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632错位的时光之恋——那一夜的激情(1)

632错位的时光之恋——那一夜的激情(1)

    明明只是喝了一杯果汁而已,怎么头这昏呢。网

    韩语音走路有点歪歪斜斜,周围男生都想上前扶她一把,这个来自女校校花,果然有与众不同美,这间充斥着贵族子弟学校里,对这像女孩,男生们下手可从不犹豫。

    男生目光让韩语音警惕,她挪到音乐室一角,扶住墙壁,支撑着越来越昏沉身体。

    陌生热度体内由零星火苗逐渐增温,变成一股邪火体内燃烧,是她全然没有过感受。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她生病了么腼?

    她心里有点慌张,她不能留这里,让男生对她有机可乘。

    强打起精神,她步往门外走。

    “学妹,你身体不舒服?需要我帮忙么?揍”

    她逃,不如男生堵,很就有一个高大帅气男生过来围住她。

    “不需要,请让开——”韩语音口气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学妹,不要那么酷嘛”男生碰到钉子,还是笑,果然是个冰山美人,连发好人卡步骤都省了,直接拒绝。

    “请——让——开——”体内火烧越来越旺了,很奇怪***将她包围。

    韩语音看着站她眼前男生,她脑中然萌生出了去摸他可怕想法,因为这样,她语气为强硬,甚至是带着愤怒。

    男生被这般拒绝,自然也不想再自取其辱了。

    “那学妹自已小心,我们这个学校,色狼挺多”男生说着,先行走开了。

    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算离开这个学校。

    她没有发现,自她走出音乐室后,就有几个男生一直后面跟着她。

    音乐室内。

    伊明臣被围着一群女孩中间,他一边应付这些对他献殷勤女孩,一边关注着韩语音动向,从她被男生堵到那么急着出了音乐室,伊明臣全都看清清楚楚。

    小妮子这么就像走了么,那可不行,他还没有展开过追求攻势呢。

    他想办法甩开一帮围着他女生,悄然出了音乐室。

    要从音乐室走到校门口,必须要经过一片枫叶林,边上是学校食堂跟医务室,而这个时候,到处都是静悄悄。

    韩语音脚步凌乱走其中,夏天夜晚很闷热,但热是她体内要烧出来火焰。

    身上深紫色纱裙已经湿透贴身上,柔软咖啡色发丝,也被汗水打湿贴脸上。

    她真很美,古典美人脸,清脱俗,瓜子脸,灵秀水眸,樱桃红唇,五官分开看,并非为出挑,可拼凑一起,却是十分美,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此刻,她小脸痛苦纠结着,汗水不断趟落。

    突然间,她面前多了几道身影。

    是四个男生,身上穿着礼服。

    “韩语音学妹,没想到这里遇到你,不过你看上去似乎很热,要不要我们带你去清凉一下”站中间男生笑容阴邪说道。

    “走开——”韩语音没力气说太多,往边上走去。

    另一个男生腿一跨截住她去路“听说学妹你还没有男朋友呢,当我女朋友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买给你呦”。

    韩语音厌恶皱眉,不理他,绕过他向前走,没走两步,又被一个男生拦着了。

    “甜心,不要这样无情嘛,你看你长这么美,笑一笑话,肯定会美”男生挑了一下她下巴,一副公子哥玩世不恭坏样。

    自她背后,也贴过来一个男生“陪学长们坐坐吧,我们不会欺负你”。

    “我们可是只有对想学妹这种程度女孩才这么还呦”。

    四个男生从四个方向将她团团围住,让她无路可逃。

    没错,就是他们暗中给她下淑女香,运动会开了几天,这个让全校男生都心驰向往女校校花,他们也垂涎很久了。

    今天这么好机会,错过了岂不可惜。

    “让我走,你们让我走——”韩语音推着他们,心里就很害怕。

    可无力双手推他们身上,不具任何效果。

    “学妹,你这么热,难道就不想解放一下么”男生撩起她长发,放鼻尖下闻了闻“美女连汗味都那么香“

    “走开,我要回家了——”韩语音克制着那种渴望从他们身上解放冲动,顽强抵抗。

    “学妹你就别口是心非了,我们大家一起扶学妹到树林去休息休息吧”。

    手臂被人握住,四个男生合力将韩语音往树林里拖。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韩语音惊恐极了,她无力反抗,可大脑却保持着清醒。

