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酒后乱性,把持不住,你还要?

错位的时光之恋——酒后乱性,把持不住,你还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韩语音光顾着看风景,没有察觉到后面那只大色狼正在给她布天罗地网呢。

    伊明臣点完了蜡烛,拿了一瓶香槟跟两个杯子来到她的身边。

    他倒了两杯,一杯递给韩语音“看美景可少不了喝点香槟”。

    “不了,我不喜欢喝酒”自从那一年派对被人下药之后,她对别人递给她的饮料或是酒都不会喝。

    那一年她就是误喝了一杯饮料,差点被几个男生轮~奸,之后伊明臣发生了关系,生了伊容,所以说,她心里一直有阴影飚。

    伊明臣似乎是看出她心里所想“韩医生,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在酒里下药吧,我这个人,确实是有点风流,但我不卑鄙,除非女人心甘情愿,不然我不会勉强的”。

    他将手里的酒,往她哪里扬了扬。

    韩语音拗不过他,只有拿住,看在他细心养育女儿的份上,她总不能让他太过难堪了锱。

    “这才对嘛,不然你把我当我色狼,我可是会伤心死的”伊明臣脸上有了愉快的笑容。

    “你本来就是色狼!”韩语音取笑了他一句,转过身,继续看风景。

    “干杯——”

    伊明臣喝了一口,韩语音没法,也小小的喝了一口,心想他若是真用那么卑鄙的手段的话,以后她就再也不理他了。

    他们肩并肩的站在一起,他时不时会去给她倒酒。

    香槟不是特别烈性的酒,入口很顺滑,就跟饮料似的,可对滴酒不沾的韩语音来说,喝了一杯就已经让她微醺了。

    不过伊明臣的目的倒不是把她灌醉,而是想让她放松下心里对他的防备。

    她的脸有一点发红了,像是染了淡淡的胭脂,分外的美。

    伊明臣盯着她都看的呆了,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是那么的美,这种美,静的像是水墨画里的美人儿,脱俗,清丽,典雅。

    他悄悄站到她身后,双手撑在阳台的围栏上,用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中间。

    “语音——”他靠身体,唤着她的名字,闻着她颈间的香气,小伙伴变硬了。

    好想一口就吃掉她。

    向来自制力很差,很难压抑性~欲的他,在这种时候,非常的辛苦。

    “嗯!”韩语音应了一声,身体不稳,向后靠到他的胸口。

    伊明臣吸气,极力克制自已,不把已经由小伙伴变成大兄弟的家伙像给顶过去,生怕会吓到她。

    于是,他只有靠聊天来转移注意力“你有过交过男朋友么?这么多年,一点有过吧”。

    “学习很忙,工作也很忙,哪有时间交男朋友啊”韩语音笑笑回答,觉得这香槟越喝越好喝。

    “不会吧,你从跟我那个时候,就一直没有过男朋友?”伊明臣诧异的同时,一直欣喜若狂。

    这么说来,她的身子至今都没有别人陪过。

    哎呦,为他如此的守身如玉,他的太惭愧了。

    “什么我跟你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关系好么,你充其量是追求我的人而已”韩语音纠正。

    “不止吧,你还强~暴过我的,你忘记了,你冲进我的房间,不由分说的抱住我,把我压在床上,当时我真的好害怕”伊明臣把头埋在她细弱的肩膀上,抱住她的腰,做出害怕的样子。

    韩语音听了,立即傻掉“那,,,那次是因为,因为我被人下药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已做的是什么”。

    “可做都已经做了”。

    “喂——,伊明臣你不要以为我知道那天你是故意把我带去哪里的,你肯定是知道我被了下了药,会主动向你求欢的,对不对”韩语音后来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伊明臣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她这么多年后才反应过来,真不容易。

    当然,现在是打死不能承认“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以为你生病了,当时你也没有表现的多主动啊,你不要冤枉我”。

    “你真的不知道么?”

    “我发四!”伊明臣认真的说道,不过注意,是发四,不是发誓。

    “好吧,反正已经过去了,香槟还有么”她举了举空空的酒杯,转过身去,舔了舔嘴唇。

    伊明臣看了,第一反应是咽了咽口水。

    他忍不住的过去含住她的嘴唇。

    韩语音睁大眼睛,晕乎乎的酒劲也醒了,她拍开他的脸“色狼!”

