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接机,故意为之

君天与暖央——接机,故意为之

    接到总公司发来通知,唐暖央办公室发了很久很久呆。爱睍莼璩

    他们又要再见面了!

    分别半年,恍如隔世,其实不过六个月一百八十多天,可是她感觉已经有半个世纪没有见过他了。

    但洛君天三个字,落她心底,还是激荡出大片涟漪。

    当天下午,她就召开了会议辂。

    “上任总裁要来视察,我希望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不要让他挑到我们毛病”唐暖央年轻脸上,满是严肃对座部门经理说道。

    乐不容易让人成长,痛苦却能让人飞速成长。

    她现跟以前已经大不一样了,她经得起磨砺,抗击起攻击,免疫了伤害娼。

    大家纷纷点头,公司时间久一点员工都知道唐暖央是总裁夫人,不过也知道他们关系不好,平时也不会提及,哪怕是现正面说起,经理们也只是点点头。

    当初虽然洛远山应唐暖央要求,没有对美国公司公开她身份,可同一个集团,只要有一个人知道她身份,就总会泄密,所以说,大家知道他们关系,明面上还是装作不知道,留着私底下议论。

    “那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呢?”销售部经理问。

    “什么也不需要做,就按平时那样,他只是来视察,我们业绩一直不错,但有句话叫官上任三把火,他肯定会有所为难我们,如果我们做好,他也就理由找我们麻烦”唐暖央回答,她很巧妙把洛君天即将会实施行为,归结于他刚刚上任原因之上。

    其实,从接到电~话起,她就知道,洛君天是冲着她来。

    “听上去总裁很厉害样子,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设计部女经理笑着说。

    其他人脸上也都露出了隐约笑意。

    还真敢说,就不怕唐总跟她翻脸。

    不过总裁长什么样,他们确实没见过。

    “好奇么”唐暖央微笑,身体向后靠“很你们就能见到了”。

    “听说非常帅气呢?”公关部女经理见设计部经理那么大胆,也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他炒你鱿鱼时候,如果你还能这么说话就好了”唐暖央用颇为幽默玩笑口气,拨了她一盆冷水。

    “呵呵,,,,,,”场人很捧场发出一阵笑声。

    “那要不要办一场欢迎晚会?”

    唐暖央想了想说道“办吧!越热闹越好,也好显示我们美国分公司诚意”。

    她要做一个身为下属该做事,不带私人感情。

    “散会!”

    她站起身来,率先离开会议室,等她走远了,里面立刻激烈谈论起来。

    唐暖央是心知肚明,有胆大员工拿她开涮,背后议论,她也不怪,谁让她跟洛君天这对夫妻确实有够可笑呢。

    *******

    凌晨六点。

    不用闹钟,唐暖央也很准时睁开眼睛,她晚上九点会准时上床睡觉,六点起床跑步,回来洗澡,做早餐,院子里浇浇花,8点半她会准时出发去公司。

    她生活规律就像是机器人。

    躺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今天跟往常不一样,她心突突突跳得特别。

    今天下午2点,洛君天飞机会降落机场,她得去接机。

    要见到自已半年没碰面丈夫,她心里竟然有种莫名似恐惧心情。

    好永远不相见,那便可不思念,世界上真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单纯她,已经字典里删除永远这个词汇了。

    床上醒着呆了15分钟后,她翻身下床,拉开窗帘,扎起头发,换上了运动服,出去跑步。

    清晨小区,露珠鲜,她从慢跑到加速冲刺,她想要摆脱压她心头惶惶不安。

    跑满身大汗回来,她洗了澡,从柜子里挑了一套高贵香槟色套装,头发仔细妥帖盘起,化了一个好气色妆,刻意加重了腮红,走到鞋柜前,看着一整排不同颜色鞋子,她终拿了一双粉红色。

    穿脚上那一刻,她自嘲想,自已这是欲盖弥彰么?

