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写给老公的情书,解开误会!

君天与暖央——写给老公的情书,解开误会!

    唐暖央此时进来,她去了一趟厨房“明臣你留下来吃饭吧!”

    “好啊!乐意之至”伊明臣欣然答应,反正回家也是他跟孙子两个人吃。

    5点半,洛家准时开饭。

    正大家围着桌子有说有笑吃饭时候,三楼气氛异常诡异。

    房间上了锁攴。

    欧阳墨城坐沙发上,洛宁香站沙发前。

    两人已经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了。

    小念念十分钟前已经睡着了,送去婴儿房,由下人照看了寮。

    “自已把保证书拿出来读一遍”欧阳墨城指了指面前茶几,下面有个小抽屉,每次洛宁香趴茶几上写保证书,写完了之后就把保证书放下面抽屉里。

    “老公~~~~~~,人家知道错了,真知道了,饶了我这一次好不好”洛宁香双手合十,不断搓着,哀求着。

    “撒娇耍赖这一招,你以为是百试不爽灵药么,下一次,你上一次也说下一次不会了,结果呢?”欧阳墨城指着抽屉“拿出来,自已念!”

    “不要了吧,我知道内容,不用念了吧”洛宁香觉得自已现超级丢人。

    早知道今天就不去了,都怪那几个女人非说那是限量款,她对限量名品没有抵抗力了。

    欧阳墨城盯着她小脸看了一会,换了一个坐姿说道“不想念也行,直接受刑吧”。

    洛宁香下意识捂住屁股“老公~~~~”。

    “叫老爸也没有,自已脱,然后乖乖趴过来”。

    “我不要,那好痛,你舍得你老婆细皮嫩肉受折磨么”洛宁香睁大了眼睛,装出天真无辜小模样。

    “洛宁香,保证书之说以叫保证书是因为上面写东西一定是按照写实行,不然它就不具有效应跟约束力了,那跟一纸空文有什么区别,你溜出去逛街当下,就要先做要痛准备”欧阳墨城铿锵有力说道。

    该死臭律师,把我当成你被告啊。

    洛宁香心里恨恨嘀咕,不过表面上她硬气不起来,毕竟犯错是她“后一次,真真是后一次,相信我”。

    “你自已脱还是我来帮你脱?”欧阳墨城今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不给她真枪实弹威慑,她是不会害怕,下次想溜出去还是会溜出去。

    其实他也不是不让她出去,而是女儿正哺乳期,饿着了女儿,这才让他生气地方,他们已经决定就要这么一个孩子,就三天两头饿她,这个当妈不心疼,他这个当爸爸可是会心疼。

    所以这女人今天他必须要修理。

    洛宁香哭丧着脸“那样很丢人,能不能换个地方”。

    “不能!”欧阳墨城回答很干脆。

    洛宁香站原地挣扎了一番,气嘟嘟,可又不敢发飙,谁让屡教不改人是自已呢。

    她慢吞吞把身上皮草先脱了下来,然后去脱皮裤,产后她,身材恢复很好,跟没生过孩子一样,肚子上一条妊娠纹也没有,当然,那与她精心保养也是分不开。

    脱了裤子,雪白雪白大腿,粉色蕾丝小底~裤晃得欧阳墨城喉咙干燥,小腹冒火。

    他叠起腿来,掩盖腿间变化。

    “要全脱光么”洛宁香手放粉色小内内上,小声询问。

    “脱吧!”

    洛宁香接着把粉色底~裤也脱了,老公面前脱衣服她到没什么害羞,平时她洗过澡,有事就光着身子出来了,反正早就看光光了。

    “过来趴好——”欧阳墨城指着自已膝盖。

    “真是太丢人了——”洛宁香脸涨红了,小时候都没有人这么罚过她,想不到竟然被老公,,,

    “知道丢人早干嘛去了,别磨磨蹭蹭,动作”欧阳墨城量不把视线往她腿间瞄,不然会把持不住。

    “哎,我现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我成了苦菜花了我”洛宁香没逃路,也只好过去了。

    欧阳墨城轻笑“苦菜花当年要能穿皮草,开跑车,她早就脱离悲惨命运了”。

    洛宁香走到他面前,弯腰趴他腿上,歪过脑袋,仰头看他“你轻点!”

