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628君天与暖央——喜欢鲍鱼炖香肠,欧阳律师跑路,实在是太感人了

628君天与暖央——喜欢鲍鱼炖香肠,欧阳律师跑路,实在是太感人了

    她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

    占人便宜也不是这么占呀,她女儿才几个月大,太过分了,今天付出一切代价都要揍扁伊明臣这个家伙。

    她身旁欧阳墨城跟安斯耀赶紧拉住她。

    “宁香,你冷静点,把拖鞋放下——”安斯耀彻底汗颜了,从没想过,有一天跟洛宁想抢夺一只拖鞋。

    “老婆,我们不冲动,这家伙交给我去修理就好,拖鞋给我,老公替你去打”欧阳墨城劝阻腼。

    看到洛宁香发了疯伊明臣,忙抱起孙子逃到别地方。

    “宁香妹子,我开玩笑,何不动刀动枪呢”。

    “开玩笑?!那你怎么不被一根香肠征服去啊,你怎么不被一根香肠征服直接变性去啊,你菊花那么寂寞,你去好了,你那么喜欢香肠,男同夜店多是,哦,不对,你应该是被无数鲍鱼给淹死,什么湿鲍,干鲍,你都喜欢,你喜欢一道菜是香肠炖鲍鱼,伊明臣你个这色情狂——揍”

    洛宁香扯着嗓门喊完,忽然发现四周一片寂静。

    安斯耀已经呆若木鸡了!

    欧阳墨城维持这拉她动作,头痛看着她。

    唐暖央跟左素柔已经脸红了,色情狂?!!貌似她说加色情,什么香肠炖鲍鱼,这丫头是真是敢说。

    洛君天跟洛云帆故作深沉,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惊人之语没听过,深呼吸,淡定!

    伊明臣单纯眨了眨眼睛“宁香妹子你说什么呢?明臣哥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你跟我好好解释解释,鲍鱼这种海产品,我不太喜欢吃,粉嫩鲜贝比较我合我胃口”。

    众人皆喷!

    大家都是成年人,装不懂反而矫情了。

    “伊明臣,你这超级无敌大变态,我要打死你,我一定要打死你“洛宁香举着拖鞋,挣脱欧阳墨城跟安斯耀手,就冲过去。

    奔跑过程中,脚上领一只拖鞋也飞了出去,咚一下砸洛君天头上。

    洛宁香看到哥哥表情惊张大了嘴“哥,我不是故意——”

    “噗——,哈哈,,,”伊明臣笑上气不接下气“君天,这就是江湖中传说中天外飞鞋,今天你有幸中招,恭喜恭喜”。

    “洛宁香——”洛君天气头顶直冒烟。

    “哥,哥,你别生气,全都是意外嘛”洛宁香急切解释。

    “要砸给我砸准了,砸不中伊明臣脸,别回来见我”。

    “啊?”洛宁香傻了傻,她本以为哥哥意思是不让她闹,阻止她“追杀”伊明臣,没想到他反而鼓励她。

    这真是,,,真是,,,真是太让她感动了!果然是她好哥哥。

    伊明臣吐血“洛君天你果然是我好兄弟,你实是太够朋友了”。

    大家目光忙跟随拖鞋抛物线,往目标移去。

    “啊——”

    尖叫响起。

    大家纳闷伊明臣怎么变成女声时候,这脸也变了,好好一个大帅哥怎么变成了一张美女脸?

    “姐——”安斯耀惊诧叫。

    这时才明白过来,这人是安斯耀姐姐安丝绮。

    她什么时候进来大家都没有去注意,伊明臣为了躲避拖鞋往旁边一闪,不偏不倚砸中正向他靠近安丝绮,拖鞋砸到了她脑门上。

    “这就是洛家待客之道?”安丝绮按捺住怒火。

    一来就被砸,还是被拖鞋砸,流年不利啊!

