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用男人的安慰方式,去看内衣秀

错位的时光之恋——用男人的安慰方式,去看内衣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因为她是——”

    伊明臣想告诉伊容,因为她是你妈妈,所以你不能这么说,可是想到女儿如今对韩语音是如此的反感,他怕说了之后,她们母女两人都会受到伤害。

    从来都没有母亲的孩子,她已不在乎有没有妈妈,若是告诉她韩语音就是你的妈妈,然后第二次又这样离去了,女儿会受伤的,韩语音也是,尽管她对他是如此的无情,他却不能如此狠心的报复她,让女儿一辈子恨她。

    “因为她是什么,老爸,你说啊——”见爸爸话说了一半又不说了,伊容急切的催促。

    她隐约觉得他对她隐瞒了一些事情焘。

    伊明臣叹了叹气,无力的说道“因为她是我爱的女人,你是我女儿,我的女儿不能这么说我爱的女人。”

    “可是你爱的女人,她已经不要你了,老爸,你可是男人唉,你就甘心这么被女人抛弃了,说难听点,她完全把你当猴耍嘛!”

    “你老爸长的是香猿猴还是金丝猴?”伊明臣自我嘲笑蒈。

    “你长得像笨猴!”伊容要郁闷而亡了,心里酸酸的,他现在心里肯定是难过死了,她可怜的老爸,被同一个女人抛弃了两次。

    韩语音,你死定了,你这么欺负我老爸,我一定要找你算账。

    柳玄月此时插嘴“岳父,我看韩姐姐不是这样的女人,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比如她有不得不离开你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我让她生孩子?不会是这个吧——”伊容自已说,自已都觉得荒谬。

    “这可能性应该不大,我觉得可能是她接受不了岳父有这么大个女儿还有孙子的事情,她不想做后妈”柳玄月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伊明臣摆手“绝不可能是这个!”

    一个如此思念女儿的母亲,会不想跟女儿一起生活,这说不通。

    “那她是得了绝症?”伊容纠结着眉头猜想。

    伊明臣苦闷的又是一声叹息“她们医院前几天才做过体检,她身体好的很。”

    伊容舒展了眉心,拍了一记柳玄月的大腿“清楚了,已经很清楚了,没有误会,没有阻碍,没有得绝症,她只是很纯粹的玩腻了!”

    “你激动归激动,能不能怕自已的大腿”柳玄月铃开放在他大腿上小手。

    女儿的话,仿佛是一把狙击枪,砰的一声打中了伊明臣的头颅,他用手遮起眼睛,又一次崩溃了。

    竟然有女人把他玩腻了,他没钱没房没车?他长的很丑?他的床技很差吗?

    “老爸——”伊容过去坐到他的身边,安慰的捏捏他的手臂“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可不要想不开。”

    “伊容,你爸是被你打击的”柳玄月忍不住说出实情。

    伊容朝着柳玄月瞪了瞪眼,继续安慰爸爸“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虽然命运对你如此不公,但是你要坚强,”

    轩轩也伸出小手来摸伊明臣的脑袋“爷爷不哭哭——”

    伊明臣听着这两个小的如此安慰自已,他真的想痛哭流涕,切腹自尽了!

    *******

    过去已经三天了。

    虽然只是三天,可是对伊明臣来说,仿佛过了三年。

    他公司也不去,外面也不去,就成天呆着家里。

    韩语音音信全无,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韩碧枝找不到她,杨乔心找不到她,说去旅行,也不是去了哪里。

    伊容也在翻天覆地的找她,每天起早摸黑的,她一定要找韩语音问个清楚。

    看老爸这么一蹶不振的,她的安慰也不见效,她真怕他得了什么心病。

    还是柳玄月出的主意“不如让臭脸大叔来跟你爸谈一谈吧,他们不是穿开裆裤一起从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一起长大的死党嘛,女人的心只有女人才懂,男人的心也只有男人才理解。”

    “嗯!靠谱!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伊容说干就干,拿起手机,就给洛君天打电~话。

    正准备下班的洛君天见是伊容给他打来了电~话,心想这丫头找他会有什么事。

    他接起电~话“喂——”

    “洛叔叔,你最近过的好么~~~~~”伊容先来一个很萌的问候。

    洛君天发笑“挺好的,吃的香,睡的稳,你找洛叔叔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伊容坐直了身体“那我就直说了,你能不能来看看我老爸,他快要像林黛玉似的熬出几两血来了。”

    “他怎么了?没听说伊氏破产啊!”洛君天打趣道,一个大男人熬出几两血来,是想笑破他的肚皮。

    “比破产更惨,他是被女人玩腻之后给甩了,现在生不如死的在家当深闺怨妇呢。”

    “那还真是惨!”

