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认命了,开始彼此不同的人生,医院相遇!

错位的时光之恋——认命了,开始彼此不同的人生,医院相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伊明臣直接被这几个字给梗死。

    他,,,,他女儿?!!

    噩梦成真了,天哪,他可不想要什么女儿,老爸老妈知道了,一定会杀了他。

    他纠结着看着篮子里小小宝宝,心里是万马奔腾,老实说这会心里除了惊悚,惊悚,很是惊悚之外,没有半点喜悦,这不是一只被遗弃小狗小猫,而是一个活生生人类,是他一不小心制造出来。

    苦苦纠结郁闷了半天,他抱起篮子,睡饱都没换,就开车去了洛家攴。

    这几天洛爷爷办寿辰,所以洛君天跟唐暖央回来了。

    近来,貌似那小两口关系不错。

    伊明臣是洛家常客,所以当他穿着睡袍,抱着一个篮子,兴匆匆往楼上冲去时候,没有人去拦孱。

    洛家佣人只是想,伊少爷今天造型有够凶猛。

    还睡梦中洛君天跟唐暖央被一连串急促脚步声,外加敲门声,开门声给惊醒了。

    简直就像是发生地震了似。

    “谁一大早这么吵啊?”唐暖央拿开洛君天横她腰上手,揉着眼睛朝声音发源地看去。

    洛君天也翻过身,半撑起身子。

    他们看到伊明臣穿着睡袍,怀里抱着一个不明物体,只觉得,他是不是疯了!

    “精神病院住址不这里,你走错地方了!”洛君天毒舌他。

    “明臣你怀里抱是什么呀?”唐暖央下床,向他走去,身上穿着粉丝少女睡衣。

    伊明臣飞把篮子塞给唐暖央“我看你们夫妻俩订婚这么久都没孩子,急啊,送个礼物给你们”。

    唐暖央捧住篮子,放床上“什么呀——”

    她掀开吧小杯子,一看,是个小宝宝,吓了一跳“这,,,伊明臣,这宝宝哪里来?”

    “宝宝?!”洛君天惊讶从床上坐起来,过去看,他眯起说道“伊明臣,你终于还是闯祸了”。

    “你?”唐暖央睁大眼睛,看向伊明臣惊呼出声。

    “估,,,,估计吧!”伊明臣留着虚汗,支支吾吾说。

    “什么叫估计,这孩子怎么来?”

    “放我家门口,早上起来,我家佣人发现,还有一张纸条”伊明臣知道骗不了自已好友,把口袋里纸条拿出来给他们看。

    洛君天抽过纸条,唐暖央也凑过脑袋来看。

    两人看完了,有同时看伊明臣,异口同声说“你这禽兽!”

    “喂——,你们别急着骂我,还一定是我生呢,做过亲子鉴定才能证明”伊明臣为自已辩解,垂死挣扎。

    唐暖央鄙视抖了抖信“都指名道姓说是你伊明臣,还说不是你”。

    “有可能是随便放弃婴呢?是不是朋友们!”伊明臣哭了,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孩子,要知道,他周岁还没有过18呢。

    “跟你当朋友真是丢脸”洛君天叹息“你也不想想,就算孩子母亲查到你家有钱,才把孩子留你家门口,可是兄弟,要冤枉也冤枉是你父亲孩子,会赖上你这个高中生么?兄弟,你下半身到处乱来,智商也减退成弱智儿了,怪不得有大智慧全他妈是和尚”。

    对于这个融合了毒辣加冷笑话调侃,伊明臣现没心情去反驳他“K,就当她就是我女儿吧,朋友们,我不能让我爸妈知道”。

    “不可能不知道啊,一个宝宝,会哭会闹,还会拉尿拉屎,不闻声,闻味道也知道啦!”唐暖央说道。

    “你就认命吧,自已闯祸,自已收拾”洛君天挥一挥手,给他宣布无期徒刑。

    伊明臣用无比痛苦声音说“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们怎么救你,帮你杀人灭口么?”洛君天看了一眼可爱宝宝,叹息直摇头“作孽啊,作孽——”

    “你们帮我养吧”伊明臣握住他们手,说出自已目。

    唐暖央直接傻了。

    “敢问,那我们又该怎么想洛家上下解释呢?”洛君天耐着揍他性子,问。

    “你们可以说这是你们捡到,也可以说这是你们英国生,他们反正是合法夫妻,生个孩子,洛爷爷多开心啊,是不是”伊明臣慌不择言。

    唐暖央被深深刺激了“说是我们生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洛君天指着唐暖央“我倒没问题,可就暖央这样小屁股小胸,她能完成这么艰巨任务么,说不出连三岁小孩都不信”。

    “洛君天,你才小屁股小胸呢——,你,,你连胸都没有”唐暖央气小脸涨红。

    “那就说是你私生女!”

