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弄巧成拙,四人聚餐

错位的时光之恋——弄巧成拙,四人聚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童言无忌的话一出,四个大人全都笑翻了!

    小家伙似乎是明白做餐餐是什么意思,可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而原本韩语音就够觉得在孩子面前丢脸了,伊明臣的一句话更是让她直接想要把脸皮撕下来。

    只见,伊明臣抓着孙子的小手,语重心长的说“轩轩啊,你还小,做餐餐这种事情呢,你还没有这个能力做”。

    一下,韩语音,伊容,柳玄月就都呆了旄。

    这话,怎么听怎么玄妙,看你如何去理解。

    “宝贝,你爷爷说的真是精辟,你确实没有这个能力”伊容摸摸儿子的小脑袋,顺便很厚颜无耻的在儿子的小**上啾了一眼。

    于是,意思就诠释的很清楚了崮。

    韩语音很想在后面把伊明臣给掐死,他真是连孙子这么都不放过要去教他这种事,更悲催的是,他这么说等于是告诉女儿跟女婿,他们刚才在里面到底是干嘛来着。

    他也不嫌弃丢脸,女儿都让他教坏了,现在又要来毒害她的外孙。

    她伸手去抱轩轩“我来抱你好不好——”

    “会买糖糖吗?”小家伙还要讲条件。

    “会啊——”

    轩轩二话不说就扑过去了。

    韩语音抱着轩轩,心里很温柔,感觉像是在弥补对伊容的亏欠一样,她的容容也是从这么小的时候,一点点长大的,这么可爱,这么的童真,而她却都没有参与。

    人生在抉择的时候,总会选择对自已有利的事,以为那就是对的,可是过了很多很多年,时光慢慢老去,你会发觉,自已错过的,遗憾的,是永远补不回来的。

    “轩轩,叫奶奶——”伊容在边上逗着儿子的小脸。

    “奶奶——”轩轩很亲昵的叫,可爱的小脸,结合了柳玄月跟伊容的优点。

    如果长大像柳玄月的话,又是一个绝色美男!

    “真乖”韩语音温柔的在轩轩粉嫩的脸上嗅了嗅。

    这是她的外孙,小家伙真的好可爱,韩语音此刻的心里流淌的是温热的暖流,女儿站在她的身边笑,外孙亲亲热热的叫着她奶奶。

    她何德何能,没有为她们做过些什么,却能拥有这份幸福呢。

    老天爷对她实在是太好了。

    韩语音在笑,可笑中带的是幸福的泪光。

    伊明臣轻轻把手放在韩语音的肩头,他明白她心里的感受,他想要告诉她,无论她做错过什么,他永远都会毫无保留的原谅她,女儿也会原谅她,没有任何原因,只有因为他们爱她。

    柳玄月做鬼脸逗儿子笑。

    每个男人在当了爸爸后,心智好似都一夜长大似的。

    18岁时的伊明臣无奈的当了小爸爸,他也被迫一夜之间长大。

    20岁时的柳玄月当了爸爸,不管愿不愿意,他都得为儿子赚奶粉钱。

    因为,这是自已弄出的人命,他们必须负责。

    “咕噜噜——”韩语音的肚子叫了。

    不能怪她,都中午了,她没吃进过东西去,反而还在消耗体力,能不饿么。‘

    她真是难为情死了。

    “看来,着厨房做餐餐确实是挺累的,早上到现在都顾得上吃一口吧”伊容很是同情的看着韩语音“摊上我老爸这种男人,有几人正常的女人能承受的起”。

    伊明臣拍了一记她的后脑勺“什么叫摊上我老爸这种男人,我告诉你,我跟你妈是天作之合”。

    他的说的顺口,韩语音听的惊心,他说我跟你妈,他说了妈字。

    她心里很忐忑的看着伊容,生怕女儿发觉什么,有希望女儿可以察觉什么。

    这种矛盾的心情翻覆在她的心底。

    “对,对,对,你们是天作之合,女儿错了”伊容嬉皮笑脸的说,倒也没有多在意。

    老爸之前就让她叫韩语音妈,所以她以为这次也是这个意思。

    “你们也没有吃饭吧,我去做——”

