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631君天与暖央——掌心的温度,是我爱你的温度!

631君天与暖央——掌心的温度,是我爱你的温度!

    唐暖央看着出来,这小丫头吃醋了。

    她轻轻推开好抱着她柳玄月“姐姐一定会幸福,还有就是,你现已经是有老婆男人了,不可以这么抱别女人了,不然小心容容回去收拾你”。

    柳玄月站直了身体,叹息道“哎,反正我是上了伊容那条贼船,算是下不去了,我完全被她给骗了”。

    “什么叫让我给骗了,当初是我逼着你跟我生小孩么,全身是你自已乐意好不好”伊容不服气质问他,伸手将他挽到自已身边,霸道说“柳玄月,总之你生是我人,死是我鬼,一辈子你就给当牛做马吧”。

    “我人生一片黑暗阿——”柳玄月伸出修长手扶着额头,很随意一个动作,都像是漫画书上画工精致,线条唯美一张插画腼。

    让女人看了,莫名想跟他谈一场小清恋爱,就像回到高中时代,午后骑着自行车,晒着阳光,很单纯牵着手,而他就是校园里漂亮那个男生。

    伊容踮起脚尖,勾出他脖子“那样你才能有光时候,把我看清楚啊吗,你就认命吧,帅小子”。

    她他脸上狠狠蹂躏了一下,每次想到这个男生以后就归她所有,任凭其他女生咽口水,眼馋要发疯,都只有看份,她内心就充满了幸福揍。

    小魔女乐永远都是建立别人挠心挠肺嫉妒之上。

    为了把柳玄月追到手,她容易么。

    至此,柳玄月是不是骗走,已经一目了然了。

    事实就是伊家天才小魔女看中了柳家这个长得水当当,长雌雄莫辩,连女人都无法比拟花样美男,于是设计先跟他做朋友,借机忽悠他私奔,后还把他扑倒,制造出了一个小生命,让男朋友直接跳跃成为孩子他爸,让他插翅也难逃,一下就将他牢牢绑定,任由其他女生撕心裂肺羡慕嫉妒很。

    还别说,伊明臣这个天才女儿,智商还是挺高。

    柳玄月擦了擦脸上口水,就连这个动作,也很是诱人。

    “好啦,我们该走了”伊容拉着柳玄月,跟大家道别,往外走。

    柳玄月偷偷回头,抛了一个飞吻给唐暖央,走前面伊容没有看到,不然话,准又要醋意大发了。

    唐暖央笑,对他挥了挥手,这小子,总是这么可爱。

    他们两人消失客厅出口。

    “我们音乐学院,都没有这么好看孩子,矮油,那双手太适合弹钢琴了,我喜欢这种阴柔美少年了”左素柔双手捧胸前,用充满了梦幻语气说道。

    “咦,素柔你刚不是还喜欢两个硬汉搞基嘛,怎么口味一下子变了”洛宁香取笑看向左素柔。

    “这个嘛,呵呵,,,,硬汉养眼,可花美男也很养眼啊”左素柔故作文雅掩嘴轻笑。

    “看来我们小婶婶对男人还是很有研究,不过貌似你喜欢类型里,没有四叔这种温润儒雅型,这是为什么呢”洛君天绿眸瞟向洛云帆,一脸嘲弄。

    洛云帆心里隐隐抽搐,不过表面上还是保持他一贯云淡风轻。

    他是摊上一个花痴老婆了么,以前貌似不这样啊。

    “喂——”左素柔小脸一拉长,盯着洛君天“绿眼大侄子,请你不要没事挑拨离间好么,我只是纯欣赏,那双手是很漂亮嘛”。

    “怎么办呢,硬汉养眼,花美男又那么色香味俱全,好难抉择呦”洛君天阴阳怪学着女人调调“要不把你老公改造一下吧,年纪不小了,花美男是不可能了,硬汉还有希望,哈哈,,,”

    洛君天独自一个人哈哈大笑,仿佛这是一件多么好笑事情一样。

    其他人都不笑看着他,因为有够无聊。

    欧阳墨城知道伊明臣安斯耀都走了,这才从楼上下来,一进来就听到洛君天像得了失心疯似,一直笑。

    “他怎么了?点到笑穴了?”

    “没事,神经病而已!”唐暖央轻巧回答,没是找抽型不是神经病还能是什么。

    “哦——,小病,小病”欧阳墨城一副了然表情。

    洛君天止住笑意“老婆,你这是偏心洛云帆”。

    “我可没偏心,我只是不想自已跟你一样没事找事”唐暖央笑着推了一下洛君天,然后亲昵靠他身上“老公,今天是个特别日子,让我们好好过一个圣诞节吧,好不好”。

    “好,老婆讲什么我都听”洛君天揽住她肩,她额上印下一吻。

    洛宁香揉着手臂“真肉麻!”

