢,洛君天你已经给我们未来判了死刑了”娓。

    唐暖央不去细想他那句伪装是什么意思,反正他现讨厌她,当艺人跟男人讨厌一个女人时候,什么恶毒话都说出来。

    “或许一开始判死刑那个人是你”洛君天心尖锐叫嚣起来,他目光也随之变得尖锐。

    “我?呵呵——”唐暖央捂着自已胸口,心酸仿佛天要压下来一般“洛君天,或许你永远不会觉得自已有错,但是请不要卑劣到把错强加我头上”。

    “听好去好委屈,这种高超演技骗了多少人?是否只有安斯耀是你唯一没有骗过人?你对他可真是一往情深啊”洛君天听到她满口否认,很不得杀了他。

    恶魔爱,注定是强烈而危险!

    唐暖央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扯到安斯耀头上来“洛君天你为了证明自已没错,你真是已经绞脑汁了”。

    去提她前程往事,去提一个许多年都不曾往来人,他究竟要有穷途末路,才会想出这个借口来。

    “我无耻,唐暖央你真敢说出口”她以为把信藏很好,他不会知道,才那里理直气壮跟他对视么。

    “有什么说不出,你洛君天都做出那样事情了,我还有什么是不能说,伤感情话说得多了,你我都麻痹了,我已经不去期望什么破镜重圆了”唐暖央望着他,眼中有哀伤流露。

    她低头,不想被他看到她软弱。

    洛君天心头发慌,他没有想过他们眼下该怎么走,他除了恨她之外,没有别想法,但是分开,从此生命中没有彼此未来,让他害怕。

    他沉默了,陷入了深深沉默中。

    她那一晃而过哀伤让他心头颤动,可以他又不敢去轻易相信,这种矛盾也一度要将他逼疯。

    唐暖央逼回了眼泪之后,抬起头来“分开吧,这是我们好选择,你去过你喜欢生活,而我,是要一份自已宁静就行了”。

    她做出决定了,以为很难,到了这种份上,也自然做了。

    洛君天心剧烈抽痛,一把冲到她面前,拽起她衣领,拉倒近处。

    两人距离再一次接近了。

    “你以为我会轻易让你离开么,结婚还是离婚,由我说了算”他表情骇人,已慌像是困兽。

    “一直都是由你说了算,给予我幸福或是痛苦,你向来都是为所欲为不是么,没关系,从现这一刻起,我也会努力想办法离开你”唐暖央望着他,抬手抚摸他脸,像是一场生离死别。

    “我不会让你得逞,没有我允许,哪里你都别想去”他咬牙切齿,每个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

    唐暖央面无表情,直直看着他,有那么一刻,她内心荒谬觉得他或许是爱她。

    爱一个人悲哀地方于,连恨都是带着爱。

    “不回家么,爷爷还再等我们呢?”她无视他凶神恶煞,不想一潭死水中中搅合下去。

    洛君天这才松开她。

    *******

    回到家。

    洛君天跟唐暖央先去了洛远山房间。

    这个时间段,本来老爷子早就睡了,就是因为他们,到深夜他还没有就寝。

    “爷爷,我回来了!”唐暖央毕恭毕敬说。

    “以后不要加班到太晚了,你看一个女人深夜回家也不安全”洛远山闲话家常一样说道。

    “是,我知道了,下次要加班话,我会提前给君天打电~话”唐暖央心知爷爷想要听到这话。

    洛君天配合揽过她肩膀“我可舍不得我老婆这么辛苦”。

    唐暖央装作不好意思垂下脑袋,心里却是一片清明。

    “你们能这样就好,爷爷也就放心了,时间不早了,都是睡觉吧”洛远山笑着挥挥手。

    他们出去后,老爷子就重重叹了一口气,他们真以为他是老眼昏花,看不出他们是他面前,故意他面前表演这么一出甜甜蜜蜜假象么。

    出了房间,洛君天跟唐暖央表情立刻垮了下来,她步向前走,摆脱他手臂。

    他们前后脚上楼。

    唐暖央径直往客房走,那仿佛是一座冷宫,不同是,这冷宫不是他贬她进去,而是她自已住进去。

    “你确定要去那里睡么”洛君天后面出声。

    她停下脚步“一张床两个人睡就行了,多一个会我会做恶梦”。

    她提步继续向前,他又说“爷爷可是已经布了很多眼线,如果知道我们还分房睡,他还会继续说服我们合好,到时你不嫌烦,我也嫌烦”。

    唐暖央想了一下,才改变方向,往对面走去。

    洛君天紧跟过去,内心莫名觉得高兴。

    房间里,唐暖央拿了被子放沙发上。

    “你打算让我睡沙发上?唐暖央,你是不是想找死?”洛君天火一下子串高了。

    他想要跟她同城共眠,也先要暂时放下恨,就一晚上,他想要跟她好好温存。

    他想念她身体!

