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妈妈不要咬爸爸,会痛痛!

君天与暖央——妈妈不要咬爸爸,会痛痛!

    “我大惊小怪?”唐暖央坐下来,拿过零食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包薯片来“你知道这油炸食品里面全都是致癌物质么”。

    洛君天拿过薯片,拆开来看了看“一点也不油啊!”

    好吧,他小时候母亲似乎也不让他吃零食,所以事实上他没有吃过薯片,他买时候看了一下包装,心想土豆做,应该还蛮可靠吧。

    “没油?!你到网络上看看,人家拿薯片都能当柴火烧,烧完后下面一堆黑炭”。

    “有没有这么可怕啊!”洛君天捏着手里小薯片,那眼神就跟看着一瓶农药似膈。

    “不可怕你吃啊,给儿子们都敢吃,自已应该加觉得没问题吧”唐暖央做了一个请手势,她知道他吃东西是很挑剔,被她这么一说,他加不会吃了。

    “还是算了吧”洛君天把薯片放到一边。

    “别啊,怎么能算了,给儿子们毒药,自已反而没勇气试试了,这是什么逻辑?你算是他们父亲么,K,你不吃我吃”唐暖央拿出一包薯片,拆开来,拿出一片放进嘴里蜘。

    洛君天忙过去夺下“吐出来,吐出来——”。

    他希望她老婆能长命百岁,跟他白头到老呢。

    “已经咽下去了”唐暖央张开嘴巴给他看“以后你给他们买这些零食,记得给我也买一份,把我也害了吧”。

    “以后再也不买了,死了不买了,那两个小家伙再闹都不买了好不好,哎呦我天,这儿子跟娘,全都是难伺候主”洛君天心里那个烦恼啊。

    “谁让你总是意志力不坚定,怪谁”唐暖央拧了他下巴一下。

    洛君天抓住她手“那老婆你今晚就体罚我吧!”

    唐暖央不解眨了眨眼睛“你这是主动讨罚?老公该不会了什么被虐妄想症吧?”

    “你儿子说了,妈妈犯错了,爸爸会脱光衣服体罚妈妈,现爸爸犯错了,妈妈就来脱光爸爸衣服,狠狠体罚吧,爱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我会默默承受”洛君天一脸慷慨就义。

    “你,,,你教你儿子什么乱七八糟东西了?”唐暖央惊吓睁大了美眸。

    “不是我教他,是他自已领会”洛君天把车上发现避~孕套事情经过跟她说了一次。

    唐暖央无语半个音节都吐不出来。

    “事情真不赖我吧去,他自已那么领会了,我作为大人,也不能欺骗他是吧”。

    “关键是你为什么要那么跟他解释,洛君天,对你我真不知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只是不想用太偏离事实谎话来糊弄孩子”。

    洛君天说理直气壮,唐暖央则是吐血身亡,靠沙发上不想动,也不想跟他说话。

    “老婆——,老婆——”洛君天用脚轻碰她腰肢。

    “别碰我——”她推开他脚,口气不太好。

    洛君天整个人挪过去,压她背上“去洗澡,洗完了我们上床睡觉!”

    他色眯眯摸着她臀部,信号表达再明显不过了。

    唐暖央生他气,故意说“今天没戏,我大姨妈来了”。

    “你大姨妈一个月来几次啊?上个星期刚走,就又来了?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洛君天为了自已性福,所以把大姨妈视为仇敌。

    “没去干净不行啊,总之你今晚就安稳睡觉吧”。

    洛君天沉默了一会,趴她裤子“我不信,我要检查”。

    唐暖央抢救自已裤子,拽着不让他脱“你干什么你,我还没洗澡,下面有血,脏厉害,你要摸就摸吧,沾你一手腥臭味可不管我事”。

    “我老婆一向都是香喷喷,我不怕摸到血”洛君天手摸进她小腹。

    “洛君天——”

