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豪夺的一夜

君天与暖央——豪夺的一夜

    “事实上如果辣妹没跟我上同一个洗手间话,现我应该如你所愿滚床单了”洛君天把双臂环胸前,叹息说道。

    唐暖央睁大着眼睛,眨了眨“恕我愚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不理解我意思么,拜托,别装纯”洛君天低笑。

    “或许,是辣妹跟你进了卫生间,然后勾~引你,然后恰巧有人进来,于是你觉得她让你丢脸了?”唐暖央胡乱猜想一通。

    他就给了她那么一点线索,她也只能这么想了辂。

    “有点想象力好么,这里可是美国,有吸血鬼,有狼人,就不能有人变性人嘛”。

    唐暖央猛地将眼睛睁到大“不可能——”

    那辣妹怎么可能是个变性人媲。

    她手忙脚乱拿出手机,就要打给找来辣妹公关经理。

    “如果你想我立刻炒掉哪位经理话,就管打吧,反正给总裁安排人妖也不是什么死罪!”洛君天那边不紧不慢说。

    唐暖央放下手机,看了他一会说道“好吧,即使你没能有精彩***一夜,那你来这里干嘛?兴师问罪?让我重给你安排?还是安慰我们总裁受伤心灵?”

    她不能确定他说是真是假,撒谎对洛君天来说,跟喝水一样简单。

    “都是!”洛君天轻松回答。

    唐暖央抿抿嘴,走过去,站他面前“说吧,一次性说完,然后离开,时间不早,我要休息了”。

    “我饿了,晚会上忙着跟人妖***,什么也没吃,先给我吃,等我饱了再说”洛君天含笑说道,让开身体,朝着门锁方向指了指,意思是让她开门。

    “家里没什么食材了,我带你去餐厅吃吧,边吃我们边解决问题”她朝着外面摆了一下手。

    意思是她不欢迎他进家门。

    洛君天脸一下子阴了下来“我腿很酸,不想换地方了,唐总经理公寓藏了什么见不得人事么?”

    “你想进去你去直说好了,不用兜圈子”唐暖央知道多说也没有用了,转身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进了,打开了屋里灯。

    洛君天也随后进去。

    知道她住址,来一趟美国都不难,就好比她从美国回到洛家也不是费事事,但去年离别之后,竟有一种分割两个世界绝望感。

    真正距离不是分开有多远,而是心不想再回来。

    “坐吧——”唐暖央招呼了一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给他“想吃点什么?”

    “随你发挥吧!”洛君天拿起水来喝,无所谓说。

    “那好,你坐着等吧,我去弄——”唐暖央转身又进了厨房。

    她厨房是开放式,做饭同时,也能看到他一举一动。

    什么辣妹是变性人,纯粹是他瞎编,他只是找了一个能来找她借口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他出现了,就她面前,她心也没有哪么难受了。

    其实早看到他站门口一刹那,胸口痛意就消失不见了,她不得不承认,他至今都影响着她心。

    洛君天惬意靠沙发上,打开电视机,边喝水边看电视,腿不客气架到桌子上,仿佛是这个家男主人。

    15分钟后,唐暖央做了一份意大利面端过来。

    “吃吧——”她把面放茶几上。

    洛君天放下水杯,拿起叉子就开始挑来吃,过程不发一语,直到他全部都吃光。

    “味道挺不错,或许你可以去开个小餐馆了”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

    “主意挺好,以为有机会话,我会考虑,现你饱了,可以解决事情,然后回晚酒店去休息了吧”唐暖央懒得跟他飞废话那么多。

    “一口一个解决,你倒是说看如何结解决?”洛君天扬起笑容,依靠,腿放下来,从痞子一下子又变回了风度翩翩绅士。

    “如果你需要,我会重安排一个女人给你,然后我亲自送你回酒店,你看怎么样?”唐暖央可能面带笑意。

    “好啊,你给我去找吧,不过我要这里等,让那些女人自已过来,直到我挑选满意为止”。

    “不如去酒店性选吧”她知道他想赖这里。

    洛君天横躺下来“有个简洁点好办法,今天或许可以过了夫妻温馨夜,你可以自已上”。

    唐暖央转开头讥笑,又把头转回来“我是不会跟你上床”。

    “是嘛,或许你真想要我跟别女人滚床单,而你这里独守空房?不好说你不乎,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就像我跟瑾璃上床后你很伤心一样”洛君天坚信她是伤心。

