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629君天与暖央——没良心的小东西,爸,洛叔叔,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629君天与暖央——没良心的小东西,爸,洛叔叔,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要大大哦——”小家伙拓开了双臂,比划了一下,小脸上已经没有跟爷爷分别伤心了。

    “舅公好好——”小家伙欢欣安斯耀脸上亲了一下,笑像朵花,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边要气死爷爷。

    小孩子就是这样,他喜怒哀乐总不会停留很久。

    伊明臣看到这突如其来转变,心里那叫一个痛心疾首啊腼。

    “没心没肺臭小子,一个圣诞老公公就把你给收买了,你意志力也太不坚定了吧,活该被坏人骗走,你这没良心小东西,爷爷难么疼你,还比不过一个玩具,你太让我伤心了”。

    “明臣,要我是你,就一头撞死算了,我家墙很硬,随便你使用”洛君天那边嘲笑他。

    洛宁香也趁机讽刺他“哎,这才是小家伙真心啊,原来爷爷不及一个玩偶呐,明臣哥你太惨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人世界痛苦事莫过于此”揍。

    “小家伙变心是变了点,明臣兄,别太伤心了,要坚强点!”洛云帆轻声喊道,他话语永远这么温柔贴心。

    “这年头啊,有奶就是娘”左素柔收起刚才催人泪下意境,抓起桌上牛奶,没形象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唐暖央受不了翻白,这出戏也啊!

    安斯耀隐隐发笑对伊明臣说“没关系,明天你可以用此招把他哄回去,今天,我们就先走了!”

    “走吧走吧——”伊明臣挥挥手,他现心里是超级受打击。

    “亲家公,回家吃颗保心丸,缝补一下受伤心灵,啊”安丝绮带着笑容,满含关怀说道。

    那嘴角笑,要裂到耳朵上了。

    伊明臣被她笑容给一击即中,五脏六腑被震碎,内出血非常严重。

    “大家拜拜,有空来我家玩哦”安丝绮跟其他人道别,开开心心带着孙子走了。

    伊明臣眼巴巴盯着门口,半天没回神。

    “过来坐吧,别看了——”洛君天叫道。

    “哎,养女儿,养孙子都没用”伊明臣唉声叹气往回走,坐到沙发上,挤洛君天跟唐暖央中间。

    “所以啊,这人老了老了,还是老伴可靠,去找个女人结婚吧”唐暖央拍拍他肩膀,安慰。

    伊明臣顺势装可怜抱住唐暖央,靠她肩上“哎,没有女人要我!”

    “开玩笑吧,你这么帅,这么有钱,只要你想结婚,那女人削尖了脑袋都抢了要嫁给你,我看你是不想结婚,还想游戏人间吧”唐暖央取笑推了一下赖他身上某个花花公子。

    “要是有一个像暖央妹子你这么好女人,我可以考虑一下,现安慰一下伊哥哥受伤心吧”伊明臣占便宜似把脸往唐暖养怀里靠。

    洛君天另一边黑着脸,拽开抱住他老婆咸猪手“安慰这种事,我比较拿手,我让你抱吧”。

    他使劲拉过伊明臣,抱着他腰,抬起手来,用手背抚了一下他脸“要不要兄弟我再给你一个安慰香吻!”

    眼看洛君天嘴唇真要压下来,伊明臣惊恐挡住他嘴,冷汗直流“不带这么玩!”

    “谁跟你玩了,我可是很认真”洛君天手摸到他臀部上,色眯眯笑了。

    今天不把你玩吐了,我就不叫洛君天。

    这一招,他可是跟欧阳墨城学,明臣这纯肉食型家伙他再了解不过了,对于男男这种事,跟他一样抵触。

    伊明臣身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暖央,你老公他什么时候变好这一口了?”

    “不知道啊!你是他兄弟,你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我就不嫉妒你了,不过你们也适可而止,有孩子看呢”唐暖央当然知道洛君天是有意。

    果然,澈澈,硕硕,还有小念念,都睁大着眼睛,一瞬不瞬看着。

    小脑袋里冒出无数了问号。

    关于他们究竟干什么这个事,很是好奇!

    拥抱?打架?摸摸?