    韩语音把轩轩抱给伊明臣,从柳玄月手里接过袋子,然后厨房里走。

    伊明臣对伊容使个眼色“还不快去帮你妈”。

    “妈什么妈啊,都收叫姐姐了,人家那么年轻漂亮,被我这么一叫老了”伊容对老爸吐了吐舌头,跟上韩语音。

    伊明臣在后面很是无奈,他真想对伊容说,那就是你亲妈。

    可是,韩语音再三的跟他说,不要马上告诉女儿,她如此小心翼翼,他又怎能去打乱她的步伐呢。

    柳玄月走上来“岳父,我看不如你先上楼去把衣服穿好吧,你这样,连我都要流鼻血了”。

    伊明臣收回心声,把轩轩塞给柳玄月“让你爸爸抱,爷爷上去穿衣服”。

    “爸爸——”轩轩又亲昵的搂着柳玄月。

    这小家伙真是典型的墙头草。

    伊明臣上楼了。

    柳玄月愉快的抱着儿子去外面院子里踏青,一大一小的美男,细看之下,两个还真有点像。

    小轩轩长大后注定是美男,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就连舅公都是个顶个的优质,他想长成歪瓜裂枣,那都有难度。

    他现在只盼望他的老婆能不要总是哭鼻子,不要总是尿湿裤子,不要总是拿小指甲挠他。

    念念公主,我们已经私定终身了哦!

    厨房里。

    韩语音把熟料袋里的菜一一的拿出来。

    “姐姐——”伊容跳到她的背后。

    一声姐姐让韩语音喜忧参半,但她也只有应“嗯!你来帮忙吗?”

    “是啊!不过我不会做菜,我就来帮你洗洗菜吧”伊容卷起袖子就开始行动起来。

    韩语音把要煮的菜拿出来“那你去洗这些吧”。

    “好嘞,没问题啊!”

    母女两人一个洗菜,一个淘米煮饭,很是默契。

    “姐姐,你跟我老爸的事肯定就这么定了吧“伊容八卦的打听。

    韩语音用湿漉漉的手指,把头发捋到耳后,看着淘米水,试探性的问“那你喜欢我跟你爸在一起吗?”

    伊容想也不想就回答“当然希望了,老爸会一天比一天老,我希望有个他真心喜欢的女人,能陪他共度一生,那我放心了”。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亲生妈妈又出现了,想要认回你,想要跟你爸爸结婚,你会有什么想法吗?”

    她很想知道,在女儿的心目当中,会去如何看待她的亲生母亲。

    而伊容却以为,她在意以后她的亲生妈妈会找来,而感到不安。

    于是她说道“姐姐,你放心吧,那女人不会出现的,如果她想认我,喜欢我爸的话,又怎会这么多年了无音讯呢,老实说,我对妈妈没什么概念的,她长什么样,是好是坏,我一点都不在乎,也不好奇,这么多年了,再说我都这么大了,她肯定早就嫁人了,不是生了我,就有资格说不要就不要,想就认就认的,我老爸也不会因为我的生母,而牺牲自已想要的幸福,所以姐姐,你就放一百二十心吧,我会站在你这边的”。

    伊容用力的搂了一下韩语音的肩膀,以为这样说,她就安心了。

    殊不知,这么说不仅没有给韩语音安慰,反而让她心里更加发沉了。

    女儿并不原谅自已,甚至是讨厌自己,这个认知让她心里很难受。

    “容容,你讨厌她是吗?”韩语音问出来,喉咙里满是苦涩。

    “你说谁啊?”

    “你的亲妈妈啊!”

    “当然讨厌啊,反正对我来说她是个完全不重要的存在,对我老爸也是,她若是现在突然出现,说要认我,我才不理她呢,当年把那么小的我扔掉,现在想回头了,早干嘛去了呀,她以为地球是围着她转的啊”。

    “是,,,是这样啊!”韩语音低下头,她明白了女儿的想法,在她心中,是真的讨厌她的。

    伊容这么说,只是想要帮老爸得要这个美娇娘。

    其实她现在倒是很希望知道自已的妈妈是谁,起码在她这一生当中,会有机会见到她,就算是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吧,她想知道生下自已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可是这样的话,她怎么能对这个即将身为自已后妈的女人说呢。