    她不要被那样,她不要,她不要,,,

    树林里,又有脚步声传来。

    “喂——,同学们,你们这是干什么?”一道浑厚男声,不紧不慢传来,语气中有怒意。

    四个男生见被人坏了好事,一起回头,正想骂人,看到来人,惊讶了一下,纷纷改变态度。

    “伊明臣,你也出来透气啊?”

    “学妹好像不太舒服,我们想带她去休息”。

    韩语音忙摇头“不,不,我不要去休息,我要回家——”

    她向伊明臣投入求救目光,她现别无选择。

    伊明臣笑着走过去,伸手一把将韩语音拽到自已怀里。

    “这小妞可是我早就看中,谁敢动她,就等着被退学吧,当然了,我这个人比洛君天那残暴家伙要温和许多,你们不惹我,我也不会来欺负你们,听明白我话了么”他笑容满面说道。

    四个男生不敢不松手,脸有些僵化,这个学校一呼百应霸王洛君天跟伊明臣,女生们都爱他们,伊明臣虽说脾气不错,没有过整人记录,但要是得罪他,洛君天肯定不会饶了他们,到时候,不被整死才怪。

    何况,被花花公子看中女孩,基本上也没他们分了。

    韩语音刚才跟他们还那么反抗,这么被伊明臣抱着,乖巧像是小猫,女孩都一样,只喜欢长相好。

    “我们出来很久了,我们先走了”。

    几个男生很识相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韩语音立刻推开伊明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语音,你过河拆桥拆倒是挺麻利嘛,利用完了,就翻脸不认人了”伊明臣后面跟着她。

    刚才抱着她时候,她身上很烫,莫非是被那四个混球下药了。

    韩语音口干舌燥,难受要死掉了,可她又不能让后面那头色狼给发现了。

    她稳住气息说道“谢谢你帮了我,你不用跟着我了,我自已可以回家!”

    “你看上去不太好!”

    “多谢关心,我很好,你不用担心,请你走吧!”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我们不顺路,还是不麻烦了!”

    “送美女送到美国我都顺路!“

    “……”

    他们一前一后这么走着,心平气和交谈着。

    韩语音之所以好言好语,一来是怕他也像刚才几个男人一样,把她树林,二来是怕他看出自已异常,趁人之危。

    而伊明臣是怕这样她独自回家,给其他男人占去了便宜,要是今晚她一定要有个男人帮她释放,那他愿意效劳。

    他明显耍无赖,让她很无语。

    “那殡仪馆顺不顺路啊!”她阴冷冷回头说道,她曾用这一招,吓退过不少对她死缠烂打男生。

    伊明臣怔住,而后目露兴奋之色“顺!那么个性地方,晚上去气氛好了!”

    “确气氛很好,我喜欢生切人肉了!”她故意把声音弄鬼气森森。

    “天哪,跟我爱好一模一样,你喜欢几分熟人肉?”伊明臣像遇到知音一样,兴奋要哽咽了。

    韩语音无语了,甩不掉他,人越来越难受了,汗水直流,眼前都出现了重影。

    她盯着他唇,加渴了,她盯着他喉结,不由吞咽口水,她要疯掉了。

    她速转过身体,用力拍了拍脸,向前走。

    伊明臣继续跟着她,嘴角勾起坏笑,小美人,跟哥哥玩,你还嫩着呢,看她刚才对他很饥渴眼神,这么她被药折磨很辛苦吧。

    哎呀,干嘛要忍呢,将他直接扑倒多好啊!