    “澈澈,你带弟弟去看看圣诞老公公有没有送礼物来,爸爸要跟叔叔玩一会摔跤游戏,小孩子不能看哦”洛君天支开孩子。

    澈澈很乖牵着弟弟走下去“弟弟,我们去看看圣诞老公公来了没有”。

    “好——”弟弟很响亮应道。

    两兄弟手拉着手走到半道上,哥哥回过头来。

    他按捺不住好奇问“爸爸,摔跤游戏不是只有你跟妈妈才能说么,为什么跟叔叔也能玩呢,而且你们都不穿衣服”。

    洛君天跟唐暖央狂晕。

    “哈哈,,,,,”其他人抱着肚子狂笑。

    这小子太有才了!

    “君天暖央,你们俩可真了不起啊,这么小就给孩子进行这方面教育了啊!还以身试教,太猛了,我佩服肝脑涂地啊”伊明臣笑欢,肠子都打结了。

    小澈澈看老爸老妈表情渐渐变得不太对,机灵拉着弟弟就跑。

    唐暖央想找个面具戴起来。

    洛宁香,洛云帆,跟左素柔笑脸也抽了筋。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这么好笑么,一群傻帽”洛君天倒是不以为然。

    “你别说了行不行”唐暖央用眼睛瞄他,示意让她不要说话了。

    她要羞愤而死了。

    “我们哪有笑啊,你跟明臣继续吧,继续,继续,我们不妨碍”左素柔挥了挥手。

    洛君天摸了摸伊明臣脸“那我继续来安慰你吧,你喜欢让我用嘴安慰你呢,还是用手来安慰你呢?又或许,你喜欢加深入”。

    伊明臣望着洛君天如花似玉俊脸,胃液一阵阵如巨浪一样打来,扛不住了!

    “哥,明臣哥菊花太寂寞了!”洛宁香趁机插嘴。

    洛云帆跟唐暖央被惊岔了气。

    “你这小妮子,思想有够色情,以前真是小看你了,还以为你是可爱淑女小萝莉呢”伊明臣还没从君天说话里缓过来,就被洛宁香话给噎缺了氧。

    他对天发誓,他菊花从出生到现都没有寂寞过。

    哪怕他要搞基,他也绝对是攻,不是受。

    “我一直都以为明臣哥你是一个超级无敌采花大盗呦!”洛宁香对他吐舌头。

    “明臣啊,认识这么多年,如今才知你寂寞啊,做兄弟我太不应该,你喜欢粗爆还是细爆?”洛君天拧着他臀。

    整人感觉,实是太美妙了!

    伊明臣明知洛君天是有意了,可闻着好友男人味十足口气,纵然很清,也让他有种想吐感觉“哥们,算了怕了你了,以后再也不吃你老婆豆腐了行吧,饶了我吧,真很恶心”。

    “你以为我是为了我老婆么,亲爱,你错了,我越来越觉得你俊美容颜让你怦然心动,要不来个香肠炖香肠”洛君天去抓他裤裆。

    当然,他也是算准了他会阻拦才出手。

    “呕——,救命啊——”伊明臣拦着他手,一边干呕,一边呼救。

    “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洛君天眼神迷离靠下去,用舌头舔了舔薄唇。

    “你,,你,,你不要乱来,君天,哥们,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伊明臣流着冷汗。

    “两个猛男搞基好有感觉啊,亲一个,亲一个”左素柔腐女特质开始显露,紧张看着他们,还猛咽口水。

    伊明臣绝望了,这一家子有没有一个正常人类,呼叫正常人类!

    “群众呼声这么热烈,不如我们就来一个拿手法式舌吻吧”洛君天棒着他脸就要亲,吓他一吓,以后就不敢对他老婆动手动脚。

    “走开,洛君天,你够了,这样,我不对你客气了”伊明臣抵住他胸口,表情恐惧。

    正两个姿势如此暧昧时候,澈澈跟硕硕跑了进来。

    “爸爸,来了两个圣诞老公公——”

    被小家伙人们突然一喊,伊明臣被惊吓松了力气,而原本就一直向下压洛君天失去伊明臣抵抗力气,重心不稳向下压。

    洛君天脑子里第一反应是,糟了!

    解下来,洛君天嘴唇就那么不偏不倚砸了伊明臣嘴上,本来是闹着玩,这下子真基上了。

    澈澈跟硕硕见此情景,同时把小嘴张大。

    唐暖央无语凝噎。

    左素柔圆满了,画面太有爱了,她喜欢!