    欧阳墨城抱住洛宁香“我们也可以来肉麻一个啊”。

    “好!”洛宁香拍了一记欧阳墨城大腿“给你一个机会,超越他们,玩肉麻,我们可没有输过”。

    “老婆——”欧阳墨城深情款款拉起她手“千言万语,道不我有多爱你,你手心拽着一根绳,一头系我心上,另一头握你手上,你每拉一下,我都很感受到幸福力量”。

    “老公,我怎么舍得拉你呢,我宁可用炽热目光来抚摸你,用温柔嘴唇来融化你,我爱你——”洛宁香动情像是朗诵爱情诗篇。

    洛君天,洛云帆,唐暖央,左素柔顿时傻掉了,要不要这么肉麻。

    左素柔飞举起左手,撸起袖子,能看到上面细细密密小疙瘩,还有随风飘扬白色汗毛。

    她把脑袋转向洛云帆“老公,不行了,这么下去,我们成不相爱一对了!”

    “相不相爱不是放嘴上”洛云帆温雅微笑,他是死说不出那种话。

    “我不管啦——”左素柔摇着洛云帆手臂“臭大叔,别家老公都会说,我要你说嘛”。

    他没君天跟墨城那么豁得出去,当着别人面说肉麻情话,他做不到。

    洛君天跟唐暖央,洛宁香跟欧阳墨城,静待接下来发展,他们也很好奇,永远都是风云不动洛云帆会不会被动摇。

    这个世界规律就于一物降一物。

    “你不说是吧”左素柔痞痞撅起嘴来,表情不善。

    “不是不说,你要听,等下我们去房间说吧,你喜欢听什么我都说给你听”洛云帆碍于大家,他只能压低声音说。

    左素柔笔直站起来,不动声色撸起了袖子,一副黑社会大姐大要去干架架势。

    她想干嘛?

    这是包括洛云帆内,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事。

    她会不会想直接揍洛云帆一顿么?

    打算掐四叔脖子?

    扇四叔脸?

    拔光四叔头发?

    每个人心里一个猜想,连洛云帆也不知道自已老婆要干嘛,准备要逃。

    “大叔,我对你就只有一个表示——”左素柔大声喊出来,大家不解中,以非常帅气而又霸道姿势,低头狂吻住洛云帆,真枪实弹把舌头伸进他嘴里,动作狂野搅拌。

    “哇哦——”洛宁香视网膜受到了静距离剧烈刺激,向后缩去。

    太太太,,,,劲爆了!

    唐暖央屏息静气,她也很意外。

    “四叔真是福气,娶了这么一个敢作敢为老婆!”欧阳墨城甘拜下风了。

    洛君天惊诧了老半天,口气酸溜溜说“这年头年轻女孩,真是什么都敢,一点都不矜持,还是我老婆好!”

    其实他心里是妒忌,要是暖央当众吻他,他会开心疯掉。

    洛云帆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强吻”,见怪风雨他,也慌了心神。

    长达三分钟热吻,吻毫不含糊。

    左素柔亲玩了,抬起头来,用手背擦了擦唇“老公唇是世界美好味道,让我百吃不厌,爱不释口”。

    洛云帆一个大老爷们愣是脸红了。

    他不自然用手掩掩唇“坐,,,坐下吧!”