    “重一点是吧——”欧阳墨城抬头,往她屁股上用力打了一记“啪——”

    “啊——”洛宁香惨叫“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欧阳墨城我恨你”。

    欧阳墨城抬手又是一记“两下——”

    实际上他力气并没有用很大,真让他用足了力气打,拍三下她屁股就开花了。

    不过洛宁香是特别不能吃苦娇娇女,她一点点痛都不能忍。

    “啊——,好痛啊——”鬼哭狼嚎。

    “啪——”

    “老公,不要再打了,屁股肿起来了,很难看”求饶。

    “啪——”

    “欧阳墨城你这混蛋,今晚你别想碰我,我要让你禁欲半年”咒骂。

    “啪——”

    “孩子她爸,能不能分期受刑啊,要不你先摸摸打,我痛要哭了,呜,,,,”求饶外加商量。

    欧阳墨城停顿了一下“保证书上说,下次再犯,自愿挨5大板,现还不到1下”。

    洛宁香纠结着小脸,这样下去不行啊,怎么办呢,她一定要想个办法。

    忽而,她感受到胸部下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一直顾着痛,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眼睛往自已胸口哪里瞄了瞄,挑眉一挑,有了。

    她摇着屁股,嗲嗲撒娇“老公,你先帮我摸摸再打嘛,你摸,你摸啦”。

    她一边说,一边上半身还动个不停,用酥胸一直挤压他裤裆。

    男人之不能忍,看他能忍耐到几时。

    一股热气上升,欧阳墨城小腹绷得越来越紧“趴好,不要乱动”。

    “可是人家身上痒嘛”洛宁香清晰感受到他变化,加拼命磨蹭他。

    下面擎天一柱抵着她胸,顶她胸口发酸发涨,有股热泉涌出来。

    好她垫了乳垫。

    欧阳墨城似是看穿了她诡计“洛宁香,不许勾~引我!”

    “人家哪有啦,真痒嘛,你难道就不痒么”洛宁香色眯眯低头抓住他顶起东东,小手灵活撩拨抚摸着。

    “手拿开——,别想用这一招逃避惩罚”欧阳墨城努力忍着。

    “你可以换一种方式惩罚嘛,老公~~~~~,来嘛,忍久了会没用”洛宁香又是对他抛媚眼,又是对他上下其手抚摸。

    她就不信他欧阳墨城这么能忍,以她对他了解,对三分钟,他一定缴械投降。

    欧阳墨城呼吸越来越重,明知道这小妮子是故意,却还是抵抗不了她挑~逗。

    他放她臀上手,渐渐变成揉捏。

    他老婆有着天使一般脸蛋,魔鬼傲人身材,那个男人见了不得血脉贲张,加上她这么使劲勾~引,他把持不住了。

    “洛宁香,你现这么勾~引我,等下可别后悔!”。

    “把我吃掉把,心肝——”洛宁香才不怕他呢,女人是田,男人是牛,只有累死牛,没有耕坏田。

    她大胆动手解开他皮带。

    欧阳墨城拉起她手“你赢了,我投降——”

    洛宁香爬起身来,跨坐到他上面,脱他衣服,热情说道“老公,那你还犹豫什么呢,还不把我吃掉——”

    “你不觉得,现像是你要吃了我么”。

    “讨厌啦——”洛宁香撕开他衬衣,低头吻他,粉舌钻进他嘴里。

    她是从来不会掩饰自已内心热情。

    欧阳墨城扣住她脑袋,贪婪吸允她嘴里香甜味道,***全方面燃烧。

    洛宁香想,与其挨打42下痛打,还不如挨他42下撞击呢,这种事情,现就跟吃饭一样平常,老公就是拿来用。

    他们动作捷边亲边脱衣服。

    地方,茶几上到处都是散乱衣服。

    洛宁香喜欢上面,她不喜欢像木头一样躺下面。

    可欧阳墨城不是很喜欢老被她骑着,动作太慢,偶尔换换还行,每晚都这样,他就要强制性换过来。

    此时,她一直占据着上面主导位置,情动时,她扶着他,慢慢坐下去。

    “啊——,天哪,这感觉真好”她忘情低喃,按着自已喜欢节奏,缓缓摇动腰肢。

    “你动作能不能加一点”欧阳墨城要崩溃了,他火山里爆发着,她再温泉里给你那么泡着。

    “已经了,我这样很有感觉,不许打扰我”她沉浸自已乐里,把他当男~优使用。

    欧阳墨城深吸一口气,抱起她,不容抗议将她反压到身下,放开了***。

    “啊,啊,啊,,,”洛宁香疯了似呻吟,太激烈了。

    过了好久,他已经从沙发房,将她压倒了墙上,一直以一个高难度姿势进攻,她实是累不行了。

    她吊着他脖子,喘息“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刚才不是很厉害嘛,才一会就没力气了”。

    “那也得给我喘口气啊,去床上吧,我躺着,随便你怎样”。

    欧阳墨城邪气一笑“床上多没创意啊”。

    “可墙上也不见很颖啊,我现想躺着了”站着好累啊!