    洛宁香跟洛云帆双双抿唇,他们不知该作何感受。

    走后面一高一矮两位圣诞老公公,一进来就看来这么劲爆火辣辣一幕,不幸被刺激到了。

    伊容不知从哪里变出了手机,咔咔咔就一阵乱拍。

    客厅里石化了一大片。

    不仅是因为这突然冒出来圣诞老公公是伊容跟柳玄月,是因为她说哪一席话,终于一起了?!这话怎么听都让人感动惊悚。

    稍后,洛君天跟伊明臣迅速分开,趴到两边呕吐起来。

    “让你们玩,这下子都玩吐了吧”洛云帆有些幸灾乐祸抖肩而笑。

    各国疯了一圈回来,想看看儿子伊容跟柳玄月得知他们儿子洛家,就立刻赶来了。

    “伊容,我难道要有两个岳父了么?”柳玄月很是忧愁问,一边摘下胡子,露出俊秀精美容颜。

    “老公,你要接受这个事实,他们能一起不容易,你都要叫爸”伊容安抚他。

    洛君天吐啊吐啊,吐黄水都吐出来了“我可没你们那么大女儿跟女婿”。

    伊明臣吐完了,用手帕大力擦拭嘴唇,可一回想君天嘴唇触感,还是一阵汗毛竖立,恶心反胃。

    “洛君天,我要杀了你——”他男人节操啊,就这么碎了。

    “谁让你自已不撑住,你现别来烦我”洛君天也烦得要命,看到好友嘴唇,他又趴出去吐了。

    唐暖央拍打他背“好了好了,有什么大不了,不就是亲嘴而已嘛,够你们吐这么久”。

    “嫂子说是啊,亲都亲了,哥,你有把舌头伸进明臣哥嘴里么?”洛宁香很好奇问。

    回答她是洛君天跟伊明臣同时冷冻光波。

    “当我没问!”洛宁香知趣说挪离开到他们视线辐射地方。

    “我觉得你们很般配哎,不一定非要一个像攻,一个像受那才和谐,你们这样强强联合,也超级有感觉,君天比明臣要俊美那么一点点,可明臣实太an太有型了,一起太美好了,有木有,有木有!”左素柔自已一个人激动上了,已经到了忘我,不怕死地步了。

    要不是她是孕妇,估计她会被卸成88块。

    “这位姐姐分析非常到位,绝对有,绝对有”伊容拿自已老爸乐上了。

    “圣诞老公公,为什么你们胡子可以拿下来,为什么你们要叫我爸爸叫爸爸呢?为什么你们都没有给我们礼物?你们马车跟小鹿外面么?”澈澈从老爸跟叔叔亲嘴事件里抽离,拉着柳玄月问个不停。

    柳玄月有点被问昏了“呃,,因为圣诞老公公胡子都是黏上去啊,你们礼物我正要给你啊,我变出来好不好,见证奇迹时刻到了”。

    “呵呵,,,圣诞老公公你是刘谦徒弟么?”小家伙大笑。

    “错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刘谦是我徒弟”柳玄月顿了一下,纠正了一句,又继续变。

    他口袖子里变出一个玩具,递给澈澈。

    小家伙开心极了,拿过玩具“圣诞老公公好厉害,比刘谦厉害”。

    硕硕看着哥哥有玩具,眼巴巴看着圣诞老公公。

    “你要不要呀——”柳玄月摸摸硕硕脑袋“小家伙你长那么大了呀,好漂亮,像你妈妈”。

    “礼物——”硕硕盯着圣诞老公公袖子,小眼睛发亮。

    “好,给你变”柳玄月又从袖子里变出了一只小礼盒。

    硕硕开心接过礼物“谢谢老公公——”

    “真乖”柳玄月弯腰,硕硕脸上亲了亲。

    当初暖央姐无助想要打掉孩子时光仿佛就眼前,一转眼,小家伙都已经这么大,日子过可真。

    小家伙接过礼物,开心笑了,一张小脸晶晶亮,跑到哥哥身边,跟他一起拆礼物。

    伊明臣吐够了,擦够了,坐直身体,眼神淡淡看着伊容跟柳玄月,随性问“是什么风,把你们两个吹回来了啊!”

    “老爸,你就不要挖苦我们了,我儿子呢?”伊容东张西望。

    “安斯耀抱去柳家了”唐暖央回答伊容,眼睛看着他们俩“你们过来坐下”。

    伊容跟柳玄月走过去坐到沙发上,先商量了起来。

    “要不,我们去你家吧,回来就是看儿子,看不到他,我可不走”伊容小声抱怨。

    “我才不要回去,你不知道我妈有多恐怖”柳玄月想到面对自已老妈,心里就发毛。

    伊明臣呕血“敢情老爸把你养这么大,一点功劳都没有,你回来就只为了来看看你们造出来小不点是吧,哎呦我心——”

    〖∷∷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