    不管她是不是爱他,因为他们是夫妻,就这一点,他相信她不会像表面看上去那么不乎。

    “我曾经是伤心,但是当我知道你是个彻头彻尾王八蛋之后,我就不伤心了,随便你去干什么都好,只要别来烦我”唐暖央情绪有些激动说道。

    时光并不能把有过伤痛凭空给抹去了,它只是使了一个障眼法,让人去麻痹,看不到而已,可是当人把伤痛再一次挖出来时候,你会发现,还是血淋淋存。

    洛君天望着她,看着她从激动慢慢恢复平静。

    一时间,他没什么话讲,那一件事情是他们关系由好变坏风水岭,像是印记,怎么也消除不了,每次提及,都不会有好结果。

    气氛静止凝重。

    “K,我走——”洛君天站起身,向外走。

    他进来是想打探一下她生活空间里,有没有男人痕迹,他是抱着找到线索证据目来,可是他似乎想错了,这里到处都只有一人生活痕迹。

    因为这一点,他心似乎软化了。

    他走出门外,唐暖央后脚就上来把门关上。

    洛君天站子门外,过了一会又抬手敲门,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怎么能人还没走,就这么用力关门。

    唐暖央一把将门又打开“还有什么事?”

    “你还没有跟我道别”洛君天理直气壮说。

    “再见!”唐暖央一说完,就又要关门。洛君天用手推住了门“我还没应之前,你怎么能关门,唐暖央,不是谁火大谁就委屈,精神出轨比身体出轨可恶”。

    “出吧,我不乎了,经历那些事情告诉我,如果样样事情都乎,那么你就败了,所以请不要花时间去理你那龌龊不堪风流事了,听多了只会耳朵痛,,,唔,,,,,”

    她喋喋不休间,他上前一步捧起她脸,吻了下去。

    他也不想听她小嘴说个不停。

    “唔,,,,”唐暖央捶着他胸口,又推又挠。

    洛君天把她推进屋里,关上~门。

    他吻攻势越发猛烈,她身上抹胸小礼服真不经拉扯,只是稍微纠缠,就往下掉。

    唐暖央感受到他一双大手她身体上到处放肆抚摸,感受到他如火***就要喷发,力量大惊人。

    她反抗,却也只是徒劳无敌。

    衣服掉地方,洛君天连到楼上去都感觉来不及了,将她困楼梯台阶上就要进行。

    他唇死死吸允她唇,不让她有说不机会。

    他就是想要她,多辣女人都让他兴致不高,偏偏就是喜欢这口清谈小菜。

    唐暖央盘起长发被他扯乱,礼服掉门口,身上仅剩乳贴跟底~裤,乳贴是因为穿礼服必须要用,可这也促使她加容易这取下。

    她几乎被趴光了,而他还衣衫整齐,人面禽兽模样。

    洛君天隔着西装裤用坚硬磨蹭她底~裤。

    她身体颤栗,原本打他手,变成抓紧,她双手抓紧他西装,停止反抗,不咬他舌头,表情是微妙。

    洛君天松开她唇,依靠到她耳边“有感觉了?”