    她长大了,也不是小孩子了,连自已的孩子都有了,老爸难的碰到这么喜欢的女人,说不定错过了,老爸真的要一辈子打光棍了,她不想他没有老伴嘛。

    “嗯,就是这样啊,所以姐姐你完全不要有这方面的顾虑,安安心心当我老爸的妻子就对了!”伊容抱住她的手臂,表示自已坚决拥护她。

    韩语音侧头望着女儿生动的笑脸,忍不住抬手去抚摸。

    她不能告诉她是谁,她也不能跟她一起生活,她是一个不被欢迎,不被喜欢的人,如果告诉容容她是她的妈妈,估计她不会在有这么美丽的笑容了。

    伊容对韩语音饱含深情的目光弄的起鸡皮疙瘩了,特别是她还摸她的脸,但是内心深处,她却完全不觉得厌恶,甚至是想要抱住她。

    似乎,,,,在她身上,她寻找到了一丝想象中的母爱。

    “做饭吧!”韩语音放下手,内心觉得萧条。

    “嗯!”伊容用力的点头,麻利的洗菜。

    过来一会,六菜一汤就上桌了。

    伊明臣也从楼上下来了。

    “我去叫他们吃饭”伊容像蝴蝶般的飞走。

    韩语音注视她的背影,她的女儿是如此的阳光,健康,她站在那里,正跟伊明臣咬耳朵,父女俩亲亲热热的,很是融洽。

    她的目光又投向窗外,柳玄月正蹲着身体跟轩轩玩耍。

    真是一片美好的风景,她不想去破坏,她真的不想,她爱她的女儿,就该给她没有烦恼的生活。

    把菜端出去,又盛了饭。

    四个大人跟一个小孩坐在一起吃饭。

    伊容吃了一口芦笋,夸张的惊呼起来“哇——,真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芦笋,爸,以后我们的大厨们都要下岗了”。

    “说的是啊,以后你妈去了,我们的胃都要被重新的洗礼过了”伊明臣配合的女儿,一搭一唱。

    柳玄月只顾着喂儿子喝汤,没有注意到伊容朝他射来目光。

    伊容只好在桌下踢他的脚。

    柳玄月这才看她。

    他用目光询问她:你踢我干嘛,什么事啊!

    “老公,你觉得菜好不好吃啊”伊容笑的千娇百媚。

    柳玄月立刻心领神会,让他拍马屁是吧,他清了清喉咙说道“非常的好吃,五星级的大厨都没有这点水平,清谈而不平淡,色泽油亮,更重要的是,这是美女做的菜,一看就非常有食欲,不是一般的好,那是相当的好”。

    伊明臣开怀的笑“我女婿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老实,喜欢说实话”。

    伊容拍拍柳玄月的脸“你也太诚实了!”

    韩语音笑了,她知道他们是故意给她戴高帽“好吃就多吃点吧!”

    “我们会全都消灭光的”伊容灿烂的笑。

    “到时可别把盘子也啃进去呦!”伊明臣幽默的说。

    “哈哈,,,,,,”

    几个人很给面子的大笑。

    轩轩围着围兜,小手上抓着一块糖醋排骨,吃的满脸都是,连鼻子上也沾到了酱汁。

    伊容忙想站起来,兴匆匆的去拿什么了。

    大家都以为她去拿纸巾了,哪知,她拿的是手机。

    她对着儿子的小脸一通的猛拍“我儿子真是好可爱,好萌,还呆哦!”

    伊明臣跟柳玄月无力了,这算是哪门子的妈啊!

    轩轩也很配合的做出更萌的小表情。

    “麻麻,拍左脸——”小家伙扭过脸去。

    “为什么拍左脸?”

    “爷爷说,比较帅”小家伙说起说话一顿一顿的,奶声奶气,非常的可爱。

    伊明臣一愣,好吧,他确实跟这个小家伙说过,自已的左脸比较帅。

    “哈哈,,,,”

    伊容跟柳玄月笑翻了。

    韩语音揉柔轩轩的脑袋,拿了纸巾,给他擦擦小脸“你爷爷啊就是臭美”。

    “臭臭就不美了——”轩轩小脸一本正经的说。

    “噗——”这下,韩语音也被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给逗笑了。

    “我儿子真聪明!”柳玄月抱住儿子的小脑袋,用力的亲了一下。

    小家伙在大家的簇拥上,简直像个小皇帝。

    韩语音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她装作很开心,不让他们看出来有什么端倪。

    吃过了饭,伊容建议去爬山。

    别墅后面不远就是山,现在春天风景秀丽,满山的野花。

    伊明臣同意,柳玄月也不反对,韩语音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至于轩轩嘛,只要能去外面,他就开心。

    差不多是1点钟,他们驱车到山下。

    伊明臣抱着轩轩跟韩语音走在后面,伊容跟柳玄月轻装上阵的在前面走着,一边走,还不忘给对方拍照。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韩语音羡慕的说,看到他们,就仿佛看到青春这两个字。

    “容容很喜欢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伊明臣边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