    “所以你能不能来一趟,跟他好好聊聊,开导开导他。”

    “小容容的请求,洛叔叔当然会来的,待会我过来!”

    “太好了,洛叔叔我爱你!么么哒!”

    伊容欢快的挂了电~话,瞥见柳玄月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还么么哒,对老男人发什么嗲”柳玄月小声嘀咕。

    “你说洛叔叔老男人,被他听到,小心他撕了你”伊容笑着推着他的脑袋,又开心的一把搂住“我老公吃醋的样子,我好喜欢!”

    “吃醋?”柳玄月拉下她的手“你真心是误解了,我只是很单纯的恶心而已!”

    “口是心非——”伊容再次熊抱住他,笑的很甜蜜。

    晚上。

    洛君天驱车来了洛家,随行的还有欧阳墨城跟洛云帆,是被他硬拉来的,他有不得不拉他们下水的事情去做。

    他们走进伊家。

    “洛叔叔你来啦,哦,还有云帆叔叔跟欧阳叔叔,你们都来啦,太好了,你们可都要帮我好好开导开导”解下来的半个小时,伊容像只小麻雀似的,叽咕叽咕的把事情跟他们说了。

    此处不得不按快进,,,

    “分手就分手,可哪有留一张纸条就走的,身为女人,我都为她感到可耻,现在人是音讯全无,找到她我非掐死她不可,太可气了,我爸容易吗,,,,,”

    接着,她像小麻雀似的唠叨了半个小时,此处还是按快进键。

    洛君天,洛云帆,欧阳墨城听的都晕了。

    “好了好了,你已经讲的很详细了,他在楼上吗?”洛君天打断她。

    “嗯!在楼上房间,整一个怨妇,各位帅叔叔,你们快去拯救他吧。”

    “如果你说各位帅哥哥的话,我会更加开心”欧阳墨城荡漾开了笑容,明媚的笑道。

    伊容为难的撇撇嘴“可是你们都已经三十多了嗳,在过几年就成大伯了。”

    三个男人集体吐血,大伯?他们?小恶魔!!!!

    “还是叫叔叔吧,挺贴心的!”洛君天不敢笑,生怕笑出鱼尾纹。

    “上去吧——”小恶魔转而露出甜美的笑容。

    他们上楼,洛君天敲了敲伊明臣的房间,开门进去。

    躺在阳台上的伊明臣懒的转头,他早就看到下面的车子了。

    欧阳墨城跟洛云帆在房间里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洛君天走向阳台,双手插袋,审视的着躺在椅子上伊明臣。

    “你来干什么?”伊明臣被好友看的不自在。

    “来找你玩啊!”洛君天似笑非笑的说。

    “我没力气跟你玩,我要睡觉,你走吧——”伊明臣烦躁又对他挥挥手,他现在觉得说话也累。

    洛君天从躺椅上把他拖起来“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去玩了,身为你的好兄弟,今天我们就一起去玩个痛快吧,想想我们以前,多潇洒啊!”

    伊明臣火大的拉开他的手“不去——”

    “那你想躺在这里慢慢腐烂?”

    “管你屁事,回家去陪老婆吧,你个没用的妻管严!”伊明臣用话攻击他。

    “就算我是妻管严,那起码老婆我还是到手了,乖乖的在家给我相夫教子,你呢,被女人甩了,就这么窝囊的逃避现实,你要么把她找出来把她绑在你身边,要么把她给忘了,是个男人就要像个男人的样子,在这里半死不活的,你做给谁看?”洛君天把他的痛楚,不想面对的,一一从暗处拉出来,给他自已看。

    伊明臣被刺激的不轻“洛君天,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现在是圆满了,以前你半死不活的时候,你妈的比我还不如呢?”

    “可结果我还是没有放弃,她唐暖央最终还是我的女人,你呢,你的结果是什么?”洛君天问他。

    伊明臣无言了,气势也一下子熄灭了,他颓废的坐下“我不知道——”

    “关键是你想怎么样?”

    “我想有什么用,她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伊明臣愤怒的大喊。

    “起来,我想第一步要让你先接接地气,把魂找回来才行——”洛君天再次拽起他推入房间,到他的更衣室,给他找了套衣服,扔给他“换好了出来,别像个女人似的拖拖拉拉!”