    驱车去公司。

    上午还像往常一样工作,过了12点以后,她心跳要么缓慢仿佛没了脉搏,要么到进行百米冲刺。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心里活动,表面上她仍旧静如止水。

    “唐总,我们该出发去机场接机了!”秘书进来提醒她。

    “通知各部门经理,出发”唐暖央合上面前文件,淡定说道。

    “是!”秘书退出去。

    一点钟,四辆车子朝着机场方向出发。

    唐暖央一个人坐一辆车。

    她看着窗外飞速倒退风景,目光渐渐涣散,脑子里胡乱想起他们还是孩子时候,那晚她想从医院逃跑,结果遇上大暴雨,她再前面跑,他后面追,天是无边无际黑暗,划过天空闪电无比惊悚,她还是没能逃出他世界。

    车子停顿,听到前面开车人说到了,她才从泥沼中挣扎出来。

    一行人呼啦啦下来,到机场VIP贵宾通道口等候。

    洛君天讨厌吵杂,让他各种气味大厅里穿行,简直是要他命。

    1点55分,私人飞机轮子,下滑美国这片土地上。

    叠着腿端坐人豪华座椅上洛君天,眸光慵懒精锐扫向窗外,唐暖央,别来无恙!

    半年时光,他也忍住了一切,把恨磨成了一把锋利尖刀!

    “总裁,我们到了,唐总外恭候了!”

    洛君天薄薄嘴角勾起愉悦笑容“很好!”

    他起身,走出舱外!

    唐暖央放下手机,握了握衣角,深呼吸,终于要来了!

    她注视着通道,听到那脚步声由远及近,她心吊高了,如果有可能,她想现转身就走。

    当洛君天身影出现时候,她逃无可逃之下,反而平静了。

    她看着他,一身紫蓝色西装,洁白衬衣,黑色皮鞋,发丝往后自然梳理,脸依然俊美无双,他现年轻,成熟,优雅,耀眼,变得越来越光芒四射,找个顶级偶像明星跟他放一起,对方都会成为小丑,因为他身上有从小就养成优越与傲慢,这是谁都无法跟他相比。

    他就是洛君天,她对他再熟悉不过。

    他向她走来,她耳边仿佛风暴要来了一样声音,房子被摧毁,地面也裂出一条巨大缝隙,到处都是天崩地裂。

    洛君天也盯着她,心潮澎湃起来,他有很久没见她,见到了跟想象中不一样,她过得似乎还不错,没瘦,也没憔悴,反而美丽了。

    怎么能过这么好呢,比他过好可不行。

    他步伐强势站定要她眼前。

    他们身后分别都站了不少人,他们站定之后,全都鸦雀无声,他们都心里偷偷猜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夫妻见面,是会冷言冷语?还是亲密拥抱?

    “总裁好!”唐暖央先发制人,对他微笑。

    这个称谓叫她心里无比别扭。

    总裁!哈——,洛君天心里冷笑,她想跟他划清界限,他就偏不让她如意。

    他长臂一伸,动作自然把她勾到怀里,给她一个结结实实大拥抱“唐总等我等腿都酸了吧,辛苦了,腿都站细了,我会心疼”。

    唐暖央心里无语,这下马威给还真是另类。

    她太了解他为人了,他抱只是想让大家看她笑话。

    “不辛苦,等候您大驾光临,是我荣幸”她不着痕迹推开他,摆了一下手,客气说“请吧,总裁——”

    “我坐飞机好累啊,过来扶我”洛君天故作疲惫,一副大爷样子,懒懒站那里。

    你怎么不去死啊!

    唐暖央心里恶毒咒骂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当着这么多人面,他拿幼稚当有趣是吧!

    不少高层都掩嘴笑了,谁不知道他们是小两口。

    这总裁,唐总,本来就有够好笑。

    唐暖央暗暗瞪他,洛君天则是一副你看着办吧表情。

    咬咬牙,唐暖央过去抱住洛君天手臂“总裁可以移驾了吧”。

    洛君天抽出手,再把手搭她肩膀上“这样才扶稳当,摔了我,就炒你鱿鱼,罚你回家生孩子”。

    “噗——”

    终于有人是憋不住了。

    唐暖央脸一阵通红,这就是他来美国目,让她成为笑话,打乱她生活他就开心了。

    她一声不响扶着他走。

    其他人后面跟着,不少人都偷笑,今天错过接机那可真是一大损失,实是太精彩了!