    唐暖央回神后忙起身过去“安姐姐,真对不起,我们大家正闹着玩呢,不知你会来,对不起,不好意思,去拿毛巾给客人擦擦脸”。

    “姐姐,我想砸伊明臣来着,没想伤你,对不起,对不起”洛宁香也赶忙道歉。

    “算了算了,我也不是小气人,我来这里,是接我孙子回家去”安丝绮把脑袋转向伊明臣,眼睛里咻咻咻充斥着刀光剑影。

    伊明臣挡开那些目光,笑眯眯说“亲家母,不是我故意躲骗你,而是这小家伙哭着喊着非要来找妹妹玩,所以我带他来”。

    “真是这样么”安丝绮一副不信表情,她比伊明臣大了好几岁,架势也是大姐大样子。

    “我干嘛骗你啊,不信你问轩轩自已”。

    “亲家公,我知道你喜欢轩轩,你对外说是你孙子,我也忍了,可你要搞清楚,这孩子信柳,名字叫柳廷轩,是我儿子生,是我们柳家血脉,想要跟我们抢,那我也不客气了”。

    “大姐,话不能这么说,这孩子分明是从我女儿肚子里出来,就因为你们是儿子,这孩子就全部都归你们了?他们还没结婚呢,我女儿充其量是未婚生子,我说孙子归我,你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滴,况且我已经让了一步,让孩子信柳,可我没说拱手让给你们柳家啊,你儿子拐走我女儿,这个帐我不跟你们算,已经是很仁慈了”伊明臣也不相让。

    小家伙越长越可爱了,他打从心里把他当做自已传承人,不想把他给柳家。

    洛君天头痛欲裂,他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抢孙子大战,洛家全面上演了。

    洛宁香三步并成两步逃回沙发上。

    唐暖央也悄悄向后退,她是一条非常无辜池鱼。

    像这种抢孙子事,全中国每个角落都发生,老实说也不是特别稀奇啦,谁让柳玄月跟伊容把随便制造出来小家伙这么一扔就又跑了。

    柳家立场跟想法没错,这是他们儿子儿子,那不就是他们孙子,柳家血脉嘛。

    可伊明臣想法也不能说过分,他虽然吃亏点生了个女儿,可孩子是她女儿生,还没结婚,也不能算是柳家媳妇,他也是有权照顾孩子。

    “伊明臣,你现这意思是准备跟我们柳家抢孩子是吧!”安丝绮直截了当问。

    “安大姐,现是你跟我抢!”伊明臣笑说。

    “没商量了是吧,好,打官司吧”。

    安斯耀起身过去“姐,你不要这么冲动,坐下来好好商量吧,你们看这里是洛家,人家家里争执不太好,不如去别处吧”。

    “还有什么好谈,当初说好了孩子两家一起带,结果他三头两头霸着孩子,他就是存着要把孩子给抢去了”安丝绮火从早上就一直烧着。

    “问题是大姐你会带孩子么,一开始我也没有不让你带啊,你看看,轩轩由我带吧,马上又白又胖,你带半个月立刻就面黄肌瘦,不是感冒,就是咳嗽,你不心疼我心疼”伊明臣慢悠悠说道。

    “你,,,你夸大其词,就感冒了一次,你就抓着不放了”说到带孩子技术,安丝绮有那么点底气不足。

    “我夸大?你让你弟弟安斯耀看看,轩轩现是不是胖多了,小脸上都有肉包子了,亲家母你压根就不会带孩子,这孩子不是你放养小狗,你要用心照顾他饮食起居,吃食物营养要搭配很丰富,几点喝牛奶,几点吃水果,这都是有讲究,还有洗澡之后,要第一时间把头发给他吹干,风不能太烫也不能太冷,你还要教他说话,晚上要注意给他盖被子,你以为孩子就那么好带?”伊明臣说起带孩子,说头头是道。

    听安丝绮是哑口无言。

    “绝世奶爸,果然名不虚传呐,身为女人都要羞愤而死了”唐暖央感叹,安斯耀姐姐不知道她遇到是一个带孩子高手吧。

    “照你这么说,同样身为男人,我们连死资格都没有了”洛君天旁接话。

    男同胞们一阵悲戚,一个个沉默像宇宙超级型男!

    “好,,好吧,我承认我带孩子没有你拿手,可我总能见他,总能抱他,总能跟他一起过圣诞节吧”安丝绮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

    “去柳家过节可以,不过晚上我就得带他回家”伊明臣怕女人哭,特别是美女哭。

    安丝绮一听这话,整个人爆了“什么叫回家,柳家才轩轩家,今晚,明晚,以后每天我孙子都跟我睡,今天我就要带我孙子走”。

    她上前去抱孙子。

    伊明臣抱着轩轩逃“这个真不可以,男女有别,我坚决不能让我孙子跟老女人睡”。

    “小子,你敢说我是老女人——”随着洛宁香炸了之后,安丝绮也炸了,追赶着伊明臣不放。

    轩轩愣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是大人们又“玩游戏”,兴奋哈哈大笑“哈哈,,,,跑跑,追追,好好玩——”。

    洛家被他们吵得鸡飞狗跳,一群人窝沙发上,看安丝绮从这一边追着伊明臣跑另一边。

    安斯耀无奈站那里“姐姐,伊明臣,麻烦你们不要再跑了行不行?”

