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老公的魔力

君天与暖央——老公的魔力

    洛君天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真想跟她说,你老公已经被你撵下车了。

    “我要老公,我要老公——”洛宁香开始腹痛,这种痛楚是她出生至今都没有承受过,不到片刻,额头上面就冒出乐一层细密冷汗。

    她现很害怕,很无助,感觉自已熬不过这一关了,现她只想握着欧阳墨城手,她需要他,她只需要他、

    “好,好,别哭,哥这就把欧阳墨城找回来”洛君天安抚妹妹同时,已经拿出手机打给欧阳墨城了。

    唐暖央半抱着洛宁香,让她靠她身上,她经历过生产之痛,了解哪一刻疼痛,还有个内心无助,这是女人一生中必须要历,也是惶恐与幸福辂。

    “深呼吸,你不会有事,相信嫂子,你会平安生下孩子”她教导她给怎么做,柔和声音来缓解她紧张情绪。

    洛宁香照着唐暖央说做了,虽然好了一些,可心里还是没有信心“我好怕,我好怕,我不行——”

    洛君天本以为欧阳墨城会马上接电~话,可一连拨了三次电~话都没有接,这让他不由焦急了骘。

    他猜想,他现应该也是气头上,以为电~话打去,是要劝他,所以才不接。

    “老胡,停车,我下去找他,你继续开去医院”放下手机,他决定下车去把人找来。

    “我不要一个人去医院,哥,你把他来,我要这里等他”洛宁香嘴色泛白,虚弱且坚持说道。

    车子停下来了。

    刚才那几分钟内,车子已经开出很远,加上欧阳墨又是朝着反响走,早就已经看不到踪影。

    眼下,宁香立刻去医院,一刻耽误不得,可她目光如此坚决,若是他执意将她送去医院,难保她不会路上坐出什么傻事,她正面临女人一生中重大难关,如果没有一副供她安心依靠肩膀,他真怕她会撑不下去。

    老胡不敢不敢车,可也不敢开车,只要用眼神询问洛君天。

    “我们这里等,你去找他,别浪费时间了,——”唐暖央似乎是看出了他心里矛盾,帮他做决定。

    不是因为她比他理性,而是因为她清楚明白,这一刻,谁也无法代替欧阳墨城守宁香身边,而一旦失去了坚持下去力量,即便是到了医院也无用。

    “好!”洛君天也不迟疑,他跟唐暖央默契眼神交换中,他们已近达成了一致。

    找到人马上赶来,找不到,他也会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先去医院,因为弄不好欧阳墨城已近路上拦着车去了别处。

    时间,非常紧迫,他们耗不起。

    他穿过隔离带,对界道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手机拿手上还是一刻不停打着,要是他能立刻接电~话,事情就简单多了。

    出粗车往前开着,他时刻注意着路边。

    大概计算出他刚才下车后以步行能到达路段,四周都不见他人,难道真都已经打车离开了,这就麻烦了,他去哪里找他。

    忽然间,他看到远处小路边小卖部前台阶上坐着一个人。

    “停车——”洛君天喊。

    司机把车子停了下来,洛君天付了车钱,然后说道“如果你能办法绕道那个方向去,我等会给你十倍价钱”。

    说完,他就下车,他不想等会拉着一个人,还要辛苦麻烦拦车。

    司机洛君天气质高贵,衣着精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说十倍,绝对不是开玩笑。

    洛君天横穿过马路,来到小卖部前,没有任何前缀对着正喝烧酒欧阳墨城说道“宁香要生了”。

    本还徜徉冷漠中欧阳墨城听到洛君天话,一口烧酒顿时哽喉咙里,烧疼了他整个气管。

    他猛地站起来“你说什么!”

    “一句话必须重复两次,才能显示出有多震惊么”洛君天对他歪了歪脑袋“起来,立刻跟我过去,宁香闹着要老公,忍者痛路上等你呢”。

    欧阳墨城忙起身,速越过他往路边跑。

    而刚才洛君天所坐出租车也正好开到了他面前,他想也没想就坐进去了。

    另一边车门也打开了,洛君天坐进来就对司机说“到你刚才接我地方”。

    “好!”

