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谁打败了谁,清晨消失了

错位的时光之恋——谁打败了谁,清晨消失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韩语音接过了沐浴露,挤了一些在手里,身体的热度让掌心都沸腾了。

    伊明臣还在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也不催她,等她自已动手,要是强迫就不好玩。

    想到明天就要跟他说再见了,尽管觉得脸红心跳,但还是把手放到了他的胸口,沐浴露在她的掌心跟他的胸膛粘合在一起,她轻轻的一揉,就化成泡沫了。

    她一直细心的揉着他的胸口,就多到腰际就不往下了。

    伊明臣那个急促啊“语音,我的上半身你已经洗的很干净了,是不是该洗洗下半身了呢?熹”

    “你洗还是我洗,你只要站着别动就行了”韩语音脸红的命令道。

    他直接说出下半身,让她心里跟点了鞭炮似的,惊了起来。

    “好,好,不急,你慢慢来——”伊明臣只好按她的步骤来绪。

    韩语音这才继续揉动他的腰部。

    一直那么揉了10几分钟,还是局限于上半身。

    “好了,包你来吧!”她关了花洒说道。

    伊明臣直了眼睛“这就好了,你未免也太马虎了吧,这里你根本没洗”他指着自已的傲人之处,振振有词。

    韩语音拿眼睛瞄了一眼那“凶器”一眼“我已经洗过了啊!”

    “哪有?你都没动手!”

    “那个地方冲冲就行了,我已经帮你冲好了,出去自已包起来吧”她才不要摸。

    伊明臣在自已的内心小世界里直接***了。

    他超级期待的按摩没有实现,如今她是浴火焚身,硬如刚铁。

    “冲一冲怎么会干净呢,必须用手洗——”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已的粗大上面,盯着她越来越红的脸说道“它的伸缩性非常的好,所有你要上上下下的揉动它才可以,,,

    “我洗就是了,不用这么细细的阐述了”韩语音斩钉截铁的打断他。

    她实在是受不了他说的了,任他发挥下去的话,不知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

    伊明臣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意“开始洗吧——”

    韩语音盯着手里握着的巨龙,手上上下下的***,真是好害羞,巨龙在她葱白的细指下变的更加的粗硬了,想到它往常的威力,她的双腿下意识的绞动起来。

    她脑中连烦限制的幻想,让她“洗”的越来越顺手了。

    力度跟速度都提升到了专业的程度。

    “嗷,,,,真棒,,,我的语音是个天才”伊明臣双手抱着她的脑袋,舒服的呻吟。

    她卖力的活动着双手,他快乐就好。

    伊明臣被她揉的全身沸腾亢奋,他压着她的腰带往下按“老婆,让你更加舒服点吧,你行的。”

    韩语音懂他的企图,思想上面有一丝的抵触跟抗拒“不行,我做不来——”

    “你可以的,我教你——”

    “不要——”

    “我要——”

    两人在的推搡中,她的脑袋还是被他按到了腰部,她的双腿也被迫着只能弯曲。

    男人子性情大发时,脑子里剩下的只有满足***。

    小嘴首次碰上,韩语音脑子轰的一声,内心十分的纠结。

    她不是故意说不会,是真的不会,虽然上次在那部片中,见识过这种“技能”,但是没有实践过,她抿着唇,咬着牙齿,天人交战。

    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难题。

    伊明臣捧着她的脑袋,顶着腰,他快要被她逼到阳~痿的边缘了。

    韩语音不是没有感受到他急促与抓狂,心一横,做就做吧,就算是发疯,她也疯了。

    张开小嘴,舌头碰触到那火热的皮肤上,它颤抖了,她的心比她抖得更快。

    含住,学着影片里那样做。

    “嗯哼,,,嗷,,,宝贝,好极了,好极了,就这样,不要咬我,温柔点,粗暴点,太舒服了”伊明臣臣服在她生涩却极为出人意料的快感中。

    他爽的想要尖叫。

    他的腰部也配合耸动,而且还越来越快。

    “呕——”她干呕的推开他,难受的靠在一边,脸都涨红了,他是像捅进她的喉咙里吗。

    “你没事吧”伊明臣蹲下身,心疼的抱起她。

    “还,,还好,可能是我不太习惯做这个,所以,,,”韩语音很是尴尬,眼睛都不敢直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做这个的”他侧头温柔的吻住她的唇,用充满歉疚的柔情抚慰她。

    韩语音很快的融化在他深情的热吻中,身体软软的贴着他的雄壮的身体,与他热烈的纠缠。

    吻够了,他们气喘吁吁的放开彼此,擦干了身体,穿着浴袍出去。

    “这里连张床都没有,我们在哪里,,,那个”韩语音断断续续的说。

    “傻瓜,都说是情趣酒店啦,如果一样是躺在床上的话,那多没意思啊”伊明臣横抱起她,将她放到一张摇晃的的吊床上。

    韩语音一坐上去头就有点昏,看看两边的绳子,她担忧道“不会断了吧!”

