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让人震惊的事实,先追我

错位的时光之恋——让人震惊的事实,先追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声妈叫的韩碧枝骨头都要酥了。

    “当然可以啦,妈替你做主了,看她敢不从”韩碧枝朝着里面努努嘴,一副我说了算的架势。

    “妈,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孝敬您,缺什么你尽管开口”伊明臣都想叫她亲妈了。

    据以前的了解,这岳母挺贪财的,不过贪财没什么不好。

    只要会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在为了钱而奋斗,岳母只是表达的直白一点而已膪。

    这激动劲过了后,韩碧枝想起之前女儿说的,心里一急,这么快认女婿,可若他不是孩子的父亲,那该怎么办呀。

    瞧她这心急,都没弄个明白就乱说。

    伊明臣见未来岳母忽然间心事重重起来,试探性的问“妈,你有心事啊,跟我讲讲吧,我这人很贴心的”棘。

    韩碧枝看看伊明臣,心想,要不学女儿这招,看他有什么反应。

    若他就是孩子的爸爸那正好,若不是也好看看,他对这种情况的态度。

    她看伊明臣那么嘻嘻哈哈的模样,就低估了他的智商。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的女儿吧,最近碰到了一件烦心事”。

    “什么烦心事?因为钱还是因为别的,说来听听,指不定我能帮你出谋划策呢”伊明臣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笑容温和的询问。

    “这事情啊,是这样的,我那朋友的女儿吧,在读高中那会啊,交了一个男朋友,两个孩子可能克制不住就发生了关系,后来她女儿就有了孩子,还瞒着男孩偷偷的把孩子给生了下来,原本呢,她女儿想自已养的,怎奈自已还是个孩子,没有经济来源,所以,她就把孩子偷偷放给那孩子的爸爸了,前段时间吧,孩子的爸爸又出现了,对她女儿是百般的纠结,我朋友的女儿十分的矛盾,她心里头呢,即使爱着孩子的爸爸,又觉得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不敢进一步的发展,想想也可怜,30多岁的人了,心里一直难受,连对象也不找,她妈也很是揪心啊,你说说,该怎么办才好”。

    韩碧枝说完后,紧张的看着伊明臣的反应。

    伊明臣越想越惊心,这事情跟他的太过雷同,不,简直就是在说他。

    那么,这女孩不就是指,,,,

    他脑子一下子转过弯来,震惊的看向厨房,血液在血管里沸腾。

    莫非,,,

    “你朋友家住哪儿啊?”他不动声色的问。

    “呃,,,住了另一个小区,是我年轻时的姐妹”韩碧枝随意的编照。

    “妈,或许你那朋友的女儿当时生的是一个女婴?”伊明臣眼睛盯着厨房,嘴里淡淡的问,心里已经十分肯定。

    “你怎么知道的?”韩碧枝下意识的说。

    她问了之后,心里一跳,难道说他就是孩子父亲么?

    “看来是真的是女儿啊!”伊明臣点头,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不是么。

    韩语音啊韩语音,你这该死的丫头,你可真是骗的我好苦啊,他心情澎湃到了极点。

    当年那样子了你还那么倔,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他真想挖开她的脑子看一看。

    怪不得,她那么喜欢听他讲容容的事,每次都听的很仔细,对轩轩也是格外的疼爱,他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她很有爱心。

    也难怪,刚才要在商场哭的那么厉害了,她也知道心痛么。

    “你也有女儿么”韩碧枝试探性的问。

    “语音没有告诉过您么,我有一个很大的女儿,不过可怜的是,从小就没妈,被一个狠心的女人抛弃了”伊明臣微笑着说,眼睛死死的盯着厨房。

    韩碧枝惊起,果然是他,这么说这男人以前就跟女儿认识,她又一想,突然想起自已见过他,那一年快要过年时,找到家里来的那个男孩子。

    是他,真的是他,那孩子的爸爸。

    韩语音从里面端出一盘菜来,白了一眼沙发上的伊明臣“喝完了就快走!”