    “你可以选着靠着或者趴着,就是不能躺着”女人躺是不费劲,她刚那么厉害样子,他必须要挫挫她锐气,要不以后她一准爬到他头上去。

    “趴着膝盖好痛,靠着腰会酸,要不让我坐着吧!”

    “你想美!协商完毕,我们继续”。

    激烈律动立刻往洛宁香呻吟起来,心里是又爱又恨,她错了,虽然男人都是牛,可他是来时非洲大草原上黑色牦牛,跟普通牛,差距很大。

    楼下。

    唐暖央跟洛君天吃过了晚饭,上楼去了。

    经过洛宁香他们房间时,唐暖央小声对洛君天说道“不知宁香这会怎么样了?墨城刚才那么生气,这回不会上刑了吧”。

    “什么上刑?”洛君天好奇问。

    “就是——”唐暖央把嘴巴凑到洛君天耳边,悄悄把洛宁香告诉她保证书告诉他。

    洛君天听眼睛都直了“这欧阳墨城敢这么对我妹妹,真是岂有此理,她小时候不乖,我都没舍得打”。

    他抬手就要敲他们房门。

    唐暖央忙拦下他“宁香已经是人家老婆了,你这当哥哥管不着了”。

    “那就任由我妹妹被那小子打屁股开花?”

    “嘘~~小声点,我么先听听里面动静再说,实叫太惨,我们就适当提醒一下”。

    夫妻两人把耳朵紧贴到妹妹跟妹夫房门上。

    只听里面隐约传来这样叫声“啊,,,啊,,,深一点,嗯~~~~”

    洛君天跟唐暖央对看一眼,无语直起身子。

    “果然是上刑上很***!”洛君天讥讽,亏他还担心那丫头被老公打死。

    唐暖央尴尬笑笑,脸都红了“真是,早知就不听了,我们走吧——”

    洛君天亲热搂过她“我们也去上刑!”

    “色狼——”唐暖央推开他,步往自已房间走,偷听别人哪个哪个,真是好难为情。

    洛宁香也没有料到,自已哥哥跟嫂子会那么变态外面偷听。

    晚上关起房门,里面都各有各精彩。

    次日,圣诞节。

    都没去上班,所以很是热闹。

    洛宁香昨晚拯救了屁股,却被老公压榨后连连求饶认输,一大早起来,腿跟被人砍断了,又重缝上去一样酸痛,而且后还对她说,那42下大板,轮到下次开溜出去一起打,也就是说下次出去,那就要被打屁股92下。

    老天,那她臀部到时该会肿多性感?!

    可恶男人!竟会威胁她!

    家里小家伙们今明全都穿上红色衣服,衬得一张张小脸,加白皙粉嫩了。

    中午时候,伊明臣抱着小孙子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这是洛君天见到他们时第一句。

    “我家小祖宗非要来啊!一直喊要跟小妹妹,哥哥玩,我能有什么办法,跟他讲道理,还不如直接拿到切腹来痛”伊明臣放下孙子“去玩吧!”

    小家伙开开心心直奔孩子大本营而去。

    “你该不会今天也打算赖这里过节吧?”洛君天挑眉。

    “什么叫赖?我是陪我孙子”伊明臣有名正言顺借口。

    “明臣啊,我觉得吧,你今天就该跟柳家一起过节,你不能总一个人独占,他们柳家也有份”洛君天苦口婆心劝,他是怕等会柳家闹上~门来。

    “听你这口气,好似要赶我走似,那我今天就赖定了”伊明臣当自已家一样坐下来。

    事实上,安思绮昨天就打过电~话,说今天要来抱孩子,所以他才抱着孩子来洛家。

    君天这家伙,脑子永远转比谁都。

    洛君天也拿他没法子。

    下午两点,天空飘起了鹅毛般大雪。

    一大堆人围着壁炉前烤火,看落地窗外雪景,圣诞树蒙上了白雪之后,有感觉了。

    唐暖央站大门口,望着这漫天飞雪中圣诞树,思绪飘很远,这个场景让她回想很多年前,她再国外过我第一次冬天。

    别墅大门外,此时有个开着摩托车大叔冒雪而来,他车子停门口,他身后绿色后备箱上印证邮政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