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游街示众,老公赶下车,半路上羊水破了

君天与暖央——游街示众,老公赶下车,半路上羊水破了

    洛君天立刻闭了嘴。

    两个气头上女人会做出什么来,实是无法想象恐怖事件,他要是去阻挡,恐怕连他一起给修理了。

    所以,欧阳墨城非常识相保持沉默。

    “救救我,把衣服拿给我,求求你们了”郭千金看两个男人似乎还有一点怜香惜玉恻隐之心,忙喊道。

    洛宁香当下就揪住她头发“你还想勾~引我老公,嫌这样死不够透彻,趴了你皮才知道痛是不是”辂。

    “皮已经趴掉了,现就等着到外面去见见光了”唐暖央微笑,可笑中有着让人不寒而栗怒火。

    这表示她心里现非常愤怒,且不必洛宁香少。

    “说对!去见见光吧,让所有人都来看看你这不要婊~子”洛宁香气愤中带着兴奋,她若不这么做,她没办法平息心里怒气跟伤心骖。

    两人拽着郭千金手臂,同心协力把她拉出门外。

    服务生很是意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一时半刻,也都光顾着看,没有上前阻拦。

    老实说,这郭千金是这里常客,而且每次来必带男人,有老有少,可谓是老少通吃,有年纪大了,从里面出来后,都是一副疲惫,被抽干精气样子,听说她给他们喂药,来满足她。

    会落得被人光身子拖出来下场,她们一点都不意外。

    “来人啊,救命啊——”眼看着就要被拉出去了,郭千金打从心里感到了恐惧。

    “现知道害怕了,已经晚了”洛宁香恨不得把她肉一块一块削下来。

    唐暖央跟洛宁香把她推出会馆。

    阳光下,郭千金赤身***,她抱着身体,可惜顾了上面,顾不了下面,丰满火辣身材,白皙肌肤,让她看起来就看是一只白洛克肉鸡。

    此刻狼狈,与刚才里面嚣张跋扈说着去就跟你们老公睡了女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山庄里散步客人,以及经过这么车子纷纷停了下来,不到一分钟就引来了围观。

    “走开,都不要看,滚——”郭千金一手挡胸前,一手挡着下面,往会馆里面冲。

    唐暖央上前拦下她去路“急什么,郭小姐,出来玩总要还,我刚刚才欣赏你胆大妄为,不要让我失望”。

    “我要杀了你——郭千金抬手朝着唐暖央挥去。

    唐暖央一把握住她打来手“有力气发***,有力气打人,不如看看你周围,有多少人看你吧,那么喜欢脱光了给男人看,我成全你了,我这人很喜欢帮别人实现愿望,不用谢谢我”。

    说完,她摔开她手,把她推回马路中间,力气之大,让洛宁香都吃惊了。

    她气不仅是洛君天光着身子,还有他看了半天这女人***半天,气是他跟妹夫一起参与这件事,光是想想都恶心,她就不相信,一个女人能逼着他们必须脱衣服泡。

    她是个女人,她是个妻子,她绝对无法去原谅这么一个不知羞耻到乐一定境界女人,他们老公固然思想邪恶,哪这个郭千金就是为他们打开邪恶之门人,她跟宁香爱情与婚姻都来之不易,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

    里面洛君天跟欧阳墨城忙从温泉里起来,先去隔壁衣室换衣服,然后出去。

    外面围了不少人,全部注意力都中间光屁股女人身上,没人注意到他们。

    而他们老婆还一副女汉子,母夜叉样子,合起火来欺凌一个“弱女子”。

    “洛夫人,我再也不敢勾~引你老公了,宁香,看我们是老同学份上,你饶了我吧,给我件衣服穿行不行”郭千金梨花带泪恳求着。

    “老同学?!呵呵——,你还有脸说”洛宁香真想扇她两巴掌。

    唐暖央看了一下表“再站五分钟就让你进去,郭小姐,我做人做事讲究一个公平,这是你得,我一分也不会便宜你”。

    外围,洛君天倾斜到欧阳墨城耳边“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过去把她们给带出来,不能让她们这么闹了”。

    “我同意!”欧阳墨城简洁回答。

    “一,二,三,走——”

    洛君天话说完,他跟欧阳墨城一起挤了人群。

    什么也不说,各自带着各自老婆就往外走。

    唐暖央倒是没话说,心里虽然

    恼火,可她也不想众目睽睽,让人看笑话。

    洛宁香就没有那么理性了,她见欧阳墨城抱着她身体,钳制着她,气就不打一处来“干什么,心疼那狐狸精了,想帮她脱身是吧,你这混蛋,你还是人么,我辛苦怀着孩子,你竟然——”

    欧阳墨城实无奈,一把捂住她嘴“姑奶奶,别吵了,上车你再骂好不好”。,

    “唔,,,,”不好,不好,不好!