    “妈已经同意我今晚留下了,语音啊,有很多事情,我们该好好聊一聊了”伊明臣看着她,分不清心里该是生气还是欣喜。

    生气的是,她一骗就骗了他这么多年,害的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是她。

    欣喜的是,她是孕育了他女儿的人,一个他思念着,爱着的女人。

    “我跟你没什么事情好谈的,我妈同意,不代表我也同意了”韩语音冷冷的。

    “语音,你不要在把他往外推了”韩碧枝站起来说道。

    “妈,我跟他的事你不要插手,反正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决定了”韩语音很烦被逼着往前走。

    伊明臣站起来走到她面前“韩语音你从小到大真是一点也没变,自己决定了就不顾别人的感受是你一贯的风格,你都有勇气生下容容,你就没勇气跟我在一起么”

    韩语音无比震惊的看着他,小脸一下子白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避开他的视线,心虚的把目光投向别处。

    他怎么会突然就知道的?

    她看向韩碧枝,皱眉纠起。

    “语音啊,你就别瞒着了,其实那一年,你突然休学,在家的那几天,我就有些怀疑,你的衣服都那么大,我问你干嘛穿那么大的毛衣,你说流行,我还发现你那时胖了不少,当时我的念头有一闪而过,可后来也没见你往家带孩子,几年后你说考上重点大学,我也就没想了,你心里有他,有孩子,就不要隐瞒了”韩碧枝想帮女儿冲过这一关。

    韩语音被逼的无话可说,她一直以为妈妈不知道。

    “韩语音,你还不老实,还要狡辩?”伊明臣把她这一连串的反应看在眼里,更加能肯定。

    “我不舒服,伊明臣你先回去,我们改天谈”韩语音往房间里面走。

    她走进房间正要关门,伊明臣推住了门,也好挤进来。

    “你出去——”韩语音把他往外推。

    “你逃的了今天逃不了明天的”伊明臣步步的向她压近。

    韩语音步步后退,一直退到床边“你,,,你想怎么样?”

    “当年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怀孕了?我说会对你负责,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还是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伊明臣紧紧盯着她的双眼。“我没怀过孩子,不是我——”韩语音心慌的喊。

    “到了这一步,你还要抵赖,那刚才就别抱着容容哭啊,你那么铁石心肠,就不该表现出来,韩语音,我一直以为你的面冷心热的女人,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是个连心都一样冷的女人”伊明臣握住她的双肩,心里真的生气了。

    他从来没有生过她的气,可是今天他真的生气了。

    韩语音脸上苍白的抿着唇,过了许久许久后他,她才开口“你能对我负责么,我来你家找你,真的是好华丽的地方,可是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你们在开富人的派对,我得到了什么,不过是你表姐说,如果怀孕就去打掉,不要来要挟你,她给了一张支票,我贪心的说不够,起码给我几个亿才行”

    “语音——”伊明臣心疼的想去抚摸她的脸,他不知道这些事。

    韩语音重重的甩开他的手“你说我总是自已决定了就不顾别人的感受,可你要我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我拿出自己夏天打工赚的钱,想偷偷把孩子给打了,可是我妈说,我也是被抛弃的,她很穷很苦,可是也生下了我,养大了我,坐在小诊所冰冷的凳子上,我听到护士叫我的名字,我逃出了诊所,我决定还是生了,我不想被你知道,被你那高贵的家人知道,逼我去打胎,我才休学走的,可是我虽然生了,可还是养不活她,因为我连我自已都快要活不下去了,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才把孩子放在你家门口的,我是狠心,我是无情,可我就不痛苦么,我就不难过,我就不想念么——”

    她喊着,眼中挤下泪来。

    为什么要来挖她心里的伤疤,她一直小心掩藏,不去回想,不去感受。

    伊明臣抱住她“对不起,这些我都不知道——”

    她当初该有多苦多难,这个是可以想象的,他不该被她拒绝一次就放弃的,在他继续放纵,花天酒地的时间里,她在独自一个承受着害怕与恐慌,是他不好,害她一个才上高中的女孩子有了身孕,害她受了屈辱。

    “知道了又怎么样,我们当时还小,你会有这个勇气让我生下来么,算了,都过去了,我要感谢你把女儿养的那么好,我没有资格来认她,希望你尊重我,不要告诉容容,我是她的妈妈”韩语音推开伊明臣,坐到一边。

    伊明臣追过来,蹲在她的身边“你说的对,如果当年你告诉了我,说不定我没有勇气留她,可是你看,容容现在多漂亮,是你给了她生命,为我生了一个小天使,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