    “我要告他,我要找好律师告死伊明臣这该死混账小子——”安丝绮很别人说她老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伊明臣边跑边回答“你会请律师难道我就不会么,墨城兄,你这次可一定要帮我”。

    欧阳墨城打呵欠,假装没听到。

    “我老公才不会帮你,要帮也是帮安姐姐,老公你说是吧”洛宁香往自个老公大腿上用力拍了一记。

    欧阳墨城还没回答,安丝绮脚步就立刻来了一个急刹车,飞奔而来,一把拉住欧阳墨城手“我就听闻欧阳律师你打官司那是战无不胜,姐姐超级喜欢你,帮我把孙子抢回来,全靠你了”。

    “呃——”欧阳墨城晕菜了。

    怎么莫名其妙把他给卷进去了?

    “墨城兄,那可是你情敌姐姐,宁香这是巴结情人姐姐,你要是答应,未免也太忠厚老实了吧”伊明臣那边不认不热取笑。

    “伊明臣,你胡说八道我就把你揍成猪头”洛宁香粉脸涨红。

    安斯耀也莫名尴尬。

    而其实想杀人是欧阳墨城,这会他要是不答应,那他就是个小气男人,要不答应,他就是个捧着绿帽子还开心往头上扣蠢蛋。

    官司打不打并不是关键,回答才是关键,他这多事老婆,随口这一应,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

    他表情一改,做出痛苦状“我肚子好痛,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了?你们先商量着,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欧阳墨城把念念交给洛宁香,就表情夸张去了卫生间。

    “这小子是实力派啊,即是帅哥还不怕破坏形象!”洛君天评价。

    “欧阳律师已经跑路了”伊明臣遥遥相望着只剩下一个背影,像飞一样男子。

    安斯耀步过去,下手果断抱过轩轩,走到门口。

    “安斯耀,你这家伙,你偷袭我,把孩子给我”伊明臣一直都嬉皮笑脸,直到这时,他才真发火了。

    安丝绮高兴奔走到弟弟身边“好小子,谢谢啦!”

    安斯耀没有理会姐姐,理性沉稳说道“伊明臣,轩轩就我姐姐家住一晚,明天我保证会把孩子送回伊家,以我人格保证,另外我姐姐确实不适合带孩子,轩轩也喜欢跟你一起,所以我替我姐姐决定,以后轩轩就跟着你住,但他总是轩轩奶奶,将心比心,我们也一样爱轩轩,所以请你像个男人,不要跟我姐姐计较那多么,她想孩子时候,你就让她带回去住一晚,各自退一步,对大家都好”。

    “老弟——”安丝绮对于弟弟替她做决定,心有不满。

    “姐,听我吧,你虽然爱孩子,但你没什么耐心,目前看起来,亲家公似乎适合当带轩轩,就听我吧”。

    “哎——”安丝绮叹息“那好吧!”

    伊明臣也消了气“亲家舅公这么通情达理,为轩轩着想了,我很开心,轩轩不哭,跟奶奶回去,明天就又能见到爷爷了”。

    “我要爷爷——”小家伙得到爷爷允诺,哭没那么凶了,可也还是一副好可怜样子。

    小嘴一瘪一瘪,仿佛生离死别似。

    “我好孙子,跟我感情太深了,爷爷没白疼你”伊明臣欣慰啊!

    伊明臣那个感动啊,死都能瞑目了“爷爷也爱你!”

    “人间悲剧,不忍直视呐!”洛君天沉重扭开头,他都想让佣人拿出个脸盆来为他们祖孙去接眼泪了,配个凄惨音乐,要有多煽情就有多煽情。

    “实是太感人了!”洛云帆都忍不住发表感想。

    “把孩子还给爷爷吧,不要让他们分开——”左素柔抽了一张纸巾,装模作样擦眼泪。

    “世界上遥远距离,莫过于你就我眼前,而立刻就要被带走——”洛宁香故作哀伤朗诵。

    唐暖央没有反应,看看大家,心里吐糟,这一个个怎么都那么爱演呢?

    “轩轩我们带走了,今天你这一百分好外公,就给自已放个假吧!”安斯耀温柔拍了拍轩轩小脑袋“舅公去给你买一个超大圣诞老公公好不好!”

    小家伙一秒钟止哭,用期待小眼神望着安斯耀。

    〖∷∷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