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来看病的女儿女婿

错位的时光之恋——来看病的女儿女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没什么意思啊,这不这是咱妈嘛,我想孝敬孝敬她,这没什么不对的吧”伊明臣看她的脸色不大好,心里忐忑起来。

    韩语音抽过母亲手上的卡,塞还给伊明臣“我知道你多的是钱,我也知道我妈喜欢钱,可你能不能不要把一切用钱来衡量,你这种行为真的让我很讨厌,你是不是特别享受看到别人拿你的钱时,露出那种虚荣的表情?你这是在侮辱我们”。

    “不是——,韩语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很单纯的觉得妈对我就好,我也没什么可回报的,就让她自已吃好点,穿好的,没有一丝侮辱的想法,我说老婆,你的逻辑能不能正常点”伊明臣没想到自已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韩碧枝夺过伊明臣手里的金卡,及时的藏进口袋里“你这丫头真是的,生在福中不知福,你都30多了,你上哪找去找这么好的老公,这长的又帅,脾气又这么好,对你也是百依百顺的,你还矫情的仇富起来,伊明臣有钱是他的错么,再说有钱是好事,大好事啊,妈出去都面子,昨天我一跟街坊邻居说,哪一个个羡慕的,吃惊的,你妈的身上都跟镀了金似的”。

    “什么?你跟街坊邻居说了?”韩语音从母亲这叨叨个没完的一席话中,听出了这个恐怖的讯息於。

    “是啊,我说了,昨晚我们几个老太太一边跳舞一边聊天,这会妈妈可是把头给抬起来了,那许老太太整天吹嘘她的女婿当经理,多本事多体面,昨天我气死她,我说我女婿是管当经理的,五星级大酒店都懒的去打理”韩碧枝越说是越兴奋。

    “妈——,谁让你在外面瞎说的”韩语音快要被她妈给气死了。

    “我说错什么了么,伊女婿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我是不是透露什么商业机密了?”韩碧枝很谁紧张的问祝,

    伊明臣掩着最,笑的很开心“没有,没有,妈你说的很到位,我就是管经理的,您真是聪明,了解了您之后,我才明白语音为什么也这么聪明,这都是优质的遗传啊!”

    韩碧枝那个高兴劲啊“你夸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以后天天来,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是肯定的,最好给我一把钥匙”伊明臣趁机索要。

    “妈待会帮你去打!”现在他要天生的星星,韩碧枝都会帮他去摘。

    韩语音内心对他们俩实在是没什么话好讲,她拿纸巾擦了擦嘴巴“我上班去了!”

    她站起来,拿了包出门。

    伊明臣立刻也起身跟上去。

    韩碧枝在后面感叹“这女人就得端着,那男人才会觉得好”。

    坐进电梯里,韩语音忍不住嘲讽“伊明臣,你可真是个拍马屁的专家,我算是长见识了”。

    “韩语音,我是投其所好——”伊明臣笑呵呵的,不在意她的嘲讽。

    “一副奸商的嘴脸”韩语音看他嬉皮笑脸的,就想糗他。

    “这个没办法,我确实是商人啊,老婆大人,你干嘛这么仇视商人,这种心态很扭曲哦,我的韩医生,你是不是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伊明臣把手臂挂在她的脖子上,亲昵的调侃道。

    正好电梯门开了,进来了一老太太跟穿着拖鞋的男人。

    韩语音帮打伊明臣的手,向来人打招呼“顾阿姨好!”