    “谢谢你这么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告诉她,让一切保持原状”韩语音恳切的说。

    “你是容容的妈妈,我这么多年一直在猜想的那个女人,知道是你,我很开心,我们结婚吧,给容容一个完整的家庭”这是伊明臣最想干的事。

    之前还担心,韩语音会不会介意他有个这么大的女儿,然而他没有想到,她是女儿的妈妈。

    一切仿佛都是注定要的。

    从第一眼见到她,为她着迷开始到如今,岁月怎么蹉跎,都会注定他们会再遇。

    韩语音有些心动,可很快就让自已清醒过来。

    “这个似乎太快了,我要想一想,伊明臣你要明白,即使我是容容的妈,也不代表我非你莫属”。

    “哈——”伊明臣大笑“你当然非我莫属了,就看,第一,我是你唯一的男人,第二,我们还共同的女儿,第三,我们有共同的孙子,第四,你妈都承认我是她的女婿,你说你还有什么借口”。

    “你——”韩语音反驳不了。

    “反正你是我的,韩语音你逃不掉,我再也不会让你有机会逃了”伊明臣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韩语音似乎也是真的找不到什么借口了“那,,那即使这样,我也不要马上姐结婚,你还没有追到我”。

    伊明臣笑“你的意思是让我追你么”。

    “我没这么说,不过起码要等到你追到了我,才能告诉容容我是她妈妈,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我会躲的远远的,再也不让你找到”韩语音这么做的目的,是想给自已还有女儿适应的时间。

    “好吧!我答应你!”伊明臣靠起来,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色狼——”韩语音推他“我没允许你亲我,你就不准亲!”

    “这么苛刻啊,韩语音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好追哦,不过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你呢,你妈说了,今晚我可以留下来”伊明臣看了一眼她的床,笑容邪恶起来。

    “你想都别想,吃完了饭回家去”韩语音忙阻止。

    “我已经想了,而且吃完了不打算回去,我现在出去忙妈端菜”伊明臣起身外面去。

    韩语音也跟了出去,生怕他在她妈妈面前有乱说些什么。

    韩碧枝把剩下的菜炒了,看他们从房间出来了,笑说道“你们小两口谈好啦!”

    “什么小两口啊,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韩语音打击她,浇灭她的热情。

    伊明臣上来说“妈,别听她的,她是害羞,我们已经都谈就好了”。

    “这就好,这就好”韩碧枝开心的笑,又问“对了,你叫什么?”

    “伊明臣,伊人的伊,明天的明,臣子的臣”伊明臣非常认真的介绍自已的名字。

    “橙子?哎呦,你爸妈还真可爱,怎么给你水果的名啊”韩碧枝书的少,一听臣子就想了橙子。

    韩语音扑哧一声笑了。

    伊明臣颇为无力的笑,耐性的解释“不知吃的那个橙子的橙,是君臣的那个臣”。

    “哦,那个臣啊,君王身边的宰相嘛,我知道,挺好听的”韩碧枝笑说道。

    他是君王身边的宰相?!一想,怪不得他们的伊家的总资产怎么比也比不过洛家,富豪榜永远谁是他们洛家居首,敢情是洛君天这个名字娶的,君临天下,要说这么狂妄的名字,一般人家也压不住这个气场。

    “想什么呢,坐下来吃饭吧!”韩语音把饭往他面前一放。虽然态度一般般,不过那热气腾腾的米饭也足以融化他的心了。

    三个人坐下来吃饭,他边吃边夸菜的味道好。

    “伊女婿,我记得以前你说你家是买房子的?现在做什么生意啊?”韩碧枝要打听一下他的经济实力。

    “地产仍旧在做,不过这些年,也做其他方面的生意,想酒店啊,度假村啊这些”伊明臣回答岳母。

    “那你就是大酒店的老板了”韩碧枝兴奋的问。

    伊明臣笑“也可以这么说,不过酒店我有专门的管理团队,平时我不怎么去”。

    “这么大的酒店,你就交给别人管,你可的小心别让他们贪了钱,不过说起酒店,哎呀,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到那种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去这几晚,样样有人伺候的感觉”。

    “那容易啊,你想什么去,我提前打电~话过你”讨好岳母,那是刻不容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