    “再亲一下,我保证只亲嘴,不摸胸”伊明臣尝到了好滋味,那肯就这么罢休了。

    “不亲,不亲,伊明臣你这大灰狼——”韩语音左躲右闪。

    伊明臣干脆捧住她的脑袋,亲下去,他温柔的翘开她紧闭的牙齿,找到她的小舌头,轻轻的搅拌,吸允。

    韩语音一开始还挣扎的很厉害,可也不知是酒的原因还是心的原因,她变得越来越无力,越来越渴望,,,,

    手垂落,酒杯无声的滚落到地毯上,,,

    他的吻越发的深了。

    她30几岁了,毫无经验,只是意乱情迷的被迫承受。

    她闭上感觉,仿佛又回到他们的青春年华,他的唇的温度,依然如昔,她感觉自已又变回少女了。

    她笨拙的回应他,抱着他的腰,仰着头。

    伊明臣的***来的非常的猛烈,她的回应更加像是告诉他,可以进一步下去,他能感受到,她也想要他。

    他们都受不了彼此的诱惑,他们的身体就像是磁铁一样,正紧紧的被彼此吸引。

    他搂着她后退,一直退到床边。

    他将她压到床上,一边亲吻,一边脱她的女人,她的身边还是如此的纤细,肌肤滑嫩,自然的体香,闻起来,让他下面的巨大的肿胀,硬的发痛。

    他脱光她的衣服,解开自已的衬衣,脱了裤子,释放出那尺寸惊人,能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大兄弟,他跟洛君天死党之间最无聊的游戏,就是比较谁的比较完美。

    四周都是蜡烛,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韩语音紧闭着双眼,感受他的唇肆虐在她的身上,她低低的喘息,跟男人的这种事情,她几乎从未清醒的体会过。

    伊明臣要细细的品尝,她的身体每一寸,都让他如第一次闻女人香的处~男一般,激动的发狂。

    他含住她粉色的**,贪婪的吸允,像饿了好几天的婴儿,含住着就不肯放了。

    她喉咙里发出带着喘息的呻吟声,双腿搅动,不经意的磨蹭到他的金枪。

    “嗷,宝贝——”伊明臣受不了,他等不及了,分开她的腿,将粗大压近她许久未开封的地方。

    腰部下沉,向前挺~去。

    一下吃掉那么大的东西,韩语音皱紧了眉头,感觉有点害怕。

    “我的老天,你可真紧”伊明臣被她紧致的身体给深深的迷住了,她就像是少女一般,让他都有种罪恶感了。

    韩语音紧张的绷着身体,感觉快要被撑的无法呼吸了。

    伊明臣看着她焦虑的表情,弯腰压在她的身上,教导着她“放轻松,很快就会感觉到快乐的”。

    他亲吻她的嘴唇,给她时间来适应他。

    缠绵热吻让她不由的放松了,慢慢的,契合的地方有奇异的感觉,痒痒的,麻麻的,,,

    她动了动腰肢,绕紧他的腰。

    女人的一个小小反应,他就知道代表着什么,他缓缓的律动起来,让她一点点的感觉到快乐源源不断的涌来。

    韩语音感觉自已整个人都要被这种快乐给淹没了。

    感受到她已经完全被***主宰,他送开她嘴唇,直起腰来,真是的放纵起来,狂推猛进的驰骋,中间若有停顿,他知道她会失望,他知道她一刻也不想他停顿,一口气将她推到高~潮,那才是她最想要的。

    “啊——”韩语音感觉身体爆炸了,炸成了无数的碎片。

    她忍不住叫声来了,极致的高~潮,让她抽搐的收缩了身体。

    她张开了眼睛,身体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香汗。

    激情过去后,她对眼前的情况有所后悔,只自己酒喝多了,没把持住。

    她尴尬的不敢看他“你,,,你起来,我要,,我要回家去了”。

    伊明臣靠下来抱住她“用完了我,就想溜啊,那可不行,你每次都把我当成你的性~用具怎么行,你要对我负责”。

    “明明是你占我便宜”韩语音哭笑不得。

    “我只说想亲你一下,结果你想疯了一样的亲我,语音啊,我是男人嘛,冲动了,就由你为所欲为了,你看我这么辛苦的满足了你,可是我呢,还没有满足,你就只管自已舒服了,就要溜了,那怎么行”伊明臣抚摸她的胸口,下面蠢蠢欲动,他没有释放过呢。

    “你什么意思?”韩语音拉下他的手。

    伊明臣翻身将她压住“这你都不懂,当然是,,,继续喽!”

    他再次进~入她的身体。

    “你——”韩语音不能置信的看着他“你,,还要来?”

    “拜托,刚才只是热身好么,我伊明臣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泄了呢,那太侮辱我了”伊明臣坏笑着,架起她的美腿,往下压“语音宝贝,这样更***哦,要不要试试”。

    韩语音看着自已被摆出这么放荡的姿势,自已都不忍看了“不要这样!”