    “不会的,我上来都没有问题,这种绳子可能承受一头大象的重量呢”为了证明确实如此,伊明臣果断的踏上去,压在她的身上。

    床在持续的晃动,他的热的呼吸就萦绕在她的脸颊边。

    韩语音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拉下他,同时她像往常一样闭上眼睛,等待他的亲吻。

    哪知,伊明臣只在她嘴唇的表面亲吻了一下,就离开了,从旁边的篮子里,拿起一个小玩意“语音,我们要不要玩玩这个?”

    韩语音的眼睛霎时睁大“最好不要,这种东西不干净,说不定很多人用过,也不知那人有没有病,我们还是进行的正常一点吧!”

    “不会的,这都是新的,很干净的——”

    “你怎么知道是新的?”

    “因为,,,,”伊明臣不能说他事先有打过电~话来,包下来了这件自助情趣旅馆的,每个房间的东西都是新的,可这么一说,她一定会说他早已预谋好一切,反抗心理会更加重“因为这里的一大特色就是东西是新的,这个我刚拆开包装呢,不信你看,包装壳还在外面呢”。

    他心想,这么说了,她总没话说了吧。

    韩语音努努嘴说“那他们肯定是没有消毒!”

    伊明臣昏过去,仍开手里的东西“ok,不玩了行不行!”

    在这么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她有一万个理由来挑剔,他想不出一万个借口。

    韩语音心里也暗松了口气,若是他像刚才那样执意要玩的话,她也是非常苦恼的。

    伊明臣再次靠下身来“既然你不喜欢那些玩具,就由我来吧!”

    他揉捏她的丰满,低头含住那绵软的香甜。

    “嗯,,,,,”韩语音立刻就来了感觉。

    舌头越来越激烈,她体内的火也在节节的升高,她舒服的半闭起眸子,迷离的仰着头。

    他吸允了好久才放开她,一路慢慢的的向下,经过她的小腹时,她下意识的并拢的双腿,他掰开,那纯洁的粉色春光,让他看的很是喜欢“宝贝儿,你知道你有多美么,你不要振~动器,我来代替好了!”

    他的脑袋靠下去。

    浅浅的碰触,让她如遭电击,她下意识的蹬腿,向后躲。

    那种即使慌张又是期待,想起来还很羞涩的复杂心情,让她的心砰砰直跳。

    他嘴角勾起坏笑,故意用舌头逗着她,她即是躲,也是躲无可躲的,再几番逗弄似的轻轻撩拨之后,他狂吻住那让女人能瞬间疯狂的敏感点。

    “啊,,,,嗯,,,,啊,,,,”韩语音扭动着,想要躲开。

    绷紧的热流的腹部凝聚,她忽然不动了,极致的舒爽让她感觉身体腾空变的轻盈如羽毛,大脑爆炸白热化的阶段,她身体阵阵的抽~搐。

    他吸允着蜜汁,为她的反应而感觉欣喜,他要让她对此上瘾,以后求着他这么做。

    在他的调教下,女变成**,是水到渠成的事。

    他抬起来头,靠到她的脸边,看她绯红迷离,高~潮还未散去的脸,邪恶的笑了,舔了舔嘴“宝贝,你真是绝顶的美味”。

    韩语音把半睁的眼睛也给闭上,让她说什么好呢,这种床上蜜语,她不擅长。

    “爽翻了吧,现在要不要试试这个——”伊明臣悄然把粗大的烧火棍抵着她湿透的***上。

    他的热度让她颤了一下,经过那要人命的前戏,她的身体每个地方都敏感的像是装了爆炸按钮般,一碰即爆。

    她的腿鼓励似的缠绕上他的腰,嘴上虽不说,但行动已经告诉他,她要!

