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666错位的时光之恋——再耍我吗,说不定已经在床上了

666错位的时光之恋——再耍我吗,说不定已经在床上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伊明臣懵住了,反复的看这五个字,又查看日历看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这段日子以来,他们一直都是好好的,昨晚他们还度过了甜蜜激情的一夜,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了呢。

    用手捂着急促喘息的嘴巴,无措的走来走去。

    看样子她是真的要跟他分手,可是他想不明白是为什么,一切都那么和谐,她对他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扃。

    驱车狂飙回去,他的心情也跟这不断攀上的油表的油表一样,快要爆了,他可以理解年少时的她选着离开他的理由,可他不能去理解如今她的任性与自私,他那么努力的去讨好她,去爱护她,可她这么轻而易举,没有理由的输哦分手就分手,她真心把他当成傻瓜耍了。

    杀人一般的杀进她的心脏科,被告知,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叹。

    工作这么多年来鲜少请假的她,一下子把去年累计的年假全部都请了,她也没说原因,其他人还以为她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伊明臣心里噔的一下,仿佛被闪电猛烈地击中了,她是为了避开他才请的假。

    从医院出来他又去了韩语音的家,他敲了半天的门也没有人回应,要走之际,拎着菜篮子的韩碧枝回来了。

    “伊女婿你来啦!快进去坐!”

    “语音她早上回来过吗?”伊明臣没有心思坐。

    “没有啊,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嘛,你怎么反过来问我呢。”

    “她没有跟您说最近要出什么远门?”

    “没说啊,不过她最近是有点怪,总是心事重重的,问她跟你有什么问题,她说跟你挺好的,没问题,我想是医院的事,怎么,她跟你说要出远门吗?可她对旅游并不热衷。”

    听丈母娘这么一说,伊明臣不禁胡思乱想,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电影电视里不都这样演嘛,因为时日不多,为了不拖累另一半而选着离开。

    他随即告辞,约出了杨乔心。

    咖啡馆里,杨乔心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刚才在看门诊走不开”她坐下,点了一杯拿铁。

    “韩语音她跟我分手了!”伊明臣情绪低落的抚着杯沿。

    “她真的跟你分手啦!”杨乔心冲口而出。

    伊明臣眯起眼睛“你早就知道她要跟我分手?”

    “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呵呵”杨乔心忙改口,如果让他知道音子一开始就带着只是跟他玩玩的想法,这男人会发疯的。

    “她跟你说过要跟我分手的事对吗!”他这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没有啦,真的没有!”杨乔心摆手。

    “安斯耀的号码我好想有”伊明臣拿出手机“我想告诉她,杨医生是个爱撒谎的女人,你猜他会怎么想你。”

    杨乔心粗了喉咙“喂,这可以威胁!”

    “我是不会出卖我姐妹的——”

    “你真打啊”杨乔心扑过抢下他的手机,用力的按掉。

    “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伊明臣的态度淡的近乎冷漠。

    杨乔心坐下来,把手机放在一边“好吧,我说,但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她只跟我说过,她会跟你分手,我也很纳闷,也问过原因,可是她不告诉我,只说,一定会跟你分手。”

    伊明臣暗了眸子“你是说,她从一开始就不准备跟我结婚,无论怎么都会跟我分手?”

    “嗯!”杨乔心勉强的点头,抛开好姐妹这层关系,她也觉得韩语音这次有些过分了。

    她搞不懂她心里是怎么想的,眼前这花花公子为她洗心革面变为情圣,对她也是呵护备至。

    “她在耍我?”伊明臣觉得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甚至是愤怒。

    “我是这么觉得的,音子她不是那种会玩弄感情的女人,我想,,,可能是因为你有一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女儿,对于这有点,她心有芥蒂,无法接受吧!”杨乔心按自已想的分析。

    “我女儿——”伊明臣哭笑不得“难道你的好姐妹没有告诉你,她就是我女儿的亲生母亲吗?”

    “什么!!!!!!”

    杨乔心猛的直起了眼睛,站起身来,这实在是,,实在是,,,太让她受惊了。

    “她就是那个比我女儿小不了多少的母亲,在她高中退学的那年生的”伊明臣以为杨乔心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没想到人,她连她的好姐妹都没有提起过。

    “我的天哪,我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显然她是一个很会藏秘密的女人,就是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仍旧不了解她。”

    “我是真的不了解了!”杨乔心木呆呆的回答,

    她被打击到了,很重很重的打击到了,多年的好姐妹向他隐藏了这么一个惊天的密码,之前她还取笑她当后妈会不会很有压力。

    “她向医院请了长假,她之前有给你透露过她要去哪里吗?”伊明臣寄希望于她,尽管他现在也没有把握她会知道。

    果真,杨乔心摇了头。

    伊明臣失望的低垂下目光,看着桌面。

    “伊明臣,你也别急,音子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可既然女儿是你们生的,那按理是更加的皆大欢喜,她也更加不会跟你分手,哎呦喂,安慰你,倒是先把自已给弄乱”杨乔心这分析来分析去,把自已给绕进去了。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有没有可能她是得了什么绝症,不得不离开我呢?”伊明臣自言自语似的嘀咕。

    “怎么可能!前不久医院才做过体检呢,她身体好的很,你别想这些狗血的剧情了,韩国都不爱拍了”他的猜测杨乔心立刻给否了。

    伊明臣听她这么说了之后,俊脸僵成难堪之色“这么说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在耍我,韩语音她在寻我的开心。”

    “那不可能吧,拿谁开心也不敢拿你开心啊”杨乔心为好友说话。

    “她已经做了,玩弄了我,又甩了我,而且是二次。”

    “第一次貌似不算吧。”

    伊明臣已无心去纠结这种究竟是一次还是二次的问题。

    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之前那么期望,那么好,全是黄粱一梦,如今干脆连人都不见踪迹了。

    “也别那么灰心啦,先找到音子,问清楚原因再说!”杨乔心安稳他。

    “找?去哪里找?她若执意要躲开我,她是不会让我找到的”伊明臣心里除了难过,还有心冷。

    “那你就这么放弃了?你追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跟她确立关系,你真的甘心这样就算了?”

    伊明臣从皮夹中掏出卡来结账“谢谢你向我提供这么多信息,我走了!”

    他起身,提出走出咖啡厅。

    “喂,伊明臣——”杨乔心在后面叫他,想再劝劝他来着。

    哎,韩语音啊韩语音,你究竟是为何要分手呢?

    ******

    晚上十点。

    伊家已沉睡在万籁俱寂之中,

    伊容跟柳玄月正在房间里做“运动”,因为今天的天气闷热,他们还把窗子打开了,呻吟声伴着醉人的夜风,吹的更是荡漾。

    “伊总,我扶着你吧,你好像醉了!”

    “有吗?小美人,待会你可要好好的陪我。”

    外面走廊上的声音,让里面的两个人霎时停止了动作。

    柳玄月小声的说“你爸好像带女人回来了?”

    伊容表情严峻“奇怪!他很久没这样了,他不是已经为韩姐姐收心了嘛,难道是我高估他们的爱情了?”

    “我们还是装作不知道吧,毕竟这是你爸爸的事!”柳玄月一万个不想去搅局。

    伊容仿佛没有听到老公的话,霍然的下床套上衣服“不行!我得去阻止!”

    她大跨步的走出去,柳玄月欲哭无泪的在后面喊“你给我回来,说不定你爸已经跟那个女人在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