    “女人说不要,通常是要的意思,你的思想很保守,可惜你的身体很***”。

    “你,,,你住口,伊明臣你这色狼——”韩语音拿枕头砸他。

    伊明臣接住,垫在她的屁股底下,笑的很坏“原来你还知道加个枕头角度跟完美,语音你对G~点很有研究哦,谢谢你找来的道具”。

    韩语音脸上直冒烟。

    她要羞死在这个地方了,虽然说不是无辜少女了,可是,,,可是,,,这样露骨的话,她接受不了。

    “红苹果语音好可爱,让老公好像咬你一口——”自称老公的感觉真好。

    “伊明臣你不要乱说,什么老公,你胡说八道”韩语音快哭给他看了。

    “迟早的事!”

    伊明臣嘴唇嘀咕,身体开始享受的狂奔起来,撞击再撞击,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了,无与伦比的畅快淋漓,强壮的身躯,汗液流淌过肌肉,性感极了。

    韩语音连番的经历爆炸的滋味,快要扛不住了,渐渐的,爆炸的时间延长了,快乐似乎又连绵不绝的,,,

    她表情接近昏眩。

    像她这钟毫无战斗力的,怎能去承接的下他的需求,那简直是一头精力旺盛的禽兽。

    蜡烛慢慢的燃尽了。

    他终于释放出来,那种至深的高~潮也是连绵不绝的持久,这么棒的体验,真是极少会体会到的。

    韩语音昏沉的躺在床上,她现在只有一种念头,从这该死的床上逃下去。

    *******

    清晨。

    韩语音趁着伊明臣还在睡,搬开他的手,逃下床去,穿了衣服,蹑手蹑脚的逃走。

    打车回家了,她开门进去。

    她当了医生之后,贷款买了房子,接母亲过来一起住,如今她也老了,每天就跟社区的大妈们买买菜,聊聊天,她每个月会给她零花钱,她每一天也是乐呵呵的,她算是苦尽甘来了。

    “回来啦!”韩碧枝从厨房出来。

    “嗯!”韩语音简单的应了一句。

    “昨天不是说不加班么,遇到急诊了?”

    “哦,嗯!”韩语音点点头,闪身进了房间。

    韩碧枝眼尖的看到女儿脖子上的红果果,心里一喜,莫非是有男朋友了。

    她的女儿花容月貌,怎奈30多了都没有男朋友,不是男人瞧不起她,而是她每次都很冷淡,有一度她都怀疑女儿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今天一看,有戏了。

    这真命天子也不知是谁,长得什么样!

    此时,奋战了一晚的“真命天子”从熟睡中醒来。

    摸了摸旁边,哪还有什么温香软玉,只有冰冰的床单了,他坐起来,穿上裤子,楼上楼下看了一圈,韩语音那女人跑了。

    又一次跑了。

    伊明臣心里郁闷极了,她似乎是很擅长逃跑的。

    不过这一刻,韩语音你跑不掉了,我吃定你了,他舔了舔嘴唇,昨晚的快乐,让他此生死也无憾了,他要把快乐延续下去。

    洗了澡,去了洛家,看望了孙子,见洛家正在吃早餐,他蹭了早餐,顺便让暖央再轩轩带一天。

    洛君天直接对她喷出毒液“不如,让轩轩改姓洛好了!”

    “兄弟,我现在可是关键时期,我要给小家伙找奶奶了”伊明臣对春风满面的说道。

    “哦,不知是哪个女人这么倒霉?”

    “洛君天你怎么没一句好话,这叫倒霉么,叫幸运”。

    “白天被小家伙蹂躏,晚上被你的大家伙蹂躏,这女人未来的人生太凄惨了”洛君天不忍心的摇头。

    伊明臣抖着肩膀笑“你说的那个女人,是暖央么”。

    唐暖央的脸轰轰烈烈的红了“你们两个,废话一大堆,给我吃早餐,都不要说话”。

    “两个色情狂!”洛宁香小声的说,然后问“明臣哥,轩轩的奶奶是谁啊,透露一下呗!”

    “呵呵,,,”伊明臣笑“不告诉你们,等哪天成功了,我带来给你们看,好了,各位,我要去追老婆去了,你们慢吃!”

    他用餐巾擦了擦嘴唇,潇洒的离开,哼哼,韩语音,你跑不掉的,,,

    高速首发豪门童养媳最新章节,本章节是错位的时光之恋——酒后乱性,把持不住,你还要?地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