    “嘿嘿,害羞了,真好可爱”左素柔笑眯眯坐下来。

    “四叔牌香舌,谁吃谁喜欢!”洛君天看出洛云帆不要意思了,故意糗他。

    洛云帆白了他一眼。

    “素柔,我们服了,还是你厉害,这个吻真是霸气侧漏啊”洛宁香对她举起大拇指。

    “好了好了,大家还是不要顾着亲热了,外面雪好像停了”唐暖央望着一眼窗外,一片白茫茫。

    他们玩了一下午,闹了一下午,而窗外静静下着鹅毛大雪。

    “下雪了,好美啊——”洛宁香飞奔到落地窗前。

    其他人也一一起身走到窗前。

    一下午大雪,把青翠圣诞树变成了一颗雪树,草地,外面道路,全都披上了雪白雪白地毯,远处大海却依然那么澄净,整个世界仿佛是一个被施了魔咒,脱离了现实,变得那么梦幻。

    洛君天搂着唐暖央腰,欧阳墨城搭着洛宁香肩,洛云帆扶着左素柔,眼前赏心悦目美景,还有身边紧紧相依爱人,他们心里热乎乎,暖融融,像香浓巧克力一般丝滑甜蜜他们心底。

    此生只想拥抱一个人,与他一起看美好风景。

    这一刻,心是满,幸福如此简单,唾手可得。

    “我们到外面去吧——”唐暖央提议,黑眸发出孩子般兴奋光芒“这么美世界,隔着玻璃看,岂不可惜”。

    “出发——,让我们一同去感受”洛宁香往外跑,撒欢也像个孩子。

    “等等我——”挺着肚子左素柔,加步伐追,那走路姿势,就像一只企鹅,笨笨,却是那么可爱。

    唐暖央立刻上去扶她。

    洛君天耍帅摆着一个超级有型姿势“我们三个英俊型男,形象也都不要了么,我优雅可是与生俱来”。

    “我斯文也是与生俱来”洛云帆接话。

    “你们都这么说,我还能说我沉稳是后天培养么”欧阳墨城把手环胸前,故作深邃。

    他们坚决不变成小孩,型男世界需要成熟与优雅。

    门外,裹着披肩女人们雪地里情玩,洛宁香捧着雪漫天挥洒,唐暖央扶着左素柔玩踩脚印游戏,三个女人玩疯了。

    4点半了,天色也渐渐有点发暗了,但是因为白雪反射出光芒缘故,所以周围看起来还是很亮。

    佣人看主人们都到外面去了,便将装饰灯全部按亮了,搬出了长长餐桌,放上各类精美食物,一早就安排圣诞家庭派对,没想到天会下雪,似乎主人们心情好了。

    “好美啊——”三人女人忍不住呼喊。

    她们不想做淑女,不想当夫人,只想做出真实乐自已,因为她们知道,不管自已怎么胡闹,摔倒,或是难看都没有关系,她们背后各有一片属于她们晴朗港湾,他们会保护她们。

    “女士们,不要玩太疯狂了,孕妇请注意,小心不要肚子着地,宝宝不喜欢玩蹦极——”欧阳墨城对她们喊。

    幽默话语,引唐暖央捧腹大笑。

    铁门外,此时步行进来一群人。

    “君天,那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洛云帆一时间无法看清楚,只知道有好几个人。

    等那几个人走进了,洛家人才纷纷傻眼。

    抱着轩轩伊明臣,还有安斯耀跟安丝绮,后面跟着柳玄月跟伊容。

    “您们怎么又回来了?”洛君天崩溃问。

    “大雪把路给封住了,我到那里时候,亲家母跟亲家舅舅正路上堵着,我停下来,没多久那两个家伙也来了,亲家母雪地里就等不及给我女婿上思想政治课,这一上可好,后面树上雪塌下来,把来你家路也给堵了,没办法,我一看还是走回洛家进,所有我们就有回来了!”伊明臣解释。

    洛君天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就算是开路也需要很久,而且亲家母,亲家舅舅,我女儿,女婿,还有轩轩,总不能老车里坐着吧,回来是好决策”伊明臣说词严义正。

    “你爸非要讲这么别扭么”柳玄月被那一堆亲家母,亲家舅舅给弄晕了。

    伊容用手肘顶顶他“你有意见么,我觉得这么叫挺好!”

    “好吧——”柳玄月没话说了,后面抚摸儿子可爱小脸“我儿子长真不错”。

    “小家伙,啦啦啦——”伊容也后面逗着儿子玩。

    轩轩有点怕怕看着他们,虽然爷爷说这是他爸爸妈妈,可他还是觉得好陌生哦,这两个人貌似没有见过,可是虽然陌生,但他又觉得他们很亲切。

    “爸爸,我是爸爸——”柳玄月凑近,捏着儿子小手,笑容满面。

    “妈妈,我是妈妈呦——”伊容笑加献媚。

    唐暖央看着他们,哎,横看竖看都不像是当父母,自已都还是小屁孩,又生了一个小屁孩,伊明臣有够悲催。

    “爷爷——”小家伙还是把小脸转回爷爷怀里,爷爷说了,不可以跟陌生人讲话,会骗走小孩子。

    “冷不冷,进屋去跟澈澈,硕硕,还有老婆玩好不好”伊明臣心疼看着孙子被风吹红小脸。

    “跟老婆玩——”小家伙想起老婆,心里就丰盛了。

    要是这话让洛宁香听到,是绝对不会放轩轩进去,那等于是引狼入室啊!

    伊明臣把孙子往屋里抱,柳玄月跟伊容看到圣诞树那边似乎很好玩,注意力一下从儿子身上抽离,加入了她们队伍。

    安丝绮后面感叹“哎呦,自己都还是不成熟孩子呢,怎么有本事再去生一个,作孽啊!”