    回应他是一串激烈呜咽。

    他们速把她们塞进了黑色轿车。

    “老胡,开——”洛君天对司机说道。

    “是,少爷”司机发动车子离开。

    四个人都坐后排,两个女人坐中间。

    管车子后排很宽敞,但坐四个人,还是有点挤。

    唐暖央冷着脸沉默。

    洛宁香拉着欧阳墨城手,一口咬下去。

    “嗷——”欧阳墨城挣扎抢救下他手指“老婆,你还怀着孩子呢,冷静点,听我跟你解释”。

    “呜,,,,解释个屁,你有什么好解释,你还有良心么,我这么辛苦给你生孩子,你倒好,跟那千人骑好上了,你要偷也偷有点水准啊,欧阳墨城我要跟你离婚”洛宁香真是气极了,也伤心极了。

    欧阳墨城一听要离婚,心里就慌了,知道他说什么现她都听不去,求助看向洛君天“哥,你帮我解释一下吧”。

    “宁香,你别哭了,我可以保证,你老公这是为了工作,我刚才也边上呢,他是为了拿到那份调解书才装作要去亲她”洛君天替欧阳墨城解释。

    “呸——,你们这是互相包庇,狼狈为奸”洛宁香连自已哥哥话也不信。

    洛君天用手碰了碰唐暖央“你劝劝宁香!”

    “别碰我!”唐暖央冷冰冰开口,表情阴郁。

    洛君天愣了一下,盯着唐暖央腊月染满冰霜脸,反应了过来“老婆,你该不会是相信了那女人话吧!”

    “她说可说了,你具体指那一句话啊”唐暖央似笑非笑嘲讽。

    洛宁香这会止住了哭泣声,看了看哥哥,又去看自已老公,想了想,崩溃捂着嘴大哭起来“你们这两个肮脏混蛋,你们真都跟那千人骑上床了,你们都给我滚下车”。

    “老婆,我对天发誓,我没跟她上床”欧阳墨城焦头烂额,花了那么多精力调解书泡了汤,老婆还误会他,今天没有一件事顺心。

    他只好用眼神想洛君天求救,不管效果好不好,总比孤军奋战好。

    洛君天想了想说道“宁香,哥对你说实话,欧阳墨城有没有跟哪郭千金睡过我敢保证,不过他确实是为了洛氏牺牲,我真是躺着中抢,我今天是陪他来,根本就不知道约温泉馆”。

    “你——”欧阳墨城岂止吐血两个字能形容。

    洛君天对他投去抱歉眼神,他现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唐暖央表情缓和了一些。

    而洛宁香一听,把矛头直指欧阳墨城“原来你早有预谋,你还迷惑我哥哥说是为了工作,你还要不要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半夜跟女人打电·话么,以为我不知道你说加班,其实你人根本就不公司么,你是不是又要像当初骗徐敏儿那样骗我,这样想来,我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是报应”。

    徐敏儿三个完全就是地雷。

    “洛宁香,这个时候,你是跟我翻旧账么,为了你我才做了一个不仁不义男人,现你觉得当初我很卑鄙无耻?那是不是当初我放弃了,你就开心了?”欧阳墨城也被激怒了。

    “早知道你见一个爱一个,你白送我不要——”洛宁香气发抖。

    欧阳墨城冷笑“好!好极了!”

    洛君天跟唐暖央眼看这局势,就要朝着离婚这条阴阳泥泞小路上走,心里大叫不妙,这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呃,宁香啊,你听哥说,这墨城吧不是故意要去招惹郭千金,你知道公司跟郭氏有个非常棘手案子,都拖了有一年了,墨城想要解决,跟郭千金去交涉,就被她看上了,以工作为借口,总是***扰他,他也挺难”洛君天赶紧这么劝。

    洛宁香哭过,眼睛很红,而心里面是应为她不经意提及徐敏儿话题,而让他受伤了,她心里后悔,可又不知该如何扭转。

    心里正烦着,听哥哥

    一说,也正好给她出去途径“你明知那是个***货,为什么让我老公来处理,他是律师,又不是三陪先生,为什么他非要被那该死女人***扰?”