    伊明臣无奈的开始换衣服,君天毒舌起来,能要人命。

    几分钟后,他走出更衣室,这才发现欧阳墨城跟洛云帆都在。

    他嘴角抽搐“不会是连你们都知道了吧!”

    欧阳墨城跟洛云帆露出非常委婉的笑容,好似在同时反问他,你说呢?

    “我的天!”伊明臣拍了一记额头。

    “出发吧,别天啊地啊,今天是男人的夜晚——”洛君天站起身,说道。

    “去哪里?”欧阳墨城有不好的预感。

    “不会是好地方!”洛云帆下定论。

    “瞧瞧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我们家的女人没这个神通,走吧!”洛君天嘲笑他们,搭着似半个死人一样的伊明臣往外走。

    伊容看他们全都下来了,心想,他们这是要组团去干嘛?

    她赶紧拉不想趟浑水的柳玄月,一起玩跟踪。

    ******

    高端的俱乐部里,今晚正在上演内衣秀。

    他们四个型男一出现,立刻引起四面八方的***动。

    伊明臣看着一个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年轻靓丽的女孩,穿着三点式穿梭在过道间,他的心情顿时没那么阴郁了。

    洛君天用力的拍拍他的后背,语重心长,任重道远的说“你看,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

    欧阳墨城做痛苦状“让宁香知道,她会杀了我的!”

    不过话虽这么说,他的眼睛还是流连在各个美女的身上。

    “只是看看,,,,”洛云帆顿了一下,很诚实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俱乐部的经理热情的上来,给他们安排了最前排的位子,送上酒水跟果盘。

    “这活动办的不错!”伊明臣瞄着那些美女,中肯的评价。

    “生活没那么要死要活,特别是我们男人,被女人整死,那真是笑话”洛君天给他倒了一点酒。

    几个美女朝伊明臣飞媚眼,他心情又好了一些“听上去有道理!”

    欧阳墨城笑了,花花公子的心理世界果真不复杂,一场内衣秀,就能起到安慰的作用。

    洛云帆专心吃水果。

    伊容带着柳玄月潜入之后,立刻傻了。

    “我靠!我让他们安慰我爸,他们竟然来看内衣秀?!太猥琐了!“

    “可是你爸看上去心情好了不少,男人果然很了解男人!”柳玄月笑,眼睛瞄着美女们笔直的大腿欣赏着。

    伊容气愤的捂着他的眼睛“不准看!”

    柳玄月拉下她的手“看看又不会怎样,大不了你改天去看猛男内衣秀好了。”

    “你也喜欢看是不是?”伊容眼睛似要杀人一般的瞪出。

    “不如你先问问这里所有的男性,你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吧,我想答案是一样的”柳玄月回答。

    “你们这群色狼!”伊容拽着柳玄月立刻俱乐部。

    到了外面,柳玄月还是不甘愿这么就出来的样子“你干嘛这样,不是说你要来嘛,我们还是进去吧——”

    伊容美眸直瞪他“你敢!我没想要柳玄月你也这么色!”

    “男人本色!你见过哪个男人不喜欢看a~片的”柳玄月反驳道。

    “好个男人本色,洛叔叔打着安慰我老爸的旗号,带他来这种地方,太对不起暖央姐了!”

    说着,她摸出手机,飞快的按着。

    柳玄月疑惑的看她“你给谁发信息?”

    “给暖央姐!”

    “什么!!!!”柳玄月一把抢过她的手机,往她后脑勺拍去“你疯了吧,你非给臭连大叔卖去印度不可。”

    “谁让他来看内衣秀的,他对得起在家辛辛苦苦带孩子的老婆么,你们男人就会帮男人,我是女人,我要伸张正义”伊容正义凛然的说。

    柳玄月用往她后脑勺拍了一记“伸张你个头啊,你跑题了,今天是主题是安慰你老爸,是你找臭脸大叔来的,另外你似乎忘记了,还有欧阳墨城跟洛云帆在,他们是一起出来的,暖央姐知道了,她会不告诉另外两个人吗,你闯大祸了——”

    “啊!!!!”伊容这才跳起来“快,,,快把短信删了。”

    “已经发出去了——”柳玄月看看手机,很遗憾的说。

    “完蛋了,洛叔叔,欧阳叔叔,云帆叔叔,都会来追杀我”伊容刚才只想着为唐暖央伸张正义,一时冲动就,,,,

    “你猜,洛家的女人,现在是不是去厨房拿刀了——”柳玄月装作淡定的问