    “姐,你冷话,到屋里去吧”安斯耀旁对姐姐说。

    “我有那么老么,那边貌似很好玩样子,我也过去瞅瞅”安丝绮兴奋也跑了过去。

    安斯耀失笑,他这个姐姐啊,也是永远都长大不孩子。

    “你要不要也跟过去参加娘子军?”洛君天对安斯耀歪了一下脑袋,和和气气。

    “不太合适我”安斯耀看到那闹哄哄一堆女人,头就已经痛了。

    “呵呵——,那就这里跟我一起当型男吧”洛君天很自然,以男人跟男人友好方式拍拍了他肩。

    安斯耀笑,随后问“我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不可抗力改变,让你突然对我这么友好”。

    他们已经当了2年情敌,他们打过架,憎恨过对方,对立已经成为他们习惯相处模式,可今天,洛君天突然变了。

    洛君天把手搭他肩上,微笑说道“安斯耀,我很抱歉把你心爱女孩给抢走了,如果没有我,你们现或许生活很幸福,但你也知道,人生是没有或许,命运让她那一年发生了转折,她摧毁了自已世界,走进了我世界,从那一刻起,我跟她便被紧紧相连了,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她爱过你,就好比我也爱过瑾璃一样,但是当我们遇见了彼此之后,便深深被彼此吸引着,我们有过无数磨难,我们想要放弃,我们也放弃过,可内心却没有一刻不努力,不遗憾,如果今生我们不一起走完,我们会很遗憾,年少时我不懂什么是爱情,不知我早已深深爱着一个人,而如今,我越来越能领悟到这才是真爱,我爱她,比你爱她,今生今世,我都只会坚定牵着她手走完整个人生,安斯耀,你不必再感到遗憾,因为她人生从很早很早以前,就与你无关了,今天之所以对你改变了态度,是因为我收到了一生中珍贵礼物,暖央2年前写给我告白信,她一直爱着我,因此,我解开多年误会跟心结,今天我很开心,我们以后不再是情敌了”。

    他说完后,低头回味过来又说“从来没有对你说这么多,感觉怪怪”。

    许久,安斯耀嘴边泛起淡淡笑意“是怪怪,感觉我们像两个知心老友,谢谢你,今天对我说了这么多真诚话,洛君天,你是幸福,我早已输心服口服,我只希望你永远都要好好珍惜她,至于我爱,我会好好处理,今天很开心,能跟你们一起过圣诞节”。

    他用力抱着他一下,2年暖央就爱上了洛君天,他原来只拥有过那个夏天,她松开他手那一刻,他便再也找不回她了。

    心里仿佛是轻松了,又仿佛是沉重了,他爱过女孩,他们时光永远定格那个青涩年少时光,他们只是很简单一起,一起笑,一起感受第一次心跳滋味,初恋,是值得他铭记一辈子。

    唐暖央那边回头看向这里,对着他们招手,脸上笑容跟以前一样单纯。

    伊明臣从屋里出来,见欧阳墨城,洛云帆站一起,洛君天诡异跟死敌安斯耀亲密无间站一起。

    他走到他们中间“各位男士是这里站台当男模么”。

    “我们这里什么类型型男都有了,就独缺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花花公子,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站啊!”欧阳墨城对他挑眉笑道。

    “那必须啊!没有哥来镇楼怎么能完整一条型男风景线呢”伊明臣毫不谦虚说。

    于是,那边五个女人一个男孩玩雪仗玩欢,而那边五个极富质感,身高相当超级大帅哥,想男模一样肃立着。

    或像洛君天这种耀眼型,或像洛云帆这种飘逸型,或像欧阳墨城那种邪魅型,或许伊明臣那种不羁型,或想安斯耀这种英朗型,他们身材高大,脸蛋俊美,气质不俗,每一款都那么诱惑难挡,成熟男人魅力他们身上发扬光大了,这一群男人站那里,简直是想闪瞎女人眼睛。

    “乖乖,他们这是干嘛呢?玩老公诱惑?”左素柔对美男接收频率很,何况是一整排。

    这要拍下来发到网上去,还不风靡万千女性啊!

    “帅呆了!”洛宁香也花痴了。

    “柳玄月,你怎么混到女人中间来了,去男人那边”唐暖央轰他。

    “算了吧,那都是熟男,人家还很生呢”柳玄月做出一个超级萌帅表情。

    左素柔从地上捏起一个雪球,手里惦着,邪恶笑“美女们,你们想揩对面哪个帅哥油啊?”