    “……”

    洛君天语塞。

    “墨城说没跟那郭千金发现过什么,我相信他,毕竟你看那郭千金也没有多美,刚才我也是被那情况给冲昏头脑了,现仔细想想,如果他真跟那女人偷情,早上就不会告诉你哥哥,他来见谁,然后一起来了,这种事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你说是不是”唐暖央这会也不跟洛君天闹别扭,去劝说洛宁香。

    洛宁香咬着唇“那你让他自已说,为什么半夜打电·话?为什么骗我说加班?”

    欧阳墨城不说话,自她说出那番伤人话之后,他就不想解释了。

    “说啊——”洛君天着急那边催促。

    “要说你们都帮我说了,我没什么好说”欧阳墨城淡淡出声。

    洛宁香面子挂不住笑“你们看,他都不想解释了,还替他操心干嘛,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离婚,我带着孩子过也死不了”。

    “你要是真铁了心跟我离婚,我成全你就是了”欧阳墨城被她左一个离婚,后一个离婚弄心烦意乱,干脆这么说。

    “你们都说什么气话呢——”唐暖央哭笑不得。

    原本是一件简单事情,现弄好复杂。

    “是气话么,我看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人家郭***货都说了,坐过他大腿,摸过他脸,还上过床,为工作献身,这种大无畏精神,谁比得了啊,我现不生气了”洛宁香把脸上泪一擦,对洛君天喊道“哥,你一定要颁个佳员工奖给他,以后法律部招人,你就别管有没有本事了,只要长好看,豁得出去就行了,这年头,男律师都流行卖身”。

    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

    洛君天想,这丫头是疯了!

    “宁香——”唐暖央扯了扯洛宁香衣袖,让她不要说了。

    这刁蛮公主嘴,恶毒起来真很可怕人,她才不管你能不能承受。

    欧阳墨城一直不吭声,静可怕。

    “停车——”他突然喊道,声音寒冷彻骨,把一车人,连同司机都吓到了。

    “吱——”

    司机把车停了下来。

    欧阳墨城打开车门,不发一言下车,把车门用力甩上,往车子反方向走。

    洛宁香呆滞那里,眼泪无声滚落了下来。

    如果说刚才嚎啕大哭是发泄话,现是真伤心了。

    “,去把墨城追回来”唐暖央提洛君天脚,这郭千金还真是害人不浅。

    像她这种被洛君天从小刺激惯了才能缓过来,而宁香显然是一开始就被爱情宠坏了,一点点事都扛不住。

    洛君天手握着门把,欲下车。

    “别去——,你们谁去,我跟你们急”洛宁香情绪激动,歇斯底里喊。

    “好,好,我不去,冷静,冷静”洛君天被妹妹吓出一层汗来,把手给收了回来。

    “老胡,开车”洛宁香喊。

    老胡看了看洛君天。

    “按小姐说做,开,开——”洛君天挥挥手,他可不敢惹孕妇。

    车子开动了,跟后面那个身影越拉越远了,洛宁香伤心至极,她没想要跟他分开,呜,,,,他真走了,怎么办,怎么办。

    “砰——”

    一声轻微,像是什么东西爆破了一样声音响起。

    “什么声音?”洛君天困惑四下看。

    唐暖央觉得这声音好熟悉感觉。

    洛宁香感觉屁股下面一阵湿意,她后知后觉提了孕妇裙,往腿上看去,难过又哭了“啊——,我小便失禁了!”

    唐暖央愣了一秒,惊叫起来“不是啦,是羊水破了,宁香,你要生了”。

    洛君天惊跳起来,头跟车顶撞到“什,,什么?生了?现?”

    “老胡去医院”唐暖央没空回答洛君天问废话,飞对司机说道。

    “哦,好,好!”司机也紧张了。

    “我,,我要生了,怎么

    办,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生孩子,完蛋了”洛宁香慌张害怕极了,手足无措,胡乱抓着唐暖央手,已经六神无主了。

    洛君天摸摸她脸“别怕,别怕,哥这里”。

    洛宁香哭丧脸喊“呜,,,我不要哥哥,我要老公,我要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