    欧阳墨城朝着人生,为了未来有一个他们共同去努力呵护目标,付出一切都是值得。

    “听听你嫂子,多有经验啊!”洛君天前面笑。

    听老婆对暖央说这番话,他颇有感触,现他跟暖央生活已经以那两个小家伙为主了,每天上班下班,每个周末,几乎都是跟他们一起度过,想想以前,他并不是十分喜欢孩子,跟孩子交流那是天方夜谭事,可如今,父子沟通来那么自然而然,他喜欢跟不会讲话小儿子聊天,也喜欢跟吃胖胖大儿子玩幼稚挖沙子游戏。

    人生每一个阶段,都是一点点时间铺垫起来,所以到来时候,欣然接受,就好比人会慢慢变老,也终有老去一天。

    洛君天思索中,车子停了医院门口。

    医生护士,甚至是院长都已近早早待命了,洛宁香以来,就被推入产房。

    “让我老公一起去吧,我保险会听你们”洛宁香死也不欧阳墨城手。

    “进去吧,她需要你——”洛君天已经跟院长打过招呼了。

    医生那边接到了院长电~话,对欧阳墨城点了点头“你可以进去,但是不能打乱我们”。

    “我明白,我会去全力配合”。

    产房门关上了。

    “今天可有够惊心动魄”洛君天舒了一口气,拉起唐暖央手坐到一边。

    “晚上,你会过得加惊心动魄”唐暖央对他微微一眯笑,眼神极具杀伤力。

    重要事情处理完了,该收拾他了。

    洛君天干笑“呵呵,,,老婆你别这样,我是冤枉,我躺这也中枪,我太无辜,我比窦娥还冤,你这么冰雪聪明,美丽动人,可要明察秋毫”。

    “其实我很纳闷,你么两个大男人就真哪拿那个郭千金没辙?她光着身子你们就回避,可你们没有,而是跟她一样脱光了就下去了,一个官司有必要让你洛氏总裁赤~裸上阵嘛?我看你们是享受跟她鸳鸯戏水乐趣吧”唐暖央直白质问。

    她相信,任何一个理性女人,都会跟她有一样疑问,愤怒,还有猜测。

    看到自已老公,儿子们爸爸跟个没穿衣服女人一起泡温泉,还能淡定,应该没有吧。

    “哎,其中原因很复杂,但我保证,我跟她清白很,并且什么鸳鸯戏水乐趣,我告诉你,那完全就是痛苦,我洛君天就算有邪念,那也起码找个倾国倾城美女来撼动我”洛君天解释,必须要解释。

    唐暖央看了他一会,悠悠说“今晚罚你不许上床睡”。

    “不要啦!”

    “啰嗦明天也睡沙发!”。

    “……”完全就是一个阴险悍妇!

    走廊上,洛家人匆匆赶来,赫然发现欢脱左素柔跟一如既往温润沉稳四叔也来了。

    他们结婚加度蜜月回来了?

    “听说宁香坐车到半路上羊水破了”洛海珍紧张朝着里面望了一眼。

    “是啊!这会正里面生呢”。

    “这宁香也真是胆子大,临盘了个还到处乱跑”洛诗菲接到电~话,从婆家赶来,她副市长老公,这会去体察民情去了。

    “说是要买东西,也是我这个当嫂子不懂事,照理是不该让她去”唐暖央认错。

    洛云帆笑笑说“不是你错,宁香个性,有岂是你能拦得住,而且收获应该也还不错”。

    他若有所思朝着洛君天瞄了一眼。

    洛君天俊脸一僵,他怎么知道这事?!

    “你们都收获什么了,买了什么好东西了?”左素柔不知道老公那话意思深刻,以为洛宁香跟唐暖央真去买什么好东子了,笑问唐暖央。

    唐暖央狡黠把话题一转“话说,早上我们出门时还没听你们要回来消息呢,你们是什么时候回来?”

    左素柔心思没那么复杂“我们下午回来,不要麻烦你们,我们就自已回来了”。

    “好玩么?”

    “很好玩啊,我觉得你跟君天也要去一次,那地方特浪漫,第一天我们就见到流星雨了,,,,”左素柔一说就没完了。

    洛君天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左素柔那边,把洛云帆一把拽到边上。

    “谁跟你说?”不得不说洛云帆这家伙有够神通广大。

    “你是指今天你跟墨城陪郭千金泡温泉,被暖央跟宁香抓包事么”洛云帆嘴角轻轻勾起,那里面有狐狸般揶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