    “滚开——”她骂道,可声音没有一点底气。

    “你把我裤子都打湿了,嘴硬有什么用,身体听你话才好啊,老婆,我知道你很想要,其实我很想,我已经忍不住了”洛君天肿胀疼痛,想要立刻进入那温热地带。

    “我不想,我一点都不想,从我身上滚下去”生理产生反应,不表示理智也磨灭了。

    “这话你留着等下再说吧”洛君天将她压到墙壁上,冷静解开自已裤链,解放出早已难耐巨大,拉起她大腿。

    唐暖央脸色大变“不要,不要——”。

    “我知道你不要,可是我要——”随着他话音落,他腰际猛地一沉,挺~入她身体。

    “啊——”她咬唇低喊,表情似痛苦又似愉。

    身体被撑得很满,没有一点空隙。

    “嗷——,老婆你还是这么美好”洛君天很满足,从身体到心都很满足。

    太久没有跟她做过,他显很激动,像头野兽一般她身上横冲直撞,拼命索取。

    “嗯,,,啊,,,啊,,,”她大声呻吟,她骨头都要被她给撞断了。

    他喘着粗气,将她压到地毯上,弯曲她腿,以深姿势贯穿,疯一般律动,轻易让她到达高~潮。

    “你放开我,洛君天你放开我——”她无力喊道。

    “嘘——,不要说话”他还不够,还想要她。

    他翻过她身体,从后面进~入,放慢了一点速度,他要把今夜无限延长。

    时间过去了好久,唐暖央满身汗水,没有一点反抗力气。

    洛君天抱起她上楼,用脚踢开她房间门,把她放到床上。

    唐暖央一下就睡着了。

    他将自已身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之后,光裸着完美身材,钻进她被窝中,抱住她,想要进~入她,可是看她沉睡过去脸,顿了顿,松懈下神经,抱着她沉沉入睡。

    ******

    清早。

    唐暖央醒来,身体跟散了架似酸。

    被洛君天豪夺画面浮现出来,低头,看到环她腰上手,拉开被子,看到他们都没穿衣服。

    她困苦想去撞墙自。

    “没穿衣服是可想而知”洛君天懒懒睁开眼睛“我们什么时候做完了爱,还圣洁把自已包装成天使过呢?”

    “我不是自愿,是你对我用强”唐暖央愤愤说。

    “哈哈——”洛君天大笑“那你去告我啊,我会狡辩说我太想念你了,一下子情难自禁,别望了,你是我法定老婆”。

    唐暖央脸色冷“花时间去告你,不如直接甩你两巴掌来好”。

    “拜托,我们床上很默契,你也很乐,用不用一早就给我脸色吧,我们是夫妻,做~爱怎么了,犯法啊?”洛君天老神。

    “不犯法,但是我讨厌!”唐暖央往他胸口很大力啪啪打了三下。

    “啊,啊——,你这疯婆子”洛君天痛躲开。

    “知道我会发疯就好,打还算是好,下次我会咬下你一块肉来,现,马上滚下我”唐暖央目光犀利。

    洛君天脸色铁青,扑过去把她压身下“你什么时候,觉得我有那么好惹了?咬我?先拔光你牙齿”。

    “放开我——”她用指甲挠他。

    “还来是不是?”洛君天握住她手,要被这女人给弄毛了。

    “起来,不要用你那肮脏身体压着我”唐暖央心里何尝冷静。

    “脏?!”洛君天阴沉发笑,掰开她大腿,没有任何前奏就挺~身进去“你嫌脏我也进去了,有本事杀了我啊”。

    唐暖央气脸一阵死白,一阵通红“混蛋,你真是一个混蛋——”。

    “对,没错,我是混蛋,我来美国就是来折磨你,你以为逃到美国,我就拿你没辙了,你错了,我们生活才刚刚开始,既然不能恩恩爱爱白头到老,那就吵吵闹闹伤害到老好了,我无所谓,关键是你永远别想摆脱我,投入别男人怀抱”洛君天说着,用力顶了一下。

    唐暖央倔强而奋力挣了挣手,不管他如何撞击她身体,她都倔强看着他。

    两人这么持续僵持到公司打来了电~话。

    他们这才罢手,起床,分别去洗澡,换上干净衣服。洛君天打电~话让助理给他送衣服过来,他不能忍受两天穿同一件西装。

    唐暖央也换了干净大方套装,化了精致淡雅妆,把长发扎起。

    “唐总这样穿,看上去想禁欲尼姑似,可谁能想到你套装下面是多么*****,这种反差让人加亢奋”洛君天那边一边扣着袖口,一边望着镜子里女人,调侃。

    唐暖央速拿起化妆台上尖头梳扔了过去。

    洛君天沉着躲开,从她把手偷偷摸到桌子上,他就知道她要干嘛。

    “这一招,我三岁时就会玩了”。

    唐暖央憋着气,大步走出房间,几乎要用高跟鞋,把地面敲出一个洞来。

    他坐她车去公司,两个一同出现,立刻就引起大家猜想,或许两个已经复合了。

    “今天是带总裁参观工厂,路有点远”唐暖央不管别人怎么想,仍是有条不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