    “都想”洛宁香非常诚实回答。

    “那里面有你亲哥啊——”唐暖央要昏厥了。

    “说对,一个都不能过,统统摸一遍”安丝绮色眯眯把目光留恋了一圈。

    柳玄月崩溃了“妈,你摸舅舅,他可是你亲生弟弟啊”。

    “人家亲哥都摸了,亲弟算什么,照样摸”安丝绮豪迈说。

    “老公,看来我们必须加入,其实我还蛮像摸摸洛叔叔”伊容大笑。

    “伊容——”柳玄月现非常想掐死她。

    “别废话了,冲啊,向帅哥们杀去啊,先到先得——”洛宁香抓了一大把雪团子,带头冲,

    后面女人们也被带动起情绪,跟着一起冲。

    洛君天他们看到这个情景,不仅不逃,还因为这些女人摔到,过去扶他们,结果正好一个挨了一个雪球。

    有打胸口,也有打头上,加邪恶还往他们裤裆跟屁股上砸。

    顿时,各种抓狂呼喊声音都有。

    “住手,别闹了——”

    “姐,你疯了,你,,你往哪里砸呢——”

    “伊容,我可是你爸——”

    “柳玄月你这个伪娘——”

    “洛宁香,你死定了——”

    “唐暖央,你也跟着她们发疯——”

    女人帮们才不管,他们不还手就继续砸欢,把型男团当成是活靶子。

    “老公,你可不要怪我,我不砸你砸谁呢”唐暖央不好意思把雪球再一次招呼到了洛君天脸上。

    洛宁香原本要砸欧阳墨城,哪知道一下子砸偏了,落到了伊明臣肚子上“哎呀,我砸错人了,不过错刚刚好”。

    左素柔胡乱砸,雪球威猛从洛君天身上,一直飞射到安斯耀脸上“耶,一箭双雕!”

    “没人砸云帆大叔,那我不客气了”柳玄月乐乐抛过去。

    洛云帆虽然及时躲避,不过没料到伊容另一头飞了一个过来。

    “耶,胜利!”柳玄月跟伊容开心击掌。

    “帅哥们,你们还不还手话,今天可是会砸成冰雕由”安丝绮笑很气势。

    砸了一轮之后,型男们吃不住了,一个个抛开形象,开始反击。

    他们围着圣诞树追赶着,连一向习惯性伪装洛云帆也放下了一贯温文尔雅,连连出击。

    到了后,已经分不清谁砸了谁,谁拉了谁,大家都像个纯真孩子,无所顾虑打闹着,欢笑声传遍了整个慢慢暗下来天空。

    他们真开心极了,从来没有这样放声大笑过,从来没有脸上被砸人狼狈不堪,还不当回事,从来没有试过跟别人拥抱,心里也能没有障碍,今夜,他们都是小孩,

    这一群平日里外面呼风唤雨男人们,这一群平时因为身份而不得不装优雅女人们,今天,大家没有那么错综复杂关系,有只是开心。

    屋里。

    三个站着小男孩跟一个已睡醒,坐摇篮里,由佣人陪伴着小女娃,眼巴巴看着窗外大人们嬉笑打闹情景。

    “看他们好像很好玩样子”澈澈趴玻璃窗上,羡慕神情。

    “好玩——”硕硕跟着哥哥说。

    “好好玩——”轩轩也奶声奶气跟了一句。

    “你们这里等,哥哥去一下马上回来”澈澈飞奔着跑了出去。

    三个小宝宝眼巴巴看着哥哥消失方向,心想他去干嘛了呢。

    过了一会,哥哥终于回来了。

    正当他们以为哥哥拿来什么好吃东西时候,一直把手藏后面澈澈,突然拿出三个雪球,朝着弟弟妹妹脸上砸去。

    三个小宝宝愣了一下,同时大合唱起来“哇——”。

    “小少爷,小小姐,不要哭了”。

    佣人手忙脚乱哄,而知道干了坏事澈澈则赶紧逃之夭夭。

    天空,又开始下雪了。

    围着圣诞树奔跑“孩子”们停了下来,屋里被哥哥欺负了宝宝盯着飘落雪花,也不哭了。

    还有一个从医院,一脸疲惫美丽女人,看到飘落漫天飞雪,也停下脚步,望着天空。

    世界仿佛都宁静了。

    同一时刻,大家伸出手,接住那片片雪花,看着那冰雪消融,那掌心温度,便是爱情温度。

    ps:洛君天与唐暖央番外就此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会写伊明臣跟韩语音故事,不会太长,应该会很精彩,看到文中提到从医院出来美女,亲爱妞们,是否有联想到些什么呢。

    〖∷∷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