    伊明臣话一落,洛君天跟唐暖央都去揍他。

    “哇,,,,哇,,,,”小宝宝激烈哭了,打断了三个少男少女扭打。

    “她醒了,醒了——”伊明臣像无头苍蝇一样,惊恐莫名到处乱窜。

    “镇定,镇定——”洛君天拼命压着手。

    “宝宝别哭,别哭,她好可怜,想办法,想办法啊——”唐暖央绕着孩子,想要下手,又不敢下手,她没抱过这么小宝宝。

    三个人全都处暴走,兵荒马乱情况中。

    天知道,他们对照顾孩子是真心没有经验,正确说,他们自已都还是孩子,没想过传宗接代问题,没试过去养一个孩子。

    宝宝持续哭,她好饿,好饿,,,,

    “做鬼脸,我们做鬼脸,小宝宝们都喜欢——”唐暖央带头把嘴巴撅想鸡屁股一样,逗孩子。

    结果孩子没逗笑,倒是把洛君天逗笑到嘴巴抽筋。

    “怎么还哭呢,我天哪——”

    “跟你说,小孩子都是魔鬼变”洛君天对此深信不疑。

    “会不会是饿了”唐暖央终于发觉到症结所。

    “饿了,君天,去找食物”伊明臣推了洛君天一下。

    “那宝宝吃什么?吃饭?吃面?肉吃么?”洛君天要问清楚才能拿。

    伊明臣说道“都拿来,都拿来吧!”

    唐暖央忧愁开口“可是——,据我了解,这么小宝宝是喝妈妈奶”。

    奶!!!两个俊美少年石化了。

    上哪去弄?

    伊明臣眼睛盯着唐暖央胸口“要不——,你试试!”

    洛君天一掌打响他后脑勺“我老婆奶,我都没吃,怎么可能给你女儿吃,何况,她也没有奶!”

    唐暖央脸白了又红,红了白,这两个白痴!!!

    “我下去找食物,你们给我呆着”她冲出去,过了一会跑了进来,手里拿了一杯牛奶。

    “去买奶粉了,三姑说暂时可以喝这个”。

    “太好了——”伊明臣抹了一把汗。

    他笨手笨脚把小宝宝从篮子里抱出来。

    唐暖央抽了洛君天手帕来给宝宝垫上,一小勺一小勺喂,宝宝饿极了,拼命用小嘴撅这喝,也总算是安静了。

    孩子吃饱了,又睡着了,伊明臣怀里,睡分外香甜,粑粑怀抱很宽,很有安全感。

    伊明臣十分之小心,像捧着一个炸弹似,把孩子放洛君天跟唐暖央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呼——”他轻松舒了一口气。

    洛君天看着床上小不点,若有所思说“明臣,你知道这孩子她妈是谁么?”

    “让我想想”伊明臣开始绞脑汁想了,半天之后他说“太多了人选了,我需要写下来慢慢整理”。

    唐暖央跟洛君天深呼吸“禽兽!”

    “我承认我是禽兽行了吧,你们不用一遍一遍为我正名!”伊明臣干脆自已认了。

    “丫头,给他拿纸跟笔,纸要大一点”洛君天对唐暖央说。

    唐暖央找出了纸笔没好脸色扔给了他“写吧,想仔细点”。

    “几月几号跟谁,做了几次,都写上”洛君天加了一句。

    伊明臣纸上开始写。

    “丫头,我们先去早餐,等他写完,估摸着要中午了”洛君天拉着唐暖央往外走。

    “我也没吃呢,给我带点”伊明臣对他们背影喊。

    “你还有心情吃么,写吧你——”

    伊明臣看着床上小小人,又开始疾笔。

    等到洛君天他们回来,他果然没有写完,又过了一个小时,他才写完了,一张纸,正反两面都写了。

    “哇——”唐暖央看着这密密麻麻名字,真想一拳打死伊明臣。

    “写了一遍,理清楚了么,想起再谁那里留了种么?”洛君天很淡定问。

    伊明臣眉头打着复杂中国结“老实说,我对这个很谨慎,种子不会乱撒,大多时候都有带套,实是激情难挡,那地方又正好找不到套套,事后也有给她们吃药”。

    “就没有不带套子,也没吃药列外”洛君天浏览了一圈“花名册”,困惑问“咦,怎么没有韩美人名字呢?”