    “真是猴急——”他笑,挺身顺畅的将巨物挺~进她的身体,将他全部吃掉。

    女人的容纳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特别是被点燃的女人,弄不好还会反过来被她掌握权利。

    随着他快速的撞击,她将他绕的更紧更紧,摇晃剧烈的吊床,让每一次撞击更加的深沉刺激,她坚持了不到5分钟,就又一次高~潮了。

    “今天我的心肝宝贝特别亢奋呢”伊明臣很的得意。

    征服女人跟被女人征服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休息一下!”接连两次,让她腿有些酸了。

    “老婆,才这么一丢丢的时间,我连热身都还没热,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接下来可怎么办才好,我可是非常持久可怕的。”

    “你厉害行了吧!伊明臣有本事你躺着,我上面”韩语音看不得他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来嘲笑她。

    “哈哈,,,,你好像很有信心可以打败我!”伊明臣笑的老神在在。

    “只要某人不耍赖,关键时刻别停就好了。”

    “你这样真是激起了我的战斗欲,要不这样吧,我让你上面,如果你能打败我,那我随意指挥,可若是你没有成功,那可就要听我的,你看怎么样!”

    韩语音有些犹豫了,这家伙太自信了。

    伊明臣抚摸她的锁骨,在她胸口亲了亲“害怕了!”

    “少虚张声势了,来就来,到时你别又像上次那样发神经就行了!”这逼上梁山,她也只有跟他叫嚣了。

    这叫气势!

    “你肯定见不到我这一面了,因为我会早我之前先败下阵来的。”

    “是吗?没有试过话先别说的太早。”

    伊明臣让开身体,换她到他的上面,让她压在他的身上“来吧,努力的蹂躏我,挑~逗我,征服我,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韩语音双手撑着他的胸口坐起身来。

    她挪了一下屁股,慢慢的坐下去,包容下他的巨大。

    他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气,他进入她身体的感觉,他可以自我控制,可是由她来包裹他的过程,却是难以预料的刺激。

    她开始摇动自已的身体,吊床的大幅度摇摆,无疑的她的动作更加大。

    激烈的前后上下的耸动,让她欲仙欲死,这是她最爱的一个姿势,也是伊明臣最不喜欢的一个姿势。

    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有多不习惯成为女人的奴隶。

    最可怕的是,疯狂的***促使疯狂的女人,最后让男人引以为傲的持久战斗力瞬间缩水,早早的泄了。

    “轻点,真的会摇断的”伊明臣忍受住激爽的感觉,极力的调整呼吸。

    韩语音呼吸急促“少,,,少来,你不要忍着,受不了就快缴械投降吧!”

    伊明臣星眸一沉,扣紧她的人腰肢,向上用力的顶去,这种做法是非常铤而走险的,不是她先受不了,就先他先受不了。

    他们各自搏命似的想先征服对方,快感源源不断的输入他们的身体。

    最后,他们同时扛不住的到了最***蚀骨的那一刻。

    韩语音靠在他的胸口,身上全是黏腻的汗水。

    伊明臣轻抚她的后背,呼吸从喘急到平稳,他身上也全都是汗。

    太默契,配合的也太好了,极少数能同步的机会,平时都是他太猛,她太弱。

    “谁赢了?”韩语音问。

    “我赢了,我比你晚射两秒!”伊明臣说的很认真。

    “切~~,那我还压根没感觉”韩语音拍他的肩膀,耍赖谁不会啊!

    “好吧,好吧,打成平手可以了吧!”伊明臣严肃的脸,瞬间嬉笑了起来。

    “这还差不过!”韩语音从他身下下来,躺到一边“好累啊,我想睡觉了!”

    “还有两个房间我们没去呢?”伊明臣手臂伸到她的脖子下面,给她当枕头。

    韩语音打着呵欠“不去了好不好,这里晃来晃去的,挺有趣的!”

    “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呢,你不饿吗?”

    “嗯,不饿!”她抱紧他的腰。

    伊明臣放弃了“好吧!那我们先睡一会!”

    他合上眼睛,惬意的进入是睡眠,其实这样也不错,摇呀摇呀,把他们摇进了甜美的梦乡。

    等他睡着了,她才又睁开眼睛,用指尖去描绘他五官的轮廓,心里骤然疼痛,怎么办,她好舍不得离开他,她不想要放弃他,她爱这个男人,怎么办,她如此的不舍,,,

    她将他抱的更紧,心也更是疼了。

    这一疼,就疼了一整夜。

    清晨。

    伊明臣张开眼睛,他果真是做了一个好梦。

    摸了摸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语音——,韩语音——”

    他下去拿起浴巾裹在腰际,他四下看了看,没有她的踪迹。

    怪了,她很少不跟他打声招呼就走的,难道医院有急诊把她叫去了?还是说她饿了?

    心里莫名的隐隐有不妙的感觉。

    他穿好衣服,出了情趣旅馆,仙人球盆栽放在车顶上,下面压着一张纸条,过去拿开盆栽,拿起纸条,上面简单的写这五个字: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