    “哦,好——”顾阿姨不太情愿的招呼,边上的男的一直盯着韩语音,傻兮兮色眯眯的敲。

    这个顾阿姨一直想把这个快35岁都没找老婆的儿子说给韩语音,虽然自已儿子没什么能耐,可她儿子35可是男人的黄金年龄,而这韩语音虽然长的好,工作好,可是年纪不小了,都成剩女了,她觉得儿子配她刚好。

    她几次三番的暗示她,还让儿子送了两次水果上去。

    没想到,这会带回来一个男人,还说什么是个大老板。

    “顾阿姨你好!”伊明臣热情大打招呼,手坚持放在韩语音的肩上。

    韩语音带着浅笑,耸着他的手。

    顾阿姨皮笑肉不笑的说“小韩啊,还是要注意点影响,你年纪也不小了,可别传出什么不好听的闲话”。

    她的口气里满是酸葡萄的滋味。

    一边她死命的拧着一只眼巴巴盯着韩语音瞧的儿子。

    “嗯,顾阿姨说的是,我会注意”韩语音面有囧色,拉下伊明臣的手,用眼睛暗示她别动手动脚的。

    伊明臣纵横商场,什么九头马面没见过,他一下就看出玄机了。

    电梯开了,里面的依次出来。

    走到外面,来来往往的出来晨练,或许买菜的人挺好多,伊明臣突然搂住韩语音,大喊道“老婆,为了让你不让我说闲话,嫁给我吧!”

    走在前面的一对顾家母子跟周边的街坊们全把目光投了过来。

    韩语音惊的来不及做出反应,人就已经被横抱了起来。

    “啊——,你干嘛,你疯了下来”。

    “老婆,你30好几了,不能再这么被人笑话了,我伊明臣的老婆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们今天就去登记吧”。

    伊明臣边喊边抱着她往跑车走。

    周围是一阵羡慕的眼神,韩语音开始还挺难为情的,但是渐渐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的感,溢满了她的胸膛。

    她被他抱紧了车里,就跟新娘子似的。

    车子开出好远,她整个人还晕乎乎的仿佛漂浮在半空中。

    “看到没有,刚才那老太婆的表情,真的好搞笑”伊明臣开着车,嘲笑出声。

    韩语音隐隐回神,原来他是为了帮她出气才那么做的,莫名的,心里就失落了,老妈说的对,她是一个矫情的人。

    既渴望爱,有何必去会拒呢。

    “谢谢你!”她淡淡的回应,目光投向窗外。

    她知道,只要她点头,他会立刻把她娶回去的,伊明臣就是这么一个阳光有风流倜傥的男人,他是一个在眼光下成长的男人,他就连做作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可她却不是,她有太多太多的放不开。

    “怎么了?情绪怎么突然就低落了?”伊明臣侧头看她,女人心还真是海底的针啊。“我没有啊,快点开吧,我上班要迟到了——”韩语音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你该不会是现在就像跟我去登记吧,我没有问题,就是没有拿户口本”伊明臣猜测的问。

    “谁要跟你去登记啊——”韩语音俏脸潮红,仿佛被人窥探到了心事。

    “好,好,好,你别激动,不登就不登,你说女人为什么都这么口是心非呢”伊明臣偷笑,已经看出她传递而来的讯息了。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

    韩语音打开车门正要下车

    “老婆——,晚上去我家吃饭吧!”伊明臣突然提出邀请。

    手握着车门,韩语音心里头是矛盾交加,她思考了好一会才说“晚上可能要加班,等会再看吧!”

    说完她下车,头也不回的就进去了。

    伊明臣看着她的背影,不由的叹息,这丫头还是在抵触。

    但是他渐渐可以理解,可以体会她了,在听完了昨晚她痛苦的述说后,他真的是切身的体会到她那种矛盾的,纠结的心情。

    女儿对她来讲,是极力想要抱紧却害怕去抱紧的人。

    而自已对于她来说,也是这么一种存在,她对他是有感觉的,他能感受的到。

    今晚,他一定要带她回家,让她见女儿,克服心里的障碍。

    韩语音先来到科室里,坐了一会,去查房,最后又去坐诊,今天有她的门诊,下午还有手术。

    坐定之后,她开始看病,进来一个又出去一个,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下一位,柳玄月——”护士车扯开了是嗓子喊。

    一对戴着墨镜,蒙着口罩的年轻男女走进去,他们的打扮的很潮,女孩搀扶的男孩,一路走到韩语音的办公室前。

    “坐吧——”韩语音转过来,看到打扮的这么神秘的病人,不由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