    “嘘——,手指还没进去呢,干嘛叫这么大声”他手指摸过那些柔顺毛发,揉过她花心,插进她身体。

    “嗯啊——”唐暖央动情,臀部上翘,去碰他巨龙。

    手指被紧缩柔嫩紧紧吸附住了,那种感觉让他兴奋。

    “还说今晚能安稳睡觉,亲爱,你如此饥渴难耐,身边躺着我这么一个美男,估计半夜都会翻坐到我身上索爱吧”洛君天亲吻他脖子,轻咬她耳垂,浴火沸腾。

    他小腹绷紧,熟悉肿胀感,让他气息变粗重滚烫。

    “我才没你那么无法无天——”唐暖央半闭眼睛,目光迷离,脸上是被***俯身渴求。

    她手不由自主摸到身后,握住他睡衣下巨大坚硬,她渴望被他占满,渴望他强劲律动,她甚是还喜欢他粗暴强悍深深撞击。

    她知道自已跟以前真大不一样,身体就要是一点就燃柴堆。

    洛君天被她摸要发狂了。

    他翻过她身体,把她抱到自已身上,亲吻她唇,他们激烈拥吻着,唇齿拼命纠缠,贪婪抚摸彼此身体,那种难耐让他们看起来如同两只猛兽。

    衣服被趴了。

    他按着她脑袋,一路向下按,让她亲吻他身体。

    门慢悠悠开了,两颗小脑袋钻了进来,盯着沙发上这一幕,眼珠子圆跟玻璃弹珠似。

    唐暖央看到门口偷看两个小家伙,吓魂都没了,忙从地上拿起衣服来遮上。

    他们不是都睡着了嘛!

    她是看他们都乖乖闭上小眼睛后才出来。

    “你们怎么不睡觉觉呢?”唐暖央要疯了,彻底要疯了节奏。

    “弟弟尿床了!”哥哥鄙视了下面这颗金脑袋一眼。

    弟弟害羞低下小脑袋。

    “睡着才尿过,怎么又尿了,你们先回房,妈妈马上就来!”唐暖央现是无法起身。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点脑袋。

    “妈妈,爸爸还可怜,你能不能不要咬他了,他会痛!”哥哥同情看了一眼被压下面爸爸。

    “爸爸,痛痛!”弟弟也奶声奶气应和。

    洛君天抿唇,做出无辜表情,看着唐暖央,肚子里憋着笑。

    唐暖央无奈,只好说“你们爸爸不乖,妈妈稍微教训了他一下,没事,爸爸皮厚着呢,你们回去”。

    “那好吧,弟弟,我们走”哥哥牵着弟弟手,把脑袋缩回去,关上房门。

    洛君天扯掉身体遮盖物,热情抱住她“来吧老婆,我们继续——”

    “儿子尿床了,我过去,要不你过去也行”。

    “这小子晚上吃什么了,怎么又那么多尿,你去吧,我不去了”洛君天松开手,语气还一度抱怨了起来。

    唐暖央穿好衣服裤子,受不了看他一眼“你就知道买玩具,顺着他们,真让你干点什么,又嫌麻烦,你说要你有什么用”。

    “去回吧,我等着你来把我吃掉”洛君天光溜溜躺着,那让女人口水直流精壮身躯,就那么袒露着。

    “一代浪男!”

    唐暖央翻了一个白眼,离开~房间,来到孩子们房间,给弟弟换了被褥之后,把他抱上小床,给他们讲了童话故事,看他们都睡着了,这才蹑手蹑脚出了房间,带上~门。

    回到自已卧室,洛君天已经转移到床上去,并且已经睡着了。

    笑了笑,她走进浴室洗澡。

    洗完了,她擦了一点润肤霜,来到床边,撩开被子一角躺进去。

    睡有些朦胧洛君天,感受到床震动,翻身过来熊抱住她,搂住她腰,闭着眼睛就狼吻住她唇,给了她一个窒息法式热吻。

    被窝里,他沿着她脖子一路向下吻,吸允她胸前蓓蕾,用牙齿轻柔研磨。

    “嗯,,,嗯,,,,”她棒着他脑袋,享受这种酥酥麻麻感觉。

    他拉过她手,放自已巨龙上,她明白他意思,握着巨龙***着,她手心里,它似乎变得为粗壮坚硬了。

    他愉喘息,唇亲吻她大腿,吸食她流淌出来蜜液,一种专属于两人亲密,香搅拌一起牛奶与蜜糖。

    “啊——”她身体要被他爱抚到爆炸了。

    一切都来太美妙了。

    “帮我——”他她耳边滚烫而暧昧轻喃。

    他将她脑袋往下压。

    当她舌尖刮过他时候,他舒畅轻哼,绷紧身体,似要乐至死了。

    忽而,他猛拉高她,将要爆炸***凶猛种进她体内,动作是接近原始动物粗鲁,震撼着她身体跟心灵。

    他床上,永远像一只猛兽。

    他喜欢用凶狠力度掠夺,疯狂速度驰骋,就像做云霄飞车一样。

    许久,床都震动个不停,呻吟声听来让人脸红心跳。

    洛君天把无数生强力壮精子种进她体内。

    可能唐暖央体质很容易受孕哪一种,不然早就应该怀孕了,又或许,老天还不想让他们多一个孩子。

    酣畅淋漓后,他她额头上亲了亲,满足抱着她入眠。

    近他越来越体会到,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简单规律中,找到心灵安稳一片乐土,2岁时渴望轰轰烈烈,到了3岁,朝着4岁迈进时候,想要只是平淡富足。