    “什么?韩语音学姐他也染指了?”唐暖央喊。

    “你不知道么,吃干干净净,还回味无穷呢”洛君天说道。

    伊明臣略微不自然说“不可能是她啊,所以没写嘛!”

    洛君天深沉笑“看样子,韩美人你心里是特别,你是不想把她跟你这些莺莺燕燕放一起侮辱她吧”。

    “废话真多,都说不是她,去年冬天我们不是才见过嘛,如果她怀孕,还不抱着我大腿让我负责,还会冷酷拒绝我嘛,不会生下来把孩子送给我,不合理”。

    “说也是!那排除韩语音!”洛君天帮他排除了。

    唐暖央陷入沉思,韩学姐似乎也是可疑,但她不敢乱说,因为一旦说了,伊明臣就是赶去找她,说不定人家这回生活很好,不想被打扰,算了,还是别说,就像他们分析,逻辑上不合理。

    伊明臣想了一圈,找了一圈,拿出那张纸反复看,也没有发现线索。

    后,洛君天拍拍他肩“你就照着这张纸上写,好好照顾你女儿吧!这是风流代价,也称为副产品”。

    洛家磨了一天,伊明臣抱着女儿离开了洛家。

    开车到了高架桥上,他停下车来,抱起篮子里小小人儿,她醒了,乌溜溜眼睛看着他,很是可爱,因为实太小了,所以只能做很轻微动作。

    这是他种子制造出来小东西么,她身上流着他血,就像他跟爸爸妈妈一样。

    “叫你什么名字好呢”他用手轻轻去碰她脸,心里有着一份无奈,也有一份柔软。

    小小人只是叽咕发出声响,转动着脑袋,对周围一切好奇。

    “哎——,看来我是不得不带着你了,当你爸爸了,看着爸爸辛苦份上,你就容易带一点吧,就叫你伊容好不好”。

    伊容总以为自已名字含义是,伊人有花容月貌,没想到是坑爹容易容。

    桥梁路灯下,花花公子升级成奶爸,从此跟女儿过上了相依为命,搞笑而又温馨生活。

    韩语音把孩子放下后,休息三个月,重复学了,考上了全国好医学院,开始了精彩人生。

    他们对时光,遇到了彼此,却又错位这好青春年华。

    不论过了多少春夏秋冬,他心里唯一妥帖珍藏只有他仙人球女孩。

    不论过了多少光阴,她唇上似乎依然留有他吻过温度。

    *******

    过了年后,天气忽冷忽热,今天夏天,明天冬天,怪不得有人调侃,昆明是四季入春,我们是春如四季。

    轩轩感冒了。

    一大早起来,两眼呆滞,小脸通红,奶奶不要吃,玩具也不要玩,像小鸟一样窝沙发上不动。

    “宝贝,你可别吓爷爷啊,男子汉振作起来”伊明臣抬了一下小孙子手。

    小家伙扑进他怀里“爷爷,宝宝头头痛——”

    “爷爷马上让张叔叔来”伊明臣立刻打电~话给他家私医生,却被告知张医生家里出了丧事,他姥姥过世了,人乡下,不能前来。

    没办法,几十年都没有去过医院伊明臣只好抱着小孙子上医院。

    自家那臭丫头又跟柳家那臭小子疯出去玩了,虽然是先斩后奏,不过好这次有告诉他们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出太阳,外面很是暖和,伊明臣穿了件青柠色衬衣,白色裤子,也算是配合春天气氛吧。“帅气——”轩轩竖拇指,这是他近学词语。

    “轩轩生病了就不帅气了,走,我们去医院,让医生把轩轩变帅气”伊明臣单手抱起轩轩,爷孙帅气出门了。

    来到医院,看着这人山人海,伊明臣头大了,他一年都鲜少生一次病,加上又有专聘医生,所以这医院跟他几乎绝缘。

    光是挂号就排了半天了,拿了病历去儿科,排了1多号人,伊明臣头痛了,这是彻底要疯节奏啊,这是医院还是菜市场?!

    此时,五楼心外科门诊,也人满为患。

    穿着白大褂美丽女医生,口气平稳耐心询问着病人病情,还用听诊器仔细男患者胸口听着,表情专注。

    “韩医生,你多听一会,我心真不太好”男患者心跳加速看着眼前这个美冒仙气美女医生,都看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