    “我睡沙发!”唐暖央冷冷淡淡人回答。

    四个字,把洛君天回应哑口无言。

    他想说重点不是谁随沙发,而是谁都不能睡沙发。

    他面色窘困,俊脸憋有些泛红。

    唐暖央走进浴室,锁上了门,洗澡,换了睡袍,出来时,见洛君天坐单人沙发上,双手环胸前,黑着脸,想门神一样坐那里。

    她也不想理会他,走过去,抖开被子躺下来。

    随他是坐她面前不睡也好,还是回床上去睡也好。

    她闭上眼睛,虽然没有睡着,也装出平稳入睡样子。

    “唐暖央,你知道沙发是坐人,不是用来睡觉”。

    洛君天莫名其妙有此一言……

    许久都得不到她回应。

    洛君天不嫌自已有多搞笑,对着无视他女人呲牙咧嘴一番之后,平静下来,舔了舔唇,换了个姿势后,又突然冒出一句“我可喜欢这沙发了,但我不喜欢你,所以我不能让你睡我心爱沙发”。

    唐暖央张开眼睛“你是为了要整晚找我碴劝我回房间睡是么?”

    她真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让你回房间睡,但没有让你睡沙发”。

    洛君天以为这样说她就能明白他意思了。

    可他错了。

    唐暖央无奈苦笑“我意思是,让我睡地板?”

    “……”

    洛君天语塞,他说不是,他想让她睡床,这么说他嫌丢人。

    “明白了,不过很抱歉,我不想睡地板”唐暖央知道他狠心,可总是比她想还要过分。

    洛君天一听,摆出悠闲姿态“反正我不让你睡沙发,其他地方自已挑吧!”

    他自认为自已用了一个很好方法逼她到床上去睡。且不伤及他面子。

    可偏偏唐暖央已经把床排除心门之外了。

    唐暖央爬起来“我到对面去睡!”

    她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洛君天睁大眼睛,怒气一下升腾“唐暖央,你眼睛瞎了还是脑子坏了,那么大张床你没有看到么”。

    唐暖央转过身来,盯着他,忽然讥笑出声“洛君天,你还要不要脸啊,你是用什么脸来让我跟你一起睡?”

    洛君天俊脸一阵青一阵白“就凭你是我老婆!”

    “那你就是这么对待老婆么,你跟蒋瑾璃睡时候,怎么就没想我是你老婆呢?”唐暖央被他一句话激鲜血直流。

    封闭了心,不代表里面就不会腐烂。

    洛君天她疼痛目光下,心里愧疚了,就身体而言,她没有背叛,他想说那天喝醉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

    可不该做也做了,说不是故意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扯平吧,都原谅对方一回,然后忘记之前,重开始,怎么样”洛君天说完了这段话之后,才明白这是自已一直想要找出路。

    他恨她,却已习惯有她日子。

    他想杀了她,却还是想要看着她,跟她一起慢慢变老。

    唐暖央看着他,倔强推开他重被他张开手臂“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她说服不了自已去忘记他跟蒋瑾璃一起事实,她没有这种肚量。

    洛君天放下了身段,对她张开手,这个决定对他来说不是容易事,被她拒绝后,就像被狠狠抽了一巴掌,颜面失。

    他霍然站起来,走过去用力拉过她,把她拖到床边“要不要开始随你便,但是今天你今天必须陪我睡觉”。

    “你无耻!”唐暖央愤怒涨红了脸,一巴掌就要打过去。

    洛君天一把握住她打过来手“忘记告诉你,我还可以无耻一点”。

    另一只手,奋力扯下她身上睡袍。

    娇嫩身体暴露再空气中,他身体里人火顿时蠢蠢欲动起来,他好想念跟她耳鬓厮磨时光,她再他身下绽放样子,是他见过美风景。

    “混蛋,你无耻——”唐暖央气浑身发抖,另一只手打过去,也被他握住。

    “唐暖央,我唯一得意地方,就是得到了你身体,并且让你沉沦其中,就这点而已,安斯耀没有赢过我”洛君天目光她身体上面流连,嘴角勾起,痞笑间却满腹落寞与苦楚。

    为什么又提起安斯耀?!

    他们之间破裂难道不是他跟蒋瑾璃造成,而是一个早已是往事人么,荒唐!!

    “洛君天,你真病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