    ******

    唐暖央开始了家照顾孩子重任。

    洛宁香还是跟以往一样公主脾气重,又贪玩,朋友打电~话来约她去逛街,她就把女儿扔给嫂子带,好几次,玩过时间了,宝宝饿只能喝奶粉。

    为此,欧阳墨城天天下班,吃过晚饭后,房间里跟她大眼瞪小眼,进行思想教育,又是批评,又是让她写保证书,弄跟家长对付顽劣孩子一样。

    左素柔成天专注于胎教,早上9点,整个洛家都能听到悠扬大提琴演奏,1点,是瑜伽,12点是儿童歌曲,之后睡两个小时,3点是给宝宝讲故事,4点5是迎接爸爸回家。

    跟洛宁香每晚房间被骂情景完全不同是,左素柔每天都被洛云帆夸奖乖巧听话。

    伊明臣偶尔还真把小孙子放到洛家,还跟洛君天商量出资办一间幼儿园,从小培养孩子优越感,两个“臭味相投”家伙,一拍即合,真暗中筹备起来。

    柳玄月跟伊容仍旧“逍遥法外”,过着他们充满了小清叛逆青春期。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洛远山世时候,洛家是从来不过圣诞节,因为老爷子不喜欢洋节日,可如今,洛家多是年轻人跟孩子,加入家庭成员又都是信基~督教,所以圣诞节一下就变重要起来。

    特意买来圣诞树竖立草地上,佣人们正挂彩灯,跟小毛绒玩具,门口也放了两个大圣诞老头,简直成了一个圣诞乐园。

    洛宁香又溜出去买衣服了,唐暖央抱着小念念,坐壁炉前看三个男孩子配合默契搭积木,这三个男孩现俨然已经成了死党,玩什么三个人都一起。

    伊明臣也乐于将小孙子寄放洛家,自已就能偶尔放松放松了,虽然贵为爷爷,可他还是正值壮年血性色狼啊!

    时间很就接近4点了。

    唐暖央看了看表“念念,你妈怎么还没回来啊,你爸回来了等下又要骂她了”。

    小丫头没反应,眼睛睁着,一眨不眨看着三个小哥哥。

    显然,他们手里搭积木引起了她兴趣。

    “妹妹——”伊家小子拿了一块红色积木过来。

    小念念用小小手指拿起红色积木,看了看,捏了捏,转眼就往嘴里塞。

    “哎呀宝贝,这不能吃!”唐暖央阻止她。

    “咯咯,,,,,”伊家小子开心哈哈大笑。

    小丫头被抢走了食物,憋着小嘴哭了。

    “妹妹,哭哭——”伊家小子看到她哭了,又赶紧去安慰她,还“乖巧”又拿出一块积木,塞到妹妹嘴里“吃吧,吃吧——”。

    “哇——”她大哭起来,硬硬积木,一点也不好吃,,,

    唐暖央一脸黑线,赶紧拿出小丫头嘴里积木。

    “不可以欺负小妹妹,不然我让你爷爷马上把你接回去,听到没有”她板着脸,严肃说。

    “妹妹——,不哭——”伊家小子似乎意识到自已干了坏事,凑过去,小丫头嘴上亲了一下。

    “呜,,,,哇,,,,,”小丫头哭凶了,坏哥哥,有非礼我。

    唐暖央抱着念念站起来“不哭,不哭,小哥哥跟你道歉才亲你啊!”

    她心里不禁想,要是让洛宁香看是女儿又被伊家小色狼吻了,一定会气七窍生烟。

    “妹妹,笑哭鬼——”伊家小子无奈走开,跟自已好朋友继续搭积木。

    很,上班男人们都回来了。

    洛宁香车子刚停稳,就看到欧阳墨城车子从后面开上来,她赶紧手脚并用爬到副驾驶座上,从侧面车门出去,猫着身子,没命跑进屋去,仿佛她是逃犯,后面追来是警察。

    冲进屋里,来到客厅,看到唐暖央抱着她家女儿,忙过去抱。

    唐暖央看着头发凌乱,狼狈不堪洛宁香,吃惊道“你干嘛跑那么急啊?”

    “嫂子,嫂子——,吧念念给我,——”

    她过去焦急抱过女儿,喘着气,做出一副贤妻良母样子。

    后面,欧阳墨城拎着公文包走来。

    “老公~~~”洛宁香抱着女儿娇美如花过去“上班累不累?要不要给你泡杯参茶,按摩按摩解解乏?”

    〖∷∷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