    韩语音支撑着走到了校门口,茫茫夏夜中,一辆计程车也没有。

    “我送你吧,我保证,你不动我动手话,我绝对不会动你”伊明臣自后面飘上来,靠她耳边说道。

    他故意将热气吹她脸上。

    怎么勾~引女人,他可是还个中高手。

    现韩语音就像是炮仗,缺就是点燃她火柴,让她自已扑到他怀里。

    那热热气息像一道横穿过大脑闪电,她后背迅速僵硬,身体热,要无法负荷了。

    一辆计程车停他们面前。

    伊明臣打开车门,韩语音拉出车门。

    司机师傅不接看着他们。

    “我自已回去——”韩语音意志力非常坚定。

    伊明臣把嘴巴贴近她耳朵,悄声说“好吧,那你自已注意安全,前几天还报道了,出粗车司机奸杀了深夜回家高中女生,你可要小心点”。

    他说完,退开身体,转身就走。

    一只细弱手臂拉住了他。

    伊明臣嘴角勾起得逞笑意,转过身去,脸上笑容别困惑取代“还有事么?我回派对上去!”

    韩语音咬咬唇,下定决定般说“送送我吧!”

    她承认,她被吓到了,她不敢一个人这种状况下坐车。

    “可以啊!”伊明臣爽答应。

    两人上了车,韩语音抱着身体,靠膝盖上,与那羞耻想法做着激烈斗争。

    “去哪里?”司机师傅问。

    韩语音不回答,她不能回家。

    伊明臣看她不回答,就知道其实是没地方去,他装模作样问“你家地址告诉司机吧!”

    “去——,去学校吧”。

    “学校可不行,你身体这么不舒服,去我家吧”伊明臣对司机说了自已地址。

    “我不去——”

    “我发誓,如果我对你意图不轨,以后你就再也不要理我了”伊明臣目光很真诚。

    呵呵,他不对她不轨,可不能保她对他下手哦。

    他现是美味蛋糕。

    韩语音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会出自已身上,虽知道去这花花公子家非常危险,可到现为止,他还是很规矩。

    她默认了,没有再反对。

    车子到达一个高级别墅群。

    门卫看到他,便点头哈腰放计程车进去了。

    下了车,伊明臣也不去碰她,他发现韩语音是个特别警惕敏感人,说一定去抱她一下,她扭头就走了。

    进了屋,他把拖鞋拿给她“随便坐,要喝水么”。

    韩语音不说话,径直坐到沙发上,忍耐着。

    伊明臣没有见过被下了药还能忍那么久,这韩语音忍耐力真是强。

    洗澡?!

    韩语音听到这两个字,想要那冰冰冷冷水,突然觉得自已现发疯渴望泡冷水里。

    她站起来吗,跌跌撞撞上楼,冲进了房间。

    伊明臣刚脱光衣服,准备进浴室。

    看到冲进来女孩,他心里笑了,看来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装作害羞拿浴巾围腰上,关心走过去“你怎么上来了,脸好红,不舒服么,是不是发烧了”。

    他“关心”而又“担忧”摸她脸。

    韩语音看到他***瞬间就失控了,当他摸她脸,靠她这么紧时候,身体全部理智都烧毁了。

    她抱住他!双手他强壮身躯上贪婪游动。

    “那个,,,,韩语音,我们不能这样”伊明臣象征性抗拒,少女娇躯让他幸福发狂。

    她压住他唇,胡乱吸允。

    这样好舒服!

    伊明臣只忍了两秒,就捧住她脑袋回吻她,教她什么才叫接吻。

    韩语音被这样热烈吻亲透不过气来,她初吻就这样糊里糊涂丢了。

    她味道比他想象要好上一百倍。

    他将她压上床,脱下她裙子,少女娇躯像露珠一样鲜娇嫩与纯真,让他都不忍去占她便宜,心脏那块隐隐侧动地方跳很奇特。

    “嗯,,,,”不容他多想,她已勾下了他脖子,跟他接吻。

    同情心只维持一小会,就被她热情给彻底瓦解了。

    她弓起身体去碰他那里,释放关键,似乎就这里,身体这种,不用谁来教,就会无师自通。

    分开她腿那一刻,伊明臣心里突然没有那么轻松了“韩语音,我一定会对你负责”。跪求分享

    少错误 请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