    唐暖央把洛君天扶上了车,自已也坐进去,用力把车门关上,劳斯莱斯里头,前后是隔离。

    “火气干嘛这么旺啊,唐总”洛君天悠闲叠了腿,看到边上有酒,就倒了两杯,其中一杯递给她。

    “谢谢!总裁还是自已喝吧!”唐暖央扯起笑容,说完转头一刻,立刻消失。

    “我要你陪我喝!”洛君天目光笃定。

    “我不喝!”唐暖央拒绝干脆。

    “唐总你什么态度,你现是对着上司,不是对着你老公,耍小性子可不行,不喝我立刻把你炒了”洛君天表情骤然变犀利。

    唐暖央面无表情回答“你没有这个权利,我是爷爷调过来”。

    “你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利,你可别忘了,爷爷现已经退位了,我说让你滚蛋,你就得滚蛋”洛君天阴冷逼视她。

    唐暖央握了握拳头,一把夺过他手里酒杯“好,我陪你喝,你想怎么样我都配合”。

    洛君天阴冷表情一改,又绽开了笑容“这还差不多,干杯,敬我们又见面了!”。

    他仰头,一饮而!

    唐暖央不胜酒力,可也还是把一杯酒给喝了。

    “我们再喝一杯”洛君天又给她倒满“敬我们以后上司跟下属,合作愉!”

    “我喝不了那么多”她酒量一直很差。

    “你骗人吧,女经理可都是很能喝,平时陪客户不用喝酒么,别谦虚了,喝掉,必须喝掉”洛君天命令道。

    目就是来折腾她,她还有什么好说呢,唐暖央皱着眉头,把一杯靠满出来酒一口气喝掉。

    胃烧难受极了,喝完了这一杯,她脑袋立刻就混沌了,脸也通红通红。

    酒量好,越喝脸越白,酒量差了,一喝脸就红。

    “还说不会喝,很厉害嘛”洛君天看她难受样子,以为心里会很痛,可事实上,他并不觉得有多开心。

    她自作自受,有他这么好老公不爱,去爱别男人,有那么好生活不要,非要离开他。

    “多谢夸奖,呕——”唐暖央说完就捂住了唇,努力往回咽。

    “再喝一杯吧!敬我们美满婚姻!”

    唐暖央用黯然眼神看他,心里轰然痛了。

    洛君天拉过她拿酒杯手,强制性给她靠满“喝,这杯你一定要喝!”

    她拿起酒杯,慢慢喝进去,仿佛喝毒药。

    他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他会慢慢折磨她,直到她死!

    喝完第三杯,唐暖央脑袋靠车窗上就不要动了。

    洛君天独自那里小口小口浅饮,望着她侧脸,绿眸时而柔软,时而冷酷,但他还是很开心,那个永远没有多远。

    车子到了公司楼下。

    唐暖央拍拍脸,醉醺醺下车。

    脚一歪,像一边倒。

    身后有人抱住了她。

    熟悉男香,让她心里一阵发酸,甜蜜记忆有时也会恶毒像砒霜那么毒辣,而属于他们之间记忆又多了仿佛一生也回忆不完。

    “醉了我们就回去休息吧,公司明天视察也是可以”洛君天她背后真诚建议。

    唐暖央站直了身体,拉下放她腰上手“没有我们!”

    她沉下气息,稳住步子,退开“总裁,请进!”

    “唐总,你固执一点也不惹人爱”洛君天懒散嗤笑,整了整袖口,越过她,往里走。

    从未给予过爱人有什么资格跟她说爱。

    唐暖央随后跟上。

    其他高层也随后一一跟上。

    公司普通员工站门口迎接,顺便一睹高权利者风采。

    当见到是如此年轻英俊一位,不少女员工都看呆了,心想总公司工作女人福利也太好了,每天光是见到他就够幸福了。

    洛君天举目看着四周,侧头对唐暖央说“坏境不错,也不比总公司差嘛,怪不得你调来,害我都想调来了”。

    “总裁说笑了,这里哪能跟总公司比,这边请!”别以为她听不出,他讽刺她。

    洛君天提步进了电梯,唐暖央也站进去,其他人则坐另外两部。

    一进电梯,唐暖央就扶住了墙,红酒后劲上来了,整片墙面都旋转。

    “醉啦,要不要抱抱